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不入涅槃而证涅槃、不断烦恼而证菩提(三)

第021集
由 正彝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以及菩萨们: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探讨:“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这个单元。我们仍然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维摩诘经讲记》的内容来为大家说明。

在上一集,我们为大家说明了 维摩诘大士以方便力示现色身有疾病,于是他就利用大家来探病时,为大家开示色身无常、变异,是不可靠的,有智慧的人不应该依靠于色身。

现在这一集,要从 维摩诘大士为大家开示“是身如炎、从渴爱生;”(《维摩诘所说经》卷1)开始来谈起。为什么有这个身体?都是因为过去世意识与意根一直在想,特别是到老了以后就会想:“这个色身快坏了、快坏了。下一世不能没有色身,一定还要再弄一个色身来。”都是因为有这样的虚妄想,所以才会导致不断地去投胎,再去取得一个色身;所以这个色身都是从意识、意根妄想“炎火”而生的,如同阳光所照的热沙地上的热炎一般。如果没有这种阳炎就不会有渴爱:渴爱世世都有一个色身,如渴思水一样地贪着色身。由于这种阳炎妄想,所以对色身有渴爱,有这个渴爱,于是就投胎了,就有来世的色身。

维摩诘大士又为他们说:“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维摩诘所说经》卷1)芭蕉树或者香蕉树都一样,每剥掉一层皮,里面还是皮;剥到最后,皮剥光了,可就没有东西了。色身其实也是一样,无非就是地水火风聚集起来,地水火风一一把它除掉以后,就没有色身可说了,所以说中无有坚,色身中间没有什么是真的坚固的。

这个色身为什么又说是如幻呢?因为这个色身本无今有,以前没有这个色身;上一辈子死了去入母胎的时候,你并没有带一个小色身去入胎,你只是意根和如来藏去投胎而已,没有带任何物质去入胎;但是后来具足五根,结果就出生了,所以色身五根真的是幻化而有的,本无今有,当然是幻化的。因为意根经由意识对祂作种种错误的熏习,所以祂心生颠倒;最主要是什么颠倒呢?就是把意识的功德据为己有,祂不愿让意识各种功能性消失掉,所以祂想要不断地保持见闻觉知。

因为祂要保持见闻觉知继续存在,不肯把自己灭了;不肯灭自己就必须去投胎,才能继续保有见闻觉知。去投胎了,就有色身了,所以这个色身本无今有,当然是幻化的。所以会有色身,都是因为颠倒见;如果没有颠倒见,就不会去投胎;颠倒见的原因,就是我见断不了,所以说“是身如幻,从颠倒起;”(《维摩诘所说经》卷1)。

接着说“是身如梦,为虚妄见;”(《维摩诘所说经》卷1):“色身如梦”,我们如果从思惟上来讲,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是要现观“色身如梦”,其实是不容易的;它就是你眼见的当下,就觉得它是如梦境一般,这个就不容易,这个是十回向位的现观。为什么说色身如梦?如果你有十回向位的现观,把所见的过去世一世一世的色身,来跟这一世的色身作比对,一样没有差别,但过去世就跟昨天所作的这个梦一样;今生这个色身,何尝不是跟过去无量世的色身一样是梦境中所有的呢?所以“是身如梦”。眼前看见有这个色身在,好像蛮真实的,其实这个真实感仍然是虚妄见。

这个色身又如影:它就像一个影子一样,它是从业缘而现起的。为何如影呢?影的意思就是遮盖,影就是阴,所以五阴如果要换个名称,也可以说五影,因为阴就是遮盖的意思,阴的意思就是影子,遮盖了大家的明而使五阴的执著成为无明的原因。如果想要把色身这个阴影修除掉,就得要把业种消除,不要造恶业以及善业;如果要造善业的话,就要回向菩萨道、回向成佛,不要以获得来世的可爱异熟果报作为造作善业的目的。这个色身遮盖了解脱道的明,遮盖了佛菩提道的明,但色身还是从所造的业为因缘而出生的。所以诸地菩萨如果不想再出现于三界之中,他们可以作得到;因为很久以来,他们就已经不造恶业了!如果他们有造种种的善业,也都不以善业的果报作为目的,而是以累积佛菩提道的福德资粮作为他们行善的目的。但是众生造恶业,是为了色身的享受,造善业则是求来世色身的享受。那就是说,由于对后有的贪着,或者是今有的贪着,因此而有业的行为出现,有业行就会有种子积集,有业种积集为因缘,就会导致不得不重新再去投胎,或者不得不堕于三恶道中而获得色身,所以说“是身如影,从业缘现;”(《维摩诘所说经》卷1)。影子不是真实法,法身才是真实法;这个色身其实是你法身的影子而已,影子是可以消灭的,但是法身无法灭。色身都是真如法身影现而有,真如法身凭着过去世收藏下来的所有业种,以及正知见或者是邪知见,所以影现了这一世的色身,因此说“是身如影,从业缘现”。

