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说(三)

第110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连续的三个单元我们说过了,只要能够证明阿罗汉不是佛,间接的就证明了四阿含所说的:只是成就阿罗汉、成就辟支佛——所谓的缘觉或是麟觉的解脱之道。那既然 佛是慈悲,佛是具足一切智慧的,佛是无所妄语,佛对一切众生都只有一个心,就是想要一切众生皆得成就佛道,绝对不会说:我只对某些众生,只要他根器足够,我不对他讲这个成佛之法,因为他也会成佛,跟我一样殊胜。佛是不可能有这些世俗凡夫的这种诤胜的比较之心。那这样子的殊胜无比威德、智慧、神通都是无上正等的佛,祂怎么可能只演说了小乘阿含的这些成为阿罗汉、成为辟支佛之法,而不演说大乘呢?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从阿罗汉不是佛,就可以证成大乘必定真实是 佛所演说,而不是一些佛门内或是佛门外的外道所毁谤的,是后世论师“对于佛陀逝世之后永恒的怀念,还有一些逻辑的推敲,而来建立所谓一些大乘的二转法轮、三转法轮这样子的法!”然后再附和而说:“哎呀!只要跟佛讲的没有违背啦,虽然不是佛亲口所说,那也算是佛法。”这是对于后世弟子的污蔑,因为真实修学佛法的佛弟子,特别是这些菩萨对于佛的真实存在、对于佛的恭敬,他绝对不会愚痴到自认为自己的智慧,可以跟佛相比于恒河沙之一;因为清楚地知道,修学越上,一定知道跟佛差距越远。

好!这部分我们暂时先跳过,我们再回来从另外一个层次来证实大乘是佛说。最简单来讲,大乘跟小乘的差别,就在一个不生不灭心的一个涅槃心的真实建立。当然我们也知道,这个不生不灭法在二转、三转法轮,有时候叫无心心、无住心,乃至直接就告诉我们,祂叫阿陀那识、阿赖耶识,这是一个所知依,这是一个第八识、这是一个根本心。这些名称的建立,其实在这个《杂阿含经》里面,我们从 佛告诉我们的,跟五阴同在一起的这个取阴俱识,乃至在某一部经《中阿含经》文里面跟阿含讲的,这个婴儿如果住在母亲的胎内的话,如果这个识不随着这个名色同住的话,这个名色能够增长吗?如果识离开了,这个胎儿五阴能够继续不断的茁壮,乃至最后能够怀孕的期间期满而能够出生吗?请记得!包括从受精卵开始,这个大脑根本还不存在,意识心根本都不存在。这个“识”指的当然是这一个五阴俱识——能够出生这一个名色的这样的一个真实心、涅槃心。

当然不只是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告诉我们,在阿含里面,佛已经就隐喻而说了这一个根本心如来藏第八识这个涅槃本际本来就存在,只是因为二乘声闻人他在所谓的三自性—圆成实性、依他起性、遍计执性—分别对应的不生不灭法、生灭法、生灭相当中,声闻人只要他能够在六根触六尘的时候,不在六识上所起的这些生灭相(简单讲,凡夫所谓的颠倒着相),不在人、我、众生、寿者相起三毒、造后业,他就能够解脱。所以他不需要证得这个涅槃本际圆成实性心,他只要在生灭法、生灭相的部分,依于这样子的三十七菩提分、这样四圣谛、八正道,乃至十二因缘、十因缘,如实现观而亲自证得如何灭生灭法,真的是生灭,而生灭相的颠倒,确实是取后有而不断轮回的根源,他就能够证得二乘的解脱。

大乘法不是只要证得三界轮回生死解脱,大乘法还要证得这个如来藏、这个一切种子识、一切种子、一切功德的运作,对于这样子的运作无所不知,没有所谓的所知障;所以成佛所需要的智慧,是远远胜于二乘人的解脱生死的智慧。

