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会不会骂人(二)

第084集
由 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一个单元我们跟大家探讨:佛会不会骂人?佛会不会为自己作辩解?佛会不会破斥说法错误、误导众生的人?

上一集我们谈到《长阿含》〈散陀那经〉中的记载,有一次 佛陀住在王舍城的时候,有一位居士叫散陀那(也就是和合长者),他是 世尊的在家弟子。有一次,他去拜访尼俱陀梵志和五百名梵志的弟子,当时那些梵志都聚在一起高谈阔论,说一些没有意义、没有法益的闲话:有的谈论国事、战斗兵杖的事,或国家大臣跟庶民的事,或车马游戏园林的事;有的谈论坐席、衣服、饮食、妇女等等俗事。那些梵志都是以这些谈论在过日子。

当散陀那居士走到梵志的处所,就向他们问讯,然后在旁边坐下来。他对梵志说:“我的师父世尊,乃常乐于闲静、不爱愦闹,不像你跟弟子们这样,聚在一起高谈阔论,都说一些没有意义、没有法益的闲话。”这时候,尼俱陀梵志就向散陀那居士说:“沙门瞿昙有在跟人家谈论世俗的言论吗?如果没有,大家怎么能够知道沙门有大智慧呢?你的师父喜欢独处在寂静空无的边地,就好像眼睛快瞎掉的牛在吃草一样,只能够吃牠眼前所看到的草。你的师父也是像这个样子,偏好独见,乐于住在没有人的地方。你的师父如果来到这里,我们就会叫他是瞎牛。他常自己宣说他自己有大智慧,可是我只要用一句话,就可以使他没办法回应,能够使他默然无语,就像乌龟为了躲避各种灾患,把自己的头尾四肢都缩到龟壳内一样。我也可以一箭射中他,让他没有逃窜的地方。”

这时候,世尊在静室用天耳听到了梵志和居士的对话,就准备去拜访尼俱陀梵志。尼俱陀梵志远远看见 佛陀往这边走来,就命令弟子说:“你们要安静!因为瞿昙沙门快到这里了。你们千万不要起立迎接,也不要恭敬礼拜,也不可以请他坐下;就空一个座位,让他自己去坐。他如果坐下来以后,你们就应该问他:沙门瞿昙!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教导你的弟子,让他们得到安隐,让他们净修梵行的呢?”那个时候,世尊已经渐渐走到这个园林,可是尼俱陀梵志因为 佛的威神力,使他不善的心念无法生起,就不知不觉地自己站起来去迎接 世尊,并请 世尊入座。

这时候,散陀那居士礼拜 世尊的双足,然后坐在旁边。尼俱陀梵志向 佛问讯后,也坐在一边,他向 佛问说:“沙门瞿昙!你是用什么方法去教导你的弟子,让他们获得安隐,净修梵行的?”世尊告诉他:“暂停!梵志!我的法很深广,能教导弟子获得安隐,净修梵行,这不是你能知道的。”又告诉梵志说:“就是你的师父以及你的弟子所修行的道法,有清净的,也有不清净的,我统统都能解说。”这时候,五百位梵志的弟子,都发出惊讶的声音,相互说:“瞿昙沙门有大的威势,有大的神通,别人问他自己的教义,而他却以别人的教义来作为论议。”这时候,尼俱陀梵志说:“瞿昙!请你开示。”接着,佛陀就一一说出尼俱陀外道,他们在饮食、衣服、卧具跟身体上,各种千奇百怪的苦行方法;佛说这些苦行都是卑陋的法,像是裸体或者吃牛粪,吃树根、枝叶,吃自落的果实,或者穿树皮衣,或者倒卧在荆棘中、倒卧在牛粪上等等苦行。佛问尼俱陀:“像这样的修行方法,可以叫作清净法吗?”尼俱陀回答说:“这样的法就是清净法。”

