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无我不二(下)

第032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要演述的主题“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是以 萧平实导师著作《维摩诘经讲记》为蓝本,内容举示《维摩诘经》的内涵,是在演述大乘菩萨们不可思议解脱的修行法门,不是二乘圣人所能想象、思量的解脱境界。本经的主角 维摩诘大士藉由示现有病的因缘,与 佛陀、文殊菩萨以及佛陀十大弟子,开演一场大乘微妙法戏 。

首先,我们稍微略接续上一集的主题“空明无二”,我们举述喇嘛丘扬创巴所教导的狂慧内容。丘扬创巴于书中写说:

狂慧是指万物的本质本然无二,轮回生死与开悟无二无别,所以无好、无坏,也无对、错、是、非,所以对于具有狂慧的喇嘛上师们,也没有是非可评断。(《Enthralled - The Guru Cult of Tibetan Buddhism》,美国Chris Chandler女士着,2017/7,页5。)

丘扬创巴再三教导学人:不可以凡人的判断力,来评论已经具有狂慧境界的喇嘛上师们行为的对错或者善恶。

丘扬创巴本人酗酒纵欲致死,舍报时不到五十岁;而他的儿子于公元2000年,将他父亲的喇嘛中心,在美国更名为国际香巴拉,以逃避后续的财务及法律问题,并对外宣称能引导学员开悟,目前有两百多个分支机构分布全球,持续广泛招生。

各位菩萨!您愿意被误导吗 ?所以要能具备正确的佛法知见,实在太重要了!

接着我们再继续《维摩诘经讲记》。佛陀点名声闻十大弟子去探望 维摩诘大士的病,佛陀指派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去看望 维摩诘菩萨的病。前几位被点名的弟子,都向 佛陀解释他们不能堪任的原因。所以阿那律尊者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也立即向 佛禀白,说他以前曾经回复梵天的问题,问他天眼能看的程度,他说他的天眼能清楚看见 释迦牟尼佛的佛土,就是能看整个三千世界的银河系,就好像在看手里拿着的庵摩勒果一样。

阿那律尊者陈述说:“当时,维摩诘大士突然出现,问我说:‘阿那律啊!我问你,天眼所见算是有为有作的法相呢?还是无为无作的法相?假使你的天眼所见是有为有作的法相,那你的天眼,就跟世间法上的外道一样了;如果你的天眼是无为无作之相,既然无为也无作,就不应该看得见啊!’当时我只好默然不敢跟他回话。维摩诘大士接着还说:‘只有佛世尊具有真正的天眼,常在三昧中,并且看见全部的佛国都是同一相,没有二相。’”

确实天眼所见──或者见到人间,或者见到鬼道、地狱道、天道,都是三界中的有为法,都是有为有作相。天眼所见的范围,是依着修行人的证量、能力所见,所以修行人在初禅善根发的时候,可以往身内看,会看见自己身内如云如雾,那就是用天眼看的。天眼能看见实相吗?看不见啊!实相要用明心之后所获得的慧眼、法眼以及佛眼才能看得见!既然是有作相,所见的都是三界中的事物,那么阿那律尊者的天眼跟外道的差异,只是范围大小、广狭的差别而已,本质与外道天眼所见并无不同,所以都是有作相。

其中 维摩诘大士所说:【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在三昧;悉见诸佛国,不以二相。】(《维摩诘所说经》卷1)

意思是说:“有佛世尊得到真天眼,一直都住在三昧中,看见诸佛国都是不以二相。”诸佛真正天眼所见,最主要是看见诸佛国土都是同一相──同样都是如来藏相,也就是大乘菩萨的慧眼所见,也是法眼、佛眼所见,所以在娑婆世界所见是这个如来藏,去到极乐世界所见的一切有情,也是这个如来藏,都没有差别。在这里看见了蚂蚁是这个如来藏;而诸佛次第下生人间时,我们看见的也是这个如来藏;不论去到哪里,所看到的有情都是这个如来藏;十方佛国所见不以二相,都是唯一如来藏相。

