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以苦行为解脱道之正修

第090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我们正觉教团所录制的三乘菩提系列节目,我们讲述的主标题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其中的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我们今天所要讲解的内容是〈非以苦行为解脱道之正修〉。在开始说明我们节目之前,我们建议各位观众菩萨:当你在观看我们“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这个节目的同时,希望你们可以同时参考,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而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一套书,这套书的书名就是《阿含正义》,这套书总共有七辑;你们在观看这个节目的同时,能够配合《阿含正义》书籍的阅读,我们认为这样能够让你对于法理上,会有更为详细的了解以及认识,其当中的胜妙法义的内容,可以对你有很大的帮助以及受用。

回到我们今天所要说的主题来说,修行并不是以苦行作为修解脱道的正修行,其实有很多人他是误会了佛法,以为修行要解脱三界生死,那就一定要来修苦行。他们是以为修苦行的人,就是有实证解脱的圣人,因此就大力而盲目地去推崇身苦行的修法,以为这样的修行方式,才是解脱道的真正修行方式,但是这却是误会的认知。因为只有愚痴的人,才会以为苦行之人是圣人;也只有愚痴的人,才会认定那些身苦行的人是大修行者。但是,不论是佛门之内,还是佛门之外,这种愚痴的人还是很多的,也不论是现在如此,其实在古时候,就这一类的以为修身苦行的人是圣人的这样错误认知也是存在的。

例如在古时候,佛陀座下就已经有这样的愚痴人!我们可以举《长阿含经》的卷11当中,有一部经叫作《阿耨夷经》,在《阿耨夷经》当中,就有这样的记载,经典上记载有一个比丘,叫作善宿比丘,有的时候其他经典翻译成为善星比丘。这个善宿比丘就是这一类的人,而这个善宿比丘因为他看到有一名外道——尼干子外道,叫作究罗帝;这个究罗帝的尼干子外道,他是趴伏在粪堆之上,这样来舔食糠糟这一类污秽的物品来当作他的食物,而这个究罗帝的尼干子外道,他这样来修身苦行的样子,这个善宿比丘看到了,因为他是有邪见的关系,他就主张说:“啊!世间上所有的阿罗汉,或者向阿罗汉道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于这个究罗帝尼干子外道,可以比得上的。”因此,这个善宿比丘认为这个究罗帝尼干子外道的修行方式是最为殊胜的,以为究罗帝尼干子外道,他这样修苦行,是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是非常的殊胜无比。

这个善宿比丘错误的认知,认为这样的修行是可以除舍憍慢的,因此才肯在这些粪堆上面来伏舔糠糟。但是 如来听到善宿比丘这样说,如来就告诉善宿比丘说:“你是愚痴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邪见,有这样邪见的,怎么会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呢?”这个善宿比丘,他不仅不信受 如来的开示,而且还依据他自己的邪见来诽谤说:“啊!释迦如来是嫉妒这个阿罗汉。”如来听到他这样讲,再一次斥责这个善宿比丘说:“你如今真是一个愚痴人,居然还主张说这个究罗帝尼干子是真阿罗汉;其实这个究罗帝尼干子,他过了今天以后的七日以后,就会因为腹胀而命终,然后出生到起尸饿鬼当中,而且常常受到这些苦的饥饿。”结果后来的情形,就如同 世尊所授记的情形一样的发生,这个究罗帝真的变成起尸鬼了。

因此从这一段圣教的开示,我们就知道在古时候的善宿比丘,就是属于这一类迷信于身苦行的愚痴人,这一类邪见的人,就以为这样来修苦行,以为这样就是圣人。因为在古时候 佛陀座下,就已经有这样的愚痴人,而因此只有愚痴人,才会认定那样身苦行的人是大修行者;而这一类的人,就是 佛陀一再诃责的愚痴人!但是,佛陀虽然不以苦行作为佛法的正修,然而也是要求出家的人,对于衣食、住处、医药都应当知道要知足,不得贪着于衣食、住处、医药。虽然 如来要求出家之人不贪着衣食、住处、医药,而 佛陀仍然不是以苦行作为佛法的正修行。

我们再来举一部《长阿含经》的卷12当中有一部经叫作《清净经》,这个《清净经》当中的经文,如来又在当中有胜妙的开示。如来是这样开示的,如来说:

