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立宗的中观应成派(上)

第116集
由 正龄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节目。正觉同修会这个主题主要是以徐正雄居士所著《广论之平议》这本书为蓝本来论述,您可以请阅这本书,以了解《广论》更详细的外道法本质。一般来说,在世间上,一个企业有它成立的目标,而每一所学校也有它创校的目的,再说一般宗教也都会有它成为一个教派的教义宗旨。可是在佛门中,却有一个很有名的宗派,是没有自己的宗旨,又专门以没有宗旨的宗旨在破他宗的,您应该可以猜到,我们今天要探讨的宗派是哪一个宗派了,就是没有宗旨的伪中观应成派。

今天要讨论的是,不立宗的西藏密宗应成派,我们先说明一下宗旨的意思,宗旨是宗义主旨、或者是中心主旨。而佛教的宗旨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唐代三藏法师 玄奘菩萨所立的“真唯识量”。也可以说就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法都由八识心王和合运作而有,而七转识则汇归于第八识如来藏。佛教就是要教导众生亲证生命本源—万法根源—如来藏心,继而修学圆满,证验如来藏所含藏一切种子的智慧;因此佛教的一切知见、修行内涵乃至果证都不离如来藏,最后希望众生都能成佛。对于一个没有宗旨的教派,跟着信奉修学,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由于他们可能理论不对、或者行门偏差,或者二者都不对,导致修学得不到其所说的成果。又因为偏离正确佛法,要得到佛法上的修行成果也就不可能,不要说成就佛地功德,连出离三界生死都作不到,甚至连断我见都是奢望;浪费此世宝贵生命,还可能因为被错误知见误导,遗害未来世、或者造作恶业而下堕三涂,不可不慎。再说,为何说是伪中观?伪中观顾名思义是假的、虚伪的,不是真实的中观。那么真正的中观是什么呢?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书中曾说过:“中观即是观察第八识之中道性之观行,不可外于第八识之中道性,而有任何中道性可以观行也;一切中道性之观行,皆是直接或间接从第八识心而现、而有故,不可外于第八识而有中道之观行也。”

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第八识才具有中道性,前六识乃至第七识末那识,都不具中道性。因为前六识是因缘生灭的法,在眠熟、昏迷、正死位及无想定,乃至灭尽定等无心位中,是会断灭而复现;命终投胎后则是一世的六识永灭,而第七识意根,虽然我们每一世命终时不会灭,在二乘圣人入无余涅槃也会灭。所以会生、会灭的前七识,就不是中道性的心,如 龙树菩萨《中论》开宗明义所说: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中论)卷1

这就是在说明不落二边的第八识如来藏,除了过去无生、未来永不灭而说不生不灭外,也是不常不断的。因为第八识所含藏种子,虽然可以经由修行而转染成净,但心体永无变异、永不坏灭,而第八识与其所生的前七识诸法,则是不一不异;七转识由第八识所生,不能离第八识而存在运作,但是第八识可以独住无余涅槃中,又第八识本来常住涅槃界中,永无动乱,故不来不出。然而是否能有中道的观行,前提是要能觉能知的六识心先证得中道性的如来藏,才能藉由行住坐卧四威仪来观察第八识与其所生前七识和合运作,所显示出来的种种中道体性。也就是现观第八识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不增不减等等不落两边的中道性。

