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上)

第62集
由 正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常见外道法──广论(二)”,今天我们要来介绍“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第一个单元。

前面几个单元我们介绍到,宗喀巴错认为虚妄的意识具有三自性,但是 佛说,意识是生灭法,所以绝无可能具有圆成实性与遍计执性。因为意识在眠熟、闷绝等五位中是会断灭,如果意识灭了,就没有了三自性可言,更不必谈三无自性性密意了,也就不必谈一切法无自性了,因为谈再多无自性性也都是戏论。由此就可以肯定地说,宗喀巴的般若中观一定是不正确的,他主张意识是具有三自性,当然就更是一种错误的邪说。所以这里面的根本问题就是,宗喀巴否认有常住法阿赖耶识的缘故,因为宗喀巴乃是否定有七、八二识的六识论者;由于否定阿赖耶识的缘故,他所说般若就都是戏论,因为阿赖耶识是一切万法的根本,阿赖耶识随顺第七末那识的作意以及众生所造的业种,而能成就一切万法。但这些业种都是要由各人自己的常住心持种,才能如实成就业报而不违背因果律。但意识是生灭心,要依根与尘二法为缘才能出生及存在,所以不能受持业种,只有能出生名色的阿赖耶识如来藏才能持种。所以凡是佛弟子,绝对不可能否定第八识阿赖耶识,因为否定阿赖耶识,就是《楞伽经》中 佛所说的谤菩萨藏者,这是一阐提人,这是成就诽谤正法的极重恶业,这是无间地狱的重罪,一切有情都应该谨慎、再谨慎。

宗喀巴在他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问:若无阿赖耶识,亦能安立业果关系者,则《楞伽经》及《解深密经》、《阿毗达摩大乘经》等,说有阿赖耶识为一切有为法功能差别之所依,名一切种,如海起波浪,作内外一切诸法生起之因。岂彼建立一切非有耶?~《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7

宗喀巴在这段论文的大意是说:有人问,如果没有阿赖耶识,也能够安置建立造业与受果之间的关系的话,那么《楞伽经》、《解深密经》以及诸《阿毘达磨大乘经》等,都说有阿赖耶识,而且,阿赖耶识是一切有为法功能差别之所依,称为一切种,祂和有为法之间的关系,就像大海与波浪一般,所以阿赖耶识是内、外一切诸法生起的根本因,难道经中所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吗?

接着,宗喀巴在他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的回答是:答曰:不尔,对须说有阿赖耶识而调伏者,即应说有阿赖耶识故。此说为调伏众生故,说有阿赖耶识。故自宗说彼是密意教。其密意之所依,当知唯说自性空之空性,名阿赖耶识。……又为教化增上之力,非但说有阿赖耶识,亦说实有补特伽罗。……经中说有阿赖耶识,或说有实补特伽罗,及说唯此诸蕴实有者,此等是为不能了达如上所说甚深义之众生,密意而说。若诸众生,由其长夜习外道见,不能悟入甚深法性。如《宝鬘论》云:“谓我无当无,我所无当无,凡愚如是怖。”最初即为宣说法性,深生恐怖,于佛圣教起险处想,便于圣教憎背不入,于是当失最大义利。~《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7

宗喀巴在这段论中的回答是说: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对于需要说有一个阿赖耶识来作为所依,才能引导调伏而让他安住的人,就应该对他说有阿赖耶识的缘故。然而,会这样说的原因,是为了调伏众生的缘故,才会方便说有阿赖耶识,所以我们说那是密意之教。而那个密意的根本,应当要知道,就只有依于诸法自性是空的一切法空体性,而把它说为阿赖耶识。为了更容易教化外道等未归依佛门的人,不但说有阿赖耶识,还说真实有人、我等有情众生。经中说有阿赖耶识,或说真实有我,或说真实有五蕴,这都是为了那些不能了达甚深空性的众生,所以隐密空义,方便而说。这是由于众生长久以来熏习外道见,因为无明而不能相应缘起性空的甚深义理。就如同《宝鬘论》中说的,外道说‘我’没有了,那就是断灭了;“我所”没有了,那也是断灭了。凡夫愚人就是像这样子,害怕一切法空而心生怖畏。所以,如果在一开始就对他说一切法空这个甚深空性,他们深心之中一定会生起恐惧、畏怖,于是对于佛陀的圣教就会认为是危险而可怕的,就对佛陀的圣教产生憎恶,因此,就背离而不愿意进入佛门中修学,于是就会失去最大的益利。

