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用正统佛教名相的密教广论(四)

第67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单元。在这一集,我们继续探讨宗喀巴的《广论》如何窃用正统佛教的名相。

在上一集,我们讨论了密宗是以外道法入篡佛教正法,利用许多的佛法名相,却是作不同的解释,藉此大量地吸收了佛教的资源,也误导了许多希望修学正法的佛弟子。因为密宗是入篡佛教正法,窃用佛法名相,所以会在许多的地方产生前后矛盾的现象,就像达赖喇嘛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所说的:“我们确实也发现二转法轮有某些教法与初转法轮相矛盾。”(~《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页15)佛陀三转法轮的教法如果互相矛盾,佛弟子们如何来依止并修证成就佛道?其实是密宗误会了佛法名相,误导佛弟子,这种现象在《广论》中是非常的常见。例如宗喀巴在《广论》上士道修行止观的论文内容中,引用许多《解深密经》的经文来作为《广论》上士道应修证的内容。例如《广论》卷14中说:

《般若波罗蜜多教授论》云:“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无分别影像者,是止所缘。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有分别影像者,是观所缘。”此说于如所有性、尽所有性,不分别住,名奢摩他;思择二境,名毘钵舍那。(~《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4)

《解深密经》是唐朝 玄奘菩萨所翻译,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是 玄奘菩萨所翻译的经论,如《大般若经》、《解深密经》以及《大乘阿毘达磨集论》中所出现的佛法名相;其中《解深密经》对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有详细的说明。《解深密经》是唯识的根本以及重要的经典,在《解深密经》卷1〈心意识相品〉中开宗明义建立有阿赖耶识,经文说明六道众生生死轮回的时候,有时在卵生、有时在胎生、有时在湿生、有时在化生,在这四生的身分生起的时候,有一个种子心识能够配合这四生的身分成熟、辗转、和合、增长、广大。这个心识,如来说:

此识亦名阿陀那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随逐执持故。亦名阿赖耶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摄受、藏隐、同安危义故。亦名为心。(~《解深密经》卷1)

《解深密经》并不是说众生四生的身分是依缘而生,而是说有一个阿陀那识,祂就是阿赖耶识,这个识跟随追逐着众生四生的身分,祂能够摄受四生的身分,祂隐藏在四生的身分之中,祂与四生的身分共同安危,这个阿赖耶识也称作心。

在《解深密经》〈心意识相品〉中叙述了八识心王的体相,并且说明阿赖耶识是生死的根源,祂的各种名称以及祂所显现的各种差别相,就是唯识的各种事相。〈心意识相品〉中 如来又说:“《解深密经》阿陀那识为依止、为建立故,六识身转,谓眼识、耳、鼻、舌、身、意识。”(~《解深密经》卷1)也就是以这个阿陀那识作为依止,也因为有这个阿陀那识,所以才能够建立六个识;因为有阿陀那识,这六个识才能运转。《解深密经》并不是说一切法缘起性空,而是说有一个能够作为六识生起的根本,宇宙万法都是因为这个阿陀那识才能够建立。

我们知道 玄奘菩萨是极力主张众生有八识心王,主张众生有真实如来藏阿赖耶识的佛教高僧。而 玄奘菩萨所翻译的《解深密经》更是大乘唯识的精髓,经中所说的法都是依于阿赖耶识而展开的,也就是《解深密经》中所说的尽所有性、如所有性等法,都是依于阿赖耶识才能建立的。

在《解深密经》卷3中解释尽所有性说:尽所有性者,谓诸杂染清净法中,所有一切品别边际,是名此中尽所有性。如五数蕴、六数内处、六数外处,如是一切。

经文中说明尽所有性是函盖清净的或是杂染的一切法的所有品类差别。譬如五蕴,可以函盖有情的一切身心世界,一切的有为法都是这五蕴所含摄;或是内六处、外六处等,把有情的心识对外有六种的了知作用,作了完整的含摄。因此,尽所有性就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这一切法,当然这一切法建立的前提就是阿赖耶识,也就是一切法是依止于阿赖耶识的。

