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偷天换日(上)

第3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演述的是“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单元。今天继续为大家说明“精进波罗蜜多”与“禅定波罗蜜多”。

上一集我们谈到精进是有“正精进”与“邪精进”之分;要能修行“正精进”到彼岸的前提,首先必须远离“邪精进”。同时也说明 佛陀所说四句分别的“精进非波罗蜜者”三类之中的第一类“邪精进”。

今天继续说明邪精进的第二类“善世精进”。“善世精进”属于造作世间善事的精进,最具体的例子就是以佛教之名而广作慈善事业的功德会;号称是佛教团体,却没有教导学人最基本的断我见,也不亲证如来藏,没有任何佛教上解脱的智慧功德,只能有作好人好事的福报,与基督教救世军、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一般,未来世能得到人天善果,这是属于第二类的“善世精进”。

再说第三类“声闻、缘觉所有精进”。声闻、缘觉分明有解脱的智慧,能取证无余涅槃,为什么还不是到彼岸呢?因为他们舍寿入涅槃时,七转识已经灭尽无余,没有觉知心与意根存在,还能有谁可以到解脱的彼岸呢?所以没有圣人,也没有彼岸可说!这是属于“精进非波罗蜜”之类。以上三类都属于邪精进而不能到彼岸。

接着再说四句分别的第二种“有波罗蜜非勤精进”,就是有到彼岸者,但不是精进。譬如有人因为善因缘能够明心证悟,就知道解脱的彼岸是什么境界,确是已经到了彼岸;可是悟后就安于现状,不再用功精进,只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也不再修行菩萨的五度,这就是属于“有波罗蜜非勤精进”之类。

第三种“有波罗蜜亦勤精进”,是指很精进又能到彼岸。就是指实证了真实心如来藏之后,还能悟后持续精进勤修五度,以及跟随善知识在增上慧学加功用行,这就是“有波罗蜜也有勤精进”。

而第四种“非精进亦非波罗蜜”,就是一般的凡夫大众们,既然不修行,就不可能开悟,自然也没有到彼岸的功德。以上说明“正精进”与“邪精进”以及四句分别的内容。

各位菩萨!接着让我们再针对“邪精进”的主题作更深入的探讨。如果有人不信受 世尊教导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也没有解脱的任何知见,还以佛教之名持续误导广大的信徒,类似这样的情形,我们从另一个广角层面举出《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领导者—达赖喇嘛—在国外的邪精进案例。

从19世纪初,欧美学者都以Lamaism(喇嘛教)称呼西藏地区的宗教信仰;像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演讲《世界宗教哲学史讲述》里面,将远东地区的宗教很清楚地分为三类:印度教、佛教及喇嘛教。还有英国藏学家Waddell Professor,Prof.L.Waddell,他数次探访西藏,他住进喇嘛寺庙,在他的著作《西藏的佛教或者喇嘛教》书中写着:

称作喇嘛教是由于西藏人崇仰司职之喇嘛;该教实为根深柢固崇拜源自苯教之鬼魅及巫术之异教。喇嘛教仅是拙劣地抹上一层佛教表征,以掩盖其底下根源于邪恶、迷信又黑闇的信仰事实……。而环伺喇嘛教邪魔本质的来源有二:其一为源自原始之异教苯教;其二为源自印度谭崔……。

(The Buddhism of Tibet or Lamaism,W.H.Allen & Co.,limited, London,1895, pp, xi,29-30. )

早在120年前,英国华教授分析喇嘛教,所揭露的内容与正觉教团所说完全相同,只是华教授的措辞更强烈而已。然而,对使用“喇嘛教”这个名称最不满意的人,竟是它的领导者达赖喇嘛!怎么说呢?达赖从西藏流亡到印度之后,从他的出版著作中,我们可以读出他对“喇嘛教”这个名称的不满。

自从1962年开始,达赖陆续在书中呼吁,这本《吾土吾民》写着:

因为雪域西藏的佛教是全球独有保存释迦牟尼佛之大乘、小乘、金刚乘最完备的宗教,基于以上理由,有些人以“喇嘛教”称呼西藏的佛教,以之与印度的原始佛教区隔,我不能认同这是正确的作法。(~My Land and My People,A Time Warner Company, 1962,pp.200-203.)

