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佛法同源相属

第091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课程。

在上一集的节目中,说到了佛法中苦行,或者叫苦行的真实义,平实导师告诉我们真实苦行它的意涵,是一般学佛人常常会误解的地方,以为用各种方式去自苦其身,就叫作苦行。但是我们可以想一想,修行的目的是为了离苦得乐,为了断结而证得解脱果,在《中阿含经》中就说到了法授比丘尼对于鹿母的开示:

居士毘舍佉!此等五取蕴,即世尊所说之“自身”也。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也。居士毘舍佉!此等五取蕴为世尊所说之“自身”也。(《中部经典》卷5)

在这一段经文中说到,世尊演说四圣谛的时候,常常说“自身、自身”,“自身集、自身集”,“自身灭、自身灭”以及“自身灭道”,苦圣谛正是自身,有五蕴自身则为苦,认知这个五蕴的有身之见则为苦,也就是我们的肉身本来就是五蕴苦趣所集、所聚,这个五蕴身的任何一种存在与表现,都已经全然是苦,这就是苦谛的现观。

所以用我们的五蕴身去造作各种行为的本身已经是苦,而世间人不明白这一点,动辄说要去修苦行,却不知道色身存在的当下一切已经是苦,如何能在苦中再去造作一个新的苦行呢?一切都已经是苦,又如何能把这一些苦一分为二,说这一些叫作苦行、那一些不是苦行。不明白 世尊所说的“自身即五取蕴即苦”,那么八正道当中的正见就已经变成了邪见,依于邪见所作的任何修行,都会变成为邪精进、邪念、邪定了。在印度哲学的历史上,婆罗门教最早期的三《吠陀经》并未要求弟子用身体的苦行去修行,而是因为后来的修行人不知道该怎么样如何去修行,所以才衍生出用各种身体上的苦行,目的想要达到梵我一如。所以真正的苦行,乃是佛所说的“知断、灭尽”,不是在五蕴法上面去追求身体的苦行(也就是不是外苦行),而是心的苦行(内苦行),这才是佛法中苦行的正义。

今天我们的教材进行到《阿含正义》第七辑的第2097页,讲到第九节:“四阿含中已曾说摩诃衍与三乘等。”释迦世尊的一生,以三个阶段的三转法轮方式说法共49年,初转法轮时期的说法,结集成为四部《阿含经》,主要着重在说解脱道。解脱道修行的终极目的是在于能够断除五下分结与五上分结,能够解脱于三界之苦,成就四果阿罗汉而入无余涅槃,所以才叫作解脱道。初转法轮时期大约是9年,说法的内容可以细分为声闻乘与缘觉乘的教法,所以我们把它统称为二乘教法。接下来二转与三转法轮则是以初转法轮的内容为基础,接着说更深细的大乘教法,继续说完整的佛菩提道。从凡夫一直修行到成佛的整个过程就叫作佛菩提道,而佛菩提道的内容,则在于成就圆满的佛果,相同于 释迦世尊以及过去无量诸佛祂所成就的佛果。

所以佛菩提道的内容完全包含了解脱道,解脱道的内容只是佛菩提道的一部分,所以 释迦世尊以三转法轮前后一贯所说的全部法要,就是佛菩提道的完整内容,统称为三乘佛法,也就是声闻乘、缘觉乘与菩萨乘。前面两乘合称为二乘佛法,因为它只是完整佛菩提道的基础部分,只完成了四果阿罗汉,而能入无余涅槃的修证,所以古时候的大德,把二乘佛法叫作小乘,hinayana或者是sutrayana;而将必须要用上三大阿僧祇劫,以完整修学整个佛菩提道而成佛的菩萨乘,叫作大乘mahayana,中文的音译翻译为摩诃衍那。

当然这主要是以大乘菩萨的角度来区分,以圆满佛果的目标为出发的观点来分类的,说有大乘与小乘的区别。而二乘佛法由于在佛灭后,主要是由声闻相的上座长老所相传下来,所以就二乘的修学人而言,他们称自己所修学的解脱道为上座部佛法,也就是sthaviravāda或者叫作theravāda,其中也有人以发愿成佛为目标,那就被叫作菩萨budhisattava,也就是在解脱道里面一样有一部分人他们是以菩萨自居。简单地说,修学二乘佛法hinayana的修行人,他依止于五蕴空相,以成就阿罗汉入涅槃为究竟的目标;而修学大乘佛法mahayana的修行人呢,他依止于本来清净涅槃如来藏,不但要完成全部二乘佛法的实证,还要完成无量无边的波罗蜜(pramitta)的修证,也就是一切种智的实证,以成就福慧双足的佛果为目标,这就是传统大乘与小乘的分别。也就是小乘果以阿罗汉果为终极目的,而大乘果除了要完成阿罗汉果之外,还要完成圆满的佛果,因此在佛世的时候,佛世尊本人是佛,也是一位大阿罗汉,但反过来,任何一位大阿罗汉都不敢自称自己是佛。