接着,佛告诉尼俱陀:“你所说的苦行清净法中,却是有垢秽不净的事。”佛陀说:“那些苦行的人,都经常计念着:我行这些苦行,可以得到世人的恭敬供养,这些是垢秽不净的事。那些苦行的人,得到人们的供养以后,贪爱坚固,爱染不舍,不知道要远离贪爱,不明白出离生死的要道,这就是垢秽不净。那些苦行的人,见到有人来的时候,就会一同坐禅;假如没有外人的时候,就随意坐卧,这就是垢秽不净。那些苦行的人,听到他人所说的正确法义,却都不肯认同,这就是他们的垢秽。那些苦行的人,当别人有如理提问时,却吝法不答,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如果看见有人供养沙门、婆罗门,就会诃责喝止,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不见自己的过错,不知出离生死的要道,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都自称自己是对的,而诽谤他人,这就是垢秽。”

“那些苦行的人,有时仍会造作杀生、偷盗、邪淫、两舌、恶口、妄语、绮语的恶业,或生起贪爱、嫉妒、邪见的颠倒法,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也会懈怠懒惰,忘失忆念,不修习禅定,没有智慧,像禽兽那样的愚痴,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也会生起贡高、憍慢,自己认为超胜于他人,也有未得谓得、未证谓证的增上慢,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没有信义,也没有悔过的心,不修持净戒,不能精勤而接受别人的教导,常和一些恶人作伴,也不断地造作恶事,这就是垢秽。那些苦行的人,大多怀有瞋恨心,喜好奸诈虚伪,自恃己见,爱求别人的长短,常怀邪见,不信因果,执著常见、断见,这就是垢秽。尼俱陀!像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清净法吗?”尼俱陀回答说:“是不清净的。”

佛陀破斥外道所认为的苦行清净法以后,接着说什么是苦行垢秽法中的清净法。佛陀说:“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计念说:我的修行会得到他人的恭敬供养,这就是苦行的无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若得到他人的供养以后,心不贪着,能够远离,明白出离生死要道的方法,这就是苦行的无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常行坐禅法,不管是有人或者是没有人的地方,这就是苦行的无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听到他人所说的正确法义,就能欢喜加以认可,这就是苦行的无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当别人如理提问时,能欢喜为人解说,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如果看见有人供养沙门、婆罗门的话,就会随喜而不会诃责喝止,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都能反见自己的过失,能够知道出离生死的方法,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不自己称赞,也不诽谤他人,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

“那些苦行的人,能够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两舌、不恶口、不妄语、不绮语、不贪爱、不嫉妒、不邪见,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精勤不忘失正念,常修习坐禅,修习智慧,不会像禽兽一般愚痴,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不起贡高、不憍慢、不自大,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常怀信义,能常修习忏悔法,能持守净戒,勤受人家的教导,常和善人作伴,能不断地修善,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那些苦行的人,能够不怀瞋恨,不奸诈虚伪,不自恃己见,不求他人的长短,不怀邪见,也没有边见,这就是苦行的离垢法。尼俱陀!像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清净离垢的法吗?”尼俱陀回答说:“这实在是清净离垢的法。”

尼俱陀梵志又问 世尊说:“这些苦行,能不能叫作第一、真实的修行?”佛陀说:“还不是,只是刚起步,像树的外皮而已。”尼俱陀梵志希望 世尊能解说什么是树节。佛陀说:“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杀生,也不教人去杀生;自己不偷盗,也不教人去偷盗;自己不邪淫,也不教人去邪淫;自己不妄语,也不教人去妄语;他能以慈心遍满一方,也同样地能以慈心来遍满其他各方。他的慈心广大没有限量,因此对于世间都能因慈心的散发,常行忍辱而不会结怨;对于悲喜舍的善法,也同样地修学,令心广大无量。能这样地行苦行就叫树节。”

尼俱陀梵志又问 佛陀:“什么是第一?”佛陀说:“那些苦行的人,自己不杀生,也能教人不杀生;自己不偷盗,也能教人不偷盗;自己不邪淫,也能教人不邪淫;自己不妄语,也能教人不妄语;他也能以慈心遍满一方,也同样地能以慈心来遍满其他各方。他的慈心广大没有限量,因此对于世间都能因慈心的散发,常行忍辱而不会结恨;对于悲喜舍的善法,也同样地修学,令心广大无量。那些苦行的人,自己能知道过去无数劫前的事情,过去一生、二生,乃至于无量生,其中国土的成败、劫数的始终,都能尽见尽知。同时又能自己看见:我曾经出生为哪些种姓,叫什么名字,吃什么样的饮食,有多少寿命,所受苦乐为何,从什么地方转生到这里,从这里又会转生到何处,像这些无量劫的事情,都能尽见尽知。”

