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一部破《广论》(二)

第21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在上一个小单元当中,我们根据小乘法里面的最基本的名相蕴、处、界,以及依于蕴处界而来讲说轮回,以及依于蕴处界完全灭尽无余而来讲说涅槃。

依这样的生灭法、轮回、涅槃而来说整个小乘法所证、所说,不过就这么一个小小范围,因为如果真正全部的佛法都只是、只有蕴处界,而不允许有一个不生不灭法;蕴处界之外而能够出生蕴处界的不生不灭法,在二转法轮、三转法轮说祂是法身,说祂是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说祂是非心心,说祂是无所住心。如果没有这样子一个不生不灭法、法身佛、如来藏、法界、法性,那么很简单的蕴处界就是全部的佛法所依。那么请问这一些还继续承袭这些恶知见,包括应成中观师宗喀巴、月称、寂天,乃至民国初年法尊、演培这一些愚痴的、随顺的认为说,佛法不允许有一个不生不灭法存在,因为他们所最推崇的 龙树,只允许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切法空;这一些的知见,当然都是他们错误地把它揽在 龙树菩萨身上,我们待会后面的单元会根据《楞伽经》,而来破斥他们这样子的邪语妄说。

不过在这里我们先要来问问看,还继续想要保持这样的邪知见,认为佛法就只有讲生灭法蕴处界,不允许在生灭法之外,另外建立一个不生不灭法这样子的知见的,继续要固执坚持下去的这一些修学佛法的人或是学者,您有两个问题必须要面对:第一个,如果您不允许蕴处界之外,有一个能够出生蕴处界一切生灭法的不生不灭法,所谓的法身,所谓的入胎识,名色依、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所谓的五阴俱识,那请问阿罗汉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后,因为涅槃的定义,就是名色、五蕴,蕴处界、一切有来有去、有生有灭,所有的蕴处界生灭法都要灭尽无余,才能叫作涅槃;而你们又不允许有一个不生不灭法真实存在,那请问二乘定性声闻人或是辟支佛,他证入无余涅槃之后,他如何跟断灭见外道有不同?这是一个问题,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第二个,刚刚前面一个单元有说过了,基于生灭法,就是蕴处界、还有轮回、还有涅槃,这三个最基本名相的建立,轮回在三界六道当中,所谓的欲界、色界、无色界;所谓的四生、湿生、卵生、胎生、化生;或是说所谓的五趣、所谓的六道,在这样的种种的不同的天的五蕴、人的五蕴、狗的五蕴、畜生的五蕴,饿鬼的五蕴、乃至地狱的五蕴。种种的五蕴流转当中,很显然地众生都是因为过去世所造作的善恶业,而在三界六道,有不同的三白道或是三黑道的一个受报。

然而流转指的是五蕴,所谓的命根不断,所谓的轮转不息。而五蕴当中,如果我们以十八界—般人最容易能够去了知的六根、六尘、六识—来讲,很显然地并没有一法能够储存这一些该要往生到天道、该要往生到地狱道的这些善恶业的种子。那在业的建立上面我们上一单元也已经说过了,十八界都是现行法,现行法必定是有生有灭,它现前运作、运行之后它灭了;而这一些坚持把 龙树菩萨抬出来,而实际上是在诬谤 龙树菩萨的这一些说一切法都无自性的这一些应成中观师,他却又不承认有一个不生不灭法的存在,那请问现行法灭了之后,难道它是无因而生吗?其实这一个很简单的,就已经是让他们没有办法来圆自己所说的这样子的邪说了。

好!那回到我们的主题,我们刚刚说了,第一个单元依于这三个最基本的生灭法、轮回、涅槃,乃至上一个单元最后所说的阿罗汉不是佛,来证成必定有一个不生不灭法,在蕴处界灭后祂还存在,所以佛法不是断灭见。而依于上一个单元所说最后的结论,我们就是要来成立,既然成佛之道不是阿含,既然成佛必须要在灭尽蕴处界之外,还要证得这样子的一个不生不灭法才能够成就佛道。