例如被欧美人称为东方佛国的泰国,主要他们是根源自锡兰传入,以修学解脱道的上座部僧团佛法为主,由于大量的中国移民在明清时代就已经移入到泰国,所以中国佛教的大乘佛法也在泰国生根,并且两者彼此巧妙地融合了。例如在现代泰国最有名的僧人之一龙普多,是中国潮州人移民的后代,他本姓卓,依止于上座部佛法出家,精勤修行,甚至成为泰国皇帝拉玛九世的佛法的师父。由于他在小的时候,多所熏习中国文化与大乘佛法的背景,所以有一次龙普多晚年在禅定之中,看到了有中国的八仙出现在定中来找他,并且告诉他,是 观世音菩萨要八仙来找龙普多,要龙普多不要吃肉了,改吃素,当然这一些就是中国大乘佛法的规定。

后来又有一次在定中八仙先出现,然后告诉龙普多:“今天观世音菩萨会亲自驾到。”后来 观世音菩萨果然来了,并且拿了一套中国佛教的袈裟僧衣给龙普多。龙普多接到以后,立即就要把它打开来穿在身上,穿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是要修学解脱道的行者啊!所以就向 观世音菩萨道歉,说明自己要修学解脱道入涅槃,所以不修学菩萨道。观世音菩萨也不勉强他,只是告诉他记得在每年的九皇斋节期间要吃素,并且穿上中国的袈裟。

这里说明一下,起源自中国的福州、广州等地,每年农历九月初一到初九是九皇节庆的日子,这个民间习俗后来被华侨带到南洋,所以现在在每年的这一段期间,全泰国到处都可以看到庆祝的旗海,包括泰国人在内在这一段期间都改吃素食,这已经成为不分国籍的习惯了。又上座部的佛法,依循着 世尊最初时期的教导,坚持托钵维生,所以僧人不能去选择信徒供养的食物,信徒供养什么就吃什么,进食的重点是在于对这一些食物完全不生起贪着或厌恶,所以并不会特别去茹素。

后来龙普多他并没有在意这一件事,没有遵照 观世音菩萨的交代,结果生了一场大病,到了下一次的九皇节日又生了一场大病,于是龙普多知道了,他就依照 观世音菩萨的教导,以后每次在这样的节日当中茹素,并且穿上了汉传的袈裟,结果就不再生病了。并且在有一年去印度朝礼圣地,回泰国之后就改为全部茹素了。

同样地,在泰国也有一个龙普托的信仰,传说龙普托已经成就了阿罗汉果,但是因为他发愿是要成佛,所以不入涅槃,以声闻阿罗汉的形相,一直在这个世间帮助佛弟子度过难关,泰国人就说这是因为龙普托要修习无量的波罗蜜,所以龙普托是菩萨。因此在泰国也有许多二乘法中的出家人,却发愿要效法龙普托直至成就佛果,所以他们发愿不入涅槃,要永存世间救度众生。当然以上所说的故事,只是泰国的传说,但是从此可以看得出,二乘解脱道hinayana与大乘佛菩提道mahayana,彼此相属相合的一个关系。

可悲的是,许多后世的佛弟子由于不知道,或者是故意曲解了二乘与大乘的佛法彼此同源相属,而将它们切割开来,让彼此互相轻视、敌对,攻击互相的教法。修学大乘佛法的人看不起二乘佛法,说自己超胜于对方,但是这一种自称修学大乘道的“菩萨”,却连声闻初果须陀洹的断身见、我见也无法证得;而修学解脱道的人呢,就说大乘非佛说,却连最起码的我见、身见的内容是什么都不知道,永远处于五取蕴的苦当中,无法断除身见、我见,连初果的内容尚且不清楚,却胆敢大妄语说自己证得阿罗汉,这就是现在佛教界的实况与悲哀。这就好像是同一个人的头颅跟双手,结果却互相攻击对方,头颅用牙齿去咬手,而手握拳殴打自己的头。自称是大乘菩萨却无法开悟,自称是阿罗汉却断不了身见,其实彼此都是无闻无慧的凡夫罢了,可惜的是佛法的命脉就这样子被败坏了,这大概就是末法时期普遍的常态现象吧!

