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色以第八识为根本(四)

第87集
由 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个单元继续跟大家介绍〈名色以第八识为根本〉。

上一集,我们讲到当蕴处界存在的时候,缘起法就跟着我们的蕴处界而同时存在;假使我们灭尽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时,缘起法就会跟着我们灭尽而不存在了,所以灭尽蕴处界以后,缘起法就灭了,所以说世俗谛的缘起法是生、住、异、灭的,是有为法,是依有为性的蕴处界而有的。

在进入无余涅槃以后,有为性的蕴处界,以及依附蕴处界才能存在的有为性的缘起法,都已灭失不存在了,那时就称为涅槃,但是涅槃是常住法,不是断灭空。常住法的涅槃,本来就是入胎识独存的解脱境界,这正是 世尊以隐密相转正法轮,隐说“真常、唯心”的妙法!这个无余涅槃是常住法,也是无为法,绝对不是断灭法,所以不是有为法;这时的入胎识,因为没有了意根,也不再出生有为法了,当然不会再有生、住、异、灭的现象再度出现,所以 佛陀接着说:“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是名比丘诸行苦寂灭、涅槃。”(《杂阿含经》卷12)假使涅槃中只是这位法师所讲的蕴处界断灭后的空无,再把这个灭相、空无一法的断灭境界说是真如,那就落入“灭法”中,不是 佛所说的不灭了,所以这位法师的涅槃是有为法,是生、住、异、灭的生灭法,那他的涅槃就是“有为法、断灭空”了。因为无余涅槃是无为法,是常住法,是不曾有生,是于三界诸法没有住着,体性是不变异的,也是永远不坏灭;所以无余涅槃不是空无一法的断灭,而是有常住法,当然是有本来清净的心体独存不灭的,当然阿含思想是存有而非断灭五阴后的空无。

因此,想真正懂得缘起法的人,必定要先作十因缘观,懂得“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道理,确认无余涅槃位不是断灭,实有本识常住;然后再来现观十二因缘法,这时才会懂得 佛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中阿含经》卷7)的深义。但是,这个道理甚深极甚深,不是所有阿罗汉们都能懂得,只有听闻 佛陀宣说缘起观以后,确实深入观行的阿罗汉们才能稍稍理解,不是像七住位及上位菩萨都能亲证及深入证解的;所以大拘絺罗尊者及舍利弗尊者,能够善说缘起法,正是因为懂得本识常住的缘故;他们广受比丘们的尊敬,也是由于这个智慧。因此,佛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的真义,一般阿罗汉也是不很懂的,更何况是否定了缘起法的根本因入胎识的这位法师,既然无法亲证又不信受佛语,怎么能懂得真实缘起呢?这位法师的随学者及《妙云集》、《成佛之道》的修学者,连他的思想错在何处都不知道,就更不可能有这个本识、入胎识、如来藏的智慧了。

写作《妙云集》、《成佛之道》的这位法师在他的书中又说:【中国佛教为“圆融”、“方便”、“真常”、“唯心”、“他力”、“顿证”之所困,已经奄奄无生气。】(《印度之佛教》自序,正闻出版社,页7)然而中国传统佛教的“圆融”、“方便”、“真常”、“唯心”、“他力”、“顿证”,其实才是真实佛法。但是真实佛法一向背俗,所以极难修证、极难被初机学人与假名善知识所认同;正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必须常有曾发大愿的菩萨们不断地再来人间,继续住持极难修证的正法,才能使众生得以亲证佛法,所以不离他力;但也不可因为佛法极难修证,或有时暂无亲证者出现在人间,就说中国传统佛教的深妙法是错误的、被困的。而且 世尊一代时教的大乘妙法,其实正是“圆融”、“真常”、“唯心”、“顿证”的,却也是娑婆世界人寿百岁时的有情极难修证的,但仍然有菩萨随学而亲证三乘菩提。只因为众生根性多属中、下根人,所以又不得不方便施设渐教:一开始从初转法轮的阿含解脱道所说的权教、始教,接着以第二转法轮的般若总相智、别相智所说的实教,再来以第三转法轮的唯识方广教法而成为别教,最后以无量义、法华、大般涅槃,圆成一代时教而成为圆教;这样为中、下根人施设教法次第而成就渐教的道理。

观察 世尊的一悟成佛,乃是因为 世尊是经历三大无量数劫,进修到最后身菩萨而顿悟成佛,这是一切大乘学人的目标。世尊也为上根菩萨种性之人开演了教外别传的顿证法门,始从 世尊灵山会上拈花,迦叶破颜微笑,乃至传灯到中国禅宗大为兴盛,历代祖师真悟菩萨难以计数。中国传统佛教的修学者依止三乘菩提,遵奉佛法的“圆融、真常、唯心、顿证”为修学准则,并没有差错。反倒是依文解义不知 世尊以隐密相所说的初转法轮、二转法轮,只信受密宗应成派假中观所说的六识论,不信受 世尊以显了相所开示的第三转法轮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教法,如同这位法师及众多随学者与《妙云集》、《成佛之道》的修学者,自然对三乘菩提见道之断我见与证真如无所了知,对中国历代祖师所方便施设顿证大乘菩提之法当然也不能会取,何况能知道 世尊究竟佛地“圆融、真常、唯心、顿证”所说最难解、最难证的妙义?所以信受六识论佛法的修学者,是无法亲证“圆融、方便、真常、唯心、他力、顿证”的三乘菩提,这样的结果绝非中国传统佛教的过失,乃是学人被邪见误导所致,不知道 世尊三转法轮所说的八识论的佛法!而且证悟第八识如来藏,能转依的菩萨,也都能现观大乘佛教妙义及法界实相,本来就是“圆融、真常、唯心、顿证”的事实。

