绝待实相、无垢不二之道场(三)

第045集
由 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一个单元我们继续跟大家介绍“入不二法门”。

上一集我们谈到,能够现观一切法中的如来藏便能够了知一切法空的道理,由于这个缘故,所以说一切法是道场。从实证上来说是这样,从教证上来说也是这样。既然一切法都不能离开如来藏而自己单独存在,所以只有从一切法存在的当下,才能证悟如来藏。如果有人打妄想,说要把十八界灭尽来找如来藏,这就是愚痴的人;因为想要寻觅如来藏,必须从一切法存在的当下才能找到。找到如来藏的时候,能够证实一切法都是从如来藏出生,而一切法没有常住性、没有自体性,所以是空;能够现观两者不即不离、非一非异,这样就知道一切法真的是道场。舍掉一切法就无法亲证如来藏、就无法发起般若智慧,所以知道诸法空,说一切法是道场。

《维摩诘经》又说:“降魔是道场,不倾动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佛陀曾经示现在菩提树下降魔,降魔以后才开悟明心,直到后夜天空中的明星出现时眼见佛性,才算是成佛。明心的时候仍然不算成佛,因为住在自心真如的境界中是没有佛可成的,所以《法华经》中说:【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妙法莲华经》卷3)因为明心之后住在第八识如来藏的自心境界中,既没有种种智慧出现在意识心中,也不能利益众生,因为自心如来藏所住的境界是离见闻觉知的,离见闻觉知又如何有佛法来成佛呢?这就是《心经》讲的:空中无色、受、想、行、识五阴,无眼、耳、鼻、舌、身、意,乃至无十八界、无无明,也没有无明尽,无智也无得;只是第八识寂灭空性的自住境界,这样怎么能算是成佛呢?所以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不能成佛,释迦如来也一样,降魔以后断了三界爱,四魔已经过度,不能再打扰祂,然后以手按地开悟明心,但这时候也还没有成佛,只有大圆镜智还是不行,还得要眼见佛性而发起成所作智,才算是成佛。

可是降魔也算是道场,因为降魔是成佛的基础。如果基础不能完成就要盖二楼、三楼,一定会倒塌;同样的,降魔是成佛的基础,降魔首先要做的就是断除我所的贪爱;如果不能断除我所的贪爱,连五阴魔都过度不了了,更何况是鬼神魔、生死魔?所以降魔是成佛的基础,也是一切佛弟子修学佛法应该要努力降伏对治的工作。但是降魔不容易,从跟众生一直同在的五阴魔来讲,就已经没办法降伏了。因为五阴魔的降伏,一定要有二乘见道的功德才能够降伏;但是这个年代要找一个能断我见的二乘道场也不大容易,大多数的佛弟子,可能浪费一生都还不能断我见,所以我们正觉教团不仅教你大乘法,并且在大乘法见道明心之前,就先以各种善巧方便让学员断我见。如果这样还不能断,再帮你亲证如来藏,证了如来藏以后,你能现观如来藏和五阴彼此相互对照,就能发现第八识如来藏跟七转识两者体性各不相同,这时候你自己也不得不自行了断。

你一定要自己断掉我见,如果自己不愿意把我见断掉、喜欢有我的人,纵使知道如来藏的所在也没有用,你将会无法承担,般若智慧就起不来。为了想要有佛法实相的智慧,就只好乖乖地自行了断,这不是二乘菩提所能知道的,当你真正明心,五阴魔就不得不断,那你说这样降魔算不算是道场?当然算!因为证得二乘菩提断了我见,心也可以不倾动,只是力量小;力量小的缘故,所以阿难尊者会被摩登伽女的先梵天咒摄入淫席、几乎毁了戒体。但是菩萨不会这样,菩萨证得如来藏的时候,我见就不得不彻底断除,所以摩登伽女的先梵天咒无法倾毁菩萨的清净戒,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五阴魔已经被菩萨彻底断除,不再倾动。