所以在正觉讲堂中,法上的实证依循着菩萨的五十二阶位修证次第而实证,例如要证得菩萨的七住位—明心现证如来藏—之前,必须先完成菩萨六住位的证得,也就是初果般若度的完成,必须要完成须陀洹断三缚结的实证;也就是必须已证得须陀洹果的六住菩萨,才有能力实证七住位现观真如如来藏,如此才有能力完成转依于二空所显的真如妙心,继续悟后起修的实证。

由于后世佛弟子知见的错误,导致无法断结而证果,又因为无法实证圣果,所以不能以自己的证量去简择是与非,所以只能听从世间名气大、势力大的说法。到了末法时代,这个世间说佛法的人,大部分都成为错误知见的时候,便成为一盲引众盲。这一些凡夫们彼此互相攻诘,互为狮子身中虫,再加上盲从于现代佛教的学术研究偏颇的观点,却不知道科学的本质就是随时有一个新的证据出现,则过去的研究成果都可以满盘推翻。例如一百年前许多科学上的法则与定律,现在早已经被改为历史纪录了。许多佛教徒因为自己没有证量,不能以自己所证的果位去判断教法的对错,又错误地跟随世间的风潮,以为学术研究之中,一时的推论就是永恒不变的定律,所以跟着欧、美、日本的学术界大喊大乘佛法非佛说,说只有四部阿含是原始佛教,说只有南传的《阿含经》才是正论;而对于汉传的《阿含经》中有许多的经典是在南传记录中所没有者,便不屑一顾说是伪经,对于更多《阿含经》之外的大乘经典则是全盘推翻,说不是佛所亲说而是后人所创造的,这样的情况成为现在一时之间的新潮思想。

好!那我们就来说《阿含经》吧,很多人不知道南传的《阿含经》是在公元十一世纪以后才完成收录与定型的,例如缅甸的阿奴律陀国王有一次出征直通,目的就是要看一看直通那个地方的三藏经律跟他手上的三藏经典有什么不同?所以代表直到十世纪的时候,南传的《阿含经》尚未得到统一的节录,而汉传的《阿含经》呢,至少在公元五世纪之前,就已经纪录成型了,在这个世间所留传下来的阿含诸经,目前也只有汉传的《阿含经》是最早的完整纪录。有些人用十一世纪去编纂成的纪录反过来说五世纪的纪录不正确,是后人所创造的,这个推理根本就已经犯了逻辑上的错误了。而且现在的《南传大藏经》主要也只能代表部派时期的锡兰所传,也就是说分别部锡兰支部的经典;而汉传的《阿含经》则包含了说一切有部、说分别部两支最大部派佛教的经论,而且还有其他众部派所传的合集。更重要的是,《南传大藏经》它在编纂的时候,在历史上曾经历经了好几次政治力的干预,将不符合当时观点的那一些经典就把它排除在外,有兴趣的同修可以参考《南传佛教史》就知道了。也就是说,很多人他没有经过深究,只看到了片面的教典,就以偏概全地下了全面性的结论,殊不知他所依据的教典本身就已经有问题了;而且若只以教证而不顾及理证,那就好像只看一个人的外表却不看他的内在,就对这个人的人品随便下了判断,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

在阿含系列的诸经当中,记录着许多有关于mahayana大乘的纪录,在我们下面的节目中将一一为各位引出。但是如果坚持着错误的想法,随着错误的论师,已经否定了说:“哎呀!只要是跟我的意见不符合的经论就全部是错误,只要是汉传的经典就全部是错误;只有我们南传的经典是正确的。”那这是一个真正追求真理佛法修行人所应该有的心态吗?在历史的纪录中,从锡兰的经典传到整个中南半岛的过程中,动辄会有一位国王依据他自己的力量,或者某一位佛教界的大师依照自己的想法,就去对这一些经典作删除与更改。所以应该广泛地追求真实的数据,更重要的是除了教证之外,必须要有自己的理证,双证合聚才能够在《阿含经》,才能够在正确的原始佛法上有真正的研究。

今天时间关系,先为各位说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