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藏传佛教不曾传授过如来藏法(上)

第104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

西藏密宗或是简称为西密,也就是俗称的喇嘛教,不曾实际传授过如来藏法;东密从表相上来看似乎有传授如来藏法,但其实他们也不曾实证如来藏,可以说得上是心向往之而不能证。西密的黄教会极力地否定如来藏识,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实证如来藏,至于西密的红、白、花教,看来似乎有传如来藏法;然而他们所传的却不是真正的如来藏法,其实是意识离念灵知心,或是双身法中的离念灵知心;他们有时是将意识心冠上如来藏的名目,或是以观想的中脉或是其中的明点当作是如来藏,都只是假借佛教如来藏法的名义,藉以取得佛教徒的信任,其目的只是想要让佛教徒误认为他们也是佛教、也有证得如来藏,藉此以获取佛教的资源。

如今 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的四辑书中,已经对于喇嘛教自称是如来藏法的修证与解说等内容,详细并实际地加以考证,举示出喇嘛教中误说如来藏、误传如来藏的事实。但是某位专门从事佛学研究,而被追随的信徒们推崇为导师的人,他本身现出佛教出家人的样貌,却因为自己无法实证自心如来藏,所以就说如来藏不存在、就说第八识如来藏是外道神我。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近年来还有弘传南传佛法的法师,自己也不能够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也无法判断这位六识论的导师,他所说的“如来藏是外道神我”这样的说法是否有谤佛、谤法等种种大恶业,却是选择依然相信这位否定有第八识如来藏的导师他的错误说法。于是在电视台上就这样说:“后期佛教由于密宗弘传如来藏法,而如来藏法同于外道婆罗门教所说的如来、如来藏,所以佛教就被外道所同化了,失去了佛教原有的本质,佛教也就被同化而消灭了。”但是这位法师这样的说法,其实只是追随着所谓的六识论导师他的错误说法,自己本身却是没有办法能够来分辨这位导师所说的是否违背历史教证、理证等事实啊!落入了 佛所开示的“依人不依法”的过失中,也因而自曝其短却不自知。这位否定如来藏的导师,他所说的天竺后期佛教,其实只是身现佛教表相,本质上却是外道法的天竺密宗外道,正是佛教研究学者口中所说的“坦特罗佛教”、“左道密宗”。

佛教经论的真实义理是教人如何实证三乘菩提,但这是只有 佛以及实证三乘菩提的圣弟子们才能够为人如实解说的;所以说佛教是以实证三乘菩提作为教证。佛教三乘菩提实证的前提,是先要信受有一个真实心—第八识如来藏—祂是涅槃的本际;这样才能够实证二乘解脱道,而不落入“于内有恐惧,于外有恐惧”的断见外道中。大乘佛菩提,则是以亲证这一个真心如来藏以后才能够进入大乘佛法的内门,次第进修而成就佛果。所以说佛教是以信受、亲证这一个真心如来藏作为理证的;因此从佛教是依真实心第八识如来藏的八识论正见,说有三乘菩提的实证这样的教证、理证可得。

天竺佛教晚期,因为被常见、断见等六识论邪见以及左道密宗的双身法等外道法,和平地把它密教化以后,所谓的天竺后期佛教,其实早就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因此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历史事实,并不是等到被回教军队消灭以后佛教才灭亡的。但天竺这样名存而实亡的后期佛教,却被不相信佛法八识正论而且无法实证三乘菩提中的任一菩提—同时以外道六识论来研究佛教经论文字而否定如来藏—的所谓“佛教导师”承认为是佛教,并将其定位成所谓的晚期佛教;但这位“佛教导师”所说的晚期佛教,本质上却只是外道法的天竺密宗。密宗以如来藏名义所传的佛法,都只是把外道观想所成的中脉明点、或是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心认作是如来藏;从来不曾传授过真正的第八识如来藏法。这位否定如来藏的“佛教导师”,他不知道密宗观想所成的中脉明点只是第六意识观想出来的内色尘相分,也不知道密宗的离念灵知心只是第六意识心;真正的如来藏则是第八识的阿赖耶识心体。这位否定如来藏的“佛教导师”,他也因为无法亲证这个第八识真实心如来藏,并对密教依于第六意识心所说的假如来藏无法分别;再加上又被《广论》中的应成派中观外道见所迷惑,相信了六识论邪说,同时别有居心的缘故,所以就无根地诽谤“如来藏是外道的神我”,并相信天竺及西藏密宗确实曾经传过如来藏法。他不知道天竺密宗、西藏密宗所传的假如来藏都只是意识心、或是观想所成的中脉明点而已,就公然指责天竺佛教的灭亡是因为密教弘传如来藏法而被外道同化所致。然而,所谓的天竺后期佛教其实就是外道法,这位六识论的导师把他们定位为佛教中的支派,只是因为他无法亲证第八识真心如来藏,又信受了依六识论邪见所说的《广论》,并被其中的应成派中观外道见所迷惑,所以就别有居心的来诽谤“如来藏是外道的神我”,并将明明是六识论外道法的天竺密宗说为是天竺的后期佛教,来成就他的一家之说这样的创见。