所以我们有一个简单的譬喻:我们说声闻人他好像洗小孩子,这个小孩子是脏的——生灭相遍计执性的烦恼,还有这个小孩子——我们譬喻成生灭法五阴十八界,污垢洗除掉之后,声闻人是连小孩跟脏的水都要一起丢掉,他不于三界现身影;他不再来,他是定性声闻人,他没有足够的悲心、没有足够的不怯畏心。可是菩萨呢,却只洗除掉这个小孩子身上的污垢,还要慢慢以六度、四摄法,把这个洗干净的小孩。当然,一开始指的就是依三归五戒四种修(修學知見、修習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先小乘的断我见,乃至有具足大乘的明心;慢慢地以这样的福德、智慧、定力资粮,同时伏除性障,把这个小孩子在洗除初步的身见、我见的污垢之后,慢慢让这个小孩子长大成人,能够来承担佛业。简单讲,让这个菩提树种子清洗干净以后,慢慢地用这个六度、用四摄、用这个法水来滋养他,而让他在条件具足之后,慢慢茁壮成为菩提树,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是大乘小乘的差别,特别是在智慧上的差别是非常广大的,如同上一集我们所说的申恕林经,掌上的一片叶跟整个大树林的树叶。声闻人、缘觉人的智慧,跟大乘菩萨要成就佛道所要成就的智慧,那真的是天壤之别,甚至这样的说法还是太轻松了一点。

好!回到我们要来证成“大乘是佛说的”,除了刚刚我们简单带过去的描述之外,我们从道理上来实成。修学佛法,您最基本的一定要信受有轮回,对于轮回的信受,您当然就知道众生是在三界六道轮回,而三界六道轮回,每一个业报身都有他各自相应的(虽然未必都是完全具足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我们在过去的节目里面也有简单地以十八界来介绍,这一次我们还是简单地用十八界来推断,必定有一个不生不灭法是轮回的主体。五蕴的轮回,虽然五蕴是生生灭灭,可是从天的五蕴、畜生的五蕴、人的五蕴,或说男人的五蕴、女人的五蕴,这不断地变化,就如同这个电脑屏幕上这影像的变化背后,必定有一个不在影像当中,不是生灭法的,一个能够记录,乃至能够呈现这些影像的不在生灭法当中的一法。当然这是一个譬喻,可是我们把这个类似有这样硬盘记录的功能,乃至显现这些影像声音的功能,把它说为是一个根本心,这是一个不动的涅槃心。影像可以变换,所以如果我们能够证成不生不灭法真实存在、涅槃本际真实存在,那二乘声闻人所证得的不受后有的五阴十八界全部都灭尽的所谓“生灭灭已,寂灭为乐”的无余涅槃,它才有所依、才有所本。

换句话说,二乘人所证得的无余涅槃,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生灭法、有为法的无余涅槃,祂才不至于成为断灭。

而之前我们也简单演说过,有这样子的一个焰摩迦比丘,他就是毁谤了阿罗汉死后蕴处界都空了,所以一切皆空。舍利弗一番开导训斥之后,焰摩迦终于也了解了 佛所说的真实义,不是他所误解的,而不再毁谤说:阿罗汉死后一切皆空。那这其实是大乘的不生不灭法涅槃本际以及隐喻在《阿含经》里面也说了。因为我们知道,舍利弗尊者他最后还是回小向大,乃至在死前的话,以大乘的《法华经》的记载的描述来讲,他应该已经是地上菩萨的身分了。

这部分我们先跳开,我们先回来刚刚所说的,在一个道理上的证成,我们用十八界来讲。您可能信受轮回,您可能不信受轮回,对于不信受轮回的人来讲,那您与人争执大乘是不是成佛之道,乃至说,大乘是不是以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来分野,那是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您不信受轮回,反正一切皆空!如果您既不信受有前世、有后世,您不信受轮回,那与人争执有任何意义?您无妨干脆把这辈子剩下的时间,您拿去享乐,也比跟别人这些口舌之争来得有益处。

可是反过来讲,到底有没有轮回?尤其现在网络发达时代,您很容易找到很多比较有学术性的、可靠性的数据。最简单地来讲,我们举一个大概在上个世纪,严格讲应该是上个世纪大概1920、1930左右这些年代,在印度有一个四岁的女童叫作萨娜提,她从四岁开始,她就跟这一世的家人一直在讲说:“我上辈子叫作什么什么,我的丈夫叫什么,我的小孩叫作什么,我住哪里。”最后这个父母不胜其扰,终于派人去调查她所说的是不是属实。整件事情这样子一直街语巷谈,甚至最后还惊动到当时在印度被尊称为圣雄的甘地,而来召开了一个所谓的全国性的十五人的调查会,而来证明这个萨娜提所说的确实是真实,轮回确实是不虚。乃至我们依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Psychiatry Department,这样子前后两个西方研究学者所谓的科学的调查,分别是Ian Stevenson,跟他的类似同事或弟子叫作Bruce Greyson,他们相关于这样子濒临死亡的经验,还有对于这些印度、斯里兰卡,甚至有一些西方例子的轮回的这样子的事证,三番两次中间还相隔了可能时间五年、十年不等,重复地验证调查,都可以证实说轮回是真实存在。即使您不信受轮回真实存在,我们后面还是可以用“记忆”这一法,来证实必定有一法—不生不灭法—是真正记忆的主体,也是佛法当中能够去讲求宿命神通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根本所依。

