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解脱

第004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心解脱。

在这个子题里面我们要谈到,到底什么样是真正的心解脱;所谓的“心”在这里指的是意识觉知心,如何达到不被束缚,不被哪些法束缚?就是三界的所有法。所谓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一个最严格的心解脱的定义,可是这个束缚本身,甚至是来自于这个意识觉知心的本身,因为意识觉知心就是属于识阴所有,也就是说来自于六识的一切自性,都要从这个地方作一个清楚的定义与觉知;了解三界中的存在,就是因为识阴祂在这里面的存在,在这里面作种种的追逐以及耽视,所以他无法来作任何的解脱。可是一般人又会误会说:那我只要不再作这个种种的,这些我所上的追求,或是三界一切诸法的追求,不再特别要什么样的东西,比如说世间的名利、财富种种,那是不是我就得到解脱?不是,因为这样的解脱不是真正的解脱。

所谓佛法的解脱,是能够得到真正实际法的解脱,然而二乘解脱道并没有实际法的解脱;所以二乘解脱道必须要仰仗于 佛所说,依据 如来所说,然后大家相信:既然是大师所说的法,一定是真实不二,真实,然后可以来作证,从这个地方才会有延续出来的解脱道。也就是说 如来是依据所证的这个真如来演说这些法,然后这些法被当时候根器相应的声闻人、缘觉人,他们在听闻之后就会变成二乘的圣教;那二乘圣教就是因为没有对于涅槃性如实了解,所以他们达到心解脱的层次和佛法所说的究竟的心解脱,还是不太一样。不过虽然如此,我们在这个地方要针对一般人所容易误解的心解脱,作一番解释。

所谓的心解脱,必须要你有一个基础,什么样的基础?就是说你已经证得声闻道的初果;所谓初果就是说:你从不正确的知见里面已经改变了,然后得到正确的见解,虽然这正确的见解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它并不容易,因为如果能证得初果以后,这样的行者不论他怎么修行,他只要七上七下,所谓到天上然后出生、然后死亡,然后继续到人间,如是重复七次,他就必然可以得到解脱果;所谓的解脱的极果就是阿罗汉果,他就不会再有“后有”。所谓的后有就是不会再出生了;不会再出生是连色界、无色界都不会再出生,也就是说当然欲界也不会再出生,这样就是解脱三界的轮回,就不会在三界中再找到他的踪影了,这样的话我们就称为无学。

这样的阿罗汉,当然如果说我们用更严格的定义来说的话,阿罗汉又分很多种,你又可以分成,比如说禅定,禅定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心解脱的方式,但从究竟上来说,他们都要回到这些真正的、根本的阿含声闻圣教来说。所以不论是有学、无学,这个定义我们就不再特别的说,因为有的阿罗汉,他可以继续来学这个深邃的法,这个我们会等到慧解脱再来说。如果以慧解脱来说,他还是可以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学,他还有禅定或是三明六通可以继续来学。那我们现在把焦点放在心解脱的一个根本,就是说你一定要确定你已经断掉初果所应该断的三个结缚,这样我们又称为三缚结。所谓的三缚结,就是说三个束缚你的一个绳结,这个绳结它是无始以来就一直捆绑着一切的有情。第一个绳结就是身见,就是认为三界中有一个真实不坏的我,这真实不坏我就会永远的常住,在这个常住的话,所以导致我们轮回;可是这样想法是有问题的,如果是真实不坏我,那我应该永远能够察觉这个真实不坏我,我应该永远知道真实不坏我:过去是什么?至少现在是什么、跟过去的连结;我一定很清楚,那对于整个因果业报,我应该很清楚,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我将来应该怎么继续修行往哪里去?我应该有个脉络可循,为什么呢?因为我可以知道过去生我是怎么样修行,所以今世出生在这里;然后出生在这里,我这一生又造作什么?将来又会怎样?那应该是有个很清楚的脉络,然而却没有办法。因为真实不坏我并不存在于三界法之中,也就是说,根据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中蕴处界的法,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山河大地,我们已经知道的这些种种的法,宇宙星球都是会变动的,乃至我们的星球,看似好像没有特别变动,但实际上我们这颗地球,它是绕着太阳在旋转的;而且我们的太阳带着整个这些围绕的行星星体,继续绕着我们银河中心在转;那我们银河的中心又开始绕着别的星系,以及更深邃的一个中心在转;所以大家都是不断地运行。也就是运行的结果就代表说:诸行都是无常的、都是变动的,没有人知道哪一个星体,哪一天遇到什么样的灾祸或是相撞,这星体之间的生命就会崩溃了。所以一切的安住都要回到佛法上来,因为不论我们所看到的色蕴、物质,都不是究竟的。那如果这样的话,心就是究竟的吗?