二乘人看见世间的五欲,必须赶快远离,无法抵抗诱惑,因为是从世俗法的蕴处界去作现观,观察它们的无常、苦、空、无我。但是菩萨不仅是作这样的现观来亲证二乘菩提,菩萨也同时现观蕴处界从如来藏出生,而如来藏一直都是无我性,如来藏从来不被六尘所动摇;觉知心无妨在六尘中拈花惹草,处处沾黏,但是你的如来藏“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会沾身、衪不会沾身;而众生见闻觉知的六尘境界也是自心真如所现,众生的觉知心从来不曾接触外六尘;菩萨能这样现观,来转依如来藏,所以五阴魔降伏殆尽,心不倾动的缘故就在这里。所以菩萨不畏惧世间五欲,菩萨看世间五欲稀松平常,没有什么可以诱惑他的。

可是这五欲到底是五阴所有?或是如来藏所有?这还真值得探究。从证悟的人来讲,就算是贪了五欲,这五欲还是你的如来藏所有,不是五阴所有,因为五欲是如来藏所变现的;可是你再深细地观察,真的是你的如来藏所有吗?也不是,因为如来藏又不受用这些五欲,而觉知心受用的是内相分、不是五欲外法,既然觉知心不受用这些五欲,那到底五欲是谁所有的呢?事实上是没有人能真正得到这些五欲。现观清楚了,就这样在虚妄法中利乐众生,不被世间五欲所绑住,这样才叫作游戏人间。如果不能看穿这一切的虚妄,老是落在五阴所有的钱财、名声、供养中,或者落在离念灵知一念不生是真实常住心的邪见中,那根本就无法降魔。所以菩萨证悟如来藏转依真如,能够不被五欲绑住,也不会把妄心当作真心。

所以等觉菩萨来人间示现,他无妨妻妾成群,无妨具足五欲,但是不受任何影响;维摩诘大士就是现成的例子,因为一切魔都不能阻碍他,也没有一法能倾动他,这就是菩萨所证的境界:在欲而离欲。所以能不能真实而且究竟地降魔,那就要看你所修证的菩提是哪一种,如果是二乘菩提的话,他们对魔是有恐惧的,所以常远离诸魔,二乘对天魔波旬也会有些害怕。可是菩萨就不会畏惧天魔波旬,如果是二乘圣人,看到天魔波旬送美食来供养,他们都要推掉、都要躲避;菩萨就不会这样,会说你只要送来我就接受,我受用不完就转送给众生用。菩萨是不怕天魔的五欲供养,因为菩萨早就在欲而离欲了,不受魔的扰动,这就是三乘菩提的差别。

因此降魔是三乘菩提的基础,可是却跟三乘菩提的亲证息息相关。法缘浅的人没有能力先降魔,就反过来先从证悟菩提入手,然后由亲证菩提的现观,再来降伏五阴魔,这在大乘法中是很常见的。另外世间的一切境界都是魔的境界,然而菩提道场就在世间法中,虽然世间有菩提,可是不能显现,但是只要众生藉由佛法的修学,便有办法在世间境界中离开一切世间相,让自心不倾动而获得菩提道果,因此说降魔是道场,因为不倾动的缘故。可是真正能降魔的是谁?还是如来藏。从理上来说,不论谁想要倾动如来藏都不可能,乃至天魔波旬想要倾动他自己的如来藏,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如来藏、以及天魔波旬自己的如来藏,从来都不倾动、从来不受魔的扰动,天魔波旬也干扰不了祂,如来藏才是真正能降魔的道场。因此说降魔是道场,不倾动故。

《维摩诘经》又说:“三界是道场,无所趣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从事相上来说,你要修学解脱道,一定要在三界中修,不能离开三界;你要修佛菩提道,也要在三界中修,不能离开三界。可是在三界中修解脱道或佛菩提道,都同样有一个特性--就是无所趣。趣就是说:有一个方向、有一个处所让你去到达。但是请问:“二乘解脱道所证的无余涅槃,有没有一个方向、一个处所,让你去到达或者去安住呢?”当然没有!现在各位听到这一句话,你大概就能懂这句经文的意思了。以前很多人想到涅槃是到彼岸,总把它想成有一个方向、有一个处所,让我的觉知心去住在那个地方或境界;现在大家读了平实导师写的《邪见与佛法》以后,就知道无余涅槃是把十八界灭尽、是把五阴灭尽,没有我,所以没有处所、没有方向可以去,这才叫无所趣。