又说这个“色身如响”,好像声音一样。声音要有许多因缘才能出现,譬如说拍手的声音,如果说我们要制造一个拍手的声音,首先我们要先起心动念将两个手掌一拍,再藉由空气传导声波,我们才可以听到拍手的“啪”的这个声响,所以响是种种因缘配合而有的。色身其实也是一样,要有很多因缘,才能够使这一世的色身出生,所以色身“属诸因缘”,可是因、缘终究会散坏,因缘散坏了,色身也就坏了,所以色身没有常住的。

接着来说明“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维摩诘所说经》卷1)。浮云始终不会停住,它一直飘、飘、一直飘,一会儿它就不见了。色身也是如此,自从出生以来不断地变。就像我们现在回想小时候的时光,虽然都过去了,但是其实好像也是一眨眼的事情,过去的记忆仍然犹新,彷佛仅是昨日之梦;但这一个色身未来仍然不免要坏掉,这就是须臾变灭,不断地在变,也很快会坏灭;尤其五十、六十岁以后,又会觉得日子一天快过一天,时间真的不够用,所以修道真的是如救头燃。

这个色身又好像电光一样,念念不住。那个闪电闪出来的时候,不会停住不动的,只有摄影师才能够叫它停住:用照相机把它停住。但闪电一出来,它就不断地变化,一下子就过去了。色身也是一样,念念不住,以前大家还是不信;现在医学上也已证明身体是不断地在新陈代谢,所以真的是念念不住的。

又说“是身无主”,这是说好像地大一样,色身自己是不能作主的。如果说色身自己也能作主,会有人想要这样的色身吗?因为假使觉知心说:“我现在要去台北正觉讲堂。”色身说:“我才不要去,让我走得那么辛苦。”色身到底是谁在作主呢?其实是觉知心、意根在作主的,它是不会自己作主的,所以说它无主。无主的原因就在于无思;在阿含里面叫作六思身,眼能见,所以眼识起思,想要见;耳能闻,所以耳识起思,想要闻。思就是决定、思量,思量就是作决定:“我决定要继续听。”乃至于意识想要了知诸法、了知六尘,意识起思,意识有思,所以就具足六种思的功能:眼耳鼻舌身意的思量,就是原始佛法初转法轮阿含期讲的六思身。

这六识自己都是不肯灭的,什么时候才肯灭呢?例如,累得不得不睡了,觉得太累了,应该要睡觉休息了才肯灭。可是如果有个人,他不懂什么叫睡眠,而我们若是告诉他:“睡着了,你就永远消失了,不会再醒过来了。”那他一定不肯睡。一般的人今天晚上肯睡觉,是因为他知道明天还可以醒过来,所以他才肯睡;如果他知道这一睡着,明天醒不过来了,他就不肯睡了;前六识有这一种作意,这叫作六思。六思可以让我们现前领受得到,现前可以证实它确实存在这种功能,所以叫作身——以六种思为身。从这里来看,真正在作主的,其实是心,不管是真心、妄心,反正就是心在作主。而色身无主,所以它就好像土地,随你怎么践踏都没有关系,所以色身无主而如地。

又说它“无我如火”,这是说色身没有真实我,我是指谁?众生所谓的我,都是觉知心、思量心。可是思量心算是真实我吗?当然不是,能见闻觉知的心,也是假合而有的。而色身,就譬如火,火是因为有木材、有空气,加上热度,才会有火燃烧起来,所以火不能够单独存在。色身也是一样,色身无法自己单独存在;它就像火一样,要有种种因缘假合而成。

色身也没有寿命,也许会有人抗议说:“色身明明有寿命,所以说活了几年。”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但其实色身是没有命根。命根是从哪里来的呢?命根其实是由很多法假合而成:一定要有如来藏,要有意根,然后要有这一个色身,有体温,还要加上业种中的这个寿;离了寿,命根也不能够成立,有如来藏配合这些法假合而成的这个色身,才能说是有命根,才能够说这一世可以活几年。所以有的人想要长命,不是百岁而是想要千岁、万岁,就像以前的皇帝们,想要不断地保有无比的权势与富贵,所以希望人家叫他万岁,就是他想活上一万年,可以永远拥有江山;拥有江山就表示他有很大的权力,后面还可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所以他才想当“万岁”爷。可是这个想归想,却没有办法如愿,所以这个命根不是色身所能掌控的,所以色身没有寿命可说,而是由如来藏所收藏的往世业种来决定,因此造成他这一世可以活多久。

例如有的人三十岁时,无病无痛就死了,只因为他的命就是如此。所以色身没有寿命,寿命是从大家的八识心王种子来决定的。当寿命到了的时候,色身就坏了,说它叫作寿命到了。可是这个寿命,是由如来藏所收藏的业种来决定的,不是单单由色身来决定的。如果是菩萨,可以加上愿力来改变,有时候大愿使他变得很长寿。不过这个愿会改变,有时如果 佛指示,或者是 观世音菩萨指示:“你还是早走比较好,因为有个地方更需要你。”你就走了,马上就走了,这还是由心来决定的。所以,色身本身不能作主的,是由心在作主的,所以色身没有寿命。

