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下)

第63集
由 正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常见外道法──广论(二)”,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第二个单元。上几个单元,我们提到宗喀巴的根本问题,就是否认有常住法——阿赖耶识。因为他是否定有七、八二识的六识论者,所以造成了种种的缺失,更违背了 佛的圣教!不仅如此,宗喀巴也误解了 佛讲虚空的譬喻,把断灭空当作胜义无自性性来解释。所以在他的《辨了不了义善说藏论》中他这样说的:

又譬喻时,唯于无色立为虚空,说亦如是安立无我。以于有为有法,断除法我,无戏论之灭,即安立为法无我性圆成实相,极显然故。

这个大意是说:譬如,就像把没有色法的地方,假名安立施设为虚空,就像这样依于有为有作的法终将坏灭,而安立说是无我法,所以就断除了法我执,这正是无戏论的灭谛,也就安立成为法无我性的圆成实相,这个道理是很显然的。

所以宗喀巴认为圆成实性也是如同虚空一般,乃假名安立施设,说这样是胜义无自性性。这是宗喀巴错解了《解深密经》的意涵,其实《解深密经》是用色法的边际所显示的虚空作譬喻,来解说阿赖耶识的圆成实相,而不是说法无我性的圆成实相,是假名安立的虚妄法;因为圆成实相就是指于一切法平等,而且是真实与如如。

《解深密经》卷2说:譬如虚空,惟是众色无性所显,遍一切处;一分胜义无自性性,当知亦尔,法无我性之所显故,遍一切故。

经文是说:譬如虚空,遍一切处没有边际,虚空是色边色,如果没有色法就没有办法安立虚空之名,所以说虚空只是依于众色所显示出来的。胜义无自性性也是像这样子,是由法无我性之如来藏阿赖耶识,在依他起性及遍计执性上面,所显示出来的圆成实性;但阿赖耶识是无分别的真如法性,不分别三性,所以祂的境界中没有三性可言,而成为三无性。不是宗喀巴所说的,灭除戏论后的意识境界的“灭”;也不是像宗喀巴所说的“安立为法无我性圆成实相”。这显示宗喀巴严重误解佛法。

阿赖耶识本体犹如虚空,遍一切处,祂不在三界内,也不在三界外;由遍计执、依他起所显一分的胜义无自性性,乃是阿赖耶识的圆成实性所显示出来的。所以才假借虚空作为譬喻,来说明阿赖耶识的圆成实性,并不是如宗喀巴把灭除戏论的意识境界当作圆成实相。很明显的,宗喀巴并没有灭除他心中的戏论相。宗喀巴之所以如此曲解《解深密经》的经意,其目的也是为了自圆其说,不需要有阿赖耶识,以意识所缘的一切法空,自然就可以成为圆成实相;进而就能支持喇嘛们乐空双运的淫乐邪法,更以此邪见而引导众生堕入黑暗深坑,实在令人难过啊!

由于宗喀巴否认有阿赖耶识,并且以六识论的观点,主张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所以宗喀巴错把虚妄的意识心,当作圆成实性的根本心来解释,错认为意识双具依他起性及圆成实性。但是意识是生灭法,因为意识既不圆满也不真实,所以意识不等于是圆成实性的根本心如来藏。宗喀巴又不如理了知末那识,所以又把意根的遍计所执性,也认为是依他起性的意识的体性,因此宗喀巴错认为虚妄的意识又兼具遍计所执性。

综归宗喀巴否认有常住法阿赖耶识的缘故,他只认定意识是具有三自性;然而意识是生灭法,绝无可能具有圆成实性与遍计执性。意识在眠熟、闷绝等五位中是会断灭的,如果意识灭了,就没有了三自性可言了,更不必谈三无自性性密意了,也就不必谈一切法无自性,因为谈再多的无自性也都是戏论;而且无自性的法,必须建立在有真实自性的法上,才能说诸法无自性。有真实自性的法只有阿赖耶识,佛说阿赖耶识为三种自性所依的真如心体,这三种自性就函盖了一切法。这三种自性就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依阿赖耶识的无分别自性—也就是不了别自己所显示的三性—而说三性为无自性性,才能够说诸法无自性。