所谓的《申恕林经》里面所说的整片的大树林,所谓的一切种智之所依;而这一个法身,其实就是三转法轮所说的如来藏这个阿赖耶识。我们这一个单元主要就是要来循着上一个单元的结论,而要来证成第二个单元。因为成佛之道不是四阿含,因为四阿含所说只有蕴处界,而灭掉蕴处界就是涅槃,就是止息了轮回,四阿含所说不过就是这样子;而阿罗汉又绝对不是佛,那既然如此,大乘经典必定是佛口亲说,那我们这一边就先来引用一些经典,来证成初转法轮声闻法灭尽之后,那一个不生不灭法其实就是法身佛,就是三转法轮的如来藏、阿赖耶识。

我们先来看一下经典,《金光明最胜王经》在卷3它说了:

法身摄藏一切诸法,一切诸法不摄法身。法身常住,不堕常见。虽复断灭,亦非断见。(~《金光明最胜王经》卷3)

这里很清楚的《金光明最胜王经》说,法身摄藏一切诸法,这里的一切诸法当然就是初转法轮所说的一切生灭法,其实也就是等同于 龙树在《中论》里面要破斥的“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的那样说法。《中论》所说的诸法,其实跟《阿含经》一样,都只界限、局限在蕴处界生灭法,龙树菩萨从来没有在《中论》里面破斥过不生不灭法,只是被应成中观师月称、宗喀巴、佛护、寂天,被他们所篡错误的引用,而变成 龙树菩萨是在毁谤三转法轮如来藏、阿赖耶识,龙树菩萨只许一切法空,龙树菩萨不允许建立有七种性自性的阿赖耶识、如来藏。

那再提醒菩萨们的一点,刚刚说了,法身摄藏一切诸法,一切诸法不摄法身。这里又说法身常住,可是不堕常见,又说虽复断灭,这里的断灭指的当然不是法身断灭,而是指法身所出生的蕴处界,就如同阿含的定性声闻人所证的涅槃、无余涅槃,在蕴处界断灭之后,亦非断见。换句话说这里告诉我们,这一个常住的法身,祂不在有生有灭,不在时间空间当中,不像这一些生灭法,祂不落于过去、现在、未来,祂不在时间当中,不在空间当中,祂没有形相,这也是《金刚经》所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1),其实指的就是这一个法身,能够摄藏出生一切诸法,一切蕴处界法,却不能被包括在蕴处界诸生灭法中;而这样子,法身常住,不堕常见,虽复断灭,亦非断见。也告诉我们了非常非断、不生不灭,其实已经在隐喻告诉我们了这一个法身其实就是一个中道心。

好!继续我们再看《不增不减经》,《不增不减经》佛说了:

舍利弗!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佛说不增不减经》卷1)

佛又说:

舍利弗!此法身者是不生不灭法,非过去际,非未来际,离二边故。舍利弗!非过去际者离生时故,非未来际者离灭时故。(~《佛说不增不减经》卷1)

在这个《不增不减经》,佛告诉舍利弗尊者-在《法华经》已经回小向大,而且被佛授记为初地菩萨及未来能够成就佛道的舍利弗尊者-佛告诉舍利弗、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这个法身就是不生不灭法,这完全符合刚刚的《金光明最胜王经》所说的:法身摄藏一切诸法,可是一切诸法却不摄法身。阿含所讲的蕴处界诸法的范畴,本来就都只是为了定性声闻人要证得名色五阴都灭尽的无余涅槃,他所能够或是所需要了知的范围,《阿含经》虽然没有很清楚的名相告诉我们这一个不生不灭法,在蕴处界灭尽之后必定存在,可是阿罗汉他依于这样子的三法印-诸行无常、有受皆苦、涅槃寂静-他必定也知道他灭尽这个诸行(就是蕴处界诸行,生灭法诸行)之后,他所证的那个涅槃,是寂灭、是清凉、是真实,而绝对不是那个如同断灭见外道的断灭。