犹如有人放荡自恣,此是如来之所呵责;犹如有人行外苦行,非是如来所说正行,自以为乐,此是如来之所呵责。

如来又说:“犹如有人犯于梵行,自以为乐,沙门释子无如是乐。”然后,后面继续开示说:“犹如有人放荡自恣,自以为乐,沙门释子无如是乐。”后面又开示说:“犹如有人行外苦行,自以为乐,沙门释子无如是乐。”接着又说:“犹如有人故为妄语,自以为乐;有如此乐,应速除灭。犹如有人放荡自恣,自以为乐;有如此乐,应速除灭。犹如有人行外苦行,自以为乐;有如是乐,应速除灭。”好,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什么是 佛陀所说真实的苦行呢?这个真实的苦行真正正确的义理内涵到底是什么呢?这个乃是一般学佛人很容易所误会的,所以我们也应当为大家来举示这个真正苦行的正义。

我们举经文来看,在《长阿含经》的卷16第25经当中的《倮形梵志经》有这样的圣教开示,经文是这样记载的,经文说:

佛告迦叶:“若如来、至真,出现于世,乃至四禅于现法中而得快乐。所以者何?斯由精勤、专念一心,乐于闲静不放逸故,迦叶!是为戒具足、见具足,胜诸苦行,微妙第一。”迦叶言:“瞿昙!虽曰戒具足、见具足,过诸苦行,微妙第一;但沙门法难,婆罗门法难。”佛言:“迦叶!此是世间不共法,所谓沙门法、婆罗门法难。迦叶!乃至优婆夷亦能知此法,离服倮形乃至无数方便苦役此身,但不知其心为有恚心、为无恚心?有恨心、无恨心?有害心、无害心?若知此心者,不名‘沙门、婆罗门为已不知’,故沙门、婆罗门为难。”

因此从这一段圣教开示,我们就知道一个修行人,如果是戒具足以及见具足,那是胜过种种的身苦行的外道,这样是微妙第一的。但是这样的戒具足,而且见具足的实践者,与那些具足沙门法、婆罗门法的人来比较,那沙门法、婆罗门法又更是更难了,因为这是世间所不共之法。因为只有出世间的三乘菩提当中,才有真正的沙门法以及婆罗门法。因此身苦行,其实是 佛陀所诃责的;很多人由于自己实践身苦行的缘故,因此而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样行身苦行乃是显示超胜于他人的行为,他们以此为乐,其实也是 佛陀所诃责的。

所以,身苦行并不是解脱道的正修行。例如 佛陀又在《中阿含经》的卷4第19经的一部《师子经》当中就有开示,佛陀开示说,只有知断、灭尽,才是真正的苦行。我们看经文怎么说:

师子!云何复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宗本苦行,亦为人说苦行之法。”师子!或有沙门、梵志裸形无衣,或以手为衣,或以叶为衣,或以珠为衣;或不以瓶取水,或不以魁取水;不食……。

经文中提到有种种的苦行方式;而在这一部的经文后面,佛陀继续举例说:

或有拔发,或有拔须,或拔须发;或住立、断坐,或修蹲行;或有卧刺,以刺为床;或有卧果,以果为床;或有事水,昼夜手抒;或有事火,竟昔然之;或事日、月、尊佑、大德,叉手向彼。如此之比,受无量苦,学烦热行。师子!有此苦行,我不说无;师子!然此苦行为下贱业,至苦至困,凡人所行,非是圣道。师子!若有沙门、梵志,彼苦行法知断灭尽,拔绝其根、至竟不生者,我说彼苦行。师子!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彼苦行法知断灭尽,拔绝其根、至竟不生,是故我苦行。师子!是谓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宗本苦行,亦为人说苦行之法。”

因此,我们知道这些种种世间人所修的苦行,其实都是 佛陀所诃责的修行方式,因为这样无智的苦行都是愚痴人的行为,因为这样的无智苦行都是与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修证是无有关系的。但是我们却每每看到有许多的人,当他出家以后,却是专门来修这一类的苦行,然而他们的我见却是不能够断除,他们对于六识见闻觉知性的内我所执著,也是不能断除的,对于贪欲、瞋恚,以及愚痴这些三毒,也是无法一一去断除的;因为他们正在苦行的时候,总是心中不断地去攀缘于种种的外法,去攀缘于五阴,以及去攀缘于种种的内我所、外我所种种法;这样的苦行,既不能获得未来世的世间法的可爱异熟果报,也不能获得解脱,更不能生起般若实相的智慧。因此这些苦行,对于苦行者自己本身,以及对于追随他们的学法者而言,其实都没有真实的意涵;所以 佛陀一向是诃责这样的身苦行,因此名之为外苦行。

