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用正统佛教名相的密教广论(三)

第66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单元。在这一集,我们继续来探讨宗喀巴的《广论》如何窃用正统佛教的名相。

我们先回顾一下宗喀巴中观思想的脉络,在公元五、六世纪期间,印度佛护论师学习龙树菩萨的中观,并广泛地注释《中论》;到了公元七世纪的时候,有月称论师大力发扬佛护的思想,月称论师着有《入中论》,认为是悟入《中论》的阶梯;佛护与月称的思想转入西藏以后,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在公元十五世纪左右,有宗喀巴大力弘传,并对藏传佛教的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宗喀巴依据月称论师的《入中论》著作《入中论释》,并以《入中论》的思想为主轴,剪贴大乘经论的内容,成为《菩提道次第广论》。佛护与月称的中观思想明确地否定唯识,否定有阿赖耶识等真实法的存在,主张胜义谛、世俗谛一切皆空,以一法不立的立场专门破斥其它宗派;这一个自认为中观的思想脉络,就称为中观应成派。佛护、月称、宗喀巴乃至各代达赖喇嘛等人,都是中观应成派的代表。

宗喀巴在《广论》卷20上士道毘钵舍那道中说:自己无所立宗唯破他宗,虽有所欲亦无所宗。又自无宗,是就观察胜义之时,谓不立宗无自性等,非说一切全无所许。故于观察胜义之时,若许无性为所成立,而于自宗成立无性是自续派,若自无许唯破他欲是应成派。(~《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只要破他宗,自己不必建立宗旨,虽然想要建立宗旨也没有什么宗旨可建立。所谓不立自宗的宗旨,就是在观察殊胜义理的时候,了知胜义法是无自性所成立的;既然无自性,也就没有什么宗旨可立了。但也不是说不立宗旨,就什么法都不承认了,因此在观察殊胜义理的时候,立无自性为宗旨的是自续派,不立无自性为宗旨,而认为胜义是无自性专门破他宗的,就是应成派。

这种不立自宗的见解,我们在前面曾经提过舍利弗的舅舅长爪梵志就是这种主张:一切论可破,一切语可坏,一切执可转故,无有实法可信可恭敬者。(~《大智度论》卷1)

可是 如来一句话问他说:“你一切法不受,这个见解你接不接受?”长爪梵志听到 如来这句话,马上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两头皆输的状况。以现代的话语来说,长爪梵志的主张是一种悖论,也就是一种自相矛盾的主张。长爪梵志知道如果回答说接受这个见解,这将输得太明显,很多人会知道他输了;如果回答说不接受这个见解,这样输得比较不明显,大部分的人不知道他输了。因此,长爪梵志回答 如来说:“一切法不受,这个见解我也不接受。”如来告诉长爪梵志说:“你不接受一切法,连这个见解也不接受,就与一般大众没什么差异,你有什么地方值得高傲而生憍慢?”就这样,长爪梵志知道自己的错误,因此归依 如来座下,最后也成为阿罗汉。

中观应成派也是一样主张一法不立,认为一切法都是无自性空,只是宗喀巴的根器还是不如长爪梵志,因此最后还必须自打嘴巴安立宗旨。在《广论》卷17中说:“若谓无性之空,是就中观自宗安立。”(~《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是说无自性的空性,是中观应成派所安立的最究竟、最殊胜的见解,是由完全依赖他者的缘起来安立一切法。这就是宗喀巴所注解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所说:

若善了知以上诸义,则能善解一切诸法皆是依缘安立,依缘假设,依缘而生。皆无自性,皆无不由他名增上安立之自在体。随立何法,皆是不寻彼假义而安立者。(~《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4)

所以,中观应成派所谓的中观,就是无自性空,一切法依缘假设、依缘而生,皆无自性。中观应成派一切法空的主张,其实回过头来否定了自己的论述,因为一切法空的主张,就是一种逻辑悖论。既然中观应成派主张一切法空,就是依缘假设、依缘而生,皆无自性,那么我们套用 如来的说法:“这与一般大众的见解没什么差异,有什么地方值得认为是最究竟、最殊胜的见解呢?”