然而这个主题在50年前是没有人在意的,谁能预料这是达赖喇嘛将以邪精进的方式,将喇嘛教的名称改头换面成为佛教的第一波讯息。

在1970年,达赖在印度Dharamsala设立“西藏事务文件资图书馆文化机构”,全面统一管理并且更新藏文英译的任务。很快地,在1975年,达赖又于另一本书《西藏的佛教与迈向中道》写着:

许多翻译及著作确实对佛教有卓越贡献,而其中有些作品仅仅粗浅地而无法如实诠释佛教的奥义,有鉴于此,故设立西藏事务文件资图书馆文化机构,其中任务之一即是负责将原始藏文资料作成英译,以弥补一般翻译之缺失。(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

接着下一页写着:“释迦牟尼佛教导与其他诸佛不同之处,是祂将经典与密续融合,而其他诸佛大多没有教导任何密续。”(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对于不懂佛法的一般大众,尤其是西方人不明就里,会自然地接受这种说法,以为这是正确的;但是略懂佛法的修行人,肯定了解每一尊佛的法道都相同,所谓佛佛道同,法同一味,成就最圆满究竟的无上正等正觉,怎么可能 释迦佛所说内涵会与其他诸佛不同呢?更何况密续的内涵都是外道法,根本与三乘菩提相违背,这是达赖喇嘛大胆又明显的谎言。

透过持续文字的宣传,10多年之后达赖的运作终于大局底定,于1991年的书中定案——另一本《喜乐之道》书中写着:

幸好,由于目前有越来越多种藏传佛教之文学作品以英文及许多其他主要语言方式呈现,才得以真正传达“藏传佛教”之宗旨及体制而没有因为误解,而使用“喇嘛教”之名称。

(~The Path to Bliss, Snow Lion, 1991,p.224.)

50多年来,有心机的达赖喇嘛以邪精进的方式偷天换日,将“喇嘛教”的正式名称顺利包装为“藏传佛教”广传全球;除了真正修行人以及专业学者之外,全球大众浑然不觉。佛教界门户洞开,就被外披佛教僧衣,内行酒肉欲乐之“喇嘛”教外道法窜入,如同英国藏学家华教授所称之“鬼魅及巫术之异教”,以蚕食鲸吞的方式登入佛法殿堂,这些事实都是有文献可以考证的。

喇嘛教以“藏传佛教”的招牌,经由媒体大力炒作,中、外人士争先恐后的崇拜信仰。这半世纪以来,密宗的信徒们了解吗?您所信仰的是崇拜上师的原始西藏“喇嘛教”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教;领袖的名字,就很清楚地说明了,就是喇嘛呀!

最近,达赖喇嘛的华文官网上贴着他四月份访问西班牙马德里,对当地学生演讲的内容:

演讲期间,在教孩子们心怀同情的重要性时,他(达赖)说一二十年后“我已经可能在地狱里了”,并表示他会回来检查年轻一代是否创造了一个更富有同情心的世界。(《当达赖喇嘛和孩子们聊天时,他聊些什么》,纽约时报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信息网)

他接着说:

如果没有,“我就会反映说,扩建地狱吧,21世纪的人做好来地狱的准备了!”(《当达赖喇嘛和孩子们聊天时,他聊些什么》,纽约时报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信息网)

想想看,一位宗教领袖公开预言自己一、二十年后“可能已经在地狱里了”,明白地昭告天下:他这一生在自己的宗教内是毫无受用、一无所得。显然达赖是不信受真有地狱果报的存在,将下地狱这么严峻的主题,拿来在学生面前开玩笑。然而,有正常思惟逻辑的人都懂得,任何宗教里所说堕入地狱者,还能够来去自如吗?讲出这么不负责任的戏论,哪一位有智慧的人还愿意跟随如此颠倒见的宗教领袖,共同颠倒修呢?

再来观察达赖本人,纵使经由多年邪精进的手段,成功地将“喇嘛教”在20世纪裹着“藏传佛教”的招牌,欺瞒天下;实质上却以原始的地区性喇嘛教邪异本质,继续误导无数的中外学人。达赖的一切所说、所作、所为,与佛教解脱智慧完全无关,于佛法中属于邪精进,更没有波罗蜜多;他所领导的广论团体,如何能有佛法中所说的“精进波罗蜜多”的功德呢?

