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用正统佛教名相的密教广论(一)

第64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单元。

在这一集,我们来探讨宗喀巴《广论》中窃用佛教名相的可怕事实。宗喀巴在《广论》卷7中说明十二因缘法的时候说:识者,经说六识身,然此中主要,如许阿赖耶者,则为阿赖耶;如不许者,则为意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7)

宗喀巴又说:此复父母贪爱俱极,最后决定各出一滴浓厚精血,二滴和合住母胎中,犹如熟乳凝结之时,与此同时中有俱灭,与灭同时,即由阿赖耶识力故,有余微细诸根大种和合而生,及余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抟生。尔时识住,即名结生。诸有不许阿赖耶者,许为意识结生相续。(《菩提道次第广论》卷6)

宗喀巴等密宗中观应成派的基本主张,就是众生只有六个识,他们并不承认大乘佛法所提出的八识心王,而是认为众生的心识全部就只有六个;然而,佛法主要就是谈心识,所以主张“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广论》所说的心识与如来所说的心识,在功能、分类与内涵上若是完全不同,那么应该谁说的才对?或者应该问说《广论》到底算不算是佛法?

首先,我们来探讨宗喀巴的意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从《广论》上述的论述可以知道,宗喀巴认为意识可以结生相续,譬如可以执藏各种业种,可以往来三世等等;也就是宗喀巴认为意识就是生命的真实相貌。对于意识可以结生相续,我们也可以参考同样是中观应成派的达赖喇嘛的说法,在众生出版社出版的《揭开心智的奥秘》一书中,叙述达赖喇嘛曾经与几个电脑科学、神经科学、化学、心理学的大学教授以及医生讨论大脑移植的问题,这个议题也是最近许多医学人士讨论的议题。达赖喇嘛主张说:

如果你将乙的脑植入甲的身体,那么那脑现在就属于甲。虽然这脑以前不属于他,移植以后,我们应该说它属于甲──接受移植的人。(《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271)

也就是达赖喇嘛认为将某乙的脑袋移植到某甲的身体上,这个完成移植手术的身体如果能够存活,他所表现出来的人格特质,会是某甲这个人。

达赖喇嘛这种说法有重大的问题,在座谈会当场有学者向达赖喇嘛提出质疑认为:“自我的连续有赖记忆,而记忆应该是大脑现象。我们现在把大脑换了,所以没有记忆了,这人怎么还能是同一个人?”这位学者不懂佛法,不知道佛法中有三世因果,这其中自我的连续,是由第七识末那识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完成;但是就现象界所见,人类如果只有一世的寿命,他这么问是没有错的。因为,我们现前可以看见周遭许多的案例,譬如有人遭遇重大的车祸,他的大脑受伤后,他会在某些记忆产生空白,他会不记得自己的亲戚朋友等等,甚至忘了自己是谁;或是我们年纪增长、大脑退化,或是得了阿兹海默症,大脑发生病变时,我们会丧失记忆。有一部电影名称是〈我想念我自己〉,正是在叙述一位大学教授得了早发性阿兹海默症,一步一步失去记忆的过程;在丧失记忆的过程后期,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所以我们的意识绝对跟大脑有所关联,不可能换个脑袋,思想行为却是不变的。

达赖喇嘛对他的主张,举了一个现量的例子,他说:在受孕的时候,连习惯上认为是形成我的物质──卵子与精子,也是属于别人──父母的,但也可以说那同时也属于那个我。身体是由别人而来,不过一旦意识进入之后,它就成为一个新人的身体,胚胎,胎儿……。我在这里找到相似的例证,虽然形成胚胎的物质是得自两个不同的人──父母亲,但是一旦意识进入这结合的细胞之后,那细胞就属于意识所有。(《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271-272)

达赖喇嘛认为是由意识进入父母所形成的受精卵中,才能发展成为人类。同样地,他认为大脑移植以后,因为意识可以从身体外面进入这个身体,所以他认为意识不会因为大脑的移植而改变;这种说法不仅违反了人类的基本常识,更是违背了佛法的基本道理。

