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法无自性的真实义(下)

第61集
由 正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我们要来介绍“诸法无自性的真实义”的第二单元。上一个单元我们介绍了“三自性”,也介绍了三自性的关联性,也指出宗喀巴否认有阿赖耶识,以及认定意识是具有三自性的错误所在。

接下来,我们介绍“三种无自性性”,三无性是依藏识自住境界而说的,并不是没有三自性,只有为那些已经如实亲证三自性的人,才会咐嘱三性三无性,所以 平实导师在《宗通与说通》提到:

复次,三论宗徒修习唯识学者极多,密宗应成派中观师少有不修习唯识学者;然此宗人既先预设立场否定藏识,即不能证解真实唯识门,唯能稍解虚妄唯识门,则不能实证中观真义,亦于唯识种智生诸误解,不名宗通。如此宗人常引唯识种智所说三无性语,误会三无性义故,诽谤种智所说三自性为不了义法、为实无三自性,妄谓三自性乃是名言施设。当知三无性者,乃为诸已证三自性者,欲令其实证有余涅槃,故云三无性,乃依藏识自住境界而说,非无三自性也。若无三自性,则无依他起性;无依他起性,则无蕴处界,其谁修证三无性?若无遍计执性,尚无无明业爱种子,则亦必无此世身心,其谁修证三无性?若无圆成实性,则无依他起性与遍计执性,尚无此世蕴处界,谁于依他起性上修除遍计执性而成就解脱果?若无真心本际之圆成实性,尚不能有三界有情身心,其谁修学般若中观唯识种智成就佛菩提果?是故《成唯识论》卷9云:“三颂总显诸契经中,说无性言非极了义,诸有智者不应依之总拨诸法都无自性。”唯有为诸已经如实亲证三自性者,方为咐嘱“三性三无性”;未实证三自性者,当自戮力实证三自性,证已方能真知三无性义。欲证三自性者,不得否定自心藏识,自心藏识即是三自性中之圆成实性故。(《宗通与说通》,正智出版社,页297-298)

由 平实导师《宗通与说通》中,举出“三性三无性”的修证次第与修证的资格,就可以知道菩萨在实证第八识如来藏后,为满足相见道位的功德、为实证进入初地应有的解脱果德,这位亲证第八识如来藏的菩萨,除了能够如实亲证现观三自性外,还要由三自性的基础,去现观实证八识心王及一切诸法的三无自性性,这才是《解深密经》中所开示的修学次第。此分法要,平实导师除了在《宗通与说通》开示过之外,在《楞伽经详解》中也从另一方面来开示,也就是说,从大乘解脱果的实证来开示;也就是说,菩萨证悟第八识如来藏后,不单单只有远离对自我的执著,也必须远离对于阿赖耶识心体实相的执著,也就是证悟的菩萨,应当远离自我本身对因地第八识的能藏、所藏体性的执著,也就是对阿赖耶识性的执著,如此才能够满足此分解脱果的功德。但是宗喀巴他正是一个六识论的密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师,他在他的著作《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中,就明白否定第八识阿赖耶识,并且以六识论的观点,主张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由此就可以肯定地说,宗喀巴的般若中观一定是不正确的,他主张意识是具有三自性,当然就更是一种错误的邪法了。

接下来我们来介绍,佛是怎么教导我们三种无自性性。佛在《解深密经》卷2中说到:胜义生当知:我依三种无自性性密意,说言一切诸法皆无自性,所谓相无自性性、生无自性性、胜义无自性性。

所以“一切法无自性”这句话是有根据的,而不能随便乱说的;佛说必须依据三种无自性性密意,才能说一切法都无自性。值得一提的是:为什么佛在“无自性”三个字后面还要加一个“性”字,成为“无自性性”呢?又为什么“无自性性”之后又要加上“密意”两个字呢?成为“无自性性密意”呢?这是值得探讨的。“无自性性”的前一个“性”字,是表示诸法没有自己的体性,也就是说为空;后一个“性”字是表示这个没有体性的体性,也还是有其体性,不能说为空无。所以无自性性就是空性,不是空相,所以“三种无自性性”所显示的另一个意思是说,这三种无自性并非无自性,所以是空性;至于“密意”的意思是隐密的、不能公开宣讲出来的,必须是由学人自己参究而悟出来的,这才称为隐密或称为密意,而这个密意的法就是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

