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我、假我不分的宗喀巴(下)

第55集
由 正翰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在上一集中介绍了 佛所破斥的“我”,也就是世俗的“我”、常见外道的“我”、佛门凡夫外道的“我”、附佛外道的“我”;这个“我”是 佛在四阿含诸经中所极力破斥的,佛说这种“我”不真实,这些都是佛门里面常见外道所说的“我”。而否定七、八二识的宗喀巴说彼诸师—这是指唯识宗诸师—未通达补特伽罗无我见,而自称此诸师——这是指应成派的中观论师,说他们已通达补特伽罗无自性的胜义,这真是颠倒事实的说法。

宗喀巴等应成派诸师否认有第七末那识及第八阿赖耶识,但又常常随己所需,一会儿应许意识是缘起法、一会儿又说意识是常住法,常常反复不定,如同闽南语中的俚语:“法律千万条,欲用自己乔”的笑话一般,才会一下子将意识心当作虚妄假合之法,一会儿又将意识心的变相——细意识、极细意识当作是真实法;虽然名相不同,但本质都一样。就如同契经圣教所开示的“意、法为缘,生于意识”、“意、法为缘生意识界”,意识是依于意根与法尘才能出生而运作,才能有种种不同的功能差别。宗喀巴与应成派诸师虽然自相矛盾,但自己又不知道;因为意识是缘起法,不是恒常不坏的法,因此宗喀巴与应成派诸师所说的无我,即是无因论的无我;又谬说意识不分别诸法时就是无我,其实仍然是意识我。这些错误的见解都是具足无明的世间戏论,正是“未能通达补特伽罗无我见者”。所以这段论文正是说明宗喀巴自己的败阙之处,而又不自知地摊在阳光明处,让明眼人拿来当作教材评议拈提。而无我的真实义,佛对我们的开示是这样说的:“五蕴我、六入我、十二处我、十八界我,都缘起性空。”缘起性空是在讲一切诸法的空相,它是暂时有,不是真实有;你可以体认它现前存在,但它不是永远存在、不是永远不坏的“我”,所以依世间法假名为“我”,它是缘起法。因为是缘起法体性是无常空,所以说五蕴无我、十二处无我、十八界无我,这个才是真正“无我”的真实内涵。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广论》412页,请参阅屏幕上的字卡,论文从“如是果位能得二身之因……”这句,一直到“非作用空无事之义。”这一段论文。如果喇嘛教应成派乃至自续派诸中观师,皆以宗喀巴来作他们的最高代表人物,那从古至今世间最大的狂慢者莫过于宗喀巴,世间最大的骗子及愚痴者也莫过于宗喀巴。宗喀巴等喇嘛们连五阴十八界的内容都不懂,连五阴十八界如何运作都不懂,如何能说于声闻菩提世俗谛获得决定解?又于诸佛所传的真实密意不知、不解、不证,乃至对胜义谛的根本——第八识加以否定,又如何能说于胜义谛获决定解呢?于阿含诸经只听说有涅槃,而不知有涅槃本际的宗喀巴于般若诸经只见空相,又否定空性如来藏而不知真实义的宗喀巴,完全否定诸佛密意及唯识方广诸经第八识正义的宗喀巴,知见如此浅薄,还敢妄说:除了应成派中观师,任何补特伽罗皆见相违,无慧宣说无违之理。这有如一个贫穷乞丐,却自称财富超过国王,真是目空一切狂慢到极点!又宗喀巴明知无因论之缘起性空是断、常外道见,明知邪淫的男女双身修法不是佛法,明知意识会断灭却当成是常住不坏之法;这样等等的谤法恶行都是地狱之罪,宗喀巴却欺骗众生说依这样的方法来修,今生即身或是将来就会成佛。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世间最大的骗子无过于宗喀巴,世间骗局真的无过于此。佛陀已铺陈完美的成佛之道,含摄了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两个部分,众生只要依次第修习就能成就佛道,而宗喀巴偏要反其道而行,偏偏要入地狱之门,真是愚痴到了极点。

接下来我们来看《广论》413页,请参阅屏幕上的字卡,从“故无尘许自性之自体……”这句,一直到“说无性中能生所生等一切因果悉不得成,乃说实事之宗。”宗喀巴否认有阿赖耶识,他说的所谓“无尘许自性之自体”——必定有生、有灭的法,生灭法灭后即成为空无;若空无之法还能生一切法,不就是变成凭空而有了吗?凭空而有的法都是无因论的外道邪见,都是意识的虚幻想,不切实际。既然是意识虚幻想象的法,宗喀巴竟说之为能生、所生、能破、能立、能生死、能入涅槃的所谓胜妙法,不仅是在欺骗自己,也是在欺骗众生啊!他将生灭法说为中观胜法,不但是毁谤了《中论》,更是侮辱了 圣龙树菩萨。就如同我们先前所说“一切法无自性”,必须以阿赖耶识为主体才能说“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是由阿赖耶识所生,而阿赖耶识所含藏的识种有其自性,由于个别识种的运作所以能生一切法;但阿赖耶识本体无形无相,故说为空,但祂却有真实体性而能出生一切法,故说阿赖耶识“非空非不空”,总说为空性。因此,阿赖耶识有其自性能生一切法,而所生的一切法毕竟会灭,皆都是生灭无常相,故说一切法无自体性而说为空相。阿赖耶识有其自性能建立生死与涅槃。譬如人间生者,是因阿赖耶识入胎住于受精卵,摄取母血中的四大长养色身,然后藉色身及意根来出生六尘与六识,具足十八界法众生才能出生;死者,阿赖耶识舍离色身,名色随即变异而坏灭,这样就是说众生死;二乘圣人修道断烦恼入无余涅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不再出生三界任何一法,剩下阿赖耶识独存,所以无余涅槃就是如来藏的自住境界。所以世出世间一切法及生死涅槃的建立,都是依于阿赖耶识而建立的,不是其他法所能建立的。

