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所说“对治昏沈之道”的错谬(四)

第43集
由 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一集我们要继续来辨正宗喀巴《广论》中,所说昏沉以及对治昏沉之道的错谬。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5中说:为断沉掉发动心已,复应如何除沉掉耶?心沉没者,由太向内摄,失攀缘力,故应作意诸可欣事,能令心意向外流散,谓佛像等极殊妙事,非生烦恼可欣乐法,又可作意日月光等诸光明相。

又说:“又以观慧思择乐思之境,亦能除沉。”这里宗喀巴所说的“沉没”就是“昏沉”。他说当昏沉生起,导致心掉散离开定心时,应该如何去除昏沉?他说应该作意于种种让自己心生欣乐欢喜的事,也就是作意于双身佛像等极为殊胜妙好的事相,或是作意于日月光等各种光明相;第三则是要以观察慧,来思惟简择自己所爱乐思念的境界。

宗喀巴还引了根本论《瑜伽师地论》〈声闻地〉中 弥勒菩萨的开示,想藉此作为证明;例如《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5中说:声闻地说:“威仪应经行,善取明相数修彼相,及念佛法僧戒舍天六中随一,或以所余清净所缘策举其心,或当读诵显示昏沉睡眠过患之经论,或瞻方所及月星等,或以冷水洗面。”

如果以对治的表相来说,前面宗喀巴所说的三种对治消除昏沉的方法,表面上看,似乎是符合《瑜伽师地论》〈声闻地〉中所说的意旨,但实质上的内涵却与根本论中的开示有明显的出入。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的这段论文,所要说的是要以“觉寤瑜伽”,或者称为“悎寤瑜伽”,来修除我们的五盖性障:觉寤瑜伽者,谓如说言: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净修心已,出住处外洗濯其足,还入住处,右胁而卧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卧;至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瑜伽师地论》卷24)

就是在白天、在初夜时,都要经行、宴坐;在后夜的凌晨,也要赶快起床经行、宴坐,然后从顺障法中出离来净修其心;至于深夜则要住于光明想的正知正念中,右胁而卧,长养大种。

这论中说“从顺障法净修其心”,所谓“障”,就是指贪欲、瞋恚,昏沉睡眠、掉举恶作、疑等五盖性障。“顺障法”是随顺五盖而引生的种种障碍修道的心行法相,例如随顺贪欲盖就会生起耽着净妙境界的心行,随顺瞋恚盖就会生起瞋恚的心行,随顺昏沉睡眠盖心中就会生起黑暗相,随顺掉举恶作盖心中就会寻思家园美好、眷属美好乃至追忆往昔欢乐嘻笑等事,随顺疑盖就会生起无前世、无后世等三世因果的邪见分别。而“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就是要从这些随顺五盖而引生的种种障碍修道的心行中出离,进而把这五盖性障修除清净。弥勒菩萨在根本论中,教导我们修除五盖性障,令心清净的方法,是经行和宴坐;但这二者修治的对象是有所区别的,就是修经行是“从惛沈睡眠盖,及能引惛沈睡眠障法,净修其心。”(~《瑜伽师地论》卷24);而修宴坐,则是

从四障法净修其心,谓:贪欲、瞋恚、掉举恶作、疑盖,及能引彼法,净修其心。(~《瑜伽师地论》卷24)

而这两种行门修习的原理,弥勒菩萨也有详细的说明。就是以修经行来对治昏沉睡眠盖来说,弥勒菩萨就这样开示:从惛沈睡眠盖,及能引惛沈睡眠障法,净修其心。为除彼故,于光明想善巧精恳,善取善思,善了善达。以有明俱心,及有光俱心,或于屏处、或于露处往返经行;于经行时,随缘一种净妙境界,极善示现;劝导赞励,庆慰其心。谓或念佛、或法、或僧、或戒、或舍、或复念天,或于宣说惛沈睡眠过患相应所有正法;于此法中为除彼故,以无量门诃责毁呰惛沉睡眠所有过失,以无量门称扬赞叹惛沈睡眠永断功德,所谓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及以论议;为除彼故,于此正法听闻受持,以大音声若读、若诵,为他开示;思惟其义,称量观察。或观方隅,或瞻星月诸宿道度,或以冷水洗洒面目,由是惛沈睡眠缠盖,未生不生,已生除遣;如是方便,从顺障法净修其心。(~《瑜伽师地论》卷24)

