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菩提问疾(上)

第028集
由 正超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的节目。上一集节目中,佛吩咐头陀行第一的大迦叶尊者向 维摩诘居士问疾,但大迦叶尊者推辞了,这一集轮到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出场了。

我们先来看一小段经文:

佛告须菩提:“汝行,诣维摩诘问疾。”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入其舍,从乞食;时维摩诘取我钵、盛满饭,谓我言:唯!须菩提!若能于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于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维摩诘所说经》卷1)

从这一段经文中,我们看到 佛交代须菩提尊者去看 维摩诘居士,以探望他的病,但须菩提尊者想起以前曾经到他家去乞食,当时维摩诘居士虽然取了钵,把里面装满了饭,将要递给须菩提的时候就跟他说:“如果你能够在饮食这个法上平等、平等的话,那么就可以看见一切诸法也都平等、平等。如果看见一切诸法都平等的话,于一切饮食也都是平等、平等;要像这样子来行乞,才可以把这一钵饭拿去吃。”这下子完了!须菩提根本就没办法吃这一钵饭了。因为 维摩诘居士所说的话,听起来跟须菩提所修行的二乘法解脱道完全颠倒、完全相反。对于等觉菩萨 维摩诘居士所说的深妙义理,须菩提根本无法理解。

各位菩萨现在可以来听看看,维摩诘居士为什么说“能于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于食亦等呢”?这就牵涉到宗门密意了!就好像禅师们每天叫人“洗钵去!吃茶去!”吃饱了就叫人洗钵,洗钵完了又叫你去吃茶,吃茶吃到肚子饿了又叫你吃饭去,这个都是有道理的喔!也就是说,不管你是吃早餐、吃晚餐、吃午餐,乃至有时候做事情做得很累,耗掉很多体力,睡前还得来个宵夜,工作中还要饮茶、喝水,喝果汁、吃水果,莫非都是食;所吃的食物味道又各个不同,一般人都会说这个绝对是不平等的啊!可是当菩萨们修学大乘法,证悟以后,转依了真心如来藏来看待这一切法,却都是一样了。

当然会有人这样子说:“对我来讲都是一样的,因为我都是了了分明而不分别,我都不管它的味道怎么样,我反正都是吃,所以平等、平等。”各位菩萨!您若认为这样子就是真的平等的话,那你吃了一定是没有反应,才叫作平等。可是这盘菜为什么盐放太多了,入口就觉得咸得变苦;而那盘菜辣椒放得太多,吃了又会辣得全身冒热汗。请问:“吃了这两盘菜,觉受会是平等吗?”显然不平等嘛!如果是平等,那应该是你吃了这两盘菜以后,完全都没有反应,那才叫作平等啊!既然口舌都会觉得咸得变苦及麻辣得冒汗,显然你心中就会觉得不平等嘛!于食中既然不能平等,诸法也一样不会平等,这都是因为是以觉知心意识为中心,所以于诸法都不平等。但是对于菩萨来讲却是平等的,因为菩萨不在觉知心上面来看待这些事,而是从如来藏来看这些事;所以当你吃各种食物的时候,觉知心无妨不平等,但是于不平等当中,就有平等的真心如来藏,菩萨是这样子证得般若的。因为从真心如来藏、从法界实相来讲:诸食平等、诸法也平等。

维摩诘居士又说:

若须菩提: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不坏于身而随一相,不灭痴爱起于明脱,以五逆相而得解脱;亦不解、不缚、不见四谛,非不见谛;非得果非不得果,非凡夫非离凡夫法,非圣人非不圣人,虽成就一切法而离诸法相,乃可取食。(《维摩诘所说经》卷1)

各位菩萨要知道 维摩诘居士所说的话必有深意。维摩诘居士说:“如果你须菩提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才可以吃这一钵饭。”那什么叫作“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呢?也就是说,于食物的味道起了贪,这个就叫作淫;但是对于不合口味的食物生起了厌恶之心,那就是怒;于食物、饮食之法中,不能了解这些诸法其实都是从如来藏里面所变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那这就是痴。淫怒痴与无淫怒痴其实是同时可以存在的:因为淫怒痴都是觉知心意识的事情,可是实相如来藏从来都不跟淫怒痴相应,但是却与意识同时存在;所以意识的淫怒痴不断除,在存在的当下,却是另外有一个如来藏心,不跟淫怒痴同在一起,证悟的菩萨们是这样子来现观的。

维摩诘居士又说:“不坏于身而随一相。”这是指出众生身相各个不同,张三、李四、王五、赵六,长得各个不一样,但是有一相却是完全相同的哦!不但人类之间如此,我们如果再跟动物来作比较,也是一样的:陆上的动物四只脚在地上爬,禽类两只脚却有一对翅膀天上飞,鱼儿在水中游,饿鬼饿火中烧,各类有情各个法相各不相同,可是统统有一相,没有二相。各位菩萨知道是哪一相吗?是的!就是 维摩诘居士所指的这个如来藏相。因为如来藏相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众生都没有差别,上至诸佛,下到地狱众生,其实都是相同的这一相。这是有情及自己都活着的当下,就可以亲证的;所以,见到同一相,不必等到身坏命终以后才是同一相,而是活在当下就是同一相了。

