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一名非大乘方有

第080集
由 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在《阿含经》里面有讨论到如来藏的经文,那经文我们今天再把它念一次,来看看它的内容:

佛告仙尼:“色是常耶?为无常耶?”答言:“无常。”世尊复问:“仙尼!若无常者,是苦耶?”答言:“是苦。”世尊复问仙尼:“若无常、苦,是变易法,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异我、相在不?”答言:“不也,世尊!”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是《杂阿含经》卷5里面,佛陀跟仙尼外道的一个对话。这里就有谈到,在色法中可以看到我或异于我,或是它们彼此互相包含的现象吗?这个仙尼就回答说:“不会。”所以显然这个仙尼他已经开始知道,有一个五阴之外另外有一个我,可是这个我是众生我;可这个众生我,其实在后面我们马上看到仙尼外道跟 佛陀的对话里面,这个我马上转为如来。所以显然仙尼外道已经知道什么是如来,只是他不是非常清楚;他也开始知道,什么叫作佛法中的我,所以 佛陀愿意开始跟他讨论这件事情,来讨论“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这个大乘法,这个大乘法的观行法门,这个六见处的观行法门。

可是如果一个人他不愿意相信轮回有本体,有一个真我,有一个如来藏,那对不起!佛陀对于如来灭了之后,是存在或不存在-也就是说,如来灭后是有、是无、非有非无,还是如何-佛陀都置答,祂说:“无记。”所以有人就会认为说,佛陀对于十四难都是说无记,可是那样的说法是错的,十四难有记、无记其实那要看这个人,他到底是不是懂得什么叫如来藏,懂得是不是有真我这件事情;如果他不懂这件事情,那对不起!讨论这些事情都没有意义,因为无记,因为他根本没有资格讨论。可是他如果知道生命的轮回中有主体,每个人都有生命的本体,那这个人可以讨论;因为他可以有机会相信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那这样 佛陀就会跟他讨论,那就不是无记,那就是有记,而且可以具体讨论。

好!那我们来看看在这段经文之后,佛陀马上跟仙尼这个外道进行非常精彩的讨论:

复问:“云何仙尼!色是如来耶?”答言:“不也!世尊!”“受、想、行、识是如来耶?”答言:“不也!世尊!”复问:“仙尼!异色有如来耶?异受、想、行、识有如来耶?”答言:“不也!世尊!”

刚刚讲说,在色法或是受、想、行、识中可以见我、异我、不相在吗?前面问的是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问题,可是现在马上就讨论到说:如来跟色是一样还是不一样?所以显然这个“我”跟这个“如来”是同样的意义──其实说的就是众生的如来藏,因为众生还没有成佛,仙尼外道是外道,他没有成佛怎么可以说他有如来?怎么可以说他的我是如来?所以显然这个如来说的就是如来藏。因为只有 佛陀究竟成佛之后的如来藏祂不能称为如来藏,因为祂的功能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隐藏起来,可以被五阴所遮覆的,所以那时候是无垢识了,那才是真正的如来,而且是无垢识。可是对于没有成佛的一切众生乃至诸地菩萨,其实可以用如来藏来函盖的,因为这个时候的如来-这第八识-祂的功能还没有完全地显现,所以当然是如来的功能还被隐藏着。

所以我们可以知道,这里在谈色是不是如来?受、想、行、识是不是如来?仙尼马上就回答说:“它们都不是如来。”表示说色法或受、想、行、识跟如来藏祂的法性是不同,它是不同类的;因为受、想、行、识或是色法它们都是生灭变异,是苦啊!无常啊!可是如来藏祂是不变异的、不生灭的,祂是常、是不苦的,所以众生很容易忽略祂。因为祂不给你苦啊!可是苦的才是众生最强烈的感受啊!可是那不苦的通常忽略,所以众生很难跟祂相应,道理就在这个地方。所以显然这里 佛陀问仙尼的这些法,其实就在问如来藏这件事情。

复问:“仙尼!色中有如来耶?受、想、行、识中有如来耶?”答言:“不也!世尊!”复问:“仙尼!如来中有色耶?如来中有受、想、行、识耶?”答言:“不也!世尊!”复问:“仙尼!非色、非受想行识有如来耶?”答言:“不也!世尊!”

