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名言(一)

第93集
由 正娴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我们继续对《广论》论文内容,有关世俗名言这部分来解说评议,论文如下说。《广论》439页说:立彼诸识错乱之因,谓如所现无自相义,此乃观察有无自相之理智所能成立,非名言量之所能成,故待名言量,非为错乱。现第二月及现影像等诸识,如所现义无第二月及本质等不待理智,即名言量便能成立。故此诸识与前诸识为正倒世俗之差别,亦皆应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以上论文,宗喀巴说诸识错乱的因,是所现境界无自相,是由堪忍正理观察诸根识无自性而说诸识错乱。事实上,诸识以世俗名言来说,并没有错乱;诸识所见闻觉知的内相分与外境无差别,如果要说有错乱,那是住余相事现余相的错乱。譬如第二个月亮,是由于眼根有缺损,连带意识于法尘上的分别错乱,而认为有两个月亮,这是诸识错乱的例子,并不是因为诸根识无自性、自相而使诸识错乱。如果以胜义来说,诸识所缘的境界,不是真实的境界,诸识所取义,皆不离内识,只是阿赖耶识所显的内相分影像而已。因为影像不是真实外境,因此说诸识有错乱,并非如宗喀巴妄说的胜义无自性是诸识错乱的因。因此,以世俗名言说诸识有错乱,是名颠倒世俗;诸识无错乱,是名正世俗;以胜义说诸识定有错乱,是名颠倒世俗,应当要这样说,才是正确的道理。

《广论》440页说:若尔反问,自相之体与现似本质之义,于名言中二者同无,色等像等于名言中二者同有,则入中论释云:“缘起影像及谷响等略为虚妄,具无明者亦可现见,然青等色及心受等略现谛实,其真自性具无明者一切不现,是故此性与于世俗现虚妄者非世俗谛。”安立青等为世俗谛,不立像等为世俗谛,如此差别不应道理。当有何答?若谓此二,于名言识虽同显现,然影像等由世间识能达为妄,故不立为世间俗谛,青等虽妄,然其为妄由世间识不能证知,故安立为世间俗谛。如彼二境待名言识谛妄应理,如是二心待名言识,是倒非倒亦应正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世俗谛即是二乘菩提,主要是依涅槃本际而说蕴处界诸法缘起性空的道理,为世间之极至,无过此者。因此,缘起性空非断灭空,所以说之为谛。在《阿含经》中,处处宣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世间诸法,然后又说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等修行法门,这种种都是世间法,让世间人了知世间法虚妄无实,是缘起有、自性空。想要求证出离三界生死大苦的人,必须断除意识不灭的邪见,并断除处处作主的意根我及我所等执著,断除之后才能出离三界的分段生死苦。所以说,缘起性空是世间道理的极成,这是二乘人所认定的,是世俗法的真谛,而说为世俗谛。

而宗喀巴错会世俗谛的意思,于世俗法与世俗谛混淆不清。宗喀巴说:“影像现见为虚妄不实,不立为世俗谛;青色等虽然虚妄,但是由世间识不能证知,故青色等立为世俗谛。”此话有可议之处。一般影像是依于物质幻化所成,没有实质之体,不立为世俗真理是理所当然。但是青色等虽然是名言假立为青色等,却絶对可以由眼识等证知,否则宗喀巴怎么知道是青色呢?因此,青色等是十八界内的法,是由眼识可分辨的,是世俗法而不是世俗谛。又,现观青色是阿赖耶识之大种性为因,有情之业种、无明种为缘,聚集四大极微而成就的色法,但是众生无始以来无缘亲见此色法,眼识所见的青色等色尘,都是阿赖耶识依于青色等色法所变现的内相分影像,此所见的影像,也没有实质色法之体,然而无明众生皆认为真实,故说青色等也是世俗法,不是世俗谛。若要成谛者,必须依于涅槃本际不灭,而由理智现观青色等诸法虚妄不实,本来无自性,是依众多因缘所生,生已复灭,灭后成空,没有真实的自体性,故说为缘起性空。如此缘起性空,才是世俗的真理,才称之为世俗谛。显见宗喀巴把现象界这些虚妄不实的法立为世俗法,又说这些法虚妄不实,是一般世间人的知识不能证知的,所以能够知道这些法是虚妄的这个知识,就是立为世俗谛,宗喀巴真是胡言乱语。