因此说不能外于第八识而说中观,外于第八识就没有中道性可以观察到,也就不成其为中观了。说明到这里,相信各位菩萨已经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观了,而对伪中观也有概念了。伪中观就是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不相信如来藏真实存在,纯以觉知心在心里面想象“我不执有、不执无,不说有性、不说无性”,这样就是不落二边;这样其实是在自我催眠,就像一个人用黑布把眼睛蒙起来而说什么都没有看到,就是什么都不存在一样。实际上伪中观应成派,没有中道性可以观察到,却又以一切法缘起性空,并以会断灭的意识心为连贯三世的主体识,殊不知意识不但不能连贯三世,更是要藉第七识末那与法尘,甚至前五根及五尘等缘才能现起的心;而要意识观察自己具有不生不灭、不断不常等等体性,套句俗话说,要等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来才观察得到,结论是根本不可能。虽然说不可能,伪中观应成派就是以一切法因缘生灭的缘起性空现象当作真实法性,完全否定有第七识、第八识的存在,这样子在舍报时眼识等六识灭尽,或二乘圣者入无余涅槃时十八界皆灭,将成断灭空;本质无异断见外道。而伪中观又怕别人说他们这样是断灭空,在找不到实相本际如来藏,而且也不相信有第七、八识时,只好施设一个意识细心、极细心,说这个心是三世主体识,将这意识细心当作结生相续识,想象意识细心可以由前世来、也可以往生到未来世去,这又是不折不扣的常见论者,因此中观应成派具足常见与断见,只能称之为伪中观。

再说应成派以缘起性空、一切法空,及意识细心为实相法,是永远都不可能有中道观的;因为如前所说,意识心并非中道性的心,而一切法空是说蕴处界等一切法是空相之法、是因缘生灭的,这些蕴处界法会因为众缘的坏散而灭失;而且蕴处界一切法,是由空性心如来藏藉诸缘所现起,所以蕴处界诸法没有真实的自体性,其性本空,故说缘起性空。因此说一切法空时,是有一个所依心真实存在,才能藉众缘而出生一切法,最后也因为众缘坏散而归于空无,而说缘起性空;但是这个所依的空性心真实存在,是不坏不灭的。而假中观应成派,既然以缘起性空为实相,那么他们只能观察到蕴处界等缘起诸法,及其所显现的现象,最后都会归于空无;既是由无而有,再由有而无,这就是生灭变异的法,就不是不生不灭、不断不常的法了。由此可以知道假中观应成派,所谓的中观其实是欺骗自己、欺瞒众生的无因论中观,不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存在;如此是永远也不可能有中道的观行,永远只能以意识想象中道,除非应成派愿意回归正法,承认如来藏确实存在,不是他们承许时才有的虚妄识,将来才有可能有因缘证得如来藏,而有能力观察如来藏的中道性,才可以说是般若中观,否则就是伪中观、假中观。

接下来看应成派不立宗,在因明论辩中如果要评破他人的理论是不成立的,必须自己先立一个宗旨,以这个宗旨来确定自己的主张或立场,同时要有立宗的立论依据来支持为何立这个宗旨,再以种种正面或反面的譬喻来证明,让人信服为何自己所立的这个宗旨是正确的。这就是所谓的三支论式。既然要先立自宗才能破他宗,应成派所立的宗旨是什么呢?为什么称为应成?又是如何来评破他宗的?我们先看 窥基菩萨曾说过:菩萨求法,当于何求?当于一切五明处求。求因明者,为破邪论,安立正道。(因明入正理论疏)卷1

可知菩萨求法时,应该从内明、因明、声明、医方明、工巧明等五明中求。而为了破除邪论以及安立正道,应该学习因明;因此学习因明,除了破除邪论,安立正道,还可以藉此建立、提升正确知见,不被错误知见所误,并能够导正别人错误或偏差的知见。但是这个前提是先要有内明,否则就会落入意识情解,而只有论辩技巧,并不能发起般若智慧,因此伪中观应成派否定如来藏,纯以因明论辩技巧来破他宗、并立自宗,实际上是不能破除邪论,安立正道而利益他人,以下为大家概略说明。

