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经的禅宗公案

第073集
由 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阿弥陀佛!各位菩萨: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介绍《阿含经》里面有公案这件事情,它的一些道理,也就是说公案其实是它有一些道理的,我们也在阿含正义的视频,第一系列里面的第四集,我们有提到这件事情,我们有把三乘在阿含里面的区别,把它举示出来;表示说阿含里面有真实禅,其实就是在说明禅门的参究,就是用真实禅的方式来进行参究。那我们今天就要继续来补充这个内容。

因为我们也举了说,《阿含经》里面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其实就是一个标准的公案,而且它还把禅宗公案的参究的道理,直接在经典里面跟我们说明,所以我们来跟各位介绍这个部分的道理。

是时,鸯掘魔即拔腰剑,往逆世尊。是时,世尊寻还复道,徐而行步,而鸯掘魔奔驰而逐,亦不能及如来。是时,鸯掘魔白世尊言:“住!住!沙门!”世尊告曰:“我自住耳,汝自不住。”是时,彼鸯掘魔并走,遥说此偈:“去而复言住,语我言不住;与我说此义,彼住我不住。”尔时,世尊以偈报曰:“世尊言已住,不害于一切;汝今有杀心,不离于恶原。我住慈心地,愍护一切人;汝种地狱苦,不离于恶原。”

这是《增壹阿含经》卷31里面所举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的对话,说鸯掘魔就拿了剑就去追佛,佛陀就转过身就让他追,就跑着跑着,佛陀是慢慢地走,可是孔武有力的鸯掘魔竟然追不上。跑了一阵子之后,鸯掘魔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跟 世尊说:“停下来!停下来!出家人!”就是这个意思。佛陀竟然回答说:“我早就已经停下来了,是你没有停下来。”鸯掘魔罗就觉得很奇怪啊!是你自己也在走啊!你怎么可以说你停下来,我没停下来?你要跟我解释这件事情。

鸯掘魔就这样跟 佛陀用偈来问这件事情:“你要跟我讲,你也在走,我在追你,你怎么可以说你停下来,我没停下来呢?”佛陀就说:“我本来就已经停下来了!因为我本来就已经停下来,所以我从不害众生;你起了杀心,就是因为你没有停下来,你才会起杀心,所以说你起杀心要杀害那么多众生,你就没有离开恶的根源。我是从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所以我就住于慈心的地方,就远离了罪恶了;所以说我住是慈心,你不住就是没有离开恶原。”

很多人这样读了也不了解,那为什么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它在说啊,有一个法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了,什么法叫作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呢?其实就是“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祂是不生不灭、如如不动的法,因为祂是如如不动,所以说祂是本来停下来的。祂的如如不动,不只是在世间现象里面对于六尘如如不动,祂是本来就已经如如不动,因为祂如如不动,所以说祂不是具有生灭性的。因为祂是如如不动,所以祂没有能力去害众生,因为祂没有能力去害众生,所以才需要出生蕴处界的色法跟心法产生作用,来产生善、恶。

因为如来藏的本身的如如不动,本来就静止,祂是无为性的;无为性的没有办法在世间里面产生什么作用,因为这个缘故,所以祂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既然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祂一定是远离任何的邪恶,可是同时祂也离开了所有的善啊!所以这个法是不善不恶的法,你不能说祂善,你也不能说是恶。可是祂本身有清净性,如果有实证者就可以知道祂有清净性,所以说众生就是我们的蕴处界,我们这众生自己这个蕴处界自己,就来转依祂的清净性,然后把自己的恶性去除。

因为祂具有清净性,你不能说祂善或恶,善恶都是由祂提供功能给你,没错!可是你要选择善、选择恶,是由你决定的,祂是没意见的。所以如来藏本身是一切善法的根源,意根跟六转识是一切恶法的根源,特别是意根是一切恶法的根源,因为祂是动转的,祂只为自己,因为只是为自己,所以祂必须在三界里面去争夺一切的色法、心法,统统祂都要。所以虽然祂也行善,可是祂也必定能够行恶,所以行善的心跟行恶的心是同一个心,都是意识心,都是末那跟前六识,所以前七识统统是可行善且可以行恶的。

