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会不会骂人(四)

第086集
由 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一个单元我们继续跟大家探讨“佛会不会骂人,佛会不会为自己作辩解,佛会不会破斥说法错误误导众生的人。”

上一集我们谈到假使法义辨正、 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正事不应该作,那么 佛陀以人天至尊的高贵身分,又何必特地跑去外道那里,对外道加以辨正及破斥呢?这一点,可能是一般人都没有想到的,所以在这里提出来让大家都能了解,以后就不会再被有心的人,用世俗表相言语、似是而非的乡愿说法,而掩盖了他们背后的私心,这样才不会阻碍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佛教正事,才能继续跟随 世尊的脚步,就不会有广大的佛弟子继续被错悟的大师或未证言证的假名善知识所误导。

当你效法 世尊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善行时,你就已经是心地正直的佛弟子,那么你一定会遵守一个原则:正法就是正法 不论是谁说的;邪法就是邪法 不论是谁说的。能够这样子做,你一定是正直的人,那么你也一定会依照法义的真假的事实,实际地去研读和判断,对双方所说的法义,都能深入加以详细理解,然后作出你认为最正确的决定,而不是人云亦云表相崇拜的随便说话和做事。

人云亦云而不能实际地加以理解,这是古今学佛人的大毛病;这会让众生继续深入我见当中,会让人继续远离正知正见,这些都是由人云亦云而来的,当你成为正直的佛弟子以后,你一定会从法义的辨正中获得详细的理解,也能获得佛法的正知正见,那么你这一世,想要不断我见、不断三缚结,那也是很困难的。

又有一些大法师常常放纵弟子,叫徒众在背后以言语骂斥 平实导师,妄说平实导师是喜欢诤辩的人。但是现今的佛教已经因为末法的众生,普遍无法实证三乘菩提,正法的命脉如同悬丝一般、岌岌可危,这个时候真实证悟三乘菩提的 平实导师跟正觉教团,若不出来用各种胜妙的言语来辩解、来作法义辨正,怎么能够令广大的佛弟子知道法义的对错、知道如何才能实证佛法?又怎么能够让正法长久住世?当这个世间唯一胜妙的正法,也就是 平实导师所弘扬的如来藏妙法被广泛诬蔑的时候,如果不加以辩解、辨正,难道要使佛教正法的命脉断掉?难道要使佛弟子的法身慧命灭绝?这些人为什么不好好想一想:世尊不是只有骂斥不受法的弟子,有时顾虑正法的弘传,也会对事相上的诬蔑来作辩解,也是为了使学人生起信心,佛陀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度众生。

譬如《长阿含经》卷11〈阿耨夷经〉所记载,有一次佛陀正要进入阿耨夷城去乞食。发现时间还早,于是先到房伽婆梵志的园林去拜访。这时候,房伽婆梵志远远看到佛陀走过来,就起来迎接,相互问讯说:“瞿昙!好久不见了,今天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瞿昙请这里就座!”世尊坐下后,梵志也在另外一边坐下,接着房伽婆梵志跟世尊说:“前夜善宿比丘,来到我这里,曾对我说:‘大师!我不想在佛陀那里修梵行了。为什么呢?因为佛陀疏远我的缘故。’善宿比丘也还说了瞿昙的过失,但是我也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佛陀告诉房伽婆梵志:“那位善宿所说的,我知道你也不会相信。以前有一次,我在毘舍离猕猴池旁边的集法堂,那时候,善宿来到我这里,跟我说:‘如来你已疏远我了,我不想在如来这里修梵行。’我对他说:‘你是什么缘故说:“如来疏远我,我不想在佛这里修梵行。”’善宿回答我说:‘因为如来不为我显现神通变化。’那个时候我就对他说:‘我是否曾经说过请你在我法中修梵行,我就会为你显现神通变化?你是否又曾经向我说过:“如来你应该为我显现神通变化,然后我就会在如来这里修梵行?”’那时候善宿对我说:‘不曾说过!世尊!’

我告诉善宿说:‘我不曾对你说过:“你在我法中修梵行的话,我就会为你显现神通变化”;你也不曾说过:“如来如果能为我显现神通的话,我就会修梵行。”善宿!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是说如来能显现神通,或者不能显现神通呢?我所说的法是否能出离生死,能尽诸苦边际呢?’善宿说:‘如来能显现神通,并不是不能显现。世尊所说的法能出离生死,能尽诸苦边际,并不是不能尽的。’

佛陀说:“因此缘故,善宿!你照我所说的法,去修梵行的话,就能显现神通,并不是不能的;能够离苦,并不是不能离苦的。那你对于如来的法,到底有什么所求呢?”