达赖喇嘛的错误,在于对意识心的错误认知。佛法中的意识是如何生起的,在《杂阿含经》卷9中 如来说: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如来说:“所有的各种意识心,或是祂的各种变相,都是意根、法尘为缘所生。”

也就是意识心是因缘所生的法,而且意识心是依于良好的身根才能生起,所以在《中阿含经》卷7中圣教记载:诸贤!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

意识是依于良好的色身才能产生,这是常识。如在医院急诊中,医生第一次接触急症病患时,常常会问“意识还在不在”,作为判断病情的一个依据;因为,意识是会断灭的,意识是依于良好的身根才能产生的。

再来,意识心有什么功能?《显扬圣教论》说“意识以了别为性”。意识是意根接触法尘所生起的了别作用,所以意识生起时,会有五别境心所法伴随着,所以会有欲、胜解、念、定、慧的功能显现;也就是意识心会有想要了别的欲心所,会有能够理解的胜解心所,会有忆持不忘的念心所,会有能够专注一境的定心所,会有简择判断的慧心所。意识心存在的时候,就是有这五个别境心所法出现,或者一个、两个,乃至全部心所法显现。在《成唯识论》卷7中玄奘菩萨说: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

这是说意识的“五位无心”,也就是意识有不现起的五种状况。五位包括生无想天中间的五百大劫是没有意识的,在无想定以及灭尽定中,眠熟以及闷绝;其中死亡是属于最极闷绝,在这五位中都是没有意识现起的。人死亡以后意识就断灭了,中阴身现起时,有了中阴身的意识;中阴身投胎时,中阴身的意识又断灭了;因此,意识是无法像达赖喇嘛所说,可以进入受精卵中形成胚胎与胎儿的。圣教所说的意识与我们现观所得到的结果是互相吻合的,因为最简单的观察是:我们睡着时,意识心就不见了,五别境心所法都没有在作用了。而且我们根本不记得前辈子的事情,甚至入胎、住胎、出胎的事情也都没有记忆,这就是佛法中所说的意识。

那么,宗喀巴及达赖喇嘛的意识心到底是什么?达赖喇嘛解释说:最好的解释是用无上瑜伽密续的观点。在此我们将意识分为三层次:粗、细与最细意识。……心智越粗糙的层次,对身体的依赖越多,越微细的依赖越少,而最细的层次则是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我们的这种最细意识叫做明光、明光心。因为具有这最细意识作为根源,经由与大脑、神经元、感觉器官的交互作用,才产生心智的较粗层次。……意识中的仓库,上面留有所有印迹的最细意识──明光心。它保留所有储藏的记忆。(《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273)

达赖喇嘛依密宗无上瑜伽将意识作了个说明,原来有个最细意识叫作明光心,这个明光心独立于身体之外,而且是粗意识运作的根源,是储藏记忆的所在。因此达赖喇嘛才会主张:将某乙的大脑移植给某甲的身体,接受移植的身体将拥有新的大脑,出现的人格特质将仍会是某甲。

可是,如果如达赖喇嘛所主张,记忆是由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明光心最细意识所完成,那么每一个人不应该因为大脑的受伤、退化或是病变,而在记忆上有所丧失;而且每一个人都应该记得过去世姓啥、名啥,黄金珠宝埋藏在哪里;因为,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既然独立于身体之外,自然不受身体、大脑等的变化所影响,就像是电脑的云端内存一般,可以长久保存记忆。达赖喇嘛没想过,为什么我们无法记得过去世的种种事情?既然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独立于身体之外,那么应该是不会因为身体的死亡或是大脑的病变而有所影响;而且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到底在宇宙的哪里?是谁帮我们保存?众生的明光心最细意识会不会重迭?会不会合并?会不会交互影响?或者如果移植各半的身体时,应该会由哪个明光心进入身体呢?当达赖喇嘛提出密宗无上瑜伽明光心最细意识时,他似乎没有考虑到后续衍生出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问题。