可是第八识祂是无为的,所以祂没有任何的善恶法,祂是纯一清净的法,因为这样子,所以公案里面就在显示说,你鸯掘魔在那边奔跑表示怎样?因为你的七转识、你的觉知心里面,你要来杀人嘛!可是 佛陀祂已经实证了如来藏,转依如来藏究竟圆满,所以祂是完全清净而不动心的,祂只是出现在世间来度化一切众生而已。所以当然 佛陀虽然徐步而行,可是祂是依于不动的如来藏而行,所以祂没有任何的恶,因为祂是完全彻底地转依,所以祂就是如来、就是如来藏,只是是清净的如来藏,所以也称为无垢识。可是鸯掘魔他就不是,因为他还有害心,他就代表了七转识。所以所有的禅宗公案,其实就是同样这个道理:在众生的行、住、坐、卧之背后,是有一个如如不动的如来藏的。这样子就构成了所有的公案,所以一切的境界统统是公案,可是一切境界也可以都不是公案,就在于有没有参究公案的道理,有没有理解公案背后参究的那个道理。

那我们来看看,那为什么这样子可以来说如如不动就是如来藏呢?其实很多公案也在显示这个道理,我们来看看《阿含经》里面就有一则这样子的公案,《中阿含经》卷9:

世尊叹曰:“善哉!善哉!手长者!汝能以如法摄于大众,又以如门摄于大众,以如因缘摄于大众。手长者!……”

其实这个经文满长的,一开头 佛陀就赞叹了一位手长者,说你可以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摄受众生啊!如门、如法所说的就是如来藏如如不动的法门,如来藏如如不动的因缘啊!然后接下来 佛陀就赞叹,就是跟手长者说了很多法,让手长者非常地欣喜,然后他就回去。路上他碰到所有的人,他认识的统统都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摄受这些众生,他所认识的这些人,结果这些人统统生天了,因为做了以纯善之法来帮助他们。以如门、如法、如因缘,就是以善法来帮助他们,所以让天众人民炽盛,所以忉利天主特别在他的善法堂里面,集了所有的天人来开会,来赞叹手长者让我们的天人炽盛、人民炽盛:“哇!殊胜啊!”然后这个手长者度了那么多人之后,甚至晚上他还要打坐,修“四无量心”——慈、悲、喜、舍,度更多的人,让天人更为炽盛。结果当场就有一个毘沙门大天王,就是四王天的天主之一,他就去说;“哇!原来这个人这么殊胜啊!”他就去找手长者跟他唠唠叨叨。

我们来看看这段经文,有点长,那我们来显示某种意思:

于是,毘沙门大天王色像巍巍,光耀暐晔,夜将向旦,往诣手长者家。告曰:“长者!汝有善利,有大功德。所以者何?今三十三天为长者集在法堂,咨嗟称叹:‘手长者有大善利,有大功德。所以者何?诸贤!彼手长者,佛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即从坐起,为佛作礼,绕三匝而去,还归其家。到外门已,若有人者尽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中门、内门及入在内,若有人者尽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升堂敷床,结加趺坐,心与慈俱,遍满一方成就游。如是二三四方、四维上下,普周一切,心与慈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如是悲、喜心与舍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各位菩萨!我虽然念那么长,其实要显示一件什么事情呢?这个毘沙门大天王这样唠唠叨叨讲这么多,重述一遍说:“你看哦!佛陀跟你讲了法之后呢,你回去的路上你碰到所有人,你都跟他讲这么多法,然后我们的忉利天主,在善法堂里面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会,就要称赞你啦!”然后讲那么多讲这么多。可是,毘沙门大天王跟手长者讲这么多话,我们看看手长者的态度是怎么样?

是时,手长者默然,不语、不观、不视毘沙门大天王。所以者何?以尊重定,守护定故。

你看看哦,这个手长者很没有礼貌,毘沙门大天王跟他唠唠叨叨讲这么多话,他都不理他连看都不看啊!他的态度截然不同,他路上看到任何人,他都跟他说法,讲一堆话,来说佛法,劝发渴仰,可是毘沙门大天王跟他讲这么多话,他都不理人家,你说他的态度不是太奇怪吗?看到所有人他都跟他讲话,可是人家要跟他讲话,他不理人家,可是声闻人怎么说?说:“唉呀!他因为尊重定,守护定的关系。”可是是这样子吗?那是什么定呢?可是这里就说,如果祂是定那是什么定?他就没有说了。就好像我们前面两集就有举到说,三乘都入无余涅槃,三乘都入涅槃,可是涅槃是什么涅槃?他没说。因为涅槃其实有四种,有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还有无住处涅槃,可是他又不说,因为他也说不出这不一样。只要他说不一样,那他要解释更多啊!他没有能力解释,没有能力去结集更多的大乘法,因为他们是声闻的眼光来集结的。

