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派对宗喀巴的批评(四)

第59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游步轻利否?道业精进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的节目。

上一集的节目中我们讲到在萨迦派的道果之中认为:因为众生不能认识把握如来藏的清净心性,所以就会生起能取、所取二执的现前烦恼及随眠,此即是轮回的根本、俱生的无明。而一旦认识把握了自心实相,由无明所生的种种轮回现象就会解脱,消融于法界,获得涅槃。

因而,此心由于有无认识摄持的差别,而成为一切束缚轮回和解脱涅槃之基。所谓“轮涅无别”,是将明分有法(事物、现象),称为“轮回”;而有法之法性(本体)空分,则作为“涅槃”,此二者无别,故称为“轮涅无别”。总而言之,一切轮回涅槃的现象,都是自心唯一离戏本性(也就是阿赖耶识)所生起的种种之相,除心之外,真实不成立。而此心本身,虽受暂时之影响,而生为各别之形相,但于它们的本质,善恶皆不成立。(《萨迦源流与教法》,张炜明)

好!到这边,这就比如我们用黄金去做便盆,那么便盆是污秽的,用黄金去做佛像,佛像便是清净的,不论是便盆或佛像,黄金的本性却始终没有变化、没有染污,也没有清净可言,这其实就是三续分当中讲到因—阿赖耶识—世尊所开示的: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

另一位严厉批评应成中观的萨迦派庄严大德,则是达仓巴喜饶仁钦,在他的著作《遍知一切宗义离边见善说海》里面,达仓藉着解释印度法称论师所著的《释量论》来展开他对于应成中观的批判。法称论师说︰“凡胜义地堪任力用者皆自相法,余者乃共相法。”(《释量论》,法称)这是说佛法中的道理,分成世俗谛及胜义谛;世俗谛是五蕴十八界种种会藉由因缘而生、住、灭的法,所以不是真实之法,因此五蕴法它不具有独立的、真实的自体相,而是因缘和合而成无自相之法,故五蕴法是无常的共相之法;而胜义谛是永恒不坏的法,不是因缘和合之法,此真如胜义谛才有不依他的自体相,故为自相法。法称论师在这儿说的是:于胜义谛层次上,能不依他法而本来任运有其自力用者,乃是自相之法;除此之外,都是依他而起的共相之法。

那么宗喀巴所说的胜义谛是什么样的呢?在章嘉所著的《宗义建立论》里面,这是一本格鲁派的标准教材,里面说到格鲁派的胜义谛乃是:“依自住态,不依思维或名言的施设,而堪受正理抉择。”(《宗义建立论》,章嘉)也就是应成中观认为五蕴万法依本身自住的样态,也就是五蕴法依缘起而其性本空,不用再依着其他的思惟、或是名言的假立,这就是胜义谛了,也堪受正理的抉择。比方说桌子上的杯子,乃是众缘和合而有,所以这个杯子是暂时而有,更是依众缘而有,所以这个杯子并没有不坏的自体相,这一件事情、这个想法、这个道理的本身就是佛法中的第一义谛。但是,这样子的想法违背了 佛所说的因果法则——有因、有缘而果出生。杯子的众缘起法,那只是缘,杯子是果,那么因在哪里呢?众缘起法都是五蕴法,五蕴法的本身无自性,没有能力去出生下一个五蕴法,那么能出生下一个法的因是什么呢?所以必然另有其因,就是萨迦派道果中所说的如来藏因。然而应成中观并不承认另有一因,认为缘起的本身是缘也是因。

格鲁派另一位著名的学者嘉木样他说:“凡堪任力用者,皆具其自相。”(《宗义广释》,嘉木样)也就是法不论是有世俗力用或胜义的力用,都会有它不坏的自相;即使是无常的五蕴法,有其世俗法上的力用,那就是有自体相的法,不过这样子一来,就把五蕴法的存在当作是真实胜义谛了。