接着再说《广论》440页:若谓待名言识既不颠倒,于名言中错乱相违。若于名言说为错乱,错乱之名言与待何识立不颠倒名言之识,二者是一,则犯相违;然彼二种名言各别,有何相违?谓以正理破除色等有自性体时,非就胜义,须就名言,于此名言识,则诸根识皆是错乱;除此所余,于诸通常名言识则非错乱,故不相违。(《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

以世俗层次来说,所谓诸识不颠倒,是仰赖于诸根无缺损;诸识颠倒,则是诸根有缺损所导致。另以胜义层次来说,诸根纵无缺损,然是虚妄无实,虚妄的诸根触虚妄的内相分六尘等,所生的诸识必定是虚妄的。换句话说,诸根虽然无缺损,但是所生的诸识仍是颠倒错乱。以上之说明是在破除宗喀巴所说“非就胜义,须就名言”。而宗喀巴的所谓胜义,其实指的就是排除语言文字,不落在语言文字的种种名词上,因此只要诸识分别了知所产生的语言文字部分,那就是世俗名言,属于有自性,是错乱的,这完全与经中 佛陀所开示的正理不相关。

且看《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这一段经文中开示说:【赖耶为依止,诸识从彼生,能起漏无漏。如海遇风缘,起种种波浪,现前作用转,无有间断时;藏识海亦然,境界风所动,恒起诸识浪,无间断亦然。】(《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阿赖耶识作为依止,所以有七转识从阿赖耶识中出生,所以能现起有漏、无漏诸法,真如摄属无漏,所以也摄在阿赖耶识中。而阿赖耶识在这色身及七转识上现前作用运转没有间断的时候,怎会是生灭法呢?藏识海由于境界风所吹动的关系,不断地现起七转识的波浪,而永远不间断。那么众生为什么不能证得如来藏、不能证得阿赖耶识呢?这是因为阿赖耶识往昔无量世以来,在世间法上的七识心的虚妄熏习所染,以及在出世间法上亲近恶知识的错误教导邪见所染,所以隐覆了如来藏的清净性,使得众生不能观见、无法证得。如果正知正见修习纯熟了以后,有了正智,就能够亲证如来藏,就能够明了了。此段经文中明说阿赖耶识心体能出生有漏无漏万法,又说“无有间断时”,又说“藏识海亦然,境界风所动,恒起诸识浪,无间断亦然”,已经明说,无有间断时,无间断亦然,怎么会是有生有灭的法呢?他们那些人究竟懂不懂经文呢?为什么不肯依止经文的真义,而要自创新说,诽谤阿赖耶识是生灭法呢?【如来清净藏,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诸佛之法身。】(《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如来的清净藏就是如来藏,也就是无垢识,是从阿赖耶识转变而来的,永离种种虚妄的分别,所以祂的体性是永远都具备了恒河沙数的无量功德,即是诸佛之法身。

宗喀巴说:“谓以正理破除色等有自性体时,非就胜义,须就名言,于此名言识,则诸根识皆是错乱;除此所余,于诸通常名言识则非错乱,故不相违。”以正理破除色等有自性,必须依于胜义而破除,是依《解深密经》所说:“我依三种无自性性密意,说言一切诸法皆无自性。”(《解深密经》卷2)然而宗喀巴却说要破除色等有自性,是就世俗名言,不是就胜义,这种说法是背离《解深密经》义理。以现象界来说,世俗本是有自性,无论有没有语言文字,所以不能光就假立名言一词,即说为无自性;必须就阿赖耶识的有性,才能假立名言说世俗的无自性,这才是《解深密经》的密意。