又何谓“不灭痴爱,起于明脱”呢?二乘菩提都是要把见惑、思惑断尽,才可以得解脱、才可以得明。也就是断了无明,这是二乘菩提的法;但是大乘菩提不是这样子的,尽管思惑烦恼还很强烈,但是都没有妨碍,照样可以离于无明,照样可以证得解脱。不断思惑而证得解脱,这是二乘人无法想象的,因为二乘人想要得到解脱,就要把五阴、十八界全部灭除,全无我执,这个叫作亲证解脱;灭除以后成为无余涅槃,叫作亲证无余涅槃。可是大乘菩萨不是这样子,大乘菩萨一旦明心了,他看到阿罗汉一定要入涅槃,就觉得好笑;因为阿罗汉把自己灭了入无余涅槃,那个还是如来藏啊!还是祂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只是把五阴十八界灭了,另外给祂取个名字叫作无余涅槃罢了,其实还是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

“以五逆相而得解脱”:这个五逆,杀父是第一逆,犯五逆罪都要下地狱的。杀父、杀母是两个逆罪,正是天地间之大逆啊!还有杀阿罗汉,也是一大逆,所以杀阿罗汉是第三逆。第四逆是出佛身血,应身佛在世间,恶心要害佛,所以一定要下地狱。最后一个大罪就是破和合僧,也就是挑拨离间,使得本来和合如一的声闻僧团,或者是凡夫菩萨僧团,或者是胜义菩萨僧团,被挑拨离间而分裂了,而那个挑拨离间的人就是破和合僧者。这五个罪是天地间最大的重罪,必入无间地狱,而不是普通地狱哦!维摩诘却说具足这五逆相而得解脱,各位菩萨想想这有可能吗?一般人当然会认为不可能嘛!而声闻、缘觉也绝对认为不可能,但是菩萨却是有可能哦!

在说明证悟菩萨是如何以五逆相具足而证得解脱之前,先问问电视机前各位菩萨:“诸佛是谁作的呢?”是的,诸佛是五阴十八界来作的。如果当你把这个五阴十八界统统把它推翻掉了,那你就成为真实义的菩萨喔!推翻到彻底的时候,你就成佛了。虽然佛是五阴十八界作的,但是诸佛的真佛、法佛,叫作无垢识(因地名为阿赖耶识),而无垢识自身并没有佛可说,当你现观到这个道理的时候,才是真的于理上杀害了佛。杀佛时是如此,杀父、杀母也是一样的道理。

同样请问各位菩萨:“你家堂上二老父母是谁作的呢?”是的,就是他们的五阴十八界作的。这样子于理上就杀了父跟母,于理上把堂上两尊活佛都给杀了,这才是真的报恩啊!换句话说,要让他们真的实证:我这个五阴十八界是因缘和合的假我,是无常、苦、空,没有真实的我性;让堂上二老能够一一现观——我确实是假有的。此时的现观完成时,无妨老爸还是老爸、老妈还是老妈,但是他们都已经死掉了五阴十八界——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死掉啦;这就是两个逆罪了。你如果真的孝顺,就要把两位老人家于理上要用如此的方式把他杀死。

那这样子杀阿罗汉也是一样的,阿罗汉一样是五阴十八界作的,当然不是真阿罗汉,实际理地没有阿罗汉,实际理地也就是如来藏的自住境界,哪里会有阿罗汉呢?真阿罗汉是他们的第八识如来藏。你如果找到一位阿罗汉,让他了解:你这个阿罗汉是假的,是方便说阿罗汉,实际上真阿罗汉是你身上的第八识。他如果在你的帮助之下,明心了、证悟了,这个阿罗汉就不再是阿罗汉了,你这样子就是杀了阿罗汉;就像《金刚经》所讲的:阿罗汉如果说他是阿罗汉,如果他想着自己是阿罗汉,他就已经不是阿罗汉了。懂得这个道理,才是真正的阿罗汉。

当你度到一个阿罗汉明心了,那就可以说你已经杀掉了阿罗汉,这时就已经具足三个逆罪了。第四个是出佛身血,你在末法时是遇不到应身佛,而化身佛也没有血可以让你出,那又是以什么叫作出佛身血呢?就是破坏诸佛的血脉,这就是出佛身血。三乘菩提一切法理都是佛血,三乘菩提的法义流传就是佛的法脉绵延;若是破坏了三乘菩提法义的流传,这就是出佛身血。可是当你有一天实证了真心如来藏,而转依了如来藏的时候,依于真心如来藏而言,实际理地没有一法可得,佛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其实都是七识心的事,从如来藏来看:没有一法可得。这样就等于把佛的身血都给破尽了、出尽了,这样子就有四罪了。