善宿又说:我父亲的秘术,世尊都知道,然而却吝啬不教我。佛陀说“善宿!我是否曾经说过:‘你如果在我法中修梵行的话,就会把你父亲的秘术教你?’你是否又曾经说过:‘如来如果把我父亲的秘术教我的话,我就会在佛这里修梵行?’善宿回答说:“不曾说过!世尊!”

佛陀说:“因此缘故,善宿!我从前并不曾说过这些话,你也不曾说过,现在到底是什么缘故你会这样说?善宿!你认为如来能不能说你父亲的秘术呢?如来所说的法,能不能出离生死,能尽诸苦边际吗?”善宿回答说:“如来能说我父亲的秘术,所说的法,能出离生死,也能尽诸苦边际。”佛陀告诉善宿说:“如果我能说你父亲的秘术,也能说法,使人出离生死,能尽诸苦边际的话,那么你在我法中,又有什么希求呢?”

佛陀又告诉善宿说:“你从前在毘舍离,用无数的方便,称赞如来,称赞正法,称赞众僧。就好像有人,用八种利益去称赞清凉池,能够使人欢乐那样。所谓:凉冷、轻盈、柔软、清澈、甘美、无垢、饮无厌、便身。你当时也是这样,在毘舍离曾经称赞如来,称赞正法,称赞众僧,使人信乐。善宿!你要知道现在你如果退转,远离正法的话,世间人就会说:‘善宿比丘是那么有知识,又是世尊亲自教导的弟子,然而却不能尽形寿修梵行,中途就舍戒,回到世俗法去了。’房伽婆梵志!我当时曾经责备他,可是他并不接受我的教导,舍戒还俗去了。”

“梵志!有一次,我在猕猴池旁边的说法堂,有一位尼干子,叫伽罗楼,他也住在那个地方,他是一位有知识、有大名声、常被世间人崇拜供养的苦行者。那个时候,善宿比丘,着衣持钵,入毘舍离城去乞食,曾经去到尼干子伽罗楼那里。当时,善宿用深细的法义去问尼干子,尼干子不能回答,并且生起瞋心。善宿自己想说:‘我惹这位尼干子生气,会不会有长夜苦恼的果报?’

梵志!那时善宿比丘在乞食后,执持衣钵,来到我这里,也没将此事经过告诉我。我对他说:‘愚痴人!你怎么可以自称为沙门释子?’善宿就回答我说:‘世尊!为什么缘故说我是愚痴人?为什么不应该自称为沙门释子?’我就告诉他说:‘愚痴人!你曾经到尼干子那里,问他深细的法义,他不能回答你,而且生起瞋心。你那时候自己想说:“我现在惹怒了这位尼干子,会不会有长夜的苦恼果报?”你是不是有这样的心念?’善宿说:‘尼干子伽罗楼他是一位阿罗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嫉妒瞋恚心呢?’我当时回答他说:‘愚痴人!阿罗汉怎么会有嫉妒瞋恚心呢?你现在自认为他是一位阿罗汉,认为他能长夜执持七种苦行。哪七种呢?第一、尽形寿不着衣服。第二、尽形寿不饮酒、不食肉,也不吃饭以及麨面。第三、尽形寿不犯梵行。第四、尽形寿,在毘舍离的四个石塔,所谓东方名叫忧园塔,南方名叫象塔,西方名叫多子塔,北方名叫七聚塔,都尽形寿不离开此四塔……。可是他日后,会在违犯这七种苦行后,死在毘舍离的城外。就好像一匹野干,全身生疥癞病,衰败病死在山丘的坟场那样,这位尼干子也会是这样的情形。他自己所立的戒禁,后来却都违犯它。自己本来发誓说:尽形寿不穿衣服;后来却还是穿了衣服。本来自己发誓说:尽形寿不饮酒、吃肉,不吃饭及麨面;后来却统统吃了。本来自己发誓说:不违犯清净行;后来也违犯清净行。本来发誓说不离开四塔,所谓东方的忧园塔,南方的象塔,西方的多子塔,北方的七聚塔;现在却都统统远离而不再去亲近。那个尼干子伽罗楼自己违犯这七种誓愿后,就到毘舍离城外,在城外的坟墓间死掉了。’”佛陀曾跟善宿说:“愚痴人!你如果不信我所说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就会知道尼干子伽罗楼是不是这样死掉的!”