证悟菩萨转依阿赖耶识来观察诸法,现观阿赖耶识本体不生不灭,而所含藏的诸法种子生灭无常;又诸法是由阿赖耶识所生,所以说诸法也是阿赖耶识的一部分,因此诸法与阿赖耶识非一非异。诸法的体性就是阿赖耶识的部分体性,所以依于阿赖耶识而说诸法有生有灭、亦非有生有灭;若不依阿赖耶识而言说诸法的法性或有或无,那都只是戏论了。所以宗喀巴否认有阿赖耶识,谈再多的无自性性也都只是戏论。由此就可以肯定说,宗喀巴的般若中观一定是不正确的。

宗喀巴不但否认有阿赖耶识,而且还说《楞伽经》、《解深密经》、《阿毘达磨大乘经》等这些大乘经典虽说有阿赖耶识,但目的只是要让那些害怕无我的常见外道,来归依随学一切法空的无我法,所以才方便施设说有阿赖耶识。所以宗喀巴说:“佛陀是为了教化外道及未学佛的人,令彼生起增上力,而‘方便说’有阿赖耶识及真实有我。”这真是极大的错误!因为 佛在大乘《楞伽经》等增上慧学宣说有阿赖耶识,却被宗喀巴毁谤为接引外道及初机学佛者的“方便说法”,这主要原因是宗喀巴没有证得阿赖耶识,不能了解《解深密经》的真正义理所在;加上因为宗喀巴等喇嘛们习惯将妄语、谎言等等骗术,称之为喇嘛教的“方便说”。而且为了巩固这些六识论者寄生在佛教的生存空间,方便攫取名闻利养等种种资源的缘故,宗喀巴竟然曲解 佛所说的如来藏法,甚至最后否定如来藏法而成为一阐提人,真是可悲啊!

事实上,佛在《楞伽经》卷2中说:佛告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大慧!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我见计着。譬如陶家于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以是因缘故,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是名说如来藏。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令离不实我见妄想,入三解脱门境界,悕望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作如是说如来之藏;若不如是,则同外道所说之我。是故大慧!为离外道见故,当依无我如来之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世尊说第八识如来藏,乃是佛地常乐我净的真我。佛地的真我第八识,才是真正的常乐我净,但是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真我,却是无我性,当然不同于断见外道所说一切法空的无我,不同于常见外道将生灭的假我,妄计为不生灭的真我,也不同于凡夫所宝爱的五阴我。世尊以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等十二句解说如来藏的体性,透过 世尊与大慧菩萨之间的对话,来针对不了解真我如来藏体性的外道,而演出了一出如来藏无生大戏。世尊说十二句如来藏体性后,为了断除愚痴凡夫以及其他常见外道,畏惧说无我即是断灭之错误认知,而为演说十二句;包括涅槃、寂静的本来自性之法,此涅槃寂静之法,即是离妄想无所有境界的如来藏法门。因此 世尊藉着告诉大慧等现在、未来大菩萨,叮咛学人不要错认 佛说的如来藏是断见、常见外道所说的我。

世尊又以制陶师傅运用各种方便制作种种陶器作为譬喻,教化众生说,佛也是这样以种种善巧方便来解说真实如来藏,或解说如来藏无我性。由此因缘而说如来藏之法,不同于外道所说的我。这才是如来藏的正说。是为了开导这些误计五阴有我、无我的种种外道,为他们开示十二句如来藏体性,令他们远离不真实的我见妄想,进入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境界,快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因此 世尊向大慧等大菩萨说,应如此说如来藏法门,否则就如同计我外道,为了远离外道见的缘故,应当依于无我性的真实如来藏。由此可知,《楞伽经》说十二句如来藏的体性所显示的第八识如来藏,就是佛地的真我,绝对不是宗喀巴所误认的五阴我,更不是如宗喀巴说的,为了接引外道学佛而不如实说的“方便法门”。