就是昏沉睡眠盖,及能出生昏沉睡眠盖的随顺障法黑暗相等这一切的烦恼盖障,应该在经行中修除。至于该如何修除?弥勒菩萨说要从光明相中来修除,根据《瑜伽师地论》卷11中圣教:

问:惛沈睡眠盖以何为食?答:有黑暗相,及于彼相不正思惟多所修习,以之为食。问:此盖谁为非食?答:有光明相,及于彼相如理作意多所修习,以为非食。明有三种:一、治暗光明,二、法光明,三、依身光明。

弥勒菩萨开示说:于黑暗相,如果作了不正确的思惟与修习,就会增长昏沉睡眠盖。因此,学人必须是对于光明相如理作意多所修习,并且要善于了知通达其中的道理,让心具有法光明乃至具有依身光明、治暗光明。光能照亮黑暗,明能使我们心中清楚明白不暗钝;例如,不论在有遮蔽或没有遮蔽的空地上经行,经行的时候意识心要缘于一种清净善妙的境界,譬如忆佛的清净善念,并且随着这个心净念相续不断,以使觉知心离开昏沉睡眠的黑暗相;或者随心思念六种法,就是念三宝功德、念布施功德、念持戒功德、念欲界天、色界天及无色界胜妙于人间的生天功德;或者宣说昏沉睡眠的种种过患,以及称赞能永断昏沉睡眠的种种功德;或者听闻受持十二部经,或者大声读诵,或是为他人开示演说,或是思惟十二经教内涵;或是观看四方,乃至以冷水洗脸等等。以上所说的种种方法,都是能使昏沉睡眠盖,生者消除、未生者不生的方便善巧,这就是于经行时,从昏沉睡眠盖,及能引昏沉睡眠障法,净修其心。

然而,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却这么说:他说心沉没乃是因为太向内摄,以至引生昏沉想要睡眠,因而失去了攀缘力,所以应该作意于种种可以让心生起的欣乐的事情,例如观想双身佛像等极殊妙事。他这里所说,仍然是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四大派双身修法的前行;因为,在这一系列的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节目中,我们已经举证说明:密宗喇嘛教至尊宗喀巴所编撰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书中,把大乘佛法分为二种:一种是波罗蜜多大乘,另一种是密咒大乘。而他所谓的密咒大乘,其实就是承袭自左道密宗祖师所创男女双身双修的金刚乘;并且说:密咒大乘金刚乘的修证,是远远超过显教波罗蜜多大乘的,波罗蜜多大乘行者如果正修菩提心尚未圆满,就不能让他看见金刚乘修行的内涵,不能显示密咒让他知道;只有当他行菩萨行直到正修菩提心也圆满了,才能引他进入金刚乘中,让他行密咒行。由此可见,藏密行者修行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进入金刚乘中修密咒行;这就很清楚:他们一切的修证,目的都完全是为将来实修双身法而作准备。

