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

第11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我们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我们今天将继续来说明「常见外道法--广论」,「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我们节目的进度将会说明《广论》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

在进入今天的课程内容之前,我们还是要依照惯例来为大家说明一下这个前提。也就是说,各位观众菩萨们,在你们观看我们的节目之前,是要清楚完整的《广论》这个前提,对于完整的《广论》这个前提,大家是必须要知道的。如果知道这个前提的话,再来观看我们的节目,就不会误解我们所说的意思;同时你也可以了解完整的《广论》这个前提下,你看了我们的节目以后,就会清楚本节目中各个老师在辨正法义的时候的重点在哪里;也会清楚了解宗喀巴《广论》内容的宗旨到底是什么,同时对于密宗喇嘛教的核心法义,也知道是围绕在外道法上面去打转的。因此在我们节目的一开始,就必须要先说明完整的《广论》这个概念,这样大家就不会落在半边的《广论》,或者局部的《广论》概念中。当各位观众心中有了完整的《广论》这个概念作为前提下,就能够更深入、更清楚地明白宗喀巴以及整个喇嘛教的核心法义,同时也会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定位《广论》是常见外道法。

因此了解这个部分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什么是完整的《广论》呢?也就是喇嘛教号称第二佛的宗喀巴,他所著作的《广论》其实是有两个部分,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广论》是有这两个部分,如果要了解宗喀巴《广论》的整体核心思想,必须要函盖这两个部分来解读,这样才是完整性的理解《广论》。如果不是函盖这两个部分,这样来解读《广论》的话,就会不清楚《广论》的宗旨内涵,因此就不知道《广论》所说,其实只是常见外道法。不仅如此,有的人只有读过半边的《广论》,他还以为自己所学的《广论》内容是与佛法一致;这样的人就很冤枉了,因为他本来是发心要学佛而成就佛道的,但是却因为不知道《广论》的本质而成为去学外道法去了,甚至造作了恶业之行而去修双身法,这样就下堕三恶道去。因此完整的《广论》,是函盖《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这两个部分,这是大家必须要清楚的前提。

好了!前提我们说过了,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来说,也就是我们要来讲讲《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我们看宗喀巴他是怎么说的。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第336页,有这么说:【别学后二波罗蜜多,谓修奢摩他、毘钵舍那,如其次第即是静虑,及慧波罗蜜多之所摄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4)因此,宗喀巴所谓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意思就是《广论》的学习者是要修奢摩他﹙止﹚,以及修毘钵舍那(观)。如果修学者可以依照这样别学的方式来修止、来修观,按照这样的次第去完成所修的话,就可以进入宗喀巴所推广的密宗道里面去修了。宗喀巴认为其中的奢摩他(止),就是静虑波罗蜜多所含摄,而毘钵舍那(观)是智慧波罗蜜多所含摄。

在这一段,我们先来说说「别学」的问题。大家要注意,宗喀巴在这里所说别学的意思,其实我们可以从四个层面来说:第一、别学就是另外要学;第二、别学就是特别要学;第三、别学就是所学的是与正统佛教有差别;第四、别学是说这个止观,乃是要个别私下与上师一起来修而学习的。因此我们将从这四个层面来说说宗喀巴所谓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我们分批来说明:

第一种别学是另外要学。也就是说,宗喀巴他希望那些《广论》的修学者,他们除了要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前面所抄录自佛经或菩萨论当中的内容之外,还另外要学后面这两种密宗喇嘛教专有的止以及专有的观。因此宗喀巴认为只有学前面的部分是不够的,还得要另外学这个密宗喇嘛教专有的止与观;而这个喇嘛教专有的止与观,是与后半部的《广论》乃是相连结的,也就是说这个止与观,是与《密宗道次第广论》当中所说的双身法是有非常深刻的密切关系,而且透过这个双身法的止与观的修炼就可以达到密宗道所谓的大成就。因此这个别学止观,其实就是双身法的止观。我们举例来说,例如第十四世的达赖喇嘛,他在他所写的一本书叫作《达赖生死书》,第157页当中他就有说:【具有坚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运用性交,以性交做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然后显现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实证及延长心的更深刻层面,然后用此力量加强对空性的了悟。】~(《达赖生死书》,天下杂志,页157。)好!我们看达赖喇嘛在这本书里面是这样说的,这本书我们引用的是:天下杂志股份有限公司所出版的,我们参考第一版的第五次印行的这个版本。我们从上面所举的达赖喇嘛书中所说的内容,就很明白地告诉我们,其实密宗喇嘛教就是要以性交作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让修双身法的人,他的心可以专注在行双身法上面,他们说这样就是在修奢摩他(止),能够让自己的心专注;然后在这个行双身法有第四喜的时候,这个修双身法的行者又用这个力量来加强对空性的了悟,而他们说这样名为修毘钵舍那﹙观﹚,也就是说在第四喜的时候能够加强对于空性的了悟观察。因此这个双身法的止观,其实就是宗喀巴在这里所说的别学止观的目标,别学止观就是要为了修这个双身法。所以从完整的《广论》的概念来看,从完整的《广论》的立场来看,这个「别学」后二波罗蜜多,对于《广论》的两个部分,它生起了一个前后呼应的连结。因此这个双身法的止观,乃是有非常关键性的角色,能够连结《密宗道次第广论》以及《菩提道次第广论》。所以宗喀巴才在这里说,学《广论》者除了要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前面所说的内容之外,他另外还要去学这个密宗喇嘛教独有的止观,这样的话,能够统摄整个完整的《广论》内涵。所以,这是第一种别学止观的意思。

第二种别学是说特别要学,特别要去学。也就是宗喀巴希望那些《广论》的修学者,要特别去学密宗喇嘛教专有的止与观。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宗喀巴他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第557页当中就已经明白表示过了,宗喀巴他是这样说的,宗喀巴说:【第二特学金刚乘法。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余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4)这是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卷24所节录的一段宗喀巴的所说;这个意思就是说,修学《广论》的人最后特地要去学金刚乘法。也就是说,只要是学《广论》的人一定要去学《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内容,也许每个人修学的速度是不同的,但是最后一定要学金刚乘的密宗道。而且宗喀巴还在这里特地强调地告诉行者:其后不用怀疑当入密咒。也就是说后面所学的内容,那是应当要进入密咒乘来学的,就是要去学双身法;也就是宗喀巴告诉《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学习者:当每一个人,他学习到《菩提道次第广论》完毕以后,他最后当然会进入密咒乘当中来学双身法。而且宗喀巴还说这个密咒乘的双身法,是比其他的种种方法还要来得最为稀奇,以及最为珍贵;因为这样的缘故,宗喀巴认为这样的行者进入密咒乘来学双身法,是可以快速圆满福德和智慧这两种资粮的缘故。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宗喀巴说要别学后二波罗蜜多;意思就是说,广论班的学习者是不用怀疑的,你们的祖师宗喀巴说:只要是学《广论》的人单单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是不够的,你们最后必定要去完成《密宗道次第广论》的部分。因此学《广论》的人最后一定会去行双身法,这是必然会遇到的宿命。因此这个地方也可以知道,宗喀巴说特别要学双身法的止观,它的道理就在这里。

