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的说法同于极微外道

第84集
由 正贤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常见外道法──广论(二)》,第一讲:〈《广论》的说法同于极微外道〉。

宗喀巴在《广论》第438页说:“一一极微皆是根识之因,复是实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9)宗喀巴因为相信清辨论师于《分别炽然论》中的说法,因此他说,四大极微一一皆是根与识的生成之因,并且是真实有的。如果说根与识都是极微所造,那与极微外道又有什么不同?这是违背 佛的正理。如果极微能出生有情的根与识,那就是物能生心了,如果单靠父精母血就可以生出有情,那么同样精血所生的儿女,一定是同一面孔、同一思想、同一作为;事实上,同一父母所生的儿女各个都不相同。

引 佛在《中阿含经》卷24中的圣教量可以证明:佛说:“阿难!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无也。”“阿难!若识入胎即出者,名色会精耶?”答曰:“不会。”“阿难!若幼童男童女,识初断坏不有者,名色转增长耶?”答曰:“不也。”

佛的意思是说,必须有识入住于母胎中,才有名色成就这个有情身,如果识入胎马上离开的话,受精卵就会立刻败坏;假使男女孩童身中的识,断灭败坏不在了,这个孩童就不会增长。从 佛所开示的真实道理可知,没有识入胎,就没有有情的出生,光靠父精母血是不能造就有情的,极微没有办法成就有根身,也没有办法让有根身增长,所以极微不是根形成的原因。

世尊在《大宝积经》卷56中告诉难陀说:【应知受生名羯罗蓝,父精母血非是余物,由父母精血和合因缘,为识所缘依止而住。】由以上经文可以知道,必须有第八识加上父精母血,才是有情出生的根本因,不是单靠极微就能出生有情。

因为宗喀巴相信应成派中观师的邪见,否定有第八识阿赖耶识,虚妄计度,产生了有境无心的谬论,所以才会说“一一极微皆是根识之因”,落入 佛所破斥的极微外道。其实在佛世时,天竺就有外道认为极微是真实有,当时的外道叫路迦耶论师,路迦耶是梵文,中文的意思就是顺世外道,也就是随顺世间凡情所说,加以执著计度;这类外道计色、心等法都是极微所作,是常、是有,也就是计一切色、心等法皆用四大极微为因,生起了断常邪见,所以在《大乘入楞伽经》卷6,大慧菩萨就向 世尊禀白说:【世尊!路迦耶等诸外道辈,起有无见,执著断常。】意思是说,顺世外道这一类人认为极微是真实有,否定了第八识,执著断见与常见。由此可知清辨、宗喀巴等的说法,跟他们没有两样。

宗喀巴与顺世外道为什么会落入断常二邪见中?只要执著极微为真实有的人,便会落入两种邪见,一者计色、心二法皆极微所造,这就是典型的“唯物论者”,认为有情只不过是由四种元素所构成,称为“四大”;而人死后,便一切还归这四大的极微元素。他们主张灵魂和肉体是不可分割的,也就是命、身是一,在肉体死亡之后,灵魂也不复存在,这一种思想便是“断灭见”。这在《长阿含经》卷17《沙门果经》中有记载,这类婆罗门外道对阿阇世王说:

彼报我言:受四大,人取命终者,地大还归地,水还归水,火还归火,风还归风,皆悉坏败,诸根归空。若人死时,床舆举身置于冢间,火烧其骨如鸽色,或变为灰土,若愚、若智取命终者,皆悉坏败,为断灭法。

《阿含经》的意思是说,婆罗门外道认为有情因为四大才有身根,因此人命终之后,地大极微还归于地大、水大极微还归于水大、火大极微还归于火大、风大极微还归于风大,有情色身全都败坏,都归于空无;人死之后,床和尸体放置于尸陀林冢间,身骨经过燃烧之后,只留下了鸽色的骨灰,或变为灰土,不管是愚痴者或是有智慧的人,死后一切皆悉败坏,这是断灭法。由此看来,外道认为人类只不过是四种极微元素的组合体,死后复归于四大;因此极微外道说,死后独存的心识不复存在,一切皆是虚无幻灭,这就是 佛所破斥的断见外道。

