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与还灭(四)

第75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现在各位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

在上一集的课程中,我们讲到了南传佛教中解脱道论的观点,因为无法现观 佛所说的本识入胎识,可是又要规避大众的检验,所以不得不画蛇添足地创造了七心轮,来解释 世尊在《阿含经》中所说的“本识缘名色”;但是,至少他们还愿意接受 佛所说的识阴一生断坏,愿意承认有内六入与外六入,也愿意承认十八界中意界与意识界乃是两个不同的界。意识界晚于意界而出生,因为意识界是由意界与法尘界相触才能出生,所以意识是最后出生的;这一点,比起现在中国佛教界中动辄说意识是不会坏的,说没有内相分六法,说意根是意识的一分,比起那一些假名善知识,那可以说又高了一层,至少作者优波底沙他没有直接的谤佛、谤法。

可惜的是,承袭自说分别部的南传佛教,从锡兰传到中南半岛,虽然他们遵奉迦旃延那为大祖师,但是已经无法亲证这个入胎识本识心。因为不敢违背 世尊所说的《阿含经》,只好另外去编织出一些名词来解释经典的义理,希望不违背理证与教证,这里面的缘由,我们倒也可以值得怜悯啊!但如果是像某些法师、居士,因为自己不能现证入胎识,又不愿依循 世尊的教导,不知强以为知,而自行去更改经典里面的义理,公然违背了 世尊的圣教;这样子根本就已经不是佛弟子了,即使他受过比丘戒、比丘尼戒,穿着袈裟,但袈裟之内已空无一物了,俨然成为外道了,未来还得长劫承受不可意的果报,这一点不可不慎啊!

有一位后山的比丘尼,在她的著作里面提到:【其实生是死的开头,死是生的起点,对佛家来说,躯体虽然终归败坏,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我们实在不必害怕死亡。】(《生死皆自在》慈济人文出版社,页111。)各位观众可以比对看看,这一位比丘尼说生死轮回之间,意识是不灭的,这已经与《阿含经》 佛的说法是刚好抵触,这算不算是谤佛、谤法呢?在佛经中处处可见 世尊对于意识界有明确的定义,后代的弟子不应该自我乱更改;无怪乎江教授要说:这一位比丘尼,她不是中国佛教徒。

“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也代表了 释迦世尊在阿含期的说法,明说众生轮回因的流转门,以及如何依着流转门中万法的生住异灭,而逆推出能止息五蕴万法的还灭门;也就是吾人必须要先观行五蕴流转之因与流转的相貌,了解其间的顺序以及结构之后,才有可能去逆转、改变、瓦解、止息五蕴的生成,停止轮回的轮转,这就是由流转门返还得入于还灭门了。

如同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说到了 世尊总结众生轮回的流转门:婆罗门白佛言:“世尊!云何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佛告婆罗门:“愚痴无闻凡夫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不如实知故,爱乐于色,赞叹于色,染着心住;彼于色爱乐故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恼、苦,是则大苦聚集。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杂阿含经》卷2)讲的就是这个流转门的道理。

讲完流转门之后,世尊紧接着就开示灭这个流转生死苦的道理,也就是佛法的修行,在证成流转门之后,就要转入还灭门。在经上是这样子说的:婆罗门白佛言:“云何为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佛告婆罗门:“多闻圣弟子,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实知已,于彼色不爱乐,不赞叹,不染着,不留住。不爱乐、不留住故,色爱则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恼苦灭。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灭世间,是名有因有缘世间灭。婆罗门!是名论因,是名说因。”(《杂阿含经》卷2)

这一段经文还灭门的白话解释,我们在前两集的课程中已经说过了,这儿就不再重复了。世尊说完了流转门与还灭门的道理之后,告诉婆罗门,你问佛世尊说的是什么法?现在为你开示:我说因、论因,说因缘世间成的流转门,与因缘世间灭的还灭门。到这里,我们可以确认了 世尊所说完整的法义,它必须要具有流转门与还灭门的两边;如果不能知彼法如何流转,则不能知彼法如何还灭。

现在一般人讲到解脱道,通常都只用心于还灭门,但那只是后半部;因为不知道前半部流转门,不知道流转之因,也不知道流转的次第顺序,不明流转则还灭不能成,所以无论怎么样的努力苦行,都没有办法进入还灭门的正行。例如,在遍地假名善知识的误导之下,现在的学佛人常常以为人只有六个识—眼、耳、鼻、舌、身、意识—以为把六个识消灭,或者是好好地管带住,让六识不起妄念,就说是见道了、是成就了。然而,世尊在前面的经文中告诉我们,先有本识出生六根与六尘,根、尘相触才会有六识的出生;六识心,祂只是六根与六尘后来出生的产品罢了,不论六识存在与否,先前的六根与六尘是早于六识而现存的。

