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乘与大乘:基础与根本

第068集
由 正国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来探讨有关二乘与大乘在“基础与根本”上的关系。这个议题在修学上是属于比较容易混淆的,因此今天的探讨内容,主要是在讨论基础与根本的差异,帮助大家可以作出比较明确的区分。

一开始我们大略说明基础与根本在字面上的意思。首先我们来看“基础”的部分,基础就是说不同法之间它是有前后的关系;也就是说前面的法要先成就,后面的法才能够成就。就是说前面的法,就是后面的法的基础。譬如说,阿含解脱道的见道,乃是大乘般若悟入的基础;意思就是说,欲证般若之人必须先断我见,必须远离意识常住不坏的恶见;或者是说初禅是二禅的基础,因此不可能先证二禅再证初禅;或者是说布施度是持戒度的基础,因此不可能有菩萨戒持守很好的菩萨,而他不去做布施利乐众生的事情。以上就是“基础”在字面上的意思,这个当然我们可以用来检验一般人的说法,譬如说有人他宣称说“只要修般若度而不需要修前五度”,或者宣称说“已经入地 ,可是尚未断我见”,这些都是误解了佛法,或者笼罩大众的说法。

再来我们来看“根本”的意思,“根本”讲的主要是说“根源”的意思,也就是说必须要有这个根源或者母体,其他的法才能够存在或者建立。譬如说“解脱道以本识为根本”,或者“二乘法是以大乘法为根本”。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本识如来藏就不会有被如来藏出生的蕴处界诸法,因此当然就不会有二乘解脱道的存在。因为连五蕴都不存在了,那还有谁在修解脱道呢?或者是说十因缘中的逆观,只能逆观至本识为止,不能再往前了,因为本识是万法的根源,没有本识之外的其他根源存在。这个是我们所必须要确认的。因为本识祂是根源,所以前面就不会有法是根源了。

我们再来看《杂阿含经》卷12中的开示:

“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

所以这里面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它的意思就是说本识是不能被超越的,因为祂是万法的根源、根本,或者诸法本母。如果否定本识,则因缘法绝对不能成就。

所以从上述的说明,我们就可以大略的知道“基础与根本”是有所差异的,因此厘清二乘与大乘在“基础与根本”上的定位,对于佛道修学确实是很重要的,也不会误入毁谤佛法的过失之中而不自知。

接下来我们先引一段在《阿含正义》第六辑中,平实导师的开示:【现代佛教的表相佛法所传解脱道,乃至大乘佛法的弘传,当然应该以南、北传四阿含声闻佛教的经典为根本;而这个根本二字,其实应该改为基础,不该说为根本。】(《阿含正义》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823。)这里面主要就是在说:声闻佛法所说的解脱道法义的修习,是证悟大乘般若智慧的基础而非根本。底下我们就来略作说明。首先我们要知道蕴处界空的观行是证悟实相的基础。在《大般涅槃经》卷18中,也有这样的开示:

诸佛世尊,有二种法:一者世法,二者第一义法;世法者则有坏灭, 第一义法则不坏灭。……复有二种:一者有为,二者无为;有为之法则有坏灭,无为之法无有坏灭。

也就是说一切法可以概略分为两种体性:第一种是有坏灭体性的生灭法,第二种是无有坏灭体性的不生灭法。菩萨明心所证,当然是这个不生灭法-第一义法。既然菩萨证悟实相的目标是不生灭法第一义如来藏心,菩萨当然也要知道及确认何谓生灭之世间有为法。把生灭法跟不生灭法要能够分清楚,这样才能够不会混杂,才不会真妄不分,因此透过二乘解脱道的法义,能够观察蕴处界等有为法都是因缘所生、剎那生灭,这样才能够成就断我见初果解脱的功德,所以说二乘的解脱道的见道断我见便成为大乘证悟般若的基础。

同时我们还要了解的就是说蕴处界等无常、苦、空、无我的观行是有利于大乘证悟者的真实的转依。这是因为经由二乘解脱道对于生灭有为法之“无常、苦、空、无我”的观行,这样才能够让修学者彻底地断我见。所以说因为这样的缘故就能够帮助菩萨在证悟后能够得到真实的转依。这个是因为菩萨有深入观察有为法之生灭无常苦,以及空无有真实不坏之我。所以在深心之中就能够接受而不只是意识层面知道而成为知识而已。

因此从上面的讨论,我们就可以确信二乘法是大乘法的基础。而事实上地上菩萨也都是断除烦恼障的,乃至更进一步开始分分断除二乘阿罗汉所不能断除之烦恼障所摄的习气种子,因此在解脱道方面,地上菩萨本质上也是超胜于二乘的,只是菩萨慈悲众生而故意留惑润生或者起惑润生。

另外在刚才所引《大般涅槃经》中,也有开示:

复有二种:一者二乘所持,二者菩萨所持;二乘所持则有坏灭,菩萨所持则无坏灭。(《大般涅槃经》卷18)

也就是说菩萨是依受持以如来藏为核心之法义来修学,生生世世利乐众生,不入无余涅槃。这个就是刚才经教中所开示的“菩萨所持则无坏灭”;而相对的,二乘受持的解脱道法义是要灭尽一切蕴处界诸法,这个也就是上面经教所开示的“二乘所持则有坏灭”,因为进入无余涅槃之后已经没有蕴处界我存在了,消失于三界之中,仅余自心真如独存。

接下来我们要来看为何大乘法是二乘法的根本。这个可以分为几点来说明,第一点是我们要知道信受本住法解脱道才能够成就。这个是从解脱道成就的道理上来说,因为解脱道既然是说解脱,代表有一个修行到最后的结果,因此绝对不是断灭,绝对没有人会接受修行到最后变成“断灭”,或者是“无”,或者是“没有”。因为灭除了生灭法之后,一定还有一个本住法存在,所以本住法是解脱道的根本。有本住法如来藏才能有解脱道,这个也包括缘觉乘的因缘法的观行也都必须要先修学以本识为根源的十因缘法。

在《佛本行集经》卷23中,也有这样的开示:

若人愚痴,耽染五欲,不知本际,沈沦生死,被烦恼缚,不能得解,如远行人,困苦疲极,乃饮咸水,更增其渴。

也就是说,如果不信受本际如来藏心,则修学解脱道者不能成就解脱。而众生多沉沦于有为法五欲境界中,不知修学正确的解脱道,因此就不能解脱于生死轮回,所以说众生不知道本际则不能得解脱。

第二个是有本住法解脱道才能不被断见外道所夤缘,因为如果没有本住法,灭尽了一切有为、生灭法之后,那就会成为断灭。这样就会让断见外道可以夤缘解脱道,因为断见外道可以说:他的法义同于错解的解脱道。而实际上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因为解脱道是信受本住法,完全不同于断见外道,而解脱道是可以令人解脱;相对的,断见外道只是邪见,或者虚妄想而已!

另外我们也必须要了解,断灭见是非常严重的邪见,因为否定了未来世的存在跟因果,这样会让众生在造作恶业的时候无所畏惧;同时断灭见者也不会有任何解脱可得,因为都已经断灭了,哪来的解脱呢?所以说传播断灭见、否定如来藏之一切法空等邪见,因果极大,千万不可以轻忽。所以说断灭见是任何修学者所不愿意落入的,这是因为断灭见否定了修学解脱道的存在理由,因为这样的缘故,才会有六识论者,他们就会施设说有这个细意识不灭,或者灭相不灭,要用透过这样的方式来避开断灭见的问题。可是终究因为否定如来藏的关系而让他的说法无法成立,终归还是会落入断灭见之中,而断灭见事实上只是在道理上误解了,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7中有这样的开示: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谓如有一为性寻思,……彼如是思:若我死后复有身者,应不作业而得果异熟。若我体性一切永无,是则应无受业果异熟。

也就是说断见外道误计人死后,所造之业亦随之而灭,因此未来世就不会有五阴身再出生,否则他认为就变成无因有果,这个是因为他误解了佛法,他不晓得如来藏会储藏业种,同时断见外道认为此世因为有异熟果报存在,因此此世是有的、是有我,但是未来世是无我而是断灭的。这些都是落入错误的邪见之中,而事实上断灭见者,他的深心之中是不会接受断灭见的。因此本住法作为根本,有这个根本的二乘解脱道,才不会受到断见外道的夤缘与破坏。

第三个我们要了解的是说,有菩萨住世才能够永久住持二乘法。因为只有菩萨,才会发愿生生世世出生于人间,荷担如来家业,并且兼弘三乘菩提;相对的,二乘解脱者,无论是初果的七次人天、二果的一来,或者三果不来,以及四果断尽三界爱,如果声闻乘者不回心大乘,那最后都会入无余涅槃,而不再来人间。即使是初果、二果会再来人间,但是因为往生到天界之后寿量很长,在长远之后才会再来人间,如果没有菩萨来住持三乘菩提,那二乘解脱道法义就会逐渐的失传。

第四点我们要了解的是,大乘法是二乘法的根本,或者根源,绝对不是从二乘法中所演变出来的。因为大乘法,它已经函盖了整个成佛之道,世尊示现于人间必然是完整的开示整体的成佛之道。这一定会包括整个的架构跟法义,不可能只有开演二乘解脱道而已。因此二乘法,只是大乘法成佛之道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不可能从二乘法演变出大乘法出来。

在《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中,也有这样的开示:

白衣!是法本来,最上最大,最极高胜。如是正见,诸法本母,是即增上,毕竟归趣。(《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卷1)