同样的在这个地方,以他尊重定、守护定来说,他不理这个毘沙门大天王。其实不是,其实也是,说不是是说,他其实不是不理他,他在显示如门、如法,还有如因缘啊!因为如来藏本来就如如不动。那你说,如如不动那是什么定呢?有!祂有个定叫作“法界定”,只是这个法界定,如果声闻人也许他听过,可是如果他要这样讲,那什么叫法界定,他又讲不出来。所以他只能说:“他为了尊重定啊!守护定啊!”可是什么定呢?他没说。因为没有说,所以众生就不了解。其实很多人读过这个《阿含经》,也不了解,可是我们可以说,这个定就叫“法界定”,我们可以看看,在大乘法里面确实有这个法界定,我们看祂的内容:“法界定性无摄无乱,知一切法性无有戏论。”(《大方等大集经》卷14)这是《大方等大集经》里面有讲到,法界定祂的性质是无摄、无扰、无乱的,而且因为证得这个法界定,他就可以知道一切法的法性不是戏论,他就知道因果了,因果就是因为祂。所以在大乘法里面,就把所有的定讲清楚,有真如三昧、金刚三昧、法界定等等的名相统统举出来了。可是很多名相其实讲的是一样,为了要显示出证得如来藏,这个如来藏本身有祂的定,这个定就是“法界定”,因为祂是法界里面最安定的一种定,因为祂是如如不动的,因为这个关系,所以手长者也是在显示这样的定,在显示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可以说,手长者的这一番描述,这个场景其实也是个公案啊!

所以这个就是在《阿含经》里面,我们可以告诉各位的另外一则公案。我们可以看看,那在禅门里面有没有同样的公案?也有。我们看看《景德传灯录》里面,有一个杭州五云山华严道场的志逢大师,也是以坐姿默默无言来显示公案:【师一日上堂,良久,曰:“大众看看。”便下座,归方丈。】(《景德传灯录》卷26)就是这个志逢大师上座上堂之后,不发一语,很久、很久……,良久就是非常久,然后最后说:“大家就这样看看吧!”因为他坐在那边,大家就这样看他,说大众看看,然后他就下座去了。其实他的作略,也跟手长者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如门、如法、如因缘啊!因为如来藏本来就是如如不动。所以《阿含经》里面有公案,其实是不争的事实,只是说《阿含经》有公案这件事情,是以前所有研究阿含的人,从来没有举示过的一件事情,而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的第六辑里面,把《阿含经》里面有公案的这个事实,把它举出来了。那举出来其实就是在显示这个阿含里面有公案,就是有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的宣说,同时也在代表《阿含经》里面,确实 佛陀有亲口说大乘的,因为如果 佛陀没有亲口说大乘,怎么提到有如门、如法、如因缘呢?既然 如来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赞叹手长者,那么显然 佛陀就有说过如门、如法、如因缘,就是说了如来藏如如不动,所开展出来的法门,还有祂的法义,还有祂因为这样而显示出来种种的因缘。这个就是《阿含经》里面,有 佛陀亲口说大乘般若的文献证据。

所以我们可以说,平实导师在《阿含经》里面提出《阿含经》里面有公案,其实就已经在宣说《阿含经》里面确实是有大乘的法义啊!而这个大乘的法义,就在于《鸯掘魔罗经》,就在于《游行经》,甚至在鸯掘魔罗追佛事件的好几部经里面,只是这些经典一直都存在在《阿含经》里面,从来没有被认识出来。所以他们在研究阿含的时候,甚至他们在研究中国禅宗的时候,全部都没有举出《阿含经》的公案作为案例,因为他们从来不能从公案里面去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而因为 平实导师他的开悟,就是直接证得如来藏,明心见性——见得如来藏的法性啊!因为这个缘故,所以 平实导师就能够在《阿含经》里面随手拈来就可以举出公案,这个都是因为实证跟没有实证的巨大差别。有实证的人看到《阿含经》可以看出公案,没有实证的人看《阿含经》,完全不懂公案是什么,即使摆在眼前,他照样不知道那是公案,这就是实证与不实证的巨大差别。

好!今天我们就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