从上面所举的论文及说明就可以知道,宗喀巴不但否认有阿赖耶识,而且还说《楞伽经》、《解深密经》、《阿毘达磨大乘经》等这些经典虽然有阿赖耶识,但目的只是要让那些害怕无我的常见外道,来归依随学一切法空的无我法,所以才方便施设说有阿赖耶识,甚至于有的时候更说补特伽罗是真实有。宗喀巴这样的说法,就是在否认阿赖耶识是一切法功能差别之所依,也否认阿赖耶识是一切内法、外法之生起因。

从宗喀巴上述的论著中可以证明,宗喀巴根本就不相信因果,也不相信 佛陀,更不相信三乘佛法。经典中明确记载,佛陀说有阿赖耶识能出生名色,为一切法的根本因,是兑现酬偿三世因果的本体,乃至用种种譬喻来说明、显示此一真实法体。然而,那些冒充佛门,乃至混入佛门的外道邪见论者,不如实知解 佛陀的开示及经典的义理,竟然用一句“方便说”来混淆视听,任意毁谤 佛陀以及正法。因为宗喀巴的意思就是说,“佛陀是为了让外道归依佛门,所以骗他们说,实有阿赖耶识”,也就是在指控 佛陀创造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名相,说为真实有的法;而用这样不实说法目的,只是为了要让外道能够安住下来,然后再慢慢地让他接受一切法空的断灭空教导。

宗喀巴还称这种他所谓的“方便说”,叫作“密意而说”。意思就是用隐匿本意的手段,只要能达成眼前的目的即可,即使漫天谎言也算是方便说,而称之为密意说,难怪喇嘛教在混入佛门后会称为“密宗”。但是,佛法中真正的密意而说,是 佛陀交代证悟的菩萨们,在演说般若密意—阿赖耶识—的所在时,必须隐覆其所在,而以言语方便解说,使有缘人可以听闻以后自行证得,也使证悟因缘尚未具足的人,即使听了也依旧无法证得,这才是密意而说的正义。但是,宗喀巴不但完全扭曲了 佛陀所说密意的真正意涵,更无视于《金刚经》中说“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的 佛陀教示,他是在严重毁谤 佛陀为“妄语者、不如实语者、欺诳语者、说异语者”。对于这一点,学人应当要有一个重要的正确观念,那就是诸佛菩萨的方便说,仍然是绝对的真语、实语,绝对不会有丝毫的虚假不实;而所谓的方便说,即是以各种譬喻而说,最多也只是不究竟罢了。就像 佛陀施设宣说的二乘解脱道法义,仍是含摄于唯一佛乘的大乘法中,绝对是能够让定性的声闻学人依法修学而成就阿罗汉果,证得无余涅槃的。虽然是为声闻人而作的方便说,当然也是真语、实语而没有丝毫欺诳;只是不能凭着解脱道的法义而想要修证佛菩提道,更不可能单凭解脱道而能成就佛果。所以才说解脱道是佛法中的方便说,而不是究竟说,但绝对不同于喇嘛教宗喀巴等人所说的欺诳妄语。譬如,喇嘛们说的淫欲要大贪,男女双修等各式各样荒诞不经的“方便说”,这些“方便说”都是骗财骗色的欺诳妄语。

在这段论中,宗喀巴认为甚深极甚深的缘起性空法,对于凡夫外道来说,确实是很难了解的。但是从论中,我们也可以观察到,宗喀巴自己对此也是不知不解的。事实上,蕴处界诸法缘起性空虽然甚深难解,但是对比于如来藏的法,则可说是浅之又浅。如 佛在《楞伽经》卷1说:

大慧!如是微细藏识究竟边际,除诸如来及住地菩萨;诸声闻、缘觉、外道修行所得三昧智慧之力,一切不能测量决了。《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

从佛在《楞伽经》中所说的经文中,我们知道,只有诸佛及地上菩萨才真正了解最深细及最究竟的阿赖耶识的体性。如果是以二乘无学—阿罗汉、辟支佛—的智慧力,是不可能如实了知阿赖耶识的体性,更何况是执著外道邪见的人,包括那些披着僧衣的佛门外道,以及冒充为佛教的喇嘛教师徒如宗喀巴等,错误缘起性空为断灭见的无因论者。因为宗喀巴不知、不证大乘甚深空性密意的缘故,不知、不解如来藏空性法性,误以为诸法缘起性空终归于断灭空,才敢诽谤大乘佛法,把阿赖耶识甚深法义谤为世俗粗浅之法,来毁谤圣教,实在是没有智慧啊!