刚刚说到的是计色、心二法,皆极微所造的邪见,是断见外道。接着要讲的是第二种,计极微是常的常见外道。《成唯识论》卷1中有提到:【有外道执地水火风极微实常,能生麁色,所生麁色不越因量,虽是无常而体实有,彼亦非理。】另外这一种极微外道,执著地水火风极微是常恒存在的,能生粗色,所生粗色不越因量;所生的粗色是子微,因量是父母微,最初的极微是因量,可以聚生诸色,他们认为子微是无常的,不能超越父母微;虽然是无常,但是有自体性,那是实有的。可是论中指出这是“非理的”,不合 佛所说的正理,玄奘菩萨已经通达论理,明白外道的错处,所以曾经当众引证破斥顺世外道的邪见。《续高僧传》卷4中记载:当时有南印度王灌顶师般若毱多,造《破大乘论》七百颂,这时有主张“极微是实有”的顺世外道来论义质难,写了四十条论义,悬挂到那烂陀寺门口,如果论输的人就得砍头谢罪,这些外道计执四大极微是有情及万物的根本生因。玄奘菩萨早已究竟通达所有的道理,经过来回往返论辩数次之后,对于极微外道所提的论义,统统破斥无余,道理全部丧失殆尽的极微外道只好认输堕负。

从以上的真实事迹可以证明,玄奘菩萨早就破尽正量部的般若毱多所造的《破大乘论》,并且引申大乘的义理写了一千六百颂,书名为《制恶见论》,降伏了主张“极微是实有”的顺世外道。而宗喀巴仍执著“一一极微皆是根识之因,复是实有”的邪见,只因他否定了真实心如来藏。为何 玄奘菩萨有办法破斥外道?因为他熟谙经典,明白极微有没有自体性,也清楚极微的建立以及极微的胜利,乃至大乘所谈唯识等种种论理皆已通达。

至于极微是什么?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54中说:“分析诸色至最细位,名曰极微。”佛在《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3中也说:【汝观地性,麁为大地,细为微尘,至邻虚尘,析彼极微,色边际相七分所成,更析邻虚即实空性。】由此可知,色法的最小元素名极微尘,又名邻虚尘,或名色边际;邻虚尘再分析下去就没有了,如同虚空,所以极微是最极微细色。佛说明了色空的道理以后,接着说:【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3)由此可知,极微是建立的,没有真实的自体性,都是识心加以计执度量的。《显扬圣教论》卷18也是这样说:【极微无自体者,谓诸极微但假想立,自体实无。】既然极微是假想建立,没有自体,宗喀巴怎么可以说,极微是根识之因?

极微的建立在《显扬圣教论》卷5中,有详细的解说:【损减建立者,谓建立极微。复由五种极微建立应知:一、由分析故,二、由差别故,三、由独一故,四、由助伴故,五、由无分性故。】首先,由分析故建立极微是说:由觉慧分析诸麁色法,渐渐减至最细,建立极微,没有自体的缘故,所以说极微无起无灭;这个道理在《瑜伽师地论》卷54中,弥勒菩萨说得很清楚:【何故说极微无生无灭耶?答:由诸聚色最初生时全分而生,最后灭时不至极微位,中间尽灭犹如水滴。】就好像锅中的水滴烧到最后,是一下子就没了,哪有可能看到有一个极微,然后才灭尽,极微只是假想慧。第二,由差别建立故,有十五种极微:也就是眼等根有五种极微,色等境也有五种极微,地等界有四种极微,最后一种是法处所摄极微。第三,由独一故,建立极微自相。第四,由助伴故,建立聚极微,也就是说于一地等极微处,所有其余极微同聚一处、不相舍离,依此建立聚极微。最后,由无分性故,建立极微无有余细分。

佛又为何要建立极微?因为有五种殊胜的利益。《瑜伽师地论》卷54弥勒菩萨说:建立极微当知有五种胜利:谓由分析一合聚色安立方便,于所缘境便能清净广大修习,是初胜利;又能渐断萨迦耶见,是第二胜利;如能渐断萨迦耶见,如是亦能渐断憍慢,是第三胜利;又能渐伏诸烦恼缠,是第四胜利;又能速疾除遣诸相,是第五胜利。如是等类应当如理思惟极微。

弥勒菩萨说,佛建立极微有五种殊胜的利益,如果能够如理思议极微,首先就可以破所缘境的执著,而能清净广大修行;其次可断我见,再断憍慢,渐渐伏除所有一切烦恼,最后能快速除遣一切有为相。佛建立极微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令大众悟入诸所有色都不是真实有,为了遣除一合想的缘故;如果以觉慧分析所有诸色,虚妄执著一切诸色为一合想就可以舍离,由此可随顺悟入人无我,也可以悟入诸有色非实有,乃至悟入唯识道理,通达佛法。这在《大乘阿毘达磨集论》卷3中无著菩萨也说:【麁聚色极微集所成者,当知此中极微无体,但由觉慧渐渐分析,细分损减,乃至可析边际,即约此际建立极微。为遣一合想故,又为悟入诸所有色非真实故。】外道因为不明白建立极微的真正道理,也不明白极微的胜利,才会产生种种的邪见,如果有智慧能够如理思议极微,宗喀巴就不会虚妄计度,说极微是根识之因。