然而达仓巴认为︰水、壶这一些五蕴之法,只是世俗有,不是胜义谛,因为他说:水、壶等不堪任如胜义境般起力用,另一方面,凡依自方有而胜义地堪任力用之对象,必会“被视为真实的自相对象——即这些壶(世俗有)进而生起能予以理解的无错乱智”,心法则依待于如命名等内在因素。(《遍知一切宗义离边见善说海》,达仓巴·喜饶仁钦)

达仓认为像是水、壶,都是五蕴的聚合世俗法,五蕴聚法不会是胜义谛,而是无常的共相法;因为五蕴法没有胜义谛的力用,它们不能像胜义谛一样去出生另一个法。五蕴法是因缘和合的被生之法,而胜义谛—第一义谛—则是能生之法,所以五蕴法不堪任胜义的力用;另一方面,如果是不依他法,而本有自体的这个胜义真如,那就一定是真实而本有不坏自相,才能生起本来无错乱智。

难道水、壶等五蕴法,也能出生无颠倒的智慧吗?五蕴之法不论是妄心或是六尘法都是相对待而有,必须依其他的法才能生起,所以五蕴法不会是自相之法。若是依应成中观所说,五蕴世俗法的存在与运作,就已经显示出了缘起性空,而这个缘起性空就已经是胜义谛,不需要另外再立一个出生万法的胜义谛,那么难道缘起而有这个东西还会出生无错乱的无颠倒智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必须如《道果——金刚句偈》所说,另有一个如来藏因作为五蕴法出生的因,所以达仓认为:没有一个法既是无常的共相之法,而又能是胜义谛上有力用之法,这两者本质上是相互排斥的。

而格鲁派则认为,五蕴法本身就是具有世俗力用与胜义力用的无常共相法;达仓则认为法称论师的原文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凡是在胜义地上堪任力用者”才是本有自相之法。若是瓶子、水壶等世间法,那只有世俗上的力用,没有胜义上出生万法的力用,所以瓶、壶并不是自相法,而是无常的共相法,所以应成中观的人其实误会了法称论师的原意;另外达仓还发现了,法称论师使用了梵文中唯事(vastumatra)这一词,这指的是极微尘,他认为瓶子、水壶等世俗法不能堪任胜义之力用,也就是世俗法不能作为胜义心的所缘缘;因为世俗法,比方说瓶子与水壶,乃是意识心所认知的一种现象,由微尘蕴合所成的瓶子、水壶不是真实法,只是意识心的施设,唯有被施设事物的依处,也就是瓶子、水壶是由极微尘所组成,瓶、壶的依处—极微尘—才是胜义心的所缘缘,才堪任胜义的力用。

在这里达仓想表示的意思,其实就是佛在《楞伽经》—也就是萨迦道果所提到的如来藏因续的依止经典—里面有说到,世尊说到:只有真如心才有大种性自性,能够聚合地、水、火、风等极微尘,而生起能缘与所缘;而依于意识心所成的缘起性空,是没有这一种胜义心的力用的。所以达仓又说:

若说一切自相法及共相法皆同具有生起自果的力用,则(胜义地讲)这不是实情,因为看不出共相法的出现与否,是否(胜义地)具有力用,生起如眼等能缘取共相法之心的效果。(《遍知一切宗义离边见善说海》,达仓巴·喜饶仁钦)

是说︰如果像应成中观所说,不论是本来存在的自相法,和无常的共相五蕴法,都能当作“因”而生起自果,就胜义来讲,这不是事实,因为只有自相法才能作为“因”而生起“果”,无常的共相法无论出现与否,都不可能像是胜义法有出生自果的力用;是说︰真如能生起眼等能缘之识,也能生起所缘无常共相法,但是无常共相法则没有这一种出生心与法的能力。