不过这里我们先跳回来,如果第一个刚刚说过的,您不承认轮回,那您跟人口舌之争没有意义。这是刚刚也有讲到的,这些的印度的女童是真有例子,讲到弗吉尼亚州这前后两位学者,西方真实的用科学实验精神记载的研究学者Ian Stevenson、Bruce Greyson,这样子Bruce Greyson的,他们对于这些相关的轮回的验证。那以这样为基础,我们再来讲,既然轮回如果是真实,那为什么轮回?因为我们造作了相应轮回于三界六道该有的,像与欲界、色界、无色界而相应的这样的十善业或是十恶业。可是问题来了,我们造作了业-杀人、放火恶业,布施、持戒或是说有一些相应的人间的善行孝顺啦-这样子的种种的善恶业,它未必是马上做马上报。佛法里面很出名的:【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大宝积经》卷57)这样的果报可能(当然有一小部分)是现世就受报,有一部分是出生下一世受报,有一些是可能要后生才受报。那问题来了,既然这样子的身口意行造作之后,一定有一些业行的势力,佛法中专有名词叫作业种,业种的存在,那我们就先说蕴处界。

我们除了了解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以佛的施设,绝对没有第六蕴,没有第十三处,没有第七入,没有第十九界;先对这一个所谓的尽所有性的一个初分的有这样一个理解之后,我们再以蕴处界里面的十八界(因为它比较细微)比较容易理解。我们拿这一个十八界,记得前提是没有第十九界,当然如果任何人不信受佛这一种对生灭有为法的区分,您无妨另创一个新局,您自己想办法去创造出来一个新的生灭法的分类。当然不用想就知道,没有人能够创造出来。那您即使勉强接受了,您无妨也去找找看,有没有第六蕴?有没有第十三处?有没有第七入?有没有第十九界?想当然尔,您也绝对找不到。在这个两方都能够接受的前提下,我们又说轮回是真实有,又说轮回所依于身口意业造作的善恶业行,未必马上受报。那问题就来了,我五百年前杀人,我五百年后才受报,或是讲近一点,我前生杀人,我可能隔两三世才受报,中间我每一世的五蕴身,我的姓名、我的身形、我的长相,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的种种关系都不同了,那请问这样的业果,如何如实地经过这么多辈子而来兑现呢?

我们以这个前提来简单解说,进而逻辑上推演出,必定也有个不生不灭法能够记持业种;那其实也就是 玄奘大师在《八识规矩颂》里面所说的:“受熏持种根身器”(《八识规矩纂释》)这个第八识,祂是真实存在,而为大乘成佛之所依,既是所谓的二转法轮《般若经》般若所出生的根源,也是三转法轮如来藏唯识-如来藏中藏如来-让众生成就四智圆明,成就佛地果位之所依。

回来我们刚刚所设定的这个条件,“有轮回、有业报”,业报要能够兑现的这一些业行所产生的这样的业种;又说“有十八界,没有第十九界”。好!那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很简单的这个业种要储存在六尘中吗?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现前当下每一个人即使原先不知道六尘定义,稍微一说,您也现前可以观察,绝对不可能储存在六尘当中有业种的存在。六识可能吗?也不可能!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乃至意识也都是可以断灭之法,本身天天都可能断灭之法,祂哪能够储存这些所谓无量劫来的业种?更何况我们这一世的前六识,都是依于这一世的大脑;以人来讲,都是依大脑完成、具足以后才有。简单来讲,当你我这一世是人类,还是受精卵的阶段,甚至是前两三个月这个所谓的中枢神经都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大脑根本不存在,哪来的这一世意识能够存在。六尘、六识都不可能储存业种,它是生生灭灭,随便一个稍微具足医学简单常识的人都可以证知。