所谓的如所有性,在《解深密经》卷3中解释说:如所有性者,谓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复七种:一者流转真如,谓一切行无先后性;二者相真如,谓一切法、补特伽罗无我性及法无我性;三者了别真如,谓一切行唯是识性;四者安立真如,谓我所说诸苦圣谛;五者邪行真如,谓我所说诸集圣谛;六者清净真如,谓我所说诸灭圣谛;七者正行真如,谓我所说诸道圣谛。

从经文中的解释,可以知道所谓的如所有性,就是含摄在全部一切境界当中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这如所有性的如,就是指真如。

什么是真如?《成唯识论》卷9中 玄奘菩萨说:真谓真实,显非虚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谓此真实于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

真如就是真实与如如的意思,真就是真实,显示这个法不是虚妄缘起的;如表示恒常,表示这个法是无有变易的。也就是真如这个法在一切的境界当中,祂的体性是恒常不变易的。真如这个法能够在一切境界当中,显示出真实与如如的体性,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38中圣教记载:

舍利子问善现言:“何等名为心非心性? ”善现答言:“若无变坏亦无分别,是则名为心非心性。”

《大般若经》中善现须菩提说有一个心没有一般六识心的心性,这个心不会变坏,也不会分别,这个心就是《般若经》的非心心、无心相心;因为从无始以来祂就是这么真实的存在,也不会变易,所以也称为真如。二转法轮《般若经》所讲的非心心,就是三转法轮唯识所讲的阿赖耶识、真如,甚至往前到初转法轮所说的入胎识、本际、本识,全部都是在讲如来藏阿赖耶识。

如所有性是说众生的真如显现出七种状态:一是流转真如,是指真如与我们的身口意行等有为法无有先后性,在流转中就显示出真如;二是相真如,是在世间一切法以及人无我性及法无我性中真如显现的实相;三是了别真如,是指有情的一切身口意行都离不开八识心王的了别性,有情众生的一切杂染清净的法,都是真如的真实性;四是安立真如,是指众生因为有不坏不灭的因地真如,因此世世轮回受苦;五是邪行真如,是指众生都有真如,可是却是行于邪行,积聚后有诸苦;六是清净真如,是指众生在灭圣谛中真如实性一样显现;七是正行真如,是指众生所行都是在正法中行的时候,这所行中一样有真如性。七真如不是真如有七种,而是阿赖耶识心体在一切法当中显示出的七种相貌,也就是从不同的证境而说阿赖耶识在七种境界中的真实与如如性。

《广论》中引用《般若波罗蜜多教授论》说: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无分别影像者,是止所缘。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有分别影像者,是观所缘。(~《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4)

宗喀巴在谈止观时,认为止所缘的是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无分别影像;观则能缘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有分别影像。这在《解深密经》卷3中有类似的经文:

佛告慈氏菩萨曰:“善男子!一是奢摩他所缘境事,谓无分别影像;一是毘钵舍那所缘境事,谓有分别影像……。”

《解深密经》这一卷是 弥勒菩萨请问 如来:菩萨要以什么为依止、要以什么而安住,在大乘法中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也就是大乘菩萨要以什么作为依止、安住来修习止观?

我们要记得《解深密经》是以阿赖耶识作为宗旨的,菩萨修行止观一定不能够离开阿赖耶识,否则就成为断章取义了。《广论》中引用《般若波罗蜜多教授论》,说明止跟观都可以缘于尽所有性、如所有性,只是止缘于无分别影像,观缘于有分别影像。在尽所有性之中,什么是无分别影像?因为尽所有性,是我们七识心所相应的境界,就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在这些境界当中,例如禅定,二禅以上等至无觉无观三昧之中,不缘于外五尘时,有无分别影像的境界,可以作为意识心安止的处所。可是,在如所有性之中,以《广论》而言,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无有任何真实法的存在。宗喀巴在注解月称《入中论》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佛未说有实法”;既然没有真实法的存在,也当然没有真如,那应该以什么作为如所有性无分别影像的境界,而且可以作为意识心安止的处所呢?