事实上《中论》〈观四谛品第24〉原文是:汝谓我着空,而为我生过;汝今所说过,于空则无有。……(中略)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中论》卷4

六十二颂之前的两颂这样说到:不能正观空,钝根则自害,如不善呪术,不善捉毒蛇。……世尊知是法,甚深微妙相,非钝根所及,是故不欲说。~《中论》卷4

龙树菩萨一生以第八识弘扬中道,其徒弟更是有名、证量更高的 提婆菩萨,继承了 龙树的中道法门以后,以第八识如来藏广破声闻僧的六识论邪见,使声闻僧的六识论无法立足,才会被声闻僧假借外道之名加以杀害。《中论》所说的空义,是指具有空性体性的阿赖耶识,有空性阿赖耶识则一切法皆能成就,反之则不成,无法避免种种理论上自相矛盾,以及现量上的种种抵触。所以不能诽谤具空性义的阿赖耶识非真实有,因为空性的真实义理甚深极甚深,凡夫、二乘与钝根者皆不能了解,若为说之则必误会而落入常见外道邪见中,恐怕反而会断送他们的法身慧命,所以 世尊不为他们说。而宗喀巴却把《中论》说的空性义理,错解了以后写在书中公告周知,他把月称所篡改的“若谁可有空”的蕴处界一切法空当成空义,说此一切法空能够建立四谛等法,完全是强词夺理。

又《中论》〈观涅槃品第25〉及〈观十二因缘品第26〉都是说明蕴处界的虚妄无实——都是空相,但未曾说此空相能建立生死、涅槃、十二因缘等法,反而是说能建立生死等法者必具因与缘。如〈观涅槃品〉偈颂中说:

若一切法空,无生无灭者,何断何所灭,而称为涅槃?……若诸法不空,则无生无灭,何断何所灭,而称为涅槃。……无得亦无至,不断亦不常,不生亦不灭,是说名涅槃~《中论》卷4

前四句即是破斥主张一切法空者,中四句是破斥主张蕴处界诸法不空者。前是断见,中是常见,恰好都是喇嘛教中观应成派、自续派等无因论、性空缘起、假中观的主张。后四句则是阐述真正的涅槃,谓无果可得、无处可至,本体的如来藏永不断灭,所含的种子非常,无始以来从来不生,以后也是永不坏灭。这正是指阿赖耶识的中道体性,故说涅槃即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即是涅槃。

又如〈中观十二因缘品〉中说:众生痴所覆,为后起三行;以起是行故,随行堕六趣。以诸行因缘,识受六道身;以有识着故,增长于名色。~《中论》卷4

正是破斥应成派假中观等人落入名色中,把名所摄的识阴及识阴我所的淫触认定为常住不坏的空性,把识阴所依的色身认定为常住法,才会主张乐空双运、即身成佛;不离名色所生的身口意行之中,深堕于名色之中,生生世世都无法远离六道身。但应成派古今所有的中观师都不知道,龙树菩萨的《中论》是破斥他们的邪见,还引用出来扭曲而说、还以 龙树菩萨的徒众自居。众生愚痴啊!乃因阿赖耶识中含藏了无数无量的无明种,由于无明故,而造作身口意行,由此三业行而贪著名色,死后必定要继续受生而取得名色,不可能证得涅槃,不免流转六道。因众生所造的业不同,故阿赖耶识于六道中受持不同的色身,一一众生身中都有阿赖耶识,方能使其名色增长及老死;偈中所说的起三行、堕六趣、受六道身、增长名色,都必须依于阿赖耶识的无漏有为法的这个体性方能建立。这些都是宗喀巴等六识论者所不知道的。故说以阿赖耶识为因,所生一切法为缘而得建立生死等法,不是宗喀巴等人推广的无因论、缘起性空所建立的。

《中论》〈观四谛品第24〉说: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无,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中论》卷4

蕴处界一切法是由阿赖耶识为因,及诸法相互为缘而生,因缘所生的诸法都无自性,无自性故空。为了向众生解说因缘所生法无自性故空,因此安立各种假名:如眼、耳等名相来称说。因此,因缘所生的法必须以阿赖耶识为因,否则便成为无因论者,成为诸法无因而生,堕入 龙树菩萨所破斥的“诸法无因生”的过失之中。或者,犹如宗喀巴所主张诸法无因唯缘而生,又落入了 龙树菩萨所破的“诸法共生”的过失当中,都违背 佛所说“有因、有缘世间集”的这个因果法则;就成为戏论。又菩萨证得了阿赖耶识,能够现前观察蕴处界诸法虚妄无实,是缘起性空;再现前观察阿赖耶识离生灭二边、离垢净两边、离增减两边、离常断两边,与蕴处界诸法不一不异,故说为中道。所以《中论》才会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课程就只能上到这里,期待下次能够再度地共叙法缘。好,阿弥陀佛!


点击数: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