但,对于佛教的八识论教义真正有研究的学者却都说:天竺密宗是坦特罗佛教、左道密宗;并不承认天竺密宗就是佛教。所谓的坦特罗,今天就翻译为谭崔;近年来台湾社会众所瞩目的谭崔瑜伽、轮座杂交就是出于坦特罗佛教的轮座杂交,学术界称之为左道密宗。因此,真正想要研究佛教而不怀其他目的的研究学者,他们会发觉其实外道从来无人能够证得如来藏。因为在佛世时连不回心的阿罗汉们,佛都不让他们亲证,如果连已经在佛法中信受了“有一个第八识如来藏真心,祂是涅槃的本际,所以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的八识正论,而能够实证二乘菩提的解脱道圣人,他们都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真心;更何况是连我见都无法断除、解脱道的初果都无法实证,还把第六意识心抱得牢牢的,并认为双身法中的第六意识心是真实心,这样的密教外道法中的凡夫祖师们呢?所以真正研究佛教八识论正论的学者们,他们才会说“天竺密宗是左道密教”而不说“天竺密宗就是佛教”。这位弘传南传佛法的法师,不知道第八识与第六识的差异所在,舔食了他人错误的说法,因而诬谤说:“天竺佛教是因为弘传如来藏法而被外道同化消灭”;但事实上却是:天竺的晚期佛教正是所谓的坦特罗佛教,是以外道性力派双身法作为中心思想及行门的外道法—已经纯属是外道法了—并不是真正的佛教。而那时的坦特罗佛教,他们所谓的如来藏,只是观想所成的明点、或是第六意识心的假如来藏,都不是真正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所以,佛教怎么会是因为弘传如来藏法而被外道同化消灭的呢?

假使这位法师的说法是正确的话,那么 世尊在四阿含诸经中,以如来、识、我等假名处处隐说有如来藏,在大乘《般若经》中,乃至第三转法轮唯识经中也都是在宣说如来藏法义;依这位法师的理论来说:后期佛教由于密宗弘传如来藏法,而如来藏法同于外道婆罗门教所说的如来、如来藏,所以佛教就被外道所同化。那么 释迦世尊这样一来,不就变等同于外道所说:“有如来、如来藏”了吗?世尊不就变成他口中所谓的不折不扣的外道了吗?那这一点可否请这位法师在读过四阿含以后,来就这一点自圆其说呢?所以说这位法师的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这是因为他对于“古今三乘法义一贯不变,且都是以如来藏法为中心依止”的事实,他是不了解也不相信的,所以舔食了《印度佛教思想史》中的邪见以后就跟着人云亦云了;而外道包括天竺密宗及后来的西藏密宗都是不曾实证如来藏的。

从历史上可以证实,天竺晚期的坦特罗佛教,也就是天竺密宗的上师们,他们继续在弘传外道双身法,并依密宗的自续派、应成派中观邪见,把意识心的境界作为中观的实证境界,这与今时的西藏密宗并无不同。所以说他们从来不曾证得如来藏,另外从他们所共同奉为根本所依的《大日经》,也就是《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中还否定有阿赖耶识心体,这就可以看出发展演变以后的后期自续派中观,虽然也说要实证如来藏而不同意应成派中观的否定如来藏,但仍然是错将意识心的变相境界误认为是第八识如来藏。显然创造《大日经》的密宗祖师们也都是没有亲证如来藏的凡夫,假使他们曾经实证如来藏,现观如来藏的真如性、清净性、离染性、涅槃性、具足万法的体性、离见闻觉知性,他们就会主动地全面来否定双身法的乐空双运,并将之驱逐于密宗之外而回归到真正的佛法八识正论中;怎么可能又在《大日经》中说“乐空双运”的外道法就是成佛的究竟法门与境界呢?若是他们已经亲证了,怎么还会否定阿赖耶识心体,并容许来自外道的“乐空双运”邪法继续存在密宗呢?所以这位法师诬谤说:“天竺佛教因为弘传如来藏法而被外道同化消灭”,这其实是因为他先信受了否定如来藏的六识论“佛教导师”他的错误说法以后,随之误认为大乘非佛说;因此他后来也转而变成为南传佛法的弘法者。