所以,宗喀巴这里所说的佛像等极殊妙事,指的就是有境界的“男女抱身佛”的双身交合像,以及所行交合受乐的“殊胜妙事”。行者观想“男女抱身佛”以及所行交合受乐的“殊胜妙事”后,当然淫欲高涨而睡意全消,宗喀巴就说这个方法可以对治昏沉睡眠盖;但这一项喇嘛教独有的“妙法”,绝对不是宗喀巴所说的“非生烦恼可欣乐法”,反而正是无明众生的“生烦恼可欣乐法”。因为贪着于观想所得的虚妄想——双身交合时的身根乐触境界,只会增长贪、痴烦恼;而贪、痴烦恼引生的贪欲盖和疑盖,正是修习止观—奢摩他与毘钵舍那—根本障碍。佛陀所教导的止观修习,不论是慧门或者是定门,目的都是为了要解脱三界生死轮回;而最基础的解脱于欲界,就是要解脱欲界五欲的系缚,其中最粗重的双身交合淫欲就更不在话下了!只有错认观想双身交合遍身受用淫乐,就是成就“报身佛”境界的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才会施设这种与解脱修行完全背离的修法。因此,宗喀巴所教导的观想,正应该说是世俗凡夫的“生烦恼可欣乐”法才对。

而《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又说“以观慧思择乐思之境,亦能除沉”,这也是密宗四大派所隐说的双身修法。我们只要对照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明说的内容就可以明白,《密宗道次第广论》卷5中说:

若无明了有力之念,则不能断昏沉。故〈憍萨罗庄严论〉云:“由慧明了不昧而住正念。”第二依仗修正知法。故非住念太久太急,须于安住不舍之中,时时观察如所住心为住未住。此谓若太策励心便掉举,若太涣散心便沉没。故须了知离彼二过处中而修,若于微细金刚善坚固已,则由鼻端或余身分,发生乐触。由此妙触即能除遣不堪修行善事之身粗重,生身轻安。若离粗重身即调柔,便能精进。由身轻安引心轻安。

他又说:《初品》中云:“若微细金刚,现起乐触相,其相应普遍,心亦应随遍,心如欲遍已,乃至遍三界”。

又说:修行渐次如《初品》云:“令舌抵上颚,住想于鼻端,金刚端乐触,心当得等至。”……此亦应如〈阿嚩达惹〉中说:忆念本尊瑜伽而修。

这几段文字中所说“金刚”是指男性生殖器;“忆念本尊瑜伽”,是指忆念自己观想的男女双修抱身佛像所作引生乐触的善妙事,就是男女交合行淫所引生的乐触。所以,宗喀巴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男性行者运用自己先前已经观想成就男女双修抱身佛所作引生乐触的善妙事,这种明白而且有力的“观察慧”,藉着忆念所观想抱身佛双身交合行淫所生的乐触,来观察自己生殖器坚硬不软,顶端更因为如此忆念观想而生起微细的乐触;然后,再观想将生殖器顶端的微细乐触转移到鼻子的尖端,接着遍全身也都有乐触,让身体获得轻安乐触,进而引生“心一境性奢摩他”的心轻安,乃至遍三界一切处也都同样有这样的乐触。宗喀巴说,修行人想要断除昏沉,就应该修这种缘于生殖器微细乐触的“观察慧”,不仅能消除昏沉,还能引生身心轻安的奢摩他,并且这种身心轻安甚至能遍三界都存在。这真是胡人说胡法!只要有正确的佛法知见,就清楚男女交合行淫的乐触不过是身根的觉受,色界天人身根微细轻薄,不再有男女根,也没有男女性别之分,何来男女交合?而无色界有情只剩受想行识四蕴的精神体,完全没有身根,又哪来身根的乐触?

由此可见,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止观,其实就是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的止观;不同的在哪里?所不同的只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不明说,而由讲解者依照解说《广论》时的情况,比如听法对象差异等,然后酌情仅作隐说,或者带入《密宗道次第广论》来进一步明说。这是绝大多数修习《广论》的广论班学员所不知道的隐情,才会有“广论班”学员大声辩解说:《广论》中没有讲双身交合之法。但是,既然有心要在佛道上修学有所成就,就应该把宗喀巴的两部《广论》都拿出来好好比对,弄清楚是非真相,否则错修一世,唐捐其功,岂不冤枉!

时间的关系,就解说到此。

阿弥陀佛!


点击数: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