阿赖耶识是出生识阴等六识觉知心的实相心,宗喀巴不知、不解、不证,在无法求证之下干脆否定祂,成为谤菩萨藏的一阐提人。《深密解脱经》卷1〈圣者广慧菩萨问品〉说:

广慧!彼识名阿陀那识。何以故?以彼阿陀那识取此身相应身故。广慧!亦名阿梨耶识。何以故?以彼身中住着故、一体相应故。广慧!亦名为心。何以故?以彼心为色、声、香、味、触、法增长故。广慧!依彼阿陀那识能生六种识,所谓眼、耳、鼻、舌、身、意识身。

世尊在这段经文中,已经明白告诉我们,阿赖耶识亦名为心。由于有这个阿赖耶识,所以出生了眼、耳,乃至意识等六识,具足识阴而使有情可以见闻觉知,怎么会是方便言说而不存在呢?《入楞伽经》卷7〈佛性品〉说:

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

这段经文中,世尊也明白开示说,阿赖耶识名为如来藏,与无明及意根、意识等七识同在一起。由于有阿赖耶识的缘故,所以处处作主的意根与见闻觉知的意识等六识,总共七识,犹如大海波一样,与色身俱时出生而不断绝。但这个阿赖耶识却是“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能生色身与觉知心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当然不可能是宗喀巴胡说为不存在的“方便说”。

佛在《大乘密严经》卷2〈阿赖耶建立品〉也说: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这段经文,佛陀明明白白告诉佛子说,如果能了悟阿赖耶识的人,就能成就佛菩提道;也就是实证阿赖耶识以后,就能获得实相般若,而成为大乘见道的贤圣。大乘经典中,佛处处宣说有阿赖耶识及其种种不同的名称,包括阿陀那识、如来藏,所知依、心等等。在般若诸经中,也处处宣说阿赖耶识的异名,比如说非心心、无心相心、菩提心、金刚心、无住心、真如、不念心等等。在《阿含经》中,也处处隐说有阿赖耶识,譬如实际、本际、入胎识等等。

宗喀巴竟然敢违背经教而说:“是为了教化外道及未学佛的人,令彼生起增上力,而方便说有阿赖耶识及真实有我。”如是,佛在大乘《楞伽经》等诸增上慧学宣说有阿赖耶识,却被宗喀巴毁谤为接引外道及初机学佛者的方便说法,这不但是宗喀巴没有证得阿赖耶识,更已分明显示宗喀巴对阿赖耶识如来藏“未能了悟,不成佛道”。显然宗喀巴未能了解《解深密经》之义理的缘故,加上因为宗喀巴等喇嘛们习惯将妄语、谎言等等骗术,称之为喇嘛教的“方便说”的缘故。再者,宗喀巴之所以会颠倒解释圣教,其原因除了是没有证得空性心如来藏,所以没有般若智慧的缘故,导致不能了解大乘经义以外,更是为了巩固他们这些六识论者寄生在佛教的生存空间,方便攫取名闻利养等种种的资源,以及诱骗乃至强逼女信徒成为喇嘛的明妃、佛母,来合修双身法,以及求取意识心中的强烈的淫触觉受,说这样能帮助女弟子迅速提升修行的证量,实际上却是沦为喇嘛泄欲的工具。所以宗喀巴在《楞伽经》中的“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这一句,断句取义而曲解了如来藏法,甚至最后否定如来藏法而成为一阐提人,实在是令人惋惜啊!所以,我们学佛人不可不慎啊!

今天“常见外道──广论(二) ”,宗喀巴否认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第一个单元,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也敬祝大家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阿弥陀佛!


点击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