佛在《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中,告诉外道微末底说:或说五大极微是常,能生诸法,此亦不然,犹如水米和合成酒,饮即令醉。如是醉力不从外来,非水中出,亦非米出,水米和合转变而生。一切诸法无有作者,亦无有我而为因缘。所以者何?大地、虚空、水、火、风界当知亦尔,岂无情物生有情耶?一切诸法假有实无,非自在天亦非神我,非和合因缘五大能生。是故当知,一切诸法本性不生,从缘幻有,无来无去、非断非常,清净湛然,是真平等。

语译如下:“有外道说五大极微是常,能够出生诸法,这也是不对的,就好像水和米和合成为酒,喝了会让人酒醉,这种让人醉的力量,不是从外边来的,不是从水中生出,也不是从米中生出,水和米和合转变后才出生的;一切诸法没有造作者,也没有神我当有情出生的因缘,为何这样说呢?大地、虚空、水、火、风五界应当知道也是这样,哪有无情物出生有情的道理?一切诸法假立为有而无真实,并非大自在天所造,也不是神我所造,也不是五大极微和合就能出生;因此应该要知道,一切诸法本来自性就是不生,从因缘幻化而有,没有来也没有去,不是断也不是常,本来清净晶莹透澈,是真的一切法平等。”佛真正的意思是说,一切有为诸法,好像幻化的干闼婆城,众生妄心去取着,虽然出现在眼前,但是并非实有,所有一切有为诸法,非因生也不是无因生,虚妄计着才有的,所以说唯心,是因为有无明妄想才看见,那就是色相的原因,依着藏识随缘现众像。

接着佛在《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又以偈告诉外道微末底说:【眼识依赖耶,能见种种色,譬如镜中像,分别不在外。所见皆自心,非常亦非断,赖耶识所变,能现于世间。】外道微末底听完 佛的开示之后,知道极微不能出生有情,因为自己落入邪见,立刻以偈赞叹 佛,向 佛禀白说:【大圣世尊!我于今者得大善利,蒙佛慧日正智光明,邪见疑心一切都尽。我今归依大圣世尊!】(《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可见微末底是有智慧的人。由以上 佛所开示的经文,我们可以知道,所见色相不是极微所生,一切有为法都是幻化不实,所见都是阿赖耶识所变,譬如镜中像,是因无明妄想才看见。但是宗喀巴却执著极微是真实有,是根识之因。

那如何才是真正的根识之因呢?经中说:【阿赖耶识行于诸蕴稠林之中,意为先导,意识决了色等众境,五识依根了现境界,所取之境莫不皆是阿赖耶识。】经文的意思是说,五识依着诸根了别现前的境界,所取的境界全部都是阿赖耶识所变现的。在《成唯识论》卷1中,有更简洁的说明:“识生时,内因缘力变似眼等色等相现。”意思是说,识生时,因为内因缘种子的功能,第八识变相似五根以及五尘,眼、耳、鼻、舌、身等五识,就依着第八识所变的根,缘着第八识所变的尘,五识得以出生;所以根识之因,是第八阿赖耶识而不是极微。《成唯识论》卷2也说:【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意思是说,阿赖耶识是有情生死轮转的主因,往世无明所造的业缘,遇见有缘的父母,阿赖耶识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子及有根身,外变为器世间,所以说阿赖耶识才是有情根识出生的根本因,而不是极微。经中说:【阿赖耶识亦复如是,变似一切世间众色,如翳目者以翳病故见似毛轮。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以习气翳住藏识眼生诸似色,此所见色譬如阳焰远离有无,皆阿赖耶之所变现。】众生为何会活在虚幻的世界?好像眼睛有毛病的人看到毛轮一样,所看到的外境如同阳焰一样,都是阿赖耶识所变现的,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便以为自己所见都是真实有,而有种种的执著与邪见,在六道中轮转不息。

就像《大乘广百论释论》卷10中所说:【契经言:未达境唯心,起二种分别,达境唯心已,分别亦不生,知诸法唯心,便舍外尘相,由此息分别,悟平等真空。】落入邪见的人不知道 佛的正理,不知道一切法的根本因,就会贪着境味,没有办法舍离欲乐的心,才会在三有中轮转不停,受种种的痛苦、没有办法解脱。大慈大悲的如来,有智慧方便善巧的说“诸法唯识”,让众生可以舍离外境的执著,如此便能止息虚妄分别,悟到自己与众生平等平等。

今天〈《广论》的说法同于极微外道〉,就讲到这里,谢谢诸位菩萨的收看!

敬祝诸位菩萨,福慧增长、色身康泰。谢谢!


点击数: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