这段话就在问说,那色里面有没有如来?就是说在这个色法的集合或是受、想、行、识的集合里面会不会有如来?当然不会。因为色、受、想、行、识都是生灭的,可是如来藏是不生灭的,当然不会在那里面。那如来里面会有色、受、想、行、识吗?当然也不会有啊!因为这两个是截然不同的集合。那也代表说,他们是不会相在的,不会互相混杂在一起的。这个就是在探讨(用集合的道理在探讨)如来藏跟五阴之间的关系,祂的异同。所以说其实在佛法里面,就已经用很科学的方式在探讨如来藏了。

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了,在阿含里面有非常多的道理,全部在探讨如来藏,特别是“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其实就在探讨如来藏啊!因为这里的“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这个我,也是如来。那为什么祂会是如来?因为这个我—这个如来—其实就是如来藏。所以就可以知道,凡是讲“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所有的阿含里面的经文,全部在探讨如来藏。所以探讨如来藏的经文非常地广阔,这个统统都是,六念法门也都是,四不坏信也统统都是,所以太多了。

好!那我们看看,这位大法师还有一些说法,他说:

“修念佛观行者”一句,非常重要!如来藏是佛,智慧相好圆满,不能作理性去解说。《般舟三昧经》等,从观想念佛见佛,理解到一切唯心造。念如来藏,是观自身本有的佛。这是从唯心——──(众生)阿赖耶识所现,进展到阿赖耶识自性清净,就是如来藏,……。(《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页406。)

这位大法师又说:“‘念佛观行者’这个很重要,因为如来藏就是佛,祂是智慧相好圆满的。”可是他的说法是有一些问题的,如来藏不能说祂是智慧相好圆满,应该说如来藏祂也可以称为佛。可是佛有三身,如来藏是法身,可是报身、应身的佛陀,祂可以是智慧相好圆满,因为祂才是真正显现给众生能够见的;可是法身如来藏不可见。可是诸佛祂的应化身或是祂的报身之所以能够智慧相好圆满,不是祂的这个外观、祂的七转识、祂的色法本身能够智慧相好圆满,而是因为祂的第八识如来藏已经成为无垢识了,可以完全显发出祂的福德跟祂的智慧,所以在世间相貌上显示出最完美、最圆满的智慧跟相好。所以他说这个部分不能理性地去作解说,其实是错的。他认为不能理性去作解说,是因为他不了解什么是如来藏,所以他有跳跃,他认为说如来藏本身就是智慧相好圆满;其实不然,如来藏是不可见的。而是因为 佛陀出现在世间,具有圆满的智慧、圆满的相好,可是祂能够具有圆满的智慧跟相好,都是因为祂有无垢识,所以这个是可以理性地去解释、去说明的。

然后他说这个都是从一切唯心造,然后他说这个念佛观行者,他就在说明什么呢?他在说明说这个是从秘密大乘,然后跟大乘的真常唯心之间的关系所产生出连结,然后最后才有如来藏的。我们看看他是怎么主张的,让大家了解:

“真常唯心论”者的解说,与“秘密大乘”是一致的,如不空所译《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现证大教王经》卷上说:“藏识本非染,清净无瑕秽,长时积福智,喻如净月轮”。

这是这位法师在同一本书他作这样的解释,他说:“‘念佛观行者’这句话,是很重要的一句话,这句话就代表着‘真常唯心系’跟‘秘密大乘’他们都一样的,他们说法都一样,因为他们都说有如来藏。”他为了要表达这件事情,他要把真正的大乘法跟秘密大乘把它变成是同一个东西。

可是我们要知道,其实真正的大乘法跟秘密大乘其实是不一样的;因为秘密大乘现在被佛教界或者是佛学界普遍认为它是后来到西藏的藏传佛教(就是喇嘛教)的内容。可是秘密大乘如果说的是这样子的内容,那其实它不是真正大乘,因为它是性力派的—印度性力派的—这些修行者入篡到佛门里面来啊!所以他们也伪造了很多的大乘经典,可是我们可以说那是属于密教部的;那密教部的很多的经典,其实它不是真正佛教经典,虽然他们同样都讲到如来藏,可是他们的如来藏不是真正的如来藏,他们只是盗取了佛教的名相,来成为他们的术语啊!