在《广论》471页宗喀巴说:因于敌者量成不成,立者不知,以彼无乐,俱非立者二量成故。自亦不知因是量成,自虽决断是量所成,亦有欺诳。故无双方量成之因,就许为量。量虽未成,然就所许,破亦应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这段文字达赖喇嘛的解释是说:“形成三相的因不论是立、敌二方,都无法由量来成立,立者无法由现量或比量来了解,敌者对于立者,所立的正因量成不成立,因此正因形成时,宗法不一定要立、敌双方都成立,因为正因无法以量来成立,所以只要承许就可以了。”而承许的意思,达赖举例说:“立者破敌者时,举出声音有法,应非常,有为法故。因三相中如声音是有为法,只要敌者和立者两者承许就可以了,不需要由量来成立。”从达赖的说明中可以知道,伪中观应成派是不管量成不成,只要立、敌双方都承许正因就好了,不必是事实现量可以观察了知的,也不必是比量可以推测出来的;而所谓承许是说,世俗上大家都这么认同,因此当他们在论辩的时候,应成派只要说别人的主张不成立,指称别人的立论有过失,否定别人的宗旨,而说自己没有这种过失,就说如是应成;这样就是破了别人的立论,也是立了自宗。这样简单的说明相信大家就知道应成派所谓的宗旨,就是“不立自宗而破他宗,以破他宗来成立自宗”,所以说是没有宗旨的应成派。

所谓量成,又称为正量成立,是说在如来藏真实存在的这个正量,正确事实的前提下,如来藏所出生的蕴处界诸法称为“有量量成”,也称为“名言量”。反之蕴处界诸法如果灭了,就说“没有量”,或称为“名言量不成”,因此,量成不成是要依于如来藏存在的正量下,才有所谓蕴处界诸法的量成或量不成;如果离开或否定如来藏真实存在,那么所有蕴处界就没有量成或不成可说。因此宗喀巴说:“因于敌者量成不成,立者不知。”如果要评破他宗,连对方的量成或不成都不清楚,又如何能随着自己的意乐,来破他宗呢?况且我们要破的对象,一定是非量才需要破,如果证实对方所立是量成,那就不需要破了,因为要破也是破不了的。譬如经论中所说的胜义谛之涅槃法是“无量量成”,瓶等法是世俗的“有量量成”,都是极成共许之法,极成能别。也就是说,胜义谛的涅槃法真实可证、又是万法根源,故是无量量成;瓶等是世俗存在,可以观察到的法,则是有量的量成;这二者是论主与敌对双方都认可,没有异议的极成有法,也就是至极成就而存在的法。而极成有法有其差别性存在,所以是极成能别。例如:立瓶是无常宗旨,瓶是大家都认可,也确实存在的世俗法,是极成有法;而无常是极成能别,因为瓶是所作法、是生灭法,本无今有,未来也会毁坏的法,也是大家认可没有异议的;因此这个立宗是极成,是成立的。因此说要破他宗,必定是他宗所立非量,而己宗是极成共许之法,才可以依理评破他宗而显己宗之正理,又可导正而利益他人。

又“自亦不知因是量成,自虽决断是量所成,亦有欺诳。”达赖解释说:“正因无法以量来成立。”达赖这种说法,是不懂真实正量的人才会这样说的,如果证得如来藏的人,依于如来藏空性,知道如来藏是一切诸法的正因,由如来藏来立量,决定是正量,也决定能堪忍正理观察。而没有证得空性如来藏的宗喀巴,才会“自亦不知因是量成”,而有“自虽决断是量所成,亦有欺诳”的情况,以至于有定中修如虚空之空性,错把空性当作一切法空,如同虚空,又错把空相当作空性,如此认知的空性必定是非量,而如此认知的空性才是要破除的。应成派这种没有宗旨的因明论辩方式,好比我们说:学生的本分就是于课业上用功,而有一位从来都不用功的学生,当别人提出来说学生应该用功,不用功是不对的主张时,他却和别人争辩说,他从来就不用功所以他没有错。应成派“不立宗,破他宗”就是这样,凡有论辩都说别人不对,而应成派自己没有这样立宗,所以没有过失。如果对手是没有学过因明论辩法的人,就很容易被他们的手法给骗了而辩输;可是一旦有懂得因明学,再加上有道种智的菩萨出世,他们这招就无效了。 平实导师对他们的邪谬教理的剖析破斥就是如此,他们对 平实导师的评论,完全没有回应的能力。