各位菩萨!在《华严经》中有说:“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大方广佛华严经》卷14)修学佛法的过程,能生起信心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条件。对佛法有信心,就好像人拥有双手,有手之人进入佛海宝藏可以随意拾取宝物,无手之人虽遇宝藏却无法拾取任何宝物。所以,想拥有智慧到彼岸的功德,首先要能信受人人都具有第八识如来藏的理体,以之为基础;加上过去世累积的善根福德,寻觅真善知识听闻正法,踏入有法之门修学法道,能信受佛法僧三宝的真实功德存在,愿意从之受学;继而体验佛法是次第闻熏、思惟、亲证而能心得决定,受持不疑,才能有受用。诚如经典所说“能到佛道涅槃城,是名正精进”!(《大智渡论》卷16)有心修学佛法者,务请慎思明辨,切莫被邪教、邪见误导而行邪精进。“精进波罗蜜多”我们就解说到这里。

各位菩萨!接下来我们要分享的“禅定波罗蜜多”也是同样的道理,必须依止于第八识如来藏的般若智慧而修学禅定,才能说是“禅定波罗蜜多”。禅定的“禅”是由梵文Dhyāna音译为禅那,意思是静虑;“定”是制心一处。“禅定”就是把心安定下来,不受打扰专精思惟佛法—思惟如何得证解脱与涅槃,如何能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这种静虑才能称为“禅”。所以禅的本意,就是与般若智慧相应的。而“定”本身有两种意涵:一种是“心得决定”,另一种是“制心一处”;第一种是于佛法智慧发起后,对于佛道的正理以及正修行,能够心得决定而不动摇;另一种定的意涵,就是通于世间法的四禅、四空定的“定”,把觉知心专注于一个定境而不动摇称作定。

那么,为何要修学禅定呢?我们看《大智度论》卷17的开示:

譬如然灯,灯虽能照,在大风中不能为用;若置之密宇,其用乃全。散心中智慧亦如是,若无禅定静室,虽有智慧,其用不全;得禅定则实智慧生。

意思是说,燃灯本来可以用来照明之用,可是大风中摇晃的灯光,是无法发挥它的功用;若将烛火放进一个密闭的空间,则能发挥照明之用。同理而言,我们的心思习惯攀缘于六尘万法而散乱不定,以致无法发挥智慧的大用;若能让心沉定下来不受纷扰,再能得有禅思静虑的法门,这时即能引生佛法的真实智慧。

既然静虑在菩萨道的增上修行这么重要,我们再看 弥勒菩萨怎么解说静虑的自性。《瑜伽师地论》卷43:

云何菩萨自性静虑?谓诸菩萨于菩萨藏闻思为先,所有妙善世、出世间心一境性,心正安住:或奢摩他品,或毘钵舍那品,或双运道俱通二品,当知即是菩萨所有静虑自性。

意思是指所有菩萨道行者,首先必须依止真善知识,如理听闻如来藏正法,对于“菩萨藏”,也就是空性心如来藏的胜妙体性,一定有所闻熏、有所思惟,以此为先决条件。请注意喔!这里特别强调“于菩萨藏闻思为先”才可能获得静虑波罗蜜多的功德。然后对于菩萨藏妙真如性所拥有善妙世间、出世间万法,或者经由奢摩他(止)品,或者经由毘钵舍那(观)品而入手,拥有正确止、观的功德之后,方能产生心得决定的作意,保持“制心一处”,才不会被邪见所转变,也能够时时让心正安住;这样透过止观互用、互益,继续深入智慧观行之中,这就是菩萨所拥有的静虑自性。

各位菩萨!我们总结今天的主题:菩萨修学“精进波罗蜜多”与“禅定波罗蜜多”的前提,首先要能依止真善知识,闻熏第一义谛菩萨藏妙法;真实善知识能依佛法要为学人开演胜妙真实义,并且善知识自己也有实证实修的功德。学人们能信受依于一个真实存有的理体——第八识如来藏,以正知见为前导,经由次第正观、正精进、正修行而确实获得真有的功德,也能够成就波罗蜜的真实义!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点击数: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