也就是说,这个代表大乘法的核心——本住法如来藏,祂是诸法本母,依此修学就能够证得般若智慧,乃至逐渐增上到成佛的时候都还是以这个本住法为最后的归依。既然这个法是最上最大,当然大乘法不可能是由较浅较窄的二乘解脱道在佛示现入灭之后演变出来的,而应当是由 佛世尊完整的说出来的。所以说不是像有些人错解说由二乘法演变出大乘法,那当然也不是二乘法是大乘法的根本。

在《别译杂阿含经》卷6中,也有这样的开示:

世尊!如来则是诸法根本,诸法之导,法所依凭。

也就是说诸法法义的源头都是由 佛世尊所开演出来的,不可能 佛世尊示现在人间,只开演较浅的二乘法,而不开演胜妙的大乘般若或者唯识的妙义。

而这里我们也必须要了解,诸法本母如来藏心,祂不只代表总相智而已,因为要对如来藏完全了解、亲证其无量无边的功德,就必须要有佛地的一切种智才能够究竟,所以要能够开演大乘之极胜妙的法义,譬如《楞严经》中的“十习因”以及“五阴尽”的法义,就必须要有实证的智慧才能宣演,这绝对不是由解脱道法义而能演变出来的。所以说“是法本来,最上最大,最极高胜。”

在《法华经讲义》第十五辑中,平实导师也有这样的开示:【又如有人否定《华严经》,说不是 佛所说的;但《华严经》中所说的菩萨道五十二位阶,在其他的经典中并没有明确的解说,在般若部的诸经里面也只是散说而不具体圆满,显然得要函盖在佛法中,世尊所说的佛法才算是圆满的,那又怎能说《华严经》不是佛说?】(《法华经讲义》第十五辑,正智出版社,页128。)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听闻有走过五十二位阶的 佛世尊开演过,那谁又能够说出这五十二位阶呢?所以无论是“十习因”、“五阴尽”,或是大乘法的“五十二位阶”等等种种的法义,这是过来人才能够开示,绝非是凭空想象而得。这个是从 佛世尊的实证上来证明大乘法是佛说、是二乘法的根本,而非由后世或二乘法所演变出来的。

二乘圣人未成就大乘法义的念心所,因此集结出来的是二乘法。这个是我们所必须要了解的,譬如在《阿含正义》第六辑中的开示:【但二乘圣人对大乘法的如来藏及般若都未曾亲证,又如何能在听闻之后成就大乘法义的念心所?既无胜解而闻之不解,又如何能记得住大乘经典法义?……只能依他们所理解与解脱有关的部分,结集成阿含部的小乘解脱道经典了。】(《阿含正义》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854。)这是由于没有胜解或实际修证上的情形而产生的状况。因此要对法义能够如实理解,才能够有系统性的忆持。因此由声闻乘者结集,主要还是以呈现出解脱道法义为主,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这也显现出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

因此由上述的讨论,相信大家都可以了解为何二乘法是大乘法的基础,而大乘法是二乘法的根本。而事实上三乘菩提都是由 佛世尊所说,绝非慢慢演变出来的。

而透过今天的讨论也能够显现出,一般人对于佛菩提道与解脱道是不容易区别的,包括所证的目标、修证方法与智慧上的差别;再加上现代佛教是被世俗化与浅化的现象,造成一般修学者更容易混淆。所幸现今 平实导师已将三乘菩提作了非常清楚的演说,大家可以参考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佛菩提二主要道次第概要表”,这样对于佛菩提道与解脱道的关系就能够很清楚的了解了。

因此对于大乘法与二乘法,我们必须要知道哪一个才是根本,因为有大乘法才能够建立二乘法,也因为有大乘法才能任持二乘法。而大乘行者也不可以轻视二乘解脱道法义,因为二乘解脱道是大乘法的基础;而事实上只有唯一佛乘,二乘法是从唯一佛乘中方便析出的。另外是二乘解脱道的四圣谛、十二因缘等等,菩萨在入地之后仍然需要配合无生法忍来作更深广的观行。圆满实证大乘法的 佛陀跟解脱道极果的阿罗汉,他们的证量是差异极大的,这是我们所必须要了解,因此 佛陀可以称作阿罗汉,而阿罗汉却不可以称为 佛陀。

最后我们来作一个简单的结论。首先就是说:在描述大乘法跟二乘法的关系时,必须要精确地使用“基础”与“根本”这两个形容,才不会让读者或者听者产生误解;第二个是:浅的法是修学深的法的基础,而深广的法是浅的法的根本或者根源;第三个是:如来藏是万法的根源或者根本,如来藏具备无量无边的功德,祂才是一切法的根本,也是大乘法的核心,没有如来藏就没有一切法。第四点:我们必须要信受 佛世尊具正遍知与大慈大悲,因此必然会为众生开演完整的一代时教。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祝您身体健康、 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