显然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心不能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心也不知道未来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所发生许许多多细微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中间产生的因果到底是什么,到底我们造的业是为什么会如此。也就是说心的解脱,他的困惑实际上是来自于坚持有个真实不坏我,这样即使是修学神通,知道了一点点的法,他还是没办法解脱这个束缚;因为我们就是将这个三界法的一法,或是多法当作是真实永恒的法,只要是有这样的见解,我们就称为身见,就是以三界法为“身”来当作自我永远不坏的法;有了这样的见解以后,就会造成轮回上的诸种的痛苦,因为我们不论出生在哪里,都是变动的。所谓的出生,有生就必定有灭,就会导致于我们的死亡;我们的死亡当然也是痛苦的,乃至于在这个世间上种种,本身也要遭遇到许许多多的痛苦。

那有些人想说:我生到一个很美好的天堂或是天界,那我的心就应该在那里解脱了;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因为那个天界不管是如何地安住,他还是处于三界之中。至于在三界之中,就没有一个永远不坏的法、永远可以安定的处所,即使是初禅天那么好修行的地方,那么好可以有静虑禅定的地方,它还是会坏;等到火劫开始的时候它就会败坏,整个初禅天会被大火焚烧,这样的火性焚烧然后最后消失。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这样的三界中,是没有一个安定的处所,所谓三界无安。所以这样来思惟,我们可以了解到:真正的心解脱,就是从自己不再确认有个真实不坏我在三界法之中,不再认定意识觉知心就是常住不坏我;要有这样的见解,然后不被意识觉知心的种种能够观察这世间法——世间的五尘以及五尘之上的第六尘法尘,不被这些所困惑,然后来了解这见闻觉知性实际上都没有真实的自性。

从这样没有真实的自性了解:意识心本身的本体的存在就是为了分别这个六尘,既然是分别六尘,当六尘离开的时候,当六尘消失的时候,这意识心自然就随之消失。所以,当我们的见闻觉知心所相应的六尘境界消失了,见闻觉知心就已经不存在了;既然这样是会变动的、既然这样会生灭的,所以实际上是随着六尘境界而变动、而生灭,当六尘就一定注定会有这种间断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我们自以为的这个心体,我们自以为的常住不坏的真实我,剎那间就败坏、就灭尽,乃至于断除。所以我们来想,既然是这样,这个道理一定有缺陷啊!

那 佛陀所说的是什么呢?佛陀说三缚结,第一个应该先断除这样以意识心为我的见解。也就是说,意识心祂拥有非常伶俐的分析、判断,乃至于说可以从反观自己是不是存在这样的一个觉知性,本身就是意识心的自性。这种意识心的自性,如果我们喜欢,然后我们贪爱,它本身就是一个我见的延续,所以应该晓得这些一样是因缘而有;因为意识心所作的就是分别、了别这些六尘,祂共五识一起来作了别,所以既然是这种了别的体性,祂就没有一个真实性可说,因为祂要因应六尘而有。

所以我们今天来看,许多的法它的症结就在于说:肯不肯将这个六识,乃至于六识整个细微的体性,乃至于自己的心性,乃至于六识自己的本身;然后把祂当作是“不是真实的我”,当作是虚妄的我。因为没有这样真实的我的我性是存在的,如果是我,真实的我存在,祂应该必须要长久不变,祂必须要一直不会被境界所干扰,祂应该如如不动,祂应该具备有真实如如的体性,就是说这真实不坏我应该是真如。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从这个意识心觉知我,来看到这样有真实不坏我体性,所以这样众生就会沦落在识阴的境界中,以见闻觉知性的自性来当作永恒不坏我。所以说这是第一个缠缚的结,它必须要被打断。

第二个就是对于 如来、大师的怀疑,因为今天有了真正的证悟世间,乃至宇宙一切诸法,能在这个人间就能知道一切天上所有的事情;色界天、无色界天,然后一切的解脱原理,乃至于众生必须要进入涅槃,才能了解的涅槃实境,都可以完全了知;这样的大修行人就是我们说的 佛,祂来世间开启这个圣教。那么我们对这个道理所阐述的,如来所说的就应该来信受,然而许多人却无法信受,即使是有些人,他在佛门中已经待很久,他对 如来还是有很多很多的怀疑。譬如说他对于涅槃有怀疑,当对涅槃有怀疑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点,就是说你没有办法确信,你修学这个佛道是不是会导致于断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没办法安止,因为我们所说的解脱道完成,实际上是要灭尽一切诸法。

如果要灭尽一切诸法的话,那为什么不是断灭呢?三界一切诸法都断灭了,都灭尽了、都不再存在了,然后只留下原本跟我们无关的三界,而我们所有的一切相关于三界的法,都已经从我们自身所舍弃,乃至于我们自身六识见闻觉知心都不在了,因为祂都属于这十八界所有。那这样来说,就已经是灭到任何一法都不存在了,那为何 如来还说这样不是断灭,而 如来不说断灭法呢?那为什么已经完全断灭的一切,这样还会有法可以进入涅槃?