因此,佛说“我依三种无自性性密意,说言一切诸法皆无自性”的意思就很明白了。也就是说,一定要依于阿赖耶识而有的这个三种自性,转依于阿赖耶识的无分别性所显示出来的三种无自性性来说一切法无自性,这样才符合佛的旨意。也就是说,必须依此无自性性密意,才能说一切法无自性,如果不是依阿赖耶识的无分别性来说无自性性密意,就不能说一切法无自性,否则就成为无因论的断灭见。所以宗喀巴不依无自性性密意,否定了阿赖耶识的无分别性而说一切法无自性,是违背佛说“我依三种无自性性密意,说言一切诸法皆无自性”,是故宗喀巴所说的正是无因论的断灭见说法。

接下来,我们简单介绍无自性性密意。无自性性密意,佛说有三种,首先介绍第一种“诸法相无自性性”。佛在《解深密经》卷2中说到:善男子!云何诸法相无自性性?谓诸法遍计所执相;何以故?此由假名安立为相,非由自相安立为相,是故说名相无自性性。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相无自性性是遍计所执性的末那识所显示出来的,是把依于阿赖耶识所生的依他起的法,误计为真实有,并贪着依他起的五阴诸虚妄法而处处作主、执取不能放舍,依于这种误计执著,就称为遍计执性。这个遍计执性只是一个假名安立的法相,并不是有自己常住的法相,所以说遍计所执的法相自身并无自性性,基于这个基础才说“诸法相无自性性”。修学道种智的菩萨能现观,凡夫众生依于依他起相、生灭无实的法,却妄想计着不能放舍,由是而生起五蕴身心大苦,因而了知原来是遍计所执自性的缘故;以遍计所执自性的缘故,而执五蕴为我,生起我贪、我瞋、我痴、我慢等等烦恼。菩萨如实了知遍计所执自性,了知这些都是遍计所执的末那识所显示出来的妄想自性,是依阿赖耶识所生的依他起性的五阴等诸法而假有,所以是假名安立为相,是故遍计执性并没有自己真实常住不灭的法相;故菩萨如实了知遍计执的法相虚妄无实,没有自己真实常住不灭的法相,这个法相都是依于不生不灭的阿赖耶识所生的依他起性诸法而显现,皆摄归于阿赖耶识的自性,所以没有生,没有生所以没有灭,无生无灭所以本来寂静,本来寂静则自性涅槃;所以说,遍计所执自性是依于阿赖耶识能生诸法,而说相无自性性。

接下来介绍第二种“诸法生无自性性”。

云何诸法生无自性性?谓诸法依他起相;何以故?此由依他缘力故有,非自然有,是故说名生无自性性。(《解深密经》卷2)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生无自性性是依他起性的前六识所显示出来的,是依于阿赖耶识而生,有生必有灭,生灭无常。因此依他起的因缘所生法,缘生缘灭,没有自己真实的体性,非自然而有,必须依根本因如来藏及众缘才能够出生,并非本来就自在的法,所以说依他起自性是依于阿赖耶识而说生无自性性。

接下来,第三种“诸法胜义无自性性”。

云何诸法胜义无自性性?谓诸法由生无自性性故,说名无自性性。即缘生法,亦名胜义无自性性。何以故?于诸法中,若是清净所缘境界,我显示彼以为胜义无自性性,依他起性非是清净所缘境界,是故亦说名为胜义无自性性。复有诸法圆成实相,亦名胜义无自性性。何以故?一切诸法法无我性名为胜义,亦得名为无自性性,是一切法胜义谛故,无自性性之所显故。由此因缘,名为胜义无自性性。《解深密经》卷2