在现在很多的禅七活动当中,那一些瞎眼阿师把禅七修行的目的说为“打得念头死,许尔法身活”;但是即使念头都没有了,吾人仍然在轮回之中,一分也不少,只是从这一边轮回改成那一边轮回,仍然继续在轮回。这一种将意识界视为本识法界的想法,本身就已经是大大的错误了,这不是 世尊的教法,乃是一盲引众盲,相将入火坑啊!这就是不明白流转门的道理,就没有办法真正进入还灭门;不知流转则不知还灭,不仅二乘的解脱道是如此,大乘的佛菩提道更是如此。例如,大乘菩萨所现观的百法明门,即是双具观行原本无明之下百法的流转门,转依于如来藏的清净无生,进而能一一灭除彼法的还灭门。

我们来看一则公案:马祖道一禅师年轻的时候,在衡岳山参究,每天常常在大殿上打坐精进。住持和尚南岳怀让禅师知道马祖是接法的道器,于是就上前问说:“年轻人!你每天坐在这里干什么呢?”马祖道一正在静坐,随口回答:“打坐。”“那么你打坐图的是什么呢?”“图的是成佛!”接下来,怀让禅师就在庙前拿了一块砖头磨呀!磨呀!马祖忍不住问:“请问禅师,你磨砖头干什么?”“为了要做镜子呀!”“你磨砖头怎么能做镜子呢?”怀让禅师就反问:“那么你打坐怎么能成佛呢?”马祖知道有蹊跷,于是就问:“那请问禅师,如何才是?”怀让禅师又反问:“假如驾车时,牛车不前进,是该打牛呢?还是该打车?”至此,马祖不敢再说话。怀让继续说:“你坐禅是为了要成佛,然而禅不是坐与卧,佛也没有定相;于此无住之法,不在取舍之中。如果你说禅坐是为了要成佛,那就是杀佛了;执意要在禅坐中成佛,这不是佛法的道理。”当时的马祖似懂非懂,又问说:“那么本识之心有成或坏吗?”怀让回答:“若以成、坏、聚、散来成佛道的话,这连见道都不是了。”

“牛车”是指我们的蕴处界身,而“牛”指的是能出生蕴处界的本识。车子不前进了,问题是在于拉车的牛,否则无论我们怎么打车子,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所以说,轮回的主体不是六识,也不是六根与六尘,而是 佛所说的唯一因——入胎识。例如,佛在《阿含经》中说: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如是,缘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杂阿含经》卷3)

好!在这里,佛说什么叫作五蕴的蕴集、色法的蕴集、受想行识的蕴集呢?比方说,因为有了眼根与色法,眼识才会出生,根、尘、识三者和合所以有了触,有了触就会有受,有受就会有爱,然后就这样子辗转的各种大苦的蕴集就出生了,这是名与色的蕴集。也就像这样子,缘于耳鼻舌身而生识,缘于意根与法尘而生意识,然后生大苦蕴集,这就是名色之集,是受、想、行、识的蕴集,就是苦的蕴集呀!

在《杂阿含经》里面 世尊说到:“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杂阿含经》卷12)

在这一段经文,世尊回忆起祂自己过去世的观行,在那一世呢,祂得到了古仙人道。世尊说:五蕴名色之法从何而来?缘于哪一个法才会有五蕴名色呢?世尊当时作正思惟,正理如实、无间出生:因为有本识,所以名色有;缘于本识,所以名色就会出生。世尊当时作这个观行的时候,确立了万法的根源就是这个本识,一切的万法推究其根源,都是这个出生万法的第一因本识;再也没有一个法能够超过本识,五蕴名色都源自于本识,本识之上不会再有法了。本识是三界中的第一因,不论彼时有佛、无佛出世,最究竟的道理就是如此,这是不会改变的定量;从无量生前一向就是如此了,所以把这个本识如来藏之法叫作古仙人道。

好!接下来,明白了流转门,也就是苦谛、苦集谛,我们才能进入还灭门;也就是要探讨苦集灭之谛,还灭入三法印中的寂静涅槃。世尊所说的寂灭,是指五阴十八界名色之法的寂灭为前提,能灭掉的是五阴十八界法,入胎识本来无生,所以不灭。这也是《法句经》里面所说识神能够舍身、受生身的这个识神,两者并没有违背。例如,在《经律异相》里面也提到:有一次,佛在舍卫国,有一位弟子拘提,他证得了阿罗汉却又退转,如此六次;到了第七次的时候,他又怕自己退转,于是就用利剑自残、自戕。所以,魔波旬就去找;那么这个拘提,他自残了之后去哪边了?找不到,就去问 佛。佛就告诉他说:拘提比丘已经取灭度了,神识处空与空合体。各位可以注意这一句话:神识处空与空合体;这里面有非常深的涵义,也代表了拘提他的涅槃实证,不是依于意识心,也不是依于意根,而是依于本识法界。

好!今天时间的关系,就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