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举与散乱

第37集
由 正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说到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关于修习禅定是否要离欲的互相矛盾之处,今天我们要继续来探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有关男女双身修法的内容。

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要取欲界贪,不许舍弃男女爱欲,而且要长时勤修双身法,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处处可见这类男女邪淫双身法的文字。在举例说明之前,为了让大家了解这些文章中所隐含的密意,我们先把几个密续中常用的暗语向大家说明一下。密续中所提到的“金刚”或是“金刚杵”,所暗指的就是男性的生殖器官;而“莲花”所指的就是女性的生殖器官;禅定中的名词“等至”,在密续中的意思,是修双身法时,男女同时达到高潮;而密续中的“甘露”,指的是男女修双身法的时候,性器官中所产生的淫液;知道了以上这些暗语所代表的意思,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教导学人如何修双身法。

在密灌顶中,宗喀巴这样说:先供物请白者,以幔帐等隔成屏处,弟子胜解师为金刚萨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处无坏,年满十二等之童女,奉献师长。(~《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3)

这里的意思是说,要供养上师的时候,要先用幔帐隔成一个私密处,然后以生殖器官没有染病或是缺陷的约十二岁的女性,来当作智慧佛母,供养上师修双身法。另一段又说:

将俗女身观空之后,生天女身,先应加持金刚莲华,而入等至。(~《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3)

这是说要将女性的身体观想为空之后,再从观想中产生天界女性的天身,然后应该加持男性的金刚和女性的莲花,来一起达到共修双身法中的最乐境界——密宗说这就是禅定的等至位境界。

以下这一段讲的是密灌顶中取甘露而食的方法:次明妃从定起,不着衣服,于莲华中取甘露滴,如是置彼口中,彼亦如上而饮。(~《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3)

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合修双身法的女性,离开共修的最乐境界,不穿衣服,从她自己的生殖器中取出液体,就是所谓的甘露,放在男性的口中,让其喝下,而女性自己也是以一样的方法,喝下此液体甘露。以上这些内容,都是极其粗重、淫秽不堪的欲界贪淫之法,这些欲界最低等的淫欲之贪若不能舍,如何能够离开三界中最低下的欲界生?如何能够引发离生喜乐定的色界初禅之实证?

像这样,宗喀巴一方面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应该修清净、远离掉举,在论中也鼓励大众最后应该要修习密宗道;而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却又反其道,说应该在欲望中引发贪爱,并保持这贪爱,说这是贪欲性本空,因此也没有贪可说;真是名符其实的口中说空,却行在有中的大骗子。当宗喀巴等人在行贪欲行的时候,他们的心必定已经掉散高举,那怎么能够离开欲界呢?怎么能够离开贪欲呢?而又如何心清净下来而入定呢?宗喀巴说法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时都不觉得痛,实在是真正的愚痴人。

六根本烦恼所分出的二十个随烦恼中,掉举与散乱这两个法有什么不同?在《大正藏》第31册第665页说:掉举者,谓令心于境,不寂静为性,能障行舍、奢摩他为业,由忆昔乐事生故。~(《百法明门论纂》卷1)

又《集论》卷1说:何等掉举?谓贪欲分,随念净相,心不寂静为体,障奢摩他为业。~(《大乘阿毘达磨集论》卷1)

以上这一段解释掉举的产生,是因为贪爱,或是对于欲望的贪爱,或是对于以前所发生快乐的事情之贪爱,让心无法寂静止息下来,结果就障碍学人修习禅定。而关于散乱,《大乘百法明门论解》卷2说:散乱者,令心流荡为性,能障正定,恶慧所依为业。

又《集论》卷1说:“何等散乱?谓贪瞋痴分,心流散为体。”~(《大乘阿毘达磨集论》卷1)总合二论所说,掉举就是心缘于六尘境界时,不能寂静安止,掉举能障碍止,也就是定的修习;相对于散乱而说掉举不障碍观,散乱则是属于贪瞋痴所摄,对于种种所缘的境界,令心流离游荡在各种境界中,障碍正定的发起,是因为恶慧所依的缘故,所以无法产生观的智慧。

关于掉举和散乱的差别,玄奘菩萨的《成唯识论》卷6中说:掉举、散乱二用何别?彼令易解,此令易缘。虽一剎那解缘无易,而于相续有易义故。

玄奘菩萨的弟子窥基菩萨在《成唯识论述记》卷6中,是这样解释的:述曰:下论主答。掉举举于心,境虽是一,令俱生之心、心所解数转易,即一境多解也;散乱之功,令心易缘别境,即一心易多境也。

所以《成论》论文之中,所说的“彼”是指掉举;“易解”是说意识念念变异转易,不断地掉散,心不得定,让心对于同一境界的知解转换更易,心不寂静,即自心胡思乱想,在同一境界中,自己对于该境界的认知和了解一直在变换,因而产生许多的知解。另外论中的“此”指的是散乱;“易缘”是说随着境界相而转,在境界相中不断地攀缘,不断地更换变易所缘的境界,也就是一心缘于许多境界的意思。散乱是心驰散流荡,恶慧所依为其所产生的功用,因此容易引生邪知、邪见、邪思惟而造作恶业;掉举则是心不寂静,以障碍止为其所产生的功能,虽皆属大随烦恼,但是有明显的差别。

以上说明的为掉举和散乱的差别,那么掉举和恶作又有什么关系?在《瑜伽师地论》卷11〈本地分〉中,弥勒菩萨开示掉举与恶作合起来成为五盖之一盖,称为掉悔盖:

掉举者,谓因亲属寻思、国土寻思、不死寻思,或随忆念昔所经历戏笑欢娱所行之事,心生諠动腾跃之性。恶作者,谓因寻思亲属等故,心生追悔。

这里虽然是针对出家众而说,但是以广义的解释,也可以函盖在家众,因为都是同一个道理。这一段的意思是说:这位修行人自己想着,为何我要离开亲友、离开家园?为何我年少就出家,不等年纪大了、老了才出家?为何我要令亲友悲伤?或是他想起过去在游戏中的欢笑快乐之种种事情,让心中先生起了掉举,接着就又生出悔恨之心,这出生悔恨心就是恶作。

根本论〈本地分〉中的意思,主要是说因为掉举而生起悔恨心,是故不能得止;此处恶作是所造的因,产生后悔就是所出生的结果,这是说对先前所作的事情,因为不对而产生厌恶,接着就追悔,是故后悔是因恶作才产生的。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要修止的人,当心住于一个境界的时候,忽然因为有贪的烦恼现行而生起一个妄念,这个时候因第七识末那识并无证自证分,也就是无法反观末那识自己的存在,不知道已经住在妄念当中,此时如果第六识意识没有生起证自证分返照,来反观自己目前的状态,也未证知意识自己已经掉落在妄念之中,因此意识与末那就随顺妄念攀缘下去而不休止,这就是掉举;在以上这样的状态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意识忽然起了证自证分,反观自己的状态,而觉察到自己正处在掉举妄念之中,因而了知自己在妄念中,随着妄念而转变,于是就在心中生起了懊恼,这就是悔恨。

大部分的凡夫行者,心生掉举的时候总是连带生起悔恨,这是在修止上最大的障碍。心生掉举在初修止的人之中,是极稀松平常的事情,但重要的观念是,心中不能再生起悔恨之心,否则就辗转掉悔不停,永远没有止的时候了。譬如《瑜伽师地论》卷11〈本地分〉就说:

除先追悔所生恶作,此恶作缠犹未能舍,次后复生相续不断忧恋之心,恶作追悔,此又一种恶作差别。次前所生非处恶作及后恶作,虽与掉举处所不等,然如彼相腾跃諠动,今此亦是忧恋之相,是故与彼杂说一盖。

经常追悔就是经常恶作,譬如作恶以后心生恐怖,也后悔自己曾经造作了那些恶事,成为恶作;有了恶作之后又辗转追悔,就这样子忧恋腾动,恶作追悔不断循环,就永远无法静止下来进入禅定的境界。攀缘追忆之心就是掉,恶作之心就生起追悔;既掉又悔,心如何能够止息下来修定呢?故说有掉有悔,心如猿猴,不能得止;因此想要修定的人,应当要有正知见,能迅速回归到正念之中,这样有掉无悔,才是真正懂得修止观的人。如《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卷1就说:

悔者,悔能成盖。若掉无悔,则不成盖。何以故?掉时未在缘中故。后欲入定时,方悔前所作,忧恼覆心,故名为盖。但悔有二种:一者因掉后生悔,如前所说。二者如作大重罪人,常怀怖畏,悔箭入心,坚不可拔。

至于意识心住于定中,无掉也没有悔的境界,这并不是菩萨真正希望依止的地方,因为那只是禅定境界,与佛法中般若智慧的实证并没有关系。从以上的说明,我们知道悔是恶作,它能够障碍止的修行,其程度更甚于掉举,这一点宗喀巴不知道,但想要修学禅定的人一定要知道。

另外,前面所说悔恨之悔与一般我们说的忏悔之悔,所代表的意涵是不一样的。忏悔是已犯过失或是违犯菩萨戒等正戒,不论重罪、轻罪,全部都不隐覆藏匿自己的过失,忏是发露,悔是后不复作,心怀惭愧,发露悔过,自净其意,永不复作,这些是与惭、愧等善心所相应的。这在《大般涅槃经》卷19中说:

智者有二:一者不造诸恶,二者作已忏悔。愚者亦二:一者作罪,二者覆藏。虽先作恶,后能发露,悔已惭愧,更不敢作。……覆藏者漏,不覆藏者则无有漏;发露悔过,是故不漏。若作众罪,不覆不藏,以不覆故罪则微薄,若怀惭愧,罪则消灭。另一方面,掉悔盖的悔,是在修止的过程中,因掉举所引起的悔恨,是恶心所。因此说,这二种悔是不同的,修行人应该要知道这个差别。

至于在《广论》中,宗喀巴只提到掉举而未提恶作,是因为他以为掉举是二十随烦恼之一,是贪心所,是不善法,而以为恶作之法不是属于烦恼法中;但恶作在《百法明门论》中属于不定法,不定的意思,是它不一定属于善法、恶法,或非善非恶的无记法,宗喀巴对于这点完全不知道。譬如在《广论》第366页他说:

问:由余烦恼从所缘境令心流散,及于所余善缘流散是否掉举?答:掉是贪分,由余烦恼流散非掉,是二十随烦恼中散乱心所。于善缘流散随其所应,是善心心所,非一切散皆是掉举。(~《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5)

由《广论》所说可知宗喀巴对烦恼等等心所法的无知。因为,贪所生的散乱随烦恼还是散乱而非掉举,况且《集论》也说散乱是贪、瞋、痴所摄,而不是宗喀巴所妄想的将贪排除在外说“贪分所摄散乱为掉举”;再者,就算真的会因为“善缘”而生散乱,那也还是烦恼心所法而不是善心所法,怎能妄说“于善缘流散随其所应,是善心心所”!宗喀巴不知道掉举总会随之有恶作,有恶作必会有掉举,因此将这两种合说为一盖的道理;而且悔较之于掉更能障碍修止。然而真修止观的人,会生掉举之法并非由世俗贪烦恼所生;由世俗贪烦恼而生掉举的人,是凡夫所修的止观,并不是菩萨所修之止观,这道理以后我们再说明。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为止。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