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圣谛、异生性

第51集
由 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跟大家讲四圣谛里面的道圣谛,上次有讲到道圣谛呢,其实它在阿含部里面有谈到三十七项内容,这个就是通称的三十七道品;三十七道品的内涵,之前在正觉同修会的法界卫星录像节目里面,也有许多的亲教师针对三十七道品有各别的讲述,所以大家可以去参阅,我们这里因为依照着《阿含正义》这一本书所讲到的道圣谛的内涵,我们就先把它局限在讲八正道而已。八正道我们上次也讲过,道圣谛就是说让大家按照这个方式去修学,逐步能够达到灭圣谛所讲的境界,这个就是道圣谛。在道圣谛当然就是说,灭圣谛的本身就像我们上次讲的,灭圣谛如果真的要只用简洁的字句描述的话,灭圣谛讲到的就是涅槃的境界。可是同修会的学员们大家都知道,涅槃有四种的法义,涅槃约略来说,可以把它分成是二乘人所证的涅槃的状况跟大乘人所证得的涅槃的状况,大致上我们可以勉强把它分成这两类。所以自然而然地,道圣谛讲的是让大家能够依止修行、趋向于涅槃的话,很自然讲到的也有二乘的道圣谛跟大乘的道圣谛,以八正道来讲,当然就是有二乘的八正道跟大乘的八正道。

我们先直接看二乘的八正道,二乘的八正道很单纯,就是要让大家能够完全解脱于我们的一切的烦恼现行,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这个内容有八项的内容,分别是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中间的这个正思惟呢,我们说在《阿含正义》里面所引用的《分别圣谛经》的这个部分,是翻译成正志,其实它是同样的意思。关于八正道里面呢,在这里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当然就不是要依据这些一一的品项详细地跟大