“他还能以天眼观见众生的生死轮回,能知道众生由此处而转生于彼处,他身形颜色的好丑,以及由善业所招感的地方,或恶业所下堕的处所,都能尽见尽知。又能知道众生如果身口意起种种不善行,诽谤贤圣,信受颠倒邪见,众生身坏命终以后,会下堕三恶道等等事情。或者有众生,他的身口意能起种种善行,都不诽谤贤圣,有正知正见,能起正信,他身坏命终以后,会往生到天、人善道中的事情。那些苦行者都能以清净天眼看到,乃至众生的各种行为,会招感的事情,都没有不见不知的,这就是苦行者的第一法。”

佛陀又告诉尼俱陀梵志说:“在这些法当中,又有优胜的。我都常说这些法去度化各类的声闻,他们也都以这些法来净修梵行!”这时候,五百名尼俱陀梵志的弟子,都发出高大的声音相互说:“现在观察世尊,发现世尊是最尊、最上的,我们的师父实在比不上世尊。”这时,那位散陀那居士对尼俱陀梵志说:“你刚才自己说:‘瞿昙如果到这里来的话,我们应该叫他瞎牛。’世尊现在来到这里,你还要称世尊为瞎牛吗?还有,你刚才又说:‘只要用一句话,就可以把瞿昙困住,让他说不出话来,好像乌龟缩藏头尾四肢那样。你又说可以用一支箭射去,让瞿昙没有逃避的地方。’你现在为什么不用你的一句话,去困住如来呢?”

佛陀就问尼俱陀梵志说:“你能记得刚才曾经说过这种话吗?”尼俱陀梵志回答:“我实在有说过。”佛陀告诉尼俱陀梵志说:“你难道不曾从前辈梵志那里,听过诸佛如来都常独处山林,乐于住在闲静的地方,就像我现在乐于闲居;不像你们的法那样整天乐于愦闹,喜欢戏说无益于修行的事情?”尼俱陀梵志回答:“我曾经听到过去诸佛都乐于闲静,喜欢独处山林,如同今天的世尊那样;不像我们的法,整天乐于愦闹,喜欢戏说无益于修行的事情。”

佛陀又告诉尼俱陀梵志说:“你心中难道没有想说:瞿昙沙门能说菩提道,自己能调伏自己,也能调伏他人;自己得止息,也能使人得止息;自己能度到彼岸,也能度人到彼岸;自得解脱,也能解脱他人;自己得灭度,也能灭度他人的事情吗?”这时,尼俱陀梵志就从他的座位站起来,走到 佛前,向 佛礼拜,双手扪摩佛足,自称己名而说:“我是尼俱陀梵志!我是尼俱陀梵志!现在要自归依,礼拜在世尊的双足下。”佛陀告诉尼俱陀梵志说:“停下来!暂停!我要使你的心能知、能解以后,那时候就可以来礼敬。”

这时,尼俱陀梵志就重新礼拜 佛,然后退坐在一边。佛陀告诉尼俱陀梵志说:“你是否认为佛陀是为了利养才为人说法的吗?千万不可起这样的心念!如果有利养的话,我就全部布施给你。我所说的法,都是微妙第一的,也都是为了灭除众生的恶法,增益众生的善法!”又告诉梵志说:“你是否认为佛陀是为了名闻、为了被人尊重、为了当导首、为了眷属、为了获得大众的赞仰,才为人说法的吗?千万不要生起这种心!现在你的眷属都归属于你。我所说的法,都是为了灭除众生的恶法,增益众生的善法。”

又告诉梵志说:“你是否认为佛陀把你放在不善、黑暗法中吗?千万不要生起这种心!你只要自己舍弃各种黑暗、不善法,我自然会为你说各种善净的法。”又告诉梵志说:“你是否认为佛陀屏除你在善法、清白法中吗?千万不要起这种心!”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先介绍到这里。

祝福各位菩萨: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