大乘佛法之中,有一个真实法如来藏可以实证;实证如来藏之后,可以缘于如来藏所显示的无分别影像的真如体性而安住。虽然如来藏本身是无所住的法,祂不在六尘中分别,可是祂却时时在一切法之中显示出无分别的影像,这无分别的影像可以作为意识心安止的境界。然而宗喀巴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既然没有真实法的存在,哪来真实与如如的境界可以作为所缘?所以,宗喀巴所说“如所有性无分别影像者,是止所缘”,是自打嘴巴的说法。

至于,所谓观能缘尽所有性、如所有性有分别影像,在尽所有性之中是指二禅以上的定力,住在初禅境界当中,仍然有色尘、声尘、触尘三尘的影像可以用意识心来观察。这个时候,还是依于止的定力,但是不安住在定境当中,就以这个定力进行观察。而在如所有性之中,也是一样依于止的定力,来观察众生的真如在一切法当中不即不离地和合运作。如果如宗喀巴所坚持无有真实法如来藏的存在,一切法依缘而生,他怎么观察如所有性的有分别影像呢?

中观应成派的法师认为如所有性就是“一切法皆缘生性空”。这缘生性空只是依于一切法生住异灭所显示的状态而已,怎么会是如所有性的七真如呢?一切法本身虚妄不真实,依于不真实的一切法所显示的缘生性空更是不真实,缘生性空绝对不是如所有性。必须是能藉缘出生一切法的真实如来藏,能在一切法当中显示出真实与如如的体性,才能说是如所有性。宗喀巴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既然没有真实法的存在,哪来真实与如如的境界可以作为观的所缘?所以,宗喀巴说“如所有性有分别影像者,是观所缘”,是拿砖头砸自己脚的说法。

在《解深密经》卷2中,如来开示说:云何诸法圆成实相?谓一切法平等真如。于此真如,诸菩萨众勇猛精进为因缘故,如理作意、无倒思惟为因缘故,乃能通达;于此通达渐渐修习,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方证圆满。

我们从经中如来的开示可以知道:在一切的凡夫位或是生死流转的异生位中,以及菩萨染净地中,所有第八识心体阿赖耶识或是异熟识,都可以称为真如,都可以称为圆成实相;这个阿赖耶识、异熟识的心体是众生平等平等的,因为祂含藏有能让众生证得初地通达位的真如性,也含藏有能让众生转成佛地真如的功德性,因此说一切法平等真如。就是依于这个真如,菩萨众们勇猛精进作为因缘,在这个真如中,能够如理作意、无倒思惟的缘故,才能够进入初地通达位。从通达位开始进入修道位渐次修习,一直到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才是圆满佛地的究竟位。

月称与宗喀巴都认为没有真实法的存在,因此他们否认有阿赖耶识;认为不必有阿赖耶识,众生的业也可以产生果,所以他们主张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法空。既然没有阿赖耶识来显示真如性,那么《广论》讲如所有性作什么?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表示一切法都是虚假的,如何说有真实与如如的特性?何处能够显示出七真如?《广论》引用《解深密经》的内文,却是把《解深密经》的前提给否定掉;或者《广论》引用了了义经典的内涵,却是否定了自身的宗旨。如此,这个论述怎么能够称为菩提道的次第呢?这个《广论》明显只是东凑西凑的剪贴簿而已。

我们希望《广论》的学习者能够静下心来,仔细地分析理解我们辨正的内容是不是合理。如果是合理,就应该放弃错误的学习对象,以三乘菩提正确的佛法作为依止,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法身慧命;同时也应该告诉周遭学习《广论》的人,尽速远离错误的邪见,埋首于处处矛盾的《广论》,在菩提道上唯有坠落深坑,是永远无法成佛的。

今天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