我们知道大乘佛法并不主张缘起性空。那么真正的大乘佛法中,什么是中观?中观顾名思义是中道的现观;那么什么是中道?现观中道有什么意义?这是修学佛法应该要了解的事情。常常有人跟我们说:“中道就是我们觉知心不要落在常边,也不要落在断边;既不要讨厌别人,也不要喜欢别人,这就是中道。”或者有人说:“我们的心维持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状况,不执着假有,也不执着真空;既不昏沉,也没有妄想,这就是中道实相。”可是这些中道为什么随着觉知心有时有,有时没有?也就是为什么有时候生,有时候灭?中道不是应该远离生灭、断常等等的两边吗?显然缘起性空或是意识心远离两边,都不能够称为中道。那么中道的现观到底是什么?在本缘部的《众许摩诃帝经》卷7中圣教记载:

于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于此八正而广修习,获于神通,证于涅盘,得名中道,当趣无上正等正觉。(~《佛说众许摩诃帝经》卷7)如来说修学八正道可以证得涅盘,所以称为中道,最后可以成就佛道。

那么涅盘又是什么?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中 如来开示说: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盘、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盘。

在《楞伽经》中 如来告诉大慧菩萨说:“我所说的如来藏,不同于外道所说的意识心我。这个如来藏,我有时说为空、无相、无愿的三三昧;有时说是如、实际、法性等一切法的本源;有时说是法身、涅盘、离自性等;有时说是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盘等等的中道体性。”说如来藏是不生不灭,因为祂永远都存在,不是从别的法产生,永远也不会坏灭;因为永远不会坏灭的缘故,所以从来不生。因此,不生不灭就是指如来藏,世出世间一切法当中,能够称为不生不灭的,就是指每一个众生唯我独尊的如来藏。本来寂静,是说我们这个如来藏从无始以来,就一直离开见闻觉知,离开表义名言与显境名言,没有任何的妄想,因此说本来寂静。自性涅盘是指如来藏的体性是无生灭,而且是永远安住在寂灭的境界中,离开见闻觉知,因此祂的自性就是涅盘。从《楞伽经》中 如来的开示可以确定,如来藏就是涅盘,唯有这个能够出生一切众生界的如来藏,才是中道;那么依于祂来现观,才能够称为真正的中观。

在前面曾经说过证得如来藏所发起的智慧,就是般若智慧;同样地,证得如来藏以后,依于如来藏的现观,就是般若中观。这般若中观包含总相智、别相智与种智。总相智是大乘别教真见道七住菩萨明心的智慧;别相智是证悟以后,依善知识或自己有能力依《般若经》熏习,于一切境界当中体悟如来藏的中道体性,这是从三贤位一直到初地入地心的通达位的般若中观智慧;般若种智是入地以后的菩萨所修学的道种智,一直到究竟佛位圆满种智,才成为究竟般若中观。般若中观的总相智、别相智、种智,都是依于如来藏各各不同的修证智慧而建立的,因此不可能离开如来藏、否定如来藏而有般若中观可以实证。

前面我们已经说明依于般若才有中观。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心经》中说有一个空性心,这个心与色蕴不相异,色蕴就是这个空性心;受想行识等其它四蕴也是如此。《心经》是在说有一个空性心如来藏与五蕴非一非异的关系,五蕴诸法虽然是空相,是因缘所生法,但是摄归如来藏的时候,因为如来藏本身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所以五蕴因此也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这在《优婆塞戒经》卷1中 如来也是这么说的。经中 如来说:求大智慧故名菩萨;欲知一切法真实故,大庄严故,心坚固故,多度众生故,不惜身命故,是名菩萨修行大乘。

如来说追求大智慧的缘故,所以称为菩萨;其中菩萨修行大乘法门,必须要知道一切法真实,这一切法真实就是大乘佛法的大智慧。如来说菩萨要知道一切法真实,而不是说一切法空,也不是说一切法因缘所生、无有真实,如来说这样子才是菩萨修行大乘。看来中观应成派所主张的一切诸法皆是依缘安立无有自性,与 如来所说是南辕北辙了。这样子中观应成派,如何能够说是中观呢?