在《揭开心智的奥秘》书中,达赖喇嘛又说:在经(Sutras)中是指空性──心的究竟本质。在无上密续(Uttaratantra)中,明光一词是用来描述所有心智的知觉活动之光明本质;而在密续之修习中,它的意义是最细意识。(《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275)

达赖喇嘛将这个最细意识称为空性,只是他这个空性与大乘佛法的空性意义不同。当学者问达赖喇嘛空性的认知如何证实时,达赖喇嘛回答说:当你有空性的经验,应成派的观点认为:并非意识觉察到空性的真正存在,而是觉察到根本没有本具的、自性的存在。证悟空性要由否定本具的存在契入,直接证悟空性的智慧不是了解空性的存在。(《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357)

所以,达赖喇嘛的空性是意识“觉察到根本没有本具的、自性的存在”,也就是一切法空。

达赖喇嘛又说:应成派的另一观点是:现象是以相互依存的事件而存在,这与现象之空性或无自性存在二者之间关系密切。(《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页358)

所以,密宗无上瑜伽明光最细意识的空性心,就是意识觉察到一切法都是依于相互依存的关系而存在,是没有大乘佛法所主张:有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真实如来藏存在。达赖喇嘛所谓“证悟空性要由否定本具的存在契入”,他的空性是依于否定一切事物的真实存在而契入,显然是必须先有一切法的现象出现,然后观察一切法是以互相依存的关系而存在,本身没有本具的自性存在;经过否定一切法有本具的自性后,然后得到空性。所以,这空性不是生命的真实相貌,它只是一切法生、住、异、灭所显现的过程而已;是依于一切法而存在,也是意识心所认知的境界相之一,怎么可以说是心的究竟本质呢?它又怎么能够独立于身体之外呢?这个空性就是《广论》意识心的本质。

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中,如来说达赖喇嘛这种空性心是外道兔无角法。经中 如来告诉大慧菩萨说:有一种外道,作无所有妄想计着。觉知因尽,兔无角想。如兔无角,一切法亦复如是。(《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

经文的意思是:“如来说有一种外道修行人,作一切法都是无常、终归坏灭,最后皆无所有的虚妄想像;然后错误地认为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坚固执著这个见解不放弃。他们是因为发现到一切法,都是因为能生起的因缘已经消失了,因此随着因的消失而消灭,所以产生了兔无角的想法;就像兔无角,一切万法也是这样。”密宗无上瑜伽空性刚好就是 如来在《楞伽经》中所说的兔无角法。

意识是藉意根、法尘为缘所产生,祂主要的功能就是了知,藉由五别境心所法产生作用,祂在无想定、灭尽定以外的禅定之中或是短暂的生理现象,处于没有语言文字的状态,是许多外道误认为涅槃境界而错误的追求。如达赖喇嘛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中说:

印度大师佛智所撰《文殊圣语》提到,吾人的身体结构和四大,即使是在凡夫的层次,在睡觉、打哈欠、昏厥和性高潮的时候,也会自然地经验到明光的微细层次。(《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页36)

达赖喇嘛所说,即使是凡夫也可以在上述四种状态下,自然地经验到明光心的微细层次,因为睡觉与昏厥的时候没有觉知心存在,而又不可能将一直的打哈欠当作是修行;因此,密宗无上瑜伽密续的圆满修行过程,就必须寻找一位异性的同修,假借双身修法的合修过程作为证道的冲力,去体验明光心,追求意识心安住于单一境界,不再有语言文字妄想的状态。可是,这毕竟还是意识的境界,而且是最为粗糙浅薄的意识境界。

意识本身虚妄,是识阴所含摄,证初果断三缚结就是要否定祂的真实性。可是《广论》以及达赖喇嘛等密宗修行人,却是以极细意识为空性明光心,还以祂作为心的究竟本质;这样错误认知意识心的内涵,这种教法从基本上违背了 释迦世尊的开示,窃用了佛教的名相,所说的法却是外道法,因此说《广论》是常见外道法,不是佛法。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