换句话说,不可能有阿罗汉不了知有一个不生不灭法存在的,也就是他的涅槃本际。好!我们再来看看,引入我们的重点,在三转法轮的《大乘入楞伽经》里面,佛又有说到:

有物无因生,妄谓离断常,亦谓离有无,妄计为中道。妄计无因论,无因是断见;不了外物故,坏灭于中道。恐堕于断见,不舍所执法;以建立诽谤,妄说为中道。以觉了惟心,舍离于外法;亦离妄分别,此行契中道。惟心无有境,无境心不生;我及诸如来,说此为中道。(~《大乘入楞伽经》卷7)

要提醒菩萨们的,我们这一次的单元之所以会把它命名为“《楞伽》一部破《广论》”,是因为所有应成中观主要的邪见,都可以被这一个《大乘入楞伽经》-现存《楞伽经》三种翻译里面最新版本,在唐朝的时候武则天的时候,实叉难陀三藏所翻译的七卷本的《大乘入楞伽经》里面-完全把所有应成中观的邪见破斥无遗。举我们刚刚才念过的《楞伽经》经文而论,佛这里已经清楚告诉我们了何谓中道?换句话说:唯心无境,外境是虚妄的,只有内识,特别是内识里面的第八识-出生其余七转识的这一个第八识如来藏-祂是真实的。可是如果您稍微有了知应成中观派的邪知见,特别是所谓的中观宗(应成中观宗)的八难题,他要来问难包括这个自续中观师的清辨、包括当时他自己假借是这个唯识师,而来说这个唯识师执著什么样的知见,而会被他们这些应成中观师,在这个八难题当中一一破斥,而他们所说的应成中观,他们才是真正的中道见,中道观的持有者。然而这里这一个《大乘入楞伽经》,佛已经清楚的给了他们一个痛棒,告诉他们了包括中观应成派的八难题里面,我们最后面的单元会提到有一个很清楚的邪知见完全背离现在我们所引用的《大乘入楞伽经》,就是说这些应成中观师,当然包括宗喀巴、月称、寂天,他们是绝对不允许只有那一个内识。换句话说,他们不允许“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他们还认为说,在名言当中,允许有外境存在,虽然说外境在名言当中也是没有自性,而这样的错误说法,时间的关系我们不多说,留到后面。

我们先回到这个刚刚所念过的经文,提醒菩萨们,我们预先先讲一下,龙树菩萨之所以被称为初地菩萨、欢喜地菩萨,那是因为在《楞伽经》当中,有我们本师 释迦牟尼佛的授记,而有他这样子一个权威地位,然而很清楚的,如果您看得懂古文,您读得懂经文的意义,清清楚楚的楞伽三译,不管是哪一种译本,不是只有我们今天所念的这个《大乘入楞伽经》这个最新的版本,佛告诉我们:中道就是唯识而无境,真正的外境其实都是在三自性当中遍计执性所虚妄建立的,就如同《百法明门论》里面所谓的“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分位差别故。”(~《百法明门论》卷1),在这三位差别故里面,所有的心不相应行法,包括时间、空间、名身、文身、句身,这些其实都是众生后天施设建立的遍计执性法;所谓的在生灭法上面所建立的生灭相,所谓的在縄子上面建立的一个蛇相。那所有的这一些山河大地,所有这些我们所见的而安立名相的,这一些遍计执性相应的这一些物质色法,佛说这一些都是虚妄的,只是依于世间的语言而说存在的一个外境,实际上一切都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都是根尘触而依于如来藏能够变现万法,依意根不舍我爱执藏性,而让这个现行的第八识不断地依外六入而有内六入,而有这样子内相分的了知,一切众生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谓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这个现行的十八界现行法,全部都只是在我们的这个意识心当中去运作运行。关于这一点也顺便可以解释,为什么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之后,既然说涅槃是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生灭法,而山河大地又是属于色蕴所谓的色法,这么多的阿罗汉声闻人、定性声闻人,他入了无余涅槃、灭了五蕴,为什么山河大地还在?因为很简单的理由,一切众生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三界唯心、万法唯识,都只是活在自己的第八识所出生的种种万法当中。