所以这里他就举了,他说《大教王经》里面跟真常唯心的解说统统都讲如来藏啊!都讲藏识啊!可是我们来看看,他们所说的藏识是大有问题的。我们来看看他的内容,因为这位大法师只是把其中的一小部分的偈颂引出来,所以让人家以为他说的“藏识本非染”好像是一样,可是其实他的内容完全不同。我们来看经文:

藏识本非染,清净无瑕秽,长时积福智,喻若净月轮,无体亦无事,即说亦非月;由具福智故,自心如满月,踊跃心欢喜。复白诸世尊:我已见自心,清净如满月,离诸烦恼垢,能执所执等。诸佛皆告言,汝心本如是,为客尘所翳;菩提心为净,汝观净月轮,得证菩提心。授此心真言,密诵而观察。”

这是《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卷1里面它有这样的偈,而这位大法师就引了前面的几句而已啊!后面都不引,让人家错以为说他们讲的是一样的,以为《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跟真常唯心讲的是一样的,可是其实不然。

我们可以看到,真常唯心是说,这个如来常住而且恒不变易;可是在这里这个《大教王经》里面说的藏识是无体亦无事,显然他们说的藏识,其实是不存在的。没有体,就是说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我们所见世间所有东西,如果他要说它存在,它必须有体。他说这个藏识无体也没有事,也就是说祂也不会有现象。可是错了!如来藏有体,祂是第八识心体,祂是有功能,事就是祂在现象界中的功能。可是这个《大教王经》里面说,他们的藏识本非染,祂是没有体,也没有功能的,所以无体无事。可是真正的大乘里面说的如来藏这个藏识本非染,可是有体亦有事,因为祂是具体存在的心体;而且祂具有储存记忆的功能,而且祂还具有变现一切法、变现器世间、变现众生的这个功能,所以说一切事,就是一切的现象,其实都是如来藏啊!所以如来藏是有体有事的,可是他自己说的是无体无事,显然不同。可是这位大法师就故意把中间的差异,把它隐藏起来了,让人家错以为大乘法就是秘密大乘啊!可是其实根本不是。

那我们继续看,这个偈里面还有错误的地方,因为他说:“我已见自心,清净如满月,离诸烦恼垢,能执所执等。”意思是说,如果证得这个自心,这个自心跟月轮一样,祂显然是有形有相;可是其实真正的藏识是无形无相的,不是如月轮那样子,而是犹如虚空不可见的。那他说可以离诸烦恼垢,能执所执等,这也错!因为如来藏本身的确是离烦恼垢的,可是祂可不是能执所执等。能执所执,显然祂有能、所啊!“能、所”那就是现象界七转识的识,因为如来藏本身没有能、所;因为我们的七转识必须要了别境界,才有能、所,可是第八识如来藏不须了别境界,所以祂没有能、所。所以如果要讲能、所,一定说能执、所执皆泯的,不是能执、所执皆等。显然这个《大教王经》里面所说的意涵,根本谈的不是如来藏,他的如来藏是想象的,是符合他们秘密大乘这个性力派—印度教性力派—他们的主张,因为他们是否认有第八识的,甚至否认有第七识的,因为他们是六识论者。可是真正的大乘是有第七识、有第八识,所以显然真正的大乘这个真常唯心所说的是八识;可是这《大教王经》说的是六识。虽然他们都说有藏识,可是他们所说的藏识截然不同,一个是虚妄建立来欺骗佛教徒;可是真常唯心说的,却是如实地宣说大乘佛法,所以是两者截然不同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秘密大乘跟真正的大乘是截然不同的内容。

那我们来看看,他里面还有说到一些东西。他说:

众生是有我的,我就是如来藏,也就是佛性。在众生身(心相续)中有如来藏、我,与神教的神我思想相近。在印度世俗语言中,如来与我是有同样意义的,众生身中是有如来(我)的,只是如人还在胎藏中,没有诞生而已。(《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页400~401。)

没有错,如来藏跟我,在印度里面是有同样的意义,我们有说在仙尼外道的对话里面“我就是如来啊!”可是这个如来藏可不是像人在胎藏中不出生的,然后哪一天把祂出生了,不是这样。如来藏是本来就存在的,不是哪一个法可以把祂出生的。所以这样子是把如来藏理解成胎藏,将来要诞生,以这样的方式来理解第八识如来藏,显现他完全是不了解如来藏的体性。所以如来藏不是像外道神我那样子的,祂不是将来可以诞生的,而是祂本来就是众生的本体——法界的实相,是一切的本源啊﹗

好!今天因为时间到了,我们就先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