然而宗喀巴因为不承认有外于六识的真如如来藏为因,所以就主张无常法的本身既是缘、也是因;格鲁派说︰无常法以两种途径而生起果;首先,无常法生出它们自己相续串的下一剎那,其次无常法又担当因与缘,生起能缘取无常法之识,也就是极微尘所成的蕴聚事物。例如瓶子、水壶,把其相投予眼识,从而生为缘起识的因与缘,所以格鲁派的这一种说法,就是说色法可以生起心法,同一个五蕴法既是因又是缘。这根本就已经违背了 佛在《阿含经》中所说“因待缘而生果”的开示,也否定了色法与心法是不同界之法,变成了色蕴自己可以出生受、想、行蕴等,这会衍生出无量的过失。

所以宗喀巴的解释只是一种言辞上的强辩,强将缘当作是因,认为缘就是因、因就是缘,所以这样的说法当然为西藏佛教其他三支所不能容许,但是可惜的是达仓巴与高然巴、米觉多杰、蒋扬米旁一样,虽然依着正理思惟能知道应成中观的错谬,但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真实证得自心阿赖耶识,所以只能用意识心的运作去建构一个想象中的理想如来藏,因此只能用比量与圣教量去辨别佛法正道。所以他们的说法里面还是有一些矛盾跟混沌,最后就只好陷入了与格鲁派各说各话的结果。这也就是,即使是格鲁派在获得政权之后,双方还是可以共存的原因。

而外于此,藏传佛教之中只有古时的觉囊派,是唯一能够实证真如如来藏的宗派,所以能以实证的证量,配合圣教量印证而运作比量,彻底地辨驳应成中观为外道思想的本质。但是最后换来的结果,就是格鲁派以政治力量将觉囊派赶出藏地,例如达赖五世,他可以容许其他三派说如来藏,他自己甚至拜宁玛派的迭达林巴为师,学习红教的如来藏教法,可是他却下令用政治力,把藏地的觉囊派寺院强制地改为格鲁派寺院,由此可知。

至于最后一位萨迦派的庄严大德抵抗应成中观邪见的人,是释迦乔丹,又叫作释迦胜。此人学识渊博,所以有班钦——就是知一切者的称号,他的寺院在1469年建成,在日喀则南方,那他认为什么是真正的胜义谛呢?在他晚年的著作《中观抉择——辨二派论》里面说到:在真正的大手印中,超越了概念思惟及「无心念”等,皆完全不同于(摩诃衍)和尚的禅修,所以也不是沉空滞寂。(《中观抉择——辨二派论》,释迦乔丹)

他不但破斥应成中观,而且干脆将宗喀巴所尊奉的祖师—月称—应成中观,斥为断灭空;他评论说:无着世亲兄弟为大中观论者,月称等为无自性之中观师,月称所说的空性,乃是断空无遮,因此它不是(佛法中)修持实践的对象。(《宗派源流晶镜史》〈土观宗派史〉,释迦乔丹)也就是释迦认为月称、宗喀巴所弘扬的应成中观,压根就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当然在格鲁派看来,释迦乔丹的评论简直是罪大恶极,所以格鲁派人士对此进行了诅咒似的批驳,说释迦乔丹这一个论说是最恶的邪见,诅咒他死后非但不能得到解脱,就连三善趣也不能进入。可是呢!无独有偶地,民国初年汉地佛教界的领袖太虚大师,他在读完月称的《入中论》之后,也同样地大骂月称的应成中观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印度外道。太虚大师这样说:反援世许以违圣教,应非佛子,但是顺世外道!”(《阅入中论记》,太虚大师)释迦乔丹本人最后发现了,唯有觉囊派的他空大中观才是 世尊最究竟了义的教法,所以干脆就从萨迦派改宗为觉囊派的他空见。因为当时只有在觉囊派当中才有机会证悟真实如来藏,其实这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修行人啊!

我们一路上讲了另外的三大派对于格鲁派的批评,其实一句话:另外的三派的祖师都认为格鲁派的应成中观,它不是佛法、它是外道,是印度教外道的邪法;乃至于太虚大师也是这么认为。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格鲁派它没有证得如来藏,又不肯承认八识说。

好!今天时间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