所谓的般涅槃,般就是进入的意思,那这样一定是有不同于世间所说的法。如果是说断灭一切法不叫作断灭,不叫作世间所认为的一切灭尽,那显然还有一个法,这样就是 如来所说的究竟的一个涅槃的本际;显然,这个本际会存在,就必定跟 如来所说的这些是整个连贯在一起的,也就是说阿罗汉灭尽一切诸法,祂还是有在,这个法就是阿罗汉的本际。所谓本际在翻译上就是属于祂的最早、更前或是第一个点,第一点就是永远如如不动的点,所以这个涅槃就是真如,这涅槃就是不可坏性,这涅槃就是不生不灭性,所以对 如来所说不应当怀疑。在想说涅槃里面有什么,有可能一切是未知或种种,但 如来已经说了,涅槃是实际、真实、清凉、寂灭、寂静、清净,这就代表说涅槃是实有法。如来是无上正等正觉,当然了知一切诸法,包括涅槃,因此这个结也要断除。

再来第三个结,就是施设的一些戒律、规范种种,它是属于人为的,而不合乎解脱原理,这些都属于戒禁取见,这也要断除。

当行者达到这个地步以后,不断地确认他本身到了修行上,他已经完全知道这些解脱的根本的原理,虽然他只断除了这样见解上的困惑,这样的话他还是可以得证于初果,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以继续来加行用功。因此接下来就是属于二果,他在往二果迈进的时候,他的脾气还有贪爱,会开始慢慢地减少,当慢慢减少以后,我们就称这个叫作薄地——薄贪、瞋、痴。可是等到他如果是三果的时候,我们是要很清楚地身作证,而不能以这个人他好像脾气变小了,然后我们说他是二果人,因为二果的话,我们只能够作一分,乃至于多分上的观察。但是最好证验的就是三果,三果人必定证得初禅,他的初禅就会有身触之乐。所谓的初禅就是根本禅定,就是未到地定以后的第一个真正的禅定的境界,是自己可以证验的,他不论自己的胸腔之乐,都是可以勘验的,自己可以自己简择,乃至于有遍身发起,还有不是遍身发起的状况。所谓遍身发起就是真正整个发起,全身整个毛细孔等等,都有自己所感觉的,这个天身与欲界身所混杂在一起的状况,为什么呢?因为根据解脱的原理,当你证得这个根本禅定,就是会生起色界天身,那如果在这种色界天身与欲界这个身体,它有交互摩擦的时候,就会使得你的胸腔产生一些乐触,还有种种的其他的感受;所以行者在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差不多断定说,他已经有修除掉五盖。所谓的五盖就是说贪欲、瞋恚、睡眠,然后掉悔以及对于佛法上的疑惑。这些五盖他已经有作了少分的断除,因为这五盖它会在每一个阶段性,多少都会有一点;那声闻道的行者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可以再检查,是不是真正这个五下分结已经断除了。

那这样的话,他就要再检查自己的贪、瞋,对于欲界法上、欲界境界,所谓的贪欲、瞋恚是不是断除,如果都已经断除,他就是一个三果人。虽然证得初禅只是才开始断五下分结,但他可以继续加行用功,因为接下来的话,涅槃性实际上是会发起的。所谓的这个涅槃,他是可以达到中般涅槃,也就是说只要中阴身现起的话,他就可以舍离这个三界,然后不再有后有,也就是说他的证悟,应该说他证悟这个声闻道,他的本身的体性,他已经有具备了,只是说很多很细微的五上分结,他还没有断除,所以他一定会产生一个中阴身。所以中阴身就是一个中有,这时候三果人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已经具足了,然后对于这三果境界,还没有完全可以证验,或是再往四果阿罗汉道,还有一些要修学地方的时候,就会使得他没有办法直接在中阴身就涅槃,这样会有一些其他次第性的涅槃,甚至要往生到色界天,才能够达到一个涅槃,甚至在色界天不断地流离种种,然后会产生上流处处般涅槃。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三果人的心解脱。

阿弥陀佛!


点击数: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