佛陀又告诉房伽婆梵志说:“后来有一次,善宿比丘着衣持钵,进入城内去乞食,乞食后,出城外,在坟墓间,看到尼干子伽罗楼死在那个地方。看见后,来到我这里,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我。梵志!那时候,我对善宿说:‘怎么样?善宿!我以前所预记的尼干子的事情,是不是像我所说的那样?’他回答说:‘是的!都如同世尊所说的。’梵志!我已经给善宿比丘显现神通证明,然而他却还说:‘世尊都不为我显现神通。’”

“又有一次,我在白土城,那时候有一位持狗戒的尼干子外道很有名,叫究罗帝,他普遍受到世间人的恭敬供养,他常常学狗直接用嘴巴去吃散在地面上的食物。那时候,我穿衣持钵,进入城内去乞食,当时善宿比丘跟在我后面。他看见尼干子究罗帝趴在粪堆上,用舌头舔一些粗劣的食物。善宿比丘心中想说:‘世间的阿罗汉,或向阿罗汉道的人,都没有人能比得上,这位尼干子,他所修的道法是最优胜的!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苦行,能除掉憍慢心,所以他能趴在粪堆上,用舌头去舔粗劣的食物!’”

“梵志!”这时候,世尊转头跟善宿说:“你这愚痴人!怎么可以自称是一位佛弟子呢?”善宿说:“世尊!为什么缘故称我为愚痴人?为什么不可自称是一位佛弟子?”佛陀告诉善宿:“你这愚痴人!你看见这位究罗帝趴在粪堆上,用舌头舔食物,你看见以后,就起这样的心念说:世间的阿罗汉,以及向阿罗汉的人,以这位究罗帝为最上最尊。为什么?因为这位究罗帝能行苦行,能除掉憍慢心,所以能在粪堆上舔食物。你是否有这个念头?他回答我说:‘是有的。’”

善宿心念被佛讲出来以后,又说:“为什么缘故,世尊你对阿罗汉生起嫉妒心呢?”佛陀告诉善宿说:“我不是对阿罗汉生起嫉妒心,是你现在愚痴!认为究罗帝是一位阿罗汉,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人在七天以后,会因为腹胀而死掉,会转生于起尸饿鬼道中,常受饥饿的痛苦,他在死掉以后,会被人用芦苇的束绳捆绑拖到坟场。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先去对他说。”

这时候,善宿就到究罗帝住处拜访,对他说:“那位沙门瞿昙预记,说你七天以后会因为腹胀而死掉,会转生在起尸饿鬼道中,死后会被用芦苇的束绳捆绑拖到坟场。”善宿又说:“究罗帝你应该要节食,不可让瞿昙说中。”房伽婆梵志!那时的究罗帝到了七天后,真的因为腹胀而死掉,转生在起尸饿鬼道中,死后被用芦苇的束绳捆绑拖到坟场。那时候,善宿听到佛的预记以后,就屈指计算日子,计算到七天后,善宿比丘就去裸形外道的村中,问村人说:‘究罗帝现在在什么地方?’村人回答说:‘已经死掉了。’又问:‘患什么病而死掉的?’村人回答说:‘患腹胀的病。’又问:‘他是如何送葬的?’村人回答说:‘用芦苇的束绳捆绑拖到坟场的。’

“梵志!那时候,善宿听完这些话,就走去坟场。在快到坟场的时候,那个死尸,脚开始动了(起尸鬼在死后几天内,是仍然能够动转的),忽然死尸就蹲在那里。这时候,善宿就对死尸说:‘罗帝!你是死掉了吗?’死尸回答:‘我已经死掉了。’又问:‘你是患什么病而死掉的?’死尸回答:‘瞿昙曾经预记说我七天后会腹胀而死,我真的到满七天就腹胀而死掉。’善宿又问:‘你转生在什么道?’死尸回答:‘如那位瞿昙所预记的,我今天转生在起尸饿鬼道中。’善宿问他说:‘你命终的时候是如何送葬的’死尸回答:‘真的像瞿昙所说的,我是被用芦苇的束绳捆绑拖到坟场的。’这时死尸对善宿说:‘你虽然出家,却得不到利益,瞿昙沙门曾经说过这些事,而你却常不信受。’说完这些话以后,死尸就倒卧在地上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简单作一个结论,由这一部经中我们看到世尊为了不使众生对自己产生怀疑和误解,所以为外道梵志一一详细说明愚痴比丘善宿的许多事情,为自己来作辩解;这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名闻利养。这都是为了避免众生误会而退转圣道,也是为了建立众生对佛的信心。

这个单元我们就介绍到这里。祝福各位菩萨: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