这样的苦行,都是没有意义的而去劳役色身来受苦而已。而世间最困难的外苦行,无过于 世尊示现六年的苦行,这样六年是日食一麻一麦而静坐于禅定之中;但是后来发觉这样苦行的结果,其实都只能与定境相应而已,都与解脱的实证智慧,以及法界实相的智慧,与一切种智的智慧是完全不相应的,因此 佛陀最后还是放弃了世间人都无法做到的苦行,进入河中沐浴以后,接受牧羊女的乳糜供养而恢复了身力;这样以不苦不乐而来参究苦因、参究因缘、参究法界的实相以后,终于一夜之间而成就佛道。所以苦行与成佛是无关的,苦行与证悟三乘菩提都是无关的。

如果有的人,他因为这样受持事相上的这种身苦行而不肯舍弃,这样坚持到老、坚持到死,他们终究是无法获得佛法上的实证,他们只是迷信于外苦行的愚痴人罢了!然而佛法之中,也有真正的苦行,但是这样真正的苦行,却不是这种外苦行的身苦行;而佛法中的真苦行,却是于心中对于外法全部都无所执著,对于名利,对于金银财宝钱财等等,对于饮食,全部都是没有执著的,同样对于眷属也是没有执著的,而不是专门在色身上面来受苦,或者专门在觉知心的苦受上面来用心的。这样佛法之中的真实苦行,其实是世间人绝对做不到的,这样的真苦行乃是对于五阴的内我所无所执著,特别是对于识阴见闻觉知心的内我所都无所执著,也就是对于识阴觉知心的见闻觉知性无执著。

这样真修行者,能够断除远离对于内我所的错误认知以及执著以后,只是一心作意于度化众生而成就解脱果,一心作意于无我、无贪、无瞋、无痴,他们对于世间法的五阴身,终究无所贪爱,以及他们对于外我所也是无贪爱,对于内我所也是终究无所贪爱,这样的在心上用功的这种心苦行,才是真正的佛法中的真正苦行。因此真正的苦行,其实很简单的就是一句话:真正的苦行就是心不放逸。所以心不放逸才是佛法当中真正的苦行,能够这样真正的心不放逸地来行这样真正的苦行,乃是一切的世间人所无法做到的。

由于是这样的缘故,声闻的行者,他就不会再贪爱世间的任何一个法,所以他们就能够成就声闻道的这种心不放逸的苦行。而一切在家的菩萨、一切的出家菩萨,则继续地是在这些作意之下,不断地去受生于人间,来利乐众生,这样的出家、在家菩萨,他们在于转依于本识第八识如来藏而生起了三轮体空的智慧心境之下,去修种种财物的布施殊胜行,修习种种无畏布施的殊胜行,修习种种正法布施的殊胜行;而且这些在家、出家菩萨们,他们又一心作意于有惭、有愧的圣财之行,一心作意于般若实相智慧以及一切种智的圆满,这样来行菩萨道——来心不放逸地行菩萨道,来行这样的心苦行。

但是这些菩萨却是因为这样,无有妨碍他拥有广大的财富,他日日是处在胜妙的于世间人的人间五尘境界之中,而又没有任何丝毫的执著,这样心心念念都是在佛法的作意之下,而去造作种种清净殊胜的菩萨行,他们的心中终究没有一丝一毫的放逸。这样的菩萨修行,才是大乘法中出家菩萨以及在家菩萨的真正苦行,也就是真正的心不放逸于种种菩萨的殊胜行,种种菩萨利乐有情的身口意行。这是心苦行而非身上的苦行,这是内苦行而非外苦行,是生生世世都是如此而不会改变的尽未来际的真实苦行,这样才是 佛陀所认同的菩萨行,也是有智慧的各位观众菩萨们所应该认同的终极苦行。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课程就只能说明到这里,剩下还有许多殊胜法义正理的内涵部分,将会由其他的老师在后面的课程,来为大家说明其中的道理。欢迎各位菩萨能够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来吸收更多的正确知见。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