这是住在什么三昧中所见呢?是大乘般若的三三昧啊!大乘法的空、无相、无愿三昧,或者称为空、无相、无作三昧,都是依于如来藏。从如来藏的境界,全然没有三界世间法的六尘样貌,没有生灭、染净、增减可说;如来藏无得又无失,那还要起什么念想?还需再起有为有作的心行吗?所以就永远住于空、无相、无愿三昧中,所以说“悉见诸佛国,不以二相。”也就是永远不以二相见诸佛国。阿那律尊者就因为这个缘故,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如同诸佛同以一相来看诸佛国,根本无法与 维摩诘大士对话,所以只好推辞,不敢去探望。

接着,世尊指派持戒第一的优波离尊者上场,要他去看望 维摩诘大士的病。优波离尊者也赶紧说他不堪任去看望大士的病。优波离尊者向 佛陀解释,因为他想起以前,有两位比丘违犯了律仪戒,可是他们不敢到 世尊面前请问,就问优波离说:“优波离!我们两个人犯了律仪戒,心里面觉得很羞耻,可是不敢去问佛,希望尊者您为我们解释戒律,我们对戒律中的疑似有犯并不清楚,心中有所怀疑,请帮我们把疑有所犯之处悔除,使我们的戒罪可以灭除。”他们这样请求,所以优波离就为他们如法解说,是从戒相上来讲解,犯了重戒该如何对众忏等等事相。

正在解说时,维摩诘大士来了,他对优波离说:“优波离啊!你不要重新再增加这两位比丘的罪,你应该要直接把他们的罪行灭掉,不要扰乱他们的心。怎么说呢?因为他们所犯的戒,以及犯戒所产生的戒罪,体性既不在内、也不在外,也不在内外的中间。就如 佛所说的一样,【因为心有污垢,所以众生是污垢的;心清净了,众生也就清净了。】(《维摩诘经讲记》第二辑,正智,页179。)可是心既然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同样的道理,罪性的污垢一样是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你找不到罪性污垢的所在。诸法也是一样,都不能超出于‘如』’以外,就好像你优波离以你的心相而证得解脱时,你的心难道还有垢秽不净吗?”

当时优波离就答覆 维摩诘大士说:“不是这样,根本就没有罪垢了。”可是 维摩诘大士听了竟然说:“一切众生心相无垢亦复如是。”(《维摩诘所说经》卷1)

维摩诘大士的意思是说:“一切众生的心相本来就没有污垢,也是像你优波离一样证得解脱时清净的心一般。如果能够真的懂得这个道理的人,才能叫作奉律清净的人,也才叫作善于理解戒律的人。”

从以上 维摩诘菩萨的意思,是说罪的法性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因为罪是从心而得的。有情众生不论犯哪一个戒,都是从觉知心而得,可是觉知心究竟是在内、在外,还是在中间呢?其实内、外与中间都不可得!因为等觉大士 维摩诘居士是要来为他们作实相忏,得以让原来的戒罪就消灭了。

各位菩萨!会得戒罪的向来都是这个觉知心。正因为祂会接触六尘,才会犯罪。如果不会接触六尘,祂怎么可能会犯罪呢?所以这觉知心不清净、有污垢,就会不断地经过熏习而把如来藏中的觉知心种子给染污了,因此说心污垢了,众生就污垢。如来藏中所含藏的觉知心种子如果是清净了,众生自然就清净了,所以说“心净故众生净”。所以修行并不是要去修正如来藏,而是要修正自己的身、口、意行,因为如来藏里面收藏的种子不清净,都是自己所造作给祂收藏,是自己把种子变脏了,如果现在想要清净这些种子,还是得要自己去转变清净。

各位菩萨!佛门中的证悟,就是要找到如来藏;真正找到如来藏时,就可以证实这个道理。现前观察祂是本来清净的,然后把觉知心自己与如来藏互相比对,原来我的如来藏这么清净 ,祂所含藏的五阴我却是这么肮脏;我应该要转依祂的清净性,转变我自己,让自己像祂一样;我清净了,祂所含藏我觉知心的种子就跟着变清净了。结果悟后是在修什么行呢?还是在修正自己的行为,是要把自己转变清净了。所以悟后修行还是修自己的身、口、意行──心思不要乱想事情、身体不要作坏事、嘴巴要谨慎言语,就只是这样而已 ,这就是修行。