那六根呢,六根里面的前五根,不管浮尘根、胜义根,可能吗?不可能!那如果硬要讲说意根可能,先不讲大乘里面说过了,意根是恒审思量,遍计执、恒审思量之心,对于这意根有如实了知,也能够现前观察祂一分体性的人,也可以清楚知道,这一个有别境慧,而且不断地在攀缘如来藏、外六入、内六入而产生的法尘境界的意根,祂一样是可灭之法!那如果这个意根即使说祂能够储存业种,那您还是不承认有不生不灭法需要来储存这一个业种,那很简单您还是要堕入同样一个过失,那就是当声闻二乘人—声闻缘觉人—当他灭掉五阴、十二处、十八界,证无余涅槃的时候,他一样就变成断灭空,您就犯了同样焰摩迦比丘的过失。

好!从这样的证成之后,我们相信大概没有人能够否认在这十八界外必定有一法——这不生不灭法如来藏阿赖耶识。如同《摄大乘论》卷1所说的,论曰:复次云何能显由此所说十处,于声闻乘曾不见说,唯大乘中处处见说?谓阿赖耶识说名所知依体。三种自性——一依他起自性、二遍计所执自性、三圆成实自性,说名所知相体。唯识性说名入所知相体。六波罗蜜多说名彼入因果体。(《摄大乘论本》卷1)

这里论文比较长,我们直接就到最后我们要说的重点:……由此所说十处,显于大乘异声闻乘,又显最胜世尊但为菩萨宣说!是故应知但依大乘,诸佛世尊有十行相殊胜殊胜语。(《摄大乘论本》卷1)

最简单来讲,在这个《摄大乘论》,都清楚告诉了我们,大乘小乘最大的差别,就在于阿赖耶识的宣说与不宣说。当然,所以说大乘的修行,真正的入门见道,有一分内明,一分这个无始无明的触及乃至能够破,都一定是要依于禅宗的所谓的七住位明心为根本,而要能够来作演说。那这后面的话,除了依于这个《摄大乘论》,世亲还有无着菩萨这样子的菩萨兄弟论本的演说以及论疏的证明,而来告诉我们这个阿赖耶识是如同我们刚刚以轮回业种而来证成,祂是绝对真实存在的,要不然二乘涅槃就是一个断灭空。而如果有人用逻辑要来破斥我们这个佛法,那佛法一定也不能够如实成立;不是只有大乘成佛之道不能成立,而是连二乘都不能成立!

好!那依于这样的前提,我们再举证这个 玄奘大师的《成唯识论》,在《成唯识论》卷3里面,论文是这样说:又聖慈氏以“七種因”證大乘經真是佛說。一、先不記故,若大乘經佛滅度後有餘為壞正法故說,何故世尊非如當起諸可怖事先預記別?

換句話說,成立大乘一定是佛說的,玄奘大師、窺基菩薩依於聖慈氏(就是彌勒菩薩)所提出的證明,第一項就是說“先不記”,以 佛祂的天眼神通,以 佛這樣的宿世明,如果祂明明能夠預見未來世,這個大乘法是外道為了破壞佛法,會有這樣子一個造作或捏造,那 佛應該要預先會在經典裡面,如同祂預記 彌勒菩薩成佛一樣,祂應該要預先就告訴我們後世的佛弟子們,未來世會有所謂的大乘這其實是魔說!然而 佛並沒有像其他的祂預先所已經預告的事情,而來說大乘不是佛說。

好!這個七種因的第二個“本俱行”,本來大乘跟小乘佛法就同時存在,我們先把論文說一下:【二、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來俱行,寧知大乘獨非佛說。】(《成唯识论》卷3)這簡單的解说來說大小乘,即使我們簡單的只以四部阿含來作證明,依我們前面在这半年已經說過了,这一个“菩薩乘”或是說“佛乘”這樣的佛菩提的名相,事實上在《增壹阿含》里面早就清楚的有记载,乃至于所謂的“取陰俱識、名色陰、名色本、齊識而還”這一些根本就已經是隱喻了有一個不生不滅法存在,而為大乘根本立基的涅槃本心的說明,佛其實早在《阿含經》已经说过了。那既然大乘经典跟小乘经典,虽然在阿含中没有很清楚地讲说大乘这样的名相,可是依這一點,我們也應該要能夠相信,大小乘經本來俱行!不可以說同時都已經存在的大乘經是假的,而小乘是真的。

時間的關係,這一點我們先演說到這裡,下一個單元我們再補充。

阿彌陀佛!


点击数: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