佛法中所说的真实法是指如来藏,如来藏就像是一颗摩尼宝珠随缘影现世间一切诸法。世间一切法随着缘有生灭变异,就像摩尼宝珠所影现的影像有来来去去;可是将这些影像摄归摩尼宝珠时,这些影像是属于摩尼宝珠所生,是摩尼宝珠的体性,摩尼宝珠本身不生不灭,影像也是不生不灭;摩尼宝珠真实,影像本身也是真实。所以,在有真实法如来藏的前提下,如来藏不生不灭,一切法也是不生不灭。菩萨就应该这样修学般若中观,从总相智、别相智一直到成就一切种智。

般若诸经所讲的如来藏,从无始以来就是中道。由于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以后,知道祂就是心真如,接着就能亲自体验、领受第八识永远离开两边,却又不曾离开两边的非即非离,而又不堕于两边的中道性;因此,如实了解中道的真实义,才能真的住于中道之中,开启真正的般若中道的智慧,不会再落入意识思惟想象的错误中道了。般若中观所现观的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垢不净、非有非无、不一不异、非善非恶、不生不死、无来无去、非涅盘非生死等等,无量的不堕二边,又同时函盖二边,都是心真如阿赖耶识本来就“如”而显现于外,可以被利根菩萨亲证而现观的实相,都叫作中道。

世间法中,有清净法,有染污法。譬如,瞋恚是染污法,无瞋是清净法,然而有瞋、无瞋都是如来藏藉缘所显现,如来藏就像是一颗摩尼宝珠,有清净的缘来时,祂就现出清净的影像;有染污的缘来时,祂就现出染污的影像,可是这颗摩尼宝珠却是本来自性清净,就像如来藏的真实境界中是看不到瞋与无瞋,可是祂又能藉缘出生染污的法,所以说祂不垢不净。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是由祂所出生,所以祂能够远离世间一切的对立,譬如生灭、来去、增减、黑白等等,所以只有如来藏才能够称为中道。这如来藏本身具有中道性,因为如来藏是诸法实相,也就是诸法的真实相貌;一切法从如来藏生,一切法有生住异灭等等相貌,这些相貌也是如来藏藉由诸缘所显现,因此如来藏必定能够禁得起以不生不灭等四句偈来检验。

宗喀巴在《广论》卷17上士道毘钵舍那中说:现自许为释中观义者,多作是言,就真实义,观察生等有无之理,从色乃至一切种智一切诸法,皆能破除。随许何法,若以正理而观察,皆无尘许能忍观察。由破一切有无四边,非有一法此不摄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也就是中观应成派他们认为真实的道理,就是观察生死、有无等道理,从色法乃至一切种智等等诸法都是可以破除的。他们认为不管什么法,若是以正理来观察,是无法找得到像微尘少许的法真实存在,世间的一切法无法经过中道四句偈的检验;也就是世间一切法一定无法符合有、无、非有非无、亦有亦无的检验,因此一定会被中观应成派所破。《广论》所说“由破一切有无四边,非有一法此不摄故”,只是针对世间一切法作检验,世间一切法当然不具有中道性,因为唯有真实如来藏具有中道性。因为他们不相信 如来所说的法,从一开始就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当然就无法实证如来藏;没有实证如来藏,却是讲中道的现观,这个中观就会错得离谱。

因为,缘起性空是依于一切诸法皆是依缘安立、依缘假设、依缘而生,皆无自性。也就是缘起性空是因为世间一切法依缘而生、显示的空相;依于不真实的一切法所显示的空相,怎么可能是中道?应成派中观虽然标榜中观,却是打着中观反中观,也就是打着佛法的旗帜反佛法,如此应成派中观怎么能够说是佛法呢?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