但是没有找到如来藏以前,无法现前观察真实心与虚妄我的差异,很难说服意识心,找到如来藏时就乖乖地说:“真的有如来藏,我们所有的种子都保证在祂里面,恶业一点儿都造不得。”因为恶业一造了,祂就帮我们把恶业种子收藏得好好的、稳稳的,未来世缘熟了就得受报,逃也逃不掉。因为果报绝对逃不掉,就不能造恶业;不能造恶业时,就用这个智慧把自己绑住,紧紧地绑在善法中,觉知心就深信因果而开始转变了。

提到造作恶业,罪的法性是因为觉知心去造了恶业,种子存在如来藏中,将来受罪时,业种还是从如来藏中来;诸法也是与这个罪性一样,都是从如来藏中生出来。所以 维摩诘大士说是:“不出于如。”“如”,就是讲“真如”,就是讲“如来藏”。如果离开了觉知心,或者如来藏心,就没有罪性可说了;同时不管是说如来藏或者说觉知心,都不能说祂在内、在外、在中间,都不能说在这三样之中,所以从大乘第一义谛的角度,不该在身相上面指称犯戒所得的罪性。可是到了未来,罪的业种成熟时要受报了,还是同一个执持业种的如来藏;然而如来藏恒不领受六尘境界,既不痛、也不死,根本就没有果报可言,罪性报不到如来藏自身,那这个罪性到底在不在?当然不在!

然后再从觉知心来看,觉知心属于生灭性的五阴身所有,不能去到下一世。下一世的觉知心,又不是这一世的觉知心,那到底谁造了业?谁受了罪?生灭性的心产生的罪性,怎么会是真实有呢?正因为这样的罪性本空,就没有罪性的真实性可以说了。能够这样真实了知,才是善解戒律的人啊!所以当时优波离一听,心想:“这种戒律我都没听过,何况能懂?那我今天怎么能去看望 维摩诘大士?”他当然不敢应命去探望维摩诘大士。

各位菩萨!对于戒的定义,佛陀在经典中有解说为:

“戒者名制,能制一切不善之法,故得名制。”(《优婆塞戒经》卷7)

意思是说:“戒称为制,代表它能制止、遮止一切不善之法的生起。”所以对佛法修行人来说,持戒是最基本的善法,非常重要。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修行人有没有持戒所显现出来的现象。这数十年来,全球持续爆发的喇嘛性丑闻,引发多位西方学者的好奇心。一位法国人类学博士Marion Dapsance,于2017年的专刊,标题为“重新发现喇嘛教─藏传佛教与西方社会的关系”,她在文章写着:

许多西方人纷纷涌向藏传佛教,他们很快就发现,被教导要遵守规条去执行仪轨……等,甚至要向一个凡人表达奉献,这个人是喇嘛上师,被说成是至高无上,而他是能让大众唯一得救的管道。……对于那些西方人士来说,喇嘛们的丑闻正是他们所需,藉此以确定藏传佛教,根本不是佛教!……然而拥有特权的喇嘛,却藉此累积财富和权力。西藏的宗教是“喇嘛教”。(Rediscovring Lamaism – The Western Relationship with Tibetan Buddhism by Marion Dapsance, Buddhistdoor Global ,2017-03-31)

法国Marion博士,深入研究、了解喇嘛教包装成佛教,也陆续发表了多篇相关的文章。如果普罗大众具有佛法的正知见,就能了知:会破戒、得戒罪的向来都是觉知心。因为祂接触六尘、贪染六尘,才会在六尘上面去犯罪,当然不可依止会生灭、会贪染的觉知心作为依归。依照佛法第一义谛,真正持戒,是要依于能出生万法的如来藏,依于祂的如如之性,也是依于实相而住,不依生灭、变异的觉知心。而如来藏从来离一切法性,不摄在一切法中,祂根本就不造恶业,所以实相中没有罪性可得,转依实相而住,这就是等觉大士 维摩诘居士所教导的实相忏,将原来的戒罪消灭了。

我们说明到此。

各位菩萨!福慧增长!阿弥陀佛!


点击数: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