宗喀巴接着又在他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7上说:故对此辈最初不说究竟深处,而为宣说阿赖耶识,及实蕴等。先令依此除外道见,引导令得最大义利。后由善解经典真义,自能弃舍阿赖耶等。以是当知如是言教,唯生功德都无过失。

但是《楞伽经》中,以十二句说明如来藏的真实体性,非常明确,偏偏宗喀巴就是要背离《楞伽经》而说:“说有阿赖耶识,以及说有真实五蕴等言教都是方便说,而都没有妄语欺诳的过失。”宗喀巴全然不知不解 世尊于第一时教的阿含中,隐说有阿赖耶识而不显说,是因为二乘愚人对于如来藏的深妙大法不知不解,更不可能亲证的缘故,又害怕入无余涅槃会断灭,因此 世尊才开示说涅槃仍有实际不生不灭,二乘人的心才得以安忍于涅槃寂静。此涅槃实际即是永不断灭的阿赖耶识,是故 世尊在《解深密经》卷1说:

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这里 佛所说的阿陀那识,就是阿赖耶识。

世尊又在第二时教宣说般若诸经,主旨也是要让众生了解诸法空相。诸法空相并非一切法空,而是确实有一个“非心心、无心相心、菩提心、无住心、真如……”等等非空、非不空的中道实相心,称为空性。然而这些心其实都是第八识阿赖耶识的不同名字,大乘行者必须亲证此心,才有般若智慧可得,有般若智慧才能内门广修六度万行。大乘行者证得空性,了知此空性非空、非不空的道理之后,世尊才在第三时教宣说如来藏深妙大法,如《解深密经》、《楞伽经》、《如来藏经》、《涅槃经》等等唯识方广诸经;诸菩萨才能够悟后起修增上慧学、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一切种智。因为未悟此心的二乘愚人以及外道凡夫,对于如来藏深妙大法不知不解,听闻之后会心生疑惑误解,而将如来藏所生的诸法或其中的某一法,因错误的分别执取认妄为真,于是就说那是真我第八识如来藏,所以 世尊才会说:“我于凡愚不开演。”甚至连初入内门的证悟菩萨,若无真善知识的解说,也很难了解其中甚深的义理;地上菩萨更要依如是方广诸经论,修学道种智,最后才能够成就一切种智。

宗喀巴未能证得二转法轮《般若经》中密说的如来藏心,当然无法理解《般若经》中的甚深密意,又怎能了解三转法轮方广诸经甚深极甚深的种智妙法呢?宗喀巴竟然敢否定如此深妙大法,说那是为了接引外道等人而说的妄语方便法门;甚至于说,接引之后经过教导他们就会知道“说有阿赖耶识根本就是假的”,也就自然能够弃舍阿赖耶识真实有的认知。宗喀巴如此诽谤诸佛菩萨与经典的圣教,还说这样的欺诳妄语,只是为了骗外道来归依随学,所以即使说谎骗人,也是“唯生功德都无过失”。古今大小喇嘛们就是以这样的错误认知,所以敢于胡乱篡改、伪造、曲解佛法,个个勤于骗财、骗色,而都无丝毫惭愧之心。

所以喇嘛们为了满足自己淫欲的贪念,说双身修法是“无上瑜伽”,可以即身成佛,用这样的谎言来哄骗女弟子与女信徒合修双身法;即使是用强迫的手段而强行性交,他们也认为“唯生功德都无过失”。也因为喇嘛们认为合修双身法时,女弟子或女信徒“同样也得到交合的乐触”,所以喇嘛们认为淫人妻女,是只有功德而没有过失的。

但是自己所造的一切业种,都是由自己的如来藏所执持收藏着,等到时节因缘成熟了,自己的如来藏就会让自己受报,因果是昭昭丝毫不爽的,不是我们以为没有过失就可以不用受报。谤法之罪不但不生功德,其过失之大,绝非任何人所能负荷。所以宗喀巴等喇嘛们绝对不是佛门中人,因为佛门中人都深信因果,绝对不会如此大胆妄为啊!真正的佛弟子们不可不慎啊!

今天“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第二单元,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