色法是世俗法,依于阿赖耶识而说,自性与无自性是一体的两面,如果要说色法无自性,必须要依胜义来说,而不是就世俗来说。宗喀巴说:“于此名言识,则诸根识皆是错乱;除此所余,于诸通常名言识则非错乱,故不相违。”以胜义说,诸根识必是错乱,以名言说,诸根识有错乱或无错乱,这是大乘菩萨与二乘愚人以及无明凡夫所作观察有所不同。大乘菩萨转依阿赖耶识所作观察,了知诸根尘识,都是由阿赖耶识而生、而显,生了以后又灭,灭了以后成空,说为空相,虚幻没有真实自体性,菩萨见之,说为错乱。又二乘愚人只是听闻 佛说世俗诸法缘起性空,诸根尘识虚幻不实在,最后必定坏灭,灭了以后入无余依涅槃,只留一个涅槃实际没有灭,如此愚人所见的诸法也是错乱。只有无明凡夫所作观察诸根尘识,除非扶尘根与胜义根有缺损,均视诸法为真实无错乱。如是同样的根境识,但是由于智慧力的不同,所作观察亦不同。因此观察有无错乱,或相违不相违,不在于所观境是否空相作取舍,而是所观者慧力层次不同,而作取舍。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又说:“或执诸识,用别体同。”解释如下:或者是有人妄执说,从第一识到第八识只是因为作用不同而分别施设罢了,其实还是同一个第六意识。圣 玄奘菩萨在论中这一段所举示的这种妄执者所说的法,就是大乘法中一类——性空宗派、性空唯名派等凡夫菩萨的妄执。宗喀巴不依 佛说,依于密意而说诸法无自性,只凭自己意识的想象而说缘起性空,完全在世俗法上推敲琢磨,二乘愚人尚知相信佛所说涅槃有实际不灭,宗喀巴却否定阿赖耶识这个涅槃实际,而另说名言识离开语言文字思惟时的细意识不灭,建立涅槃。这种说名言识能建立涅槃的人,就是标准断灭见的人。

又宗喀巴明明晓得世俗名言识(意识)于睡眠无梦等五位都会断灭的,而且他自己也可以天天验证,熟睡无梦时,名言识就不见了,这个会断灭的名言识,如何能建立生死涅槃呢?又,宗喀巴以假立名言来破经部、有部实事师的世俗有,但是以名言来破唯识师的胜义有,就如同以卵击石,而夸言像《广论》441页说:【如是中观师于名言中,自宗安立生死涅槃众多建立,及于名言破实事师所乐不共妄计诸义。此诸道理极难通达,故能无倒通达二谛建立者,绝无或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说名言能建立生死涅槃,说名言能破唯识师胜义有,宗喀巴如此大言不惭,正是颠倒世俗胜义二谛建立者。如上所引《广论》之文句应当改成“如是唯识师于胜义中,安立生死涅槃众多建立,及于胜义破中观应成所乐无因之胜义无自性,此诸道理极易通达,故能无倒通达二谛建立者,唯有唯识师”,才能符合事实。

因此说,成佛之道必从禅宗的明心见性入手,于二转法轮般若诸经中悟得真实,入于唯识宗开始修习三转法轮唯识诸经的增上慧学,最后归于究竟净土的涅槃佛地,此乃是成佛之道必经之路,无二无别。

如果按照宗喀巴等的无因论、缘起有、自性空之理论,穷未来际也不能证空性,更不要说是成佛了。宗喀巴进一步解释分析出《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显教的理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作为密续双身法的行门修为次第,其根本的目的,就是要让密续脱离外道的色彩,搭着引用显教经论作为表相上的前方便次第,让以密续双身法为主的金刚乘成为大乘佛教。在阿底峡与宗喀巴所写的论中都可以看出来,论写了一大套,但是要修密续却仅需上师观察即可决定,已经可以看出他们的不良企图了。

总而言之,不如实的密法,把虚妄法说成修行之法要,其主要目的是要铺陈最终修成双身法之要件,可以名正言顺的教授其密法,而行合情合理之教理,其心可议!若是依照《广论》的内涵去奉行,就是与 佛的圣教量相违背。既然发心要修学佛法,就应该要寻求真正如理的道场学习,若是奇特异行称之所谓佛法,应该避而远之,才是智者。对于违背教理的团体,应常审视是否能让智慧提升,而务实于应有的学佛基础。倘若学法却让自己违逆于人应有的基本道德观念,奉劝诸位趁早离开不如理的团体,以免毁坏法身慧命,届时堕落恶道轮转永无出期的下场。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再继续解说。

在此祝愿各位,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