而西藏中观学派中除了应成派之外,还有一个自续派,二者虽然在立宗上有所不同,探究起来其实是一样,都没有真实宗旨。像《广论》卷20,471页说:“此说若用量成三相是自续派,毕竟唯用他许三相是应成派。”(《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这是说自续派因的三相,都要有量才能成立,而应成派则不须量成,只要用世间共许就能成立因的三相。这是因为自续派立“胜义无自性”为宗旨,如果以其所立的宗旨来说,必须是量成,而就其因相来说就必须是遍是宗法性,如此自续派才可以成立自宗;然而胜义无自性量成,根本上是要有一个真实法存在,才能说是胜义无自性,可是自续派胜义无自性的无自性,所代表的意义是有生有灭的,既然自续派所认知的胜义法是建立在生灭的有为法,就不可以称之为“胜义”。所以中观自续派本质上还是不承认胜义法是真实有法,因此其所立宗旨当然是量不成,在这样不真实、量不成的假胜义法之下,中观自续派却建立为宗旨,根本就不符合所立宗旨的意义了。实际上应成派对自续派的“胜义无,名言有”也加以评破,由此可以说,如果自续派相信有阿赖耶识存在,而且不主张胜义无自性,这样子来说世俗名言有量量成,那么所立的量成三相,就不会被同为假中观的应成派所破。

更进一步来看,中观应成派,虽然不立“胜义无自性”为宗旨,只是名字上不说宗旨,而其主张其实与自续派还是没有两样。为何这么说?因为应成派主张缘起有自性空,而自性空的法当然是非量,但又说是缘起有,而缘起有就是名言有量;如此应成派诸师,不依阿赖耶识而说名言非量或有量,都是自语相违的戏论言说。因此宗喀巴只好利用评破他宗所立的错误宗旨,然后说他自己说的才对,至于为什么对,答案是不必立宗就对,这就是应成派自己没有真实量以成为宗旨的结果,如《广论》卷20,472页说:

自己无所立宗唯破他宗,虽有所欲亦无所宗。又自无宗,是就观察胜义之时,谓不立宗无自性等,非说一切全无所许。故于观察胜义之时,若许无性为所成立,而于自宗成立无性是自续派,若自无许唯破他欲是应成派。(《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这里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只要破他宗,自己不必建立宗旨,虽然想要建立宗旨,也没有什么宗旨可立,所谓不立自宗的宗旨,就是说于观察胜义的时候了知胜义法是无自性所成立,既然无自性就没有什么宗旨可立了。但也不是说不立宗旨,就什么法都不承认了,因此在观察胜义的时候,立无自性为宗旨的是自续派;不立无自性为宗旨,而认为胜义是无自性,专门破他宗的就是应成派。这就是应成派不立自宗的荒谬妄想。

再说自续派与应成派所立的因相,都是以世俗生灭法为范围;如上所说,自续派以世俗名言有量作为证明胜义无自性,而无自性本来就是世俗法的体性,因此自续派所说的胜义法,还是脱离不了世俗法。另外应成派同样是以世俗法当作胜义法,因为应成派说“缘起有,自性空”,而缘起性空不离蕴处界,如此应成派与自续二派,同样以无自性且有生灭的世俗法当作胜义法,都是假胜义;是名符其实的胜义无自性,完全没有恒常存在的自性的假胜义。

由以上说明可以了解,伪中观应成派不立宗专破他宗的原由,是应成派本身没有一个可以依凭的真实法,因此只能就现象界法的因缘生灭性来说胜义,所说就都不及第一义谛。又由于不立宗、又要显示超胜于他宗,就用因明论辩法来屈服他人,而它的因明论辩又不具立宗的实质,纯粹以诡辩方式,指责他宗所立宗错误而说如是应成,当有宗教具通的大善知识出世时,他们的把戏就无法玩下去了。

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