接下来说“是身无人为如水,”(《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就是说,色身好像水一样的无人。就像水本身,它绝对不会说:“我是水。”色身也是如此,色身不会说:“我如何如何,我喜欢,我讨厌。”其实都是众生心在色身中才会有“人”可说,“人”当然就代表你、我、他,代表寿命,代表众生相。因为色身,它不是有情;因为有心在,所以连同色身而说是有情,因此说“色身无人如水。”

接着说明“是身不实四大为家,”(《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是说这个色身都不真实,它本身没有一个自体性,是依附四大而存在的,所以说色身以四大为家。而色身也是空,为何是空呢?因为色身无我,也没有我所。色身既然不是有情,怎么可能是我?色身既然不是有情,它怎么可以说“这本书是我的”?其实“这本书是我的”,这个是觉知心在觉得它是我的,是觉知心在拥有。但是觉知心自己却不能够拥有,祂得透过色身来拥有,所以色身没有我、没有我所。因此实际上,色身是心所有,色身自己不能拥有任何一法与物;这个色身所拥有的,其实都是背后的觉知心所拥有。也就是说,色身它都没有“我所有的任何一法一物”,它都没有,都是心所有的,因此它离我、也离我所。这就是经文中所说的“是身为空离我我所,”(《维摩诘所说经》卷1)。

接着来说“是身无知如草木瓦砾,”(《维摩诘所说经》卷1):色身自己无知无觉,就好像草木瓦砾一样。所以有的人说法的时候,他说“眼能见”,不是说“眼识能见”,这其实有点语病;问题是眼如果能见的话,死人应该也能见啊!可是死人明明不能见,但他一样有眼啊!如果说因为他被冰冻了,所以不能用,那刚死的人没有冰冻,为什么也不能见?所以其实不是眼见,而是心见。因此,眼本身不能见,因为有心在,所以才能见;所以色身是无知的,如草木瓦砾一样。

接下来继续说“是身无作风力所转,”(《维摩诘所说经》卷1):是说色身其实没有办法作任何事,吃饭、读书、修道,都不是色身能作的,可是色身又能够追赶跑跳碰,都是因为风力所转;因为有风大,所以色身才能够行来去止、作种种动作,让你可以吃饭、可以睡觉,可以作种种享受,乃至逃难、求生,这都是风力所转。所以就有野狐禅师,学真悟禅师一进门就前进三步、后退三步,这时候禅师就一棒打过去了!他如果抗议,问你说:“师父!人家问你,你也是这样子啊!你不也是前进三步,那我也是这样子前进三步啊!那你为什么打我呢?这没有道理啊!”师父就骂他:“你前进三步也是风大所转,你后退三步还是风大所转,当然要打。”那他又问:“可是师父,你前进三步、后退三步,跟我有什么不同呢?”师父就说:“当然有不同啊!所以我才打你,有打你的道理,我进三步、我退三步各有道理,跟你不一样。”因为这都是风大所转,但那些野狐就学这个表相。所以色身本身其实就不能作什么,都是因为风大所转。风大是什么?风大就是动转的力量,所以叫作风力所转。

“是身不净秽恶充满,”(《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是说色身不清净,秽恶充满。有哪个人敢说他色身是清净的?没有啊!如果说讲清净,色界天人勉强可以说他是清净的,因为他身中如云如雾,没有不清净的东西,勉强可以说。但在真实义上还是要说他不清净,因为杂染妄想、身见不断,才会出生他的色界天身。他有什么杂染妄想呢?他认为觉知心常住不坏,一念不生就是涅槃;由这个杂染妄想,所以远离欲界法而证得初禅乃至四禅,因此生到色界天去,既是从这个杂染妄想来,所以还是不净;但是人间的物质相来说,勉强可以说他清净,因为他都不需要上厕所,所以说人身不清净,秽恶充满。

接下来说“是身为虚伪,虽假以澡浴衣食,必归磨灭;”(《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段经文是说色身虚伪,色身它只会骗你,色身是贪得无厌的,你每天为它吃饭、为它吃菜、为它喝牛奶,你得要每天喂它;都是为了喂它,所以产生了很多的麻烦。为了想要喂饱它,所以辛苦作事,赚了钱也是被它吃掉。每天还要为它洗澡、擦身体,天气冷了,还要多弄几件衣服给它穿。天气冷了固然要多穿,天气热了还要开冷气空调,可是色身最终必归磨灭而无法常住,所以它确实是虚伪的。而菩萨们明了这个色身的虚伪,不为它所用,反而拿它来用,来作为修行的道器。

今天我们的时间又到了,就跟大家分享到这边。

祝大家烦恼远离、安乐自在。阿弥陀佛!


点击数: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