再来说破和合僧:一般说破和合僧,是在菩萨僧团或声闻僧团中挑拨离间,使僧团分裂,这个是地狱罪。但是从般若实相的智慧来说,菩萨却一定要破和合僧,才能够成就道业,这是从理上来说:和合僧也是五阴来作,并且是由许多的五阴和合;可是菩萨现观一切五阴都是虚妄,何曾有僧可以和合呢?实际理地中,人间的佛教中有僧宝,可是僧不是本住法,不论声闻僧或菩萨僧,都是由色、受、想、行、识五阴和合所成,都是由十二处、十八界和合所成,所以一切僧人都是和合而成啊!菩萨现观一切蕴处界和合而成的僧人,全都是虚妄不实而加以否定,转依非僧的如来藏真如法,而如来藏自身无僧可说,这也就是破和合僧。这样子,菩萨就已经具足了五逆罪。所以,你如果能够具足五逆相的时候,一定是已经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了,那当然就是解脱者。

如何又是“亦不解、不缚、不见四谛,非不见谛”呢?不解就是不懂,不能理解四圣谛,因为二乘人是从四圣谛来修。请问各位菩萨:“是谁能了解四圣谛呢?”是啊!就是七转识嘛!都是意识心在了解四圣谛,如来藏从来不管什么四圣谛、不四圣谛的,祂从来都不管;因为祂离见闻觉知,离见闻觉知的如来藏怎么会理解四圣谛呢?“不缚”,就是不被四圣谛所系缚。请问:“什么人会被四圣谛所系缚呢?”是五阴十八界的凡夫众生啊!因为四圣谛是他们求取解脱唯一之道,所以他们每天要在四圣谛上用心观行,可是如来藏根本不管四圣谛,也不见四圣谛,所以祂不被四圣谛所缚。能看见四圣谛的道理,都是你六识心在那边听、想、思惟,才会看见四圣谛。见了四圣谛,就得了初果,如果再进修断尽思惑,就成了四果人。可是你证得初果,祂如来藏永远不证;你成为阿罗汉,祂永远不成;祂不管你见道或不见道,祂都不理你。虽然祂不解四谛、不缚四谛、不见四谛,可是毕竟你还是已经见谛啦!你还是已经取证了初果,乃至于四果等等,所以又不是没有见谛;如果你能够现前这样子观察,你就有资格去向 维摩诘大士托钵了。

而所谓“非得果,非不得果”:就是当菩萨看见声闻人证果时,菩萨不会说他得果了,也不会说他没有得果,因为得果是六识心所证的;六识心舍报以后,就灭掉了,果也就不在了,所以其实他们都没有得果;可是从六识心还在人间的状况下来看,不能说他没有得果。这样得果,其实还是依如来藏才能说他得果,可是如来藏离见闻觉知,也不懂四圣谛,也不修八正道,祂什么都不修,所以祂无果可得。得果是六识心,然而六识心会断,祂不会断,所以得果实际上还是要靠祂才能得,所以非得果,非不得果。

什么又叫作“非凡夫,非离凡夫法;非圣人,非不圣人”?以前有个祖师开示说:“凡夫具足圣人法,而凡夫不知;圣人离凡夫法,但却具足凡夫法。凡夫若知,即名圣人;圣人若知,即成凡夫。”各位菩萨想想看:一切凡夫都具足圣人法,因为每一个凡夫身中都有如来藏,祂是离贪瞋痴的,那怎么不是圣人呢?谁敢说祂不是圣人呢?因为一切圣人无非就是想要断掉贪瞋痴,才要那么辛苦的修行啊!可是凡夫身中的如来藏也是离贪瞋痴的,那不是具足圣人法了吗?问题只是凡夫不知道,所以他们叫作凡夫。凡夫如果证得了这个心,果然是离贪瞋痴的,本来就是离贪瞋痴的,那他就不叫凡夫了,他就称为圣人。假使有大乘圣人事事都知,却不知那个不知的,总是落在了了“常”知当中,那这个圣人其实正是未见道的凡夫。凡夫因为不知道身中有这个圣人法,所以叫作凡夫。如果有一个人,他的心是离贪瞋痴的,那就不能说他不是圣人喔!古时祖师就是这么讲的,却是跟《维摩诘经》所讲的一样:【非凡夫非离凡夫法,非圣人非不圣人,虽成就一切法而离诸法相,乃可取食。】(《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就是说明虽然在三界中一切诸法都出生出来了,无妨贪瞋痴具足;跟凡夫一样,一天到晚为了生活、为了家庭:堂上二老要供养、子女小也要扶养,所以跟凡夫们一样,每天奔波不停,一切世俗法都现前了。无妨贪、瞋、痴相都有,一切诸法相都现前,但是同时却另有一个自己不在诸法相当中,与这六尘一切法相都不相应的。明心以后就是这样,无妨七识心一切诸法相都在,同时如来藏却离一切诸法相。“如果你须菩提能够这样子,就可以取这一钵饭吃了。”可是须菩提不敢吃,因为那时候他还在小乘法中,没有转入大乘法中悟入;所以,声闻解空第一的须菩提,也是不敢吃 维摩诘居士这一钵饭。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说到这里。

最后祝愿所有的菩萨们:色身康泰、学法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