二乘菩提这样,大乘菩提也是这样。从大乘菩提来看,你证得如来藏,如来藏是你的究竟归依处,可是请问:“如来藏无形无相,你能说祂有处所吗?不能!如来藏无所住你能说祂有处所吗?也不能!如来藏离见闻觉知你能说祂有处所吗?不能!如来藏犹如虚空你能说祂有处所吗?也不能!”因此说如来藏是无所趣。

如果有所趣一定是落在意识心里面、落在五阴的境界当中,只有落到我相中才会有所趣。从二乘菩提或从大乘菩提来说,证悟以后都是无所趣,没有一个方向或处所可以被趣向。可是要证得这样无所趣的实相境界、或二乘解脱道的境界,都不能离开三界万法来修,都是要依三界中的蕴处界来亲证无我性,要依三界中的蕴处界来证悟如来藏,而证得以后都是无所趣,所以说三界是道场。

《维摩诘经》又说:“师子吼是道场,无所畏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狮子吼,根据经典的记载,以前如果有比丘诽谤阿罗汉,阿罗汉就会去打云板集合大众,佛一听到云板,现观后就会吩咐说:“大家都去集合,某某阿罗汉要狮子吼了。”等到大家集合以后,阿罗汉就会指着某比丘说:“你为什么诽谤说我不是阿罗汉?佛授记我:所作已办、不受后有,解脱、解脱知见知如真,是真阿罗汉。你必须赶快忏悔,否则你舍报后会下地狱。”然后那位比丘只好当着大众跟 佛的面前,向他忏悔,阿罗汉这样作就是狮子吼。阿罗汉为了救他,得要公开大声宣说:“我是阿罗汉,你得要面对大众公开忏悔。”

大乘法中有没有狮子吼?也是有的!平实导师跟正觉教团已经吼了十几年。凡是有人诽谤正法,我们就提出法义辨正,这就是狮子吼,狮子吼就是破邪显正。中国禅宗历代的证悟祖师都会作狮子吼,凡是有悟错的大师出来误导众生,真悟的禅师一定会加以拈提,所以禅门的公案拈提就是狮子吼。从印度到中国佛教,最有名的狮子吼就是玄奘菩萨,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他在印度时,因为破邪显正作狮子吼,所以被人称为“第一义天”。

天有四种天:生天、世间天、出世间天跟第一义天。生天就是生到天上去当天人,那是第一种天;世间天就是现在的当总统或是以前的国王,他们都可以称为世间天;出世间天就是阿罗汉;第一义天则是菩萨。玄奘菩萨还没有到达印度的时候,在西域被大雪阻隔,不能越过雪山,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精通《俱舍论》了。而安慧论师的徒弟般若趜多,本来是高高坐在法座上,让玄奘大师站在下面跟他讲话的,后来经过论义以后,他不得不下座来跟玄奘大师对谈;最后再看到 玄奘大师来了,他也不敢见面就溜走。当时般若趜多是最懂《俱舍论》的人,他都不敢接见玄奘菩萨,等到玄奘菩萨后来跟印度各方有名的论师学过以后,反而超越各方论师;所以后来到处寻找论师修学时,论师如果讲错法的地方,他都会提出来说明错误的地方,到最后没有人敢再轻视他,可是外道仍然继续诽谤他。

戒日王本来信外道法,后来被玄奘菩萨度化,进入佛门改信大乘佛教,可是外道仍然不服气,于是戒日王在曲女城召开十八天的无遮大会,城门上以大幅白布写着“真唯识量”四个大字。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先介绍到这里。

祝福各位菩萨: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