这位法师又说:【故流变之印度佛教,有反释尊之特见者,辟之可也。非适应无以生存,其因地、因时、因人而间不同者,事之不可免,且毋宁视为当然。】(《印度之佛教》自序,正闻出版社,页5-6)佛法的证境是不共世俗见解的,不论世界及众生如何演变,不论古今错悟者、未悟者所说的法义有什么改变,然而佛法的本质与内涵都不可被改变,否则二乘涅槃与大乘实相就成为可以被改变的法了,那又怎么能说是真实的涅槃与法界实相呢?所以,可以改变的只有弘法的方式与作法,也只有古今错悟者及未悟者对佛法的认知有所演进与改变,导致他们所弘扬的“佛法”有所改变、演变;但是真正佛法的内容本身,是永远都不可能被改变的,尤其不可能被没有亲证三乘菩提,凡夫见解的六识论者所改变;古今证悟菩萨所弘扬的佛法,也一直是古今法同一味而无所改变,说有改变的都只是知解宗徒对证悟菩萨所说的法义有所误解而产生的。真正的佛法是尽法界、尽虚空界、尽未来际,都永远不可能被改变的;即使是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成佛之时,所说教法也将如同 世尊所说的法义无二无别,都将不可能会有所演变的。否则,即是法界的真实相可以被改变,或是意指 世尊所说的法义不究竟而可以被演变,那么 世尊所说法界的真实相就不可能是真实相了!这就是坚持六识论佛法,不信受 世尊三转法轮的教法,认为大乘非佛说,不接受众生有本心第八识如来藏,或是以假号法、缘起性空当作佛法的人,之所以会说佛法有演变的原因。

真常不变的中道心体,就是第八识如来藏,正因为祂有这种特性,才能建立二乘菩提而外于断见外道,一切断见外道所不能攀缘;亦令一切常见外道所不能攀附,永远都无所用其心。若如这位法师书中所说的佛法可以被演变,那演变后的“佛法”,常见与断见外道其实是很容易攀附它的,将会使演变的佛法无法自外于外道法;因此,三乘菩提的真实佛法是不可以有演变的。

比如,密宗法王达赖喇嘛说:“佛陀三转法轮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这就说明了西藏密宗是假号佛法,所以才会说 世尊三转法轮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这就是因为无法亲证三乘菩提,坚持六识论佛法,不信受 世尊三转法轮的教法,认为大乘非佛说,不接受众生有本心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会说佛法有演变。事实是密宗已经错了一千多年,历代法王、活佛、喇嘛,都不懂 世尊阿含、般若、唯识三转法轮的体系,都是依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而开演的,三转法轮的体系,只有深浅广狭的差别,彼此间是相互连贯,绝无矛盾之处。

因此这位法师既然说“故流变之印度佛教,有反释尊之特见者,辟之可也”,当然要加以法义上的辨正,不该如同密宗、这位法师与六识论的人,认同流变的错误教法,然后妄说佛法有所演变;因为始从 世尊住世的时候,中如历代真悟菩萨,乃至到了现代的台湾正觉教团中,古今所修、所证的佛法都是丝毫没有演变的,是古今法同一味的。假使是为了适应时代的变迁,而在佛法的弘扬事相上有所改变,那也只是在弘法的事相上有了演变,所弘扬的佛法内容则是丝毫都不可能加以演变的,所以这位法师说佛法“非适应无以生存,其因地、因时、因人而间不同者,事之不可免,且毋宁视为当然”,是错误的说法与主张。正因为他有这种荒谬的主张而付诸实行,写出了《妙云集》、《成佛之道》等书,所以 世尊佛法的八识论正义就被他演变成为妄想邪见的六识论了!

所以,法界本体论的主张,才是正确的佛法,不论是在二乘菩提的阿含道中,或是在大乘菩提的般若道中,或是成佛之道的唯识种智中,全都是如此而不可以有丝毫的违背。这位法师及随学者与六识论者,也只能在排斥 世尊的本体论以后,另外施设妄想中才会有的意识细心,当作是常住不坏法,而成为因果主体识的新创本体论,他们以想象的本体论来取代实有而可亲证的真实本体论,严重误导佛弟子,令大家勤苦修学而无法证得菩提道果,这是现代佛教的一种危机!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简单作一个结论:名色是以第八识为根本,在四阿含经典中常常有以隐密相来说一切法的本源、本识、本心,也常常说无余涅槃的本际、实际等等,在在处处都可以证明:名色的存在都必须是有所本的;而且,佛在多处阿含部经文中说到“名色由识生、识是名色本”的义理,都已经明确证明:名色的根本正是第八识如来藏。在《般若经》中,称为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菩萨不念心;在唯识经中说是阿赖耶识、阿陀那识、第八识、如来藏、异熟识,真如、无垢识等等;在阿含部诸经称第八识为我、无我、真如、如来藏、穷生死蕴、不可知的蕴等等,这些三转法轮或是三乘菩提所说的五阴、名色,都是以第八识为根本。

我们这个单元就介绍到这里。谢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