由这段经文我们知道,胜义法就是真实义般涅槃法,诸法胜义无自性性范围函盖很广,因为胜义法函盖一切世俗法的缘故;生无自性性的法就是缘生法,本来就是阿赖耶识所生的世俗法,而缘生诸法与阿赖耶识不一不异,所以缘生诸法当然也是摄属于阿赖耶识的部分体性;阿赖耶识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故藉缘生诸法显现如来藏含有无漏有为法的种子,当然也是显示清净无我、无我所的涅槃境界,所以说是胜义无自性性;而且依他起相虽然是有漏有为法,不是清净所缘的境界,但是依他起诸法是生灭无常,无常故空,空故无我,所以依他起的诸法,还是要依于不生不灭的阿赖耶识而有,所以也摄归于阿赖耶识本来寂静的自性;本来寂静则自性涅槃,如是本来清净而住于无分别身心境界中,则也无胜义可言,故也说为胜义无自性性。又阿赖耶识含藏着遍计执性的有漏有为法种子,及依他起性的有漏、无漏有为法种子,所以阿赖耶识能出生前七识及所相应的一切法;因此阿赖耶识既圆满又真实而有其自体性,能圆满出生及坏灭诸法,而成就世间、出世间、世出世间万法,所以说是圆成实自性。但又为何说,圆成实自性是胜义无自性性呢?这是因为圆成实性是阿赖耶识“法无我性”所显示出来的自性,而非真如心之本体。

阿赖耶识一切时法性安住无为,因为无为的缘故所以无生无灭,一切杂染都不相应;而且阿赖耶识不在世俗十八界法中,是世出世间胜义谛,本性清净涅槃而能出生三界一切法,所以由清净心体从不认知自身所具胜义自性的角度来说,祂也无胜义可言,所以说阿赖耶识所显示出来的无我圆成实自性,也是胜义无自性性。《解深密经》卷2也说:

若诸菩萨能于诸法依他起相上,如实了知遍计所执相,即能如实了知一切无相之法;若诸菩萨如实了知依他起相,即能如实了知一切杂染相法。

这段经文是说,菩萨如果能在十八界法的依他起相上,如实了知遍计所执相,就能了知所执身心不是真我,所生诸烦恼相也是有生有灭、非真实法,则能如实了知一切法所依的无相真实法。又菩萨能如实了知诸法皆缘生而有、依他而起、没有自行存在的法性,又观一切缘生而有的这些杂染相法,都是由本识心体以清净体性所摄持、所变生,本摄归清净心体所有;而这个本识心体本来清净而永住于无分别的境界中,由此而观一切法也没有诸杂染相、也没有胜义相可言,因此说一切法为胜义无自性性。

以上所说胜义无自性性,是函盖相无自性性与生无自性性,此三无自性性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及圆成实性三自性所显示出来的,而遍计所执性与依他起性亦为圆成实性的一部分;而圆成实性又是阿赖耶识在依他起性及遍计所执性中,所显示出来的圆满成就诸法的体性,所以依于阿赖耶识而说“遍计所执、依他起、圆成实”三性本来无生无灭、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是佛依阿赖耶识三种自性而说三无自性性,说言一切诸法皆无自性性。

由于宗喀巴否认有阿赖耶识,所以宗喀巴就误解,把依他起相的胜义无自性性,妄套于诸法圆成实相的胜义无自性性,所以他所说的“诸法无我实性”,必定是依他起相的无我空相,无涉于“法无我”的真实性。宗喀巴同样也误认为圆成实性是如同虚空一样,乃假名安立施设,说这样是胜义无自性性—也就是把断灭空当作胜义无自性性来解释—这误会可大了。阿赖耶识本体犹如虚空遍一切处,祂不在三界内、也不在三界外,由遍计执、依他起所显一分的胜义无自性性,乃是阿赖耶识的圆成实性所显示出来,所以假借虚空作为譬喻来说明阿赖耶识的圆成实性,并不是如宗喀巴所说“把灭除戏论的意识境界当作圆成实相”。唯识诸师是依于阿赖耶识的体性而说三无自性性,又现量观察现象界来说三性各有其体性、也都摄归阿赖耶识,而说是阿赖耶识的部分体性,这是唯识诸师依《解深密经》而说;此中之密意,同时也是宗喀巴等未证空性者所想不通的。

因此,当知无自性的法,必须建立在有真实自性的法上,才能够说诸法无自性;有真实自性的法只有阿赖耶识,佛说阿赖耶识为三种自性所依的真如心体,此三种自性就函盖了一切法,此三种自性即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依此三性实体—阿赖耶识—的无分别自性,不了别自己所显示的三性,而说三性为无自性性,才能够说是诸法无自性。

今天“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诸法无自性的真实义的第二单元,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