从天竺坦特罗佛教祖师著作的密续,以及传至西藏以后的红、白、花教等假如来藏法法义观之,在在皆可以证明:专门以六识论来研究佛教经论的导师,他所认定的天竺晚期佛教从来不曾实际传授过第八识如来藏法,都是以如来藏的名目而传授的常见外道的神我之法;西藏密宗则接踵继续弘传。所以否定如来藏的那位导师,他所说的天竺晚期佛教,已经是以外道的双身法的“乐空双运”作为主要的理论与行门;因此所谓的天竺晚期佛教,本质上已经不是佛教了,只是继续身披着僧衣住在佛教的寺院中而已。而密宗所说的中观见,都是以第六意识为中心所建立的中观论,也都只是一种戏论而已。这与 佛所开示:依第八识真如性、中道性来建立的中观论;是可以让人亲自证实的义学,两者间可以说是迥然不同的!

西藏密宗的自续派及应成派中观见就是承袭自天竺坦特罗佛教的左道密宗,假借着如来藏的名义而传的虚假如来藏法、以及外道神我的如来常住法,实际上本质都是依第六意识心来说;而真正的第八识如来藏法则是以阿赖耶识心体为主,何曾与外道神我的第六意识心相同呢?所以说:因为这个外道神我、梵我的第六意识心,一旦现行而存在的时候必定皆有见闻觉知性而能够了知六尘,所以祂才能够与男女欲的乐触相应,因此外道的“乐空双运”的双身邪法也才能够继续存在于密宗里。而这个见闻觉知心就算证得了二禅、进入了二禅等至位中,仍然能够了知二禅中的定境法尘,所以都是不离六尘的;然而大乘第二转、第三转法轮所传的第八识如来藏,衪有自己的了知性,在《起信论》中说之为“本觉”,可是这个“本觉”却是一向离于六尘中的见闻觉知性,从来不曾住在六尘中。第八阿赖耶识心从来不在六尘里,而外道神我的第六意识的离念灵知心,却永远离不开六尘的见闻觉知而住于六尘中;两者间各自所了知的种种法与功德性差异,岂止千里万里?

所以说,只有盲目无慧者才会谤如来藏为外道神我。如果说,身现佛教出家法师相而作是说者,正好落入 佛在经中所预记的:末法时期天魔波旬会派遣魔子魔孙,披如来衣、住如来家、食如来食、说如来法而破如来法的魔说者;若人谤无真如心——第八识如来藏,这将使得二乘圣者所证的涅槃变成了断灭,成为了诽谤二乘涅槃为断灭空的断见外道。但 佛所开示的二乘涅槃并不是断灭空,《杂阿含经》卷33:

佛告比丘:“若所有色, 过去、未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如实知;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圣弟子如是观者,于色厌离,于受、想、行、识厌离;厌已不乐,不乐已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在经中为我们开示说:色、识、受、想、行,这个五阴非真我,这个五阴不异于真我,这个五阴与真我不相在。这就是说有一个非五阴、不异五阴,却与五阴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真我存在,这个真我指的就是第八识真如心,衪才是真实存在而且常住不灭的涅槃本际。佛还说:能够信受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真我的存在,这样的圣弟子他才能够如实地观察五阴是无常的,而厌离于能生诸苦的五阴,而不乐住于无常空的五阴中、有“我是真实而且是常住不灭”的这样常见外道见中;这样的安忍而住于五蕴无我的解脱中,但是却不会落入误会“涅槃是断灭空”的断见外道里,依这样的五蕴无我的解脱道正知来修行,才能够成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这样的解脱于生死轮回的二乘解脱道功德。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