好!回来我们再引用第四部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这一部经非常重要,简单来讲,从这一部经我们待会要念的这个卷3的经文,希望菩萨们要先建立几个正确知见:第一个、八不中道不是等到 龙树菩萨在《中论》才提出来,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早就清清楚楚地提出这一个八不中道,本来指的就是这个法身佛如来藏、阿赖耶识,那《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的的经文我们来念一下:

钝根小智闻一乘,怖畏发心经多劫,不知身有如来藏,唯欣寂灭厌尘劳。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若遇善友发大心,三种炼磨修妙行,永断烦恼所知障,证得如来常住身。法身体遍诸众生,万德凝然性常住,不生不灭无来去,不一不异非常断。法界遍满如虚空,一切如来共修证。有为无为诸功德,依止法身常清净。法身本性如虚空,远离六尘无所染;法身无形离诸相,能相所相悉皆空。如是诸佛妙法身,戏论言辞相寂灭,远离一切诸分别,心行处灭体皆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

这里要告诉菩萨们的最重要的两句,“不生不灭无来去,不一不异非常断”。不生不灭无来无去,不一不异非常非断,这不是很清楚的就是《中论》八不中道之所依嗎?中道心、如来藏、阿赖耶识、不生不灭法,怎么会可能需要一个《楞伽经》才受记为初地菩萨的 龙树菩萨出世之后才来宣说,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我们之前讲的《阿含经》(引用《阿含经》而来)证明阿罗汉不是佛,而引用二转法轮,六祖依于二转法轮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而来开悟,而说他所证的含藏识,那这样子都已经不成道理了。更不用讲这三转法轮的《金光明最胜王经》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法身摄藏一切诸法,一切诸法不摄法身。告诉我们在一切诸法、生灭法、蕴处界之外就是一个法身,而这个法身在《不增不减经》又告诉我们,如来藏者即是法身;又说这一个法身者是不生不灭法,祂不在过去,祂不在未来,祂不落于三时,祂不在两边,不落于两边,当然就是所谓的中道;而当然也就是我们刚刚才念过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所说的“不生不灭无来去、不一不异非常断”。

这个中道心更重要的是,前面的经文 佛已经告诉我们了,二乘定性声闻人,他怖畏发心,他畏惧恐惧生死,他不知道在这个五蕴身心当中,五蕴行当中有一个秘藏,有一个如来藏,一切众生皆具的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所以这些定性声闻人只欣乐于入于寂灭无余涅槃,而厌恶这一个六尘,这样的不断地翻滚,不断地去触、受、爱、取、有;而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佛在这里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这能够储藏菩提种,乃至我们之前讲过了,能够储藏众生善恶业种的这样子的一个不生不灭法,因为一切生灭法都是依他而起,都没有自己的体性,属于它自己的永恒不变的自性,都是无自性之法;无自性之法自己本身都不能成立了,所谓的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当然所有一切功德都只能汇于不摄于一切蕴处界法,在生灭法之外的这个法身佛如来藏,也就是这里《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所说的,能够含藏菩提种的阿赖耶识藏识中。

好!那刚刚的经文最后的四句我们再跟菩萨们提一下,“如是诸佛妙法身, 戏论言辞相寂灭,远离一切诸分别,心行处灭体皆如”,这里的戏论言辞相都寂灭了,其实就是我们所说的涅槃,我们把祂定义为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这里告诉我们戏论言辞相寂灭,其实就是言语道断,也就是不可思议当中的不可议。后面最后一句说:心行处灭体皆如,其实就是指这个涅槃、如来藏、第八识,如如独存的境界,祂是心行处灭,七转识一切心行,生灭法的心、心所法,都已经归诸于寂灭不再生起了,不可能还有现行了。所以祂就是不可思议里面的不可思,合涅槃的心行处灭言语道断,也就是告诉我们这一个如来藏、法身佛,祂才是真实的中道心,祂不生不灭、祂不垢不净、祂不增不减,祂是一切 龙树在《中论》或是《十二门论》种种的菩萨论中,讲说中道之所依。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讲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