好!我们再来讲第三种别学的意思。第三种别学是说,《广论》所说的这个止与观,是与正统佛教所说的止与观是有差别的,《广论》学者要在这有差别而学。宗喀巴希望那些《广论》的修学者,要认清楚这个密宗喇嘛教专有的止观,其实是与 释迦牟尼佛所传正统佛法中的止观,是有差别而不同的,两者有很大的差别,因此这里才说要别学后面二种的止观。这是什么道理呢?其实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第204页,他就已经说明过了,他说密宗道是与佛菩提道是不同的,有别于佛菩提道,不论内容、行门以及种种的地方都是有很大的差别。宗喀巴他怎么说呢?宗喀巴说:【如是若须趣入大乘,能入之门又复云何?此中佛说二种大乘,谓波罗蜜多大乘与密咒大乘,除此更无所余大乘。】~(《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宗喀巴在这里就把佛法中的大乘说有两种差别,也就是他把大乘分为「波罗蜜多大乘」以及「密咒大乘」这两种差别。而且宗喀巴还在这一段的最后说:除了这两种大乘之外,没有别的大乘可说。但是大乘法本来只有一种,他却在这里虚妄地建立说有两种大乘,说有「波罗蜜多大乘」以及「密咒大乘」这两种的差别。其实宗喀巴这样虚妄地建立密咒大乘,然后在这里又要说要别学密宗道专有的止观,因为其实他心中知道,这是与正统佛法所说的止观是有很大的差别,因此他在这里说别学。在前面把大乘分为两种,其实他的目的就是要合理化双身法,把双身法来合理化成为佛法,因此他就这样建立了一个密咒大乘;然后在这里说佛教所说的大乘法是不够的,还要别学双身法的止观,这样就可以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当中明白公开地来说双身法了。其实我们如果再观察,可以发现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前面的第71页,也已经说明《广论》的修学者,最后也一定会进入密宗道当中去修的。例如宗喀巴说:【如是以诸共道净相续已,决定应须趣入密咒。以若入密,速能圆满二资粮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所以这个密宗道所修的内容,也就是男女淫欲的双身法。宗喀巴在这里强调说「决定应须趣入密咒」,也就是修《广论》者,他是决定性的而不可改变的,他将来必定要慢慢地趣向密咒乘里面去修双身法,也就是必须趣向进入密咒大乘当中,这样公开地去修《密宗道次第广论》里面所说双身法的内容,也就是去行师徒淫合的双身法。我们举达赖喇嘛在他的一本书,叫作《达赖喇嘛在哈佛》的这本书当中的133页有说,达赖喇嘛是这样说的:【由于我们肉体的本质使然,意识层次的这些改变才会发生。而其中最强烈的、行者可以加以运用的意识,是发生在行房之时。因此,双修是密乘道上的一个法门。】~(《达赖喇嘛在哈佛》,立绪文化,页133。)这书是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在民国93年12月的初版二刷,是由达赖喇嘛所著作、郑振煌所翻译的这个版本。达赖喇嘛在这本书当中强调,行房修双身法是密咒乘的一个法门,而这样的修行法门是与正统佛教有很大的差别;因此宗喀巴在这里才要说,别学密宗道的止观是有别于大乘佛法的止观。这个止观乃是喇嘛教的双身法止观,所以这是第三种的别学。

我们再来看第四种的别学,是说修《广论》的人,他要个别与上师一起修学这个止观。宗喀巴希望那些《广论》的修学者,学习到这个地步,接下去就是要进入到《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内容当中去学,也就是要真正地去实践双身法了。而《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内容就是要与上师一起合修,一起实修双身法,这个部分乃是要个别来与上师合修双身法的。而我们一样再举密宗喇嘛教最高法王达赖喇嘛,在他的著作叫作《慈悲与智见》的书第246页当中有说,达赖喇嘛这样说的:【根据新译派,修秘密真言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修者修特殊法,如利用性伴侣、打猎等等。虽然利用性伴侣之目的,不难被说成是为了用欲于道及引出较细的证空之识。】~(《慈悲与智见》,罗桑嘉措──西藏儿童之家出版,页246。)我们引用是罗桑嘉措—西藏儿童之家在1997年3月修版的第三刷,因此达赖喇嘛才会在这里说这样。而且达赖喇嘛他还在他的一本书,叫作《圆满之爱》的这本书当中有说:「修习密教必须隐秘。」也就是说,他说修双身法必须要隐密地与上师来合修,这也就是宗喀巴的别学后二波罗蜜多的意思。这是说修学《广论》的人从这里开始必须要别学,要个别与上师一起来修双身法的止观,这样正式进入到密宗道的行列当中。因此我们从达赖喇嘛的这些书中,以及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最后两章,说要别学后二波罗蜜多,就了解它其实背后有很多层次的涵义,但是不论如何,其实都是不离要去修外道双身法的止观。

各位观众菩萨:当你知道这个道理,知道这个内涵的时候再回头来看《广论》的内容,就可以连贯整个《广论》的中心思想;其实也就是历代达赖喇嘛及喇嘛教的所有上师、活佛,他们所说的止观、他们所说的内容,其实都不是佛法,都只是双身法,都是常见外道法。但这么多年来,他们却打着藏传佛教的名义来笼罩学人,让大家误以为他们是佛教,其实这是误导众生的。

今天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说到这里。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来观看,我们后面的节目。后面的节目,我们有很多的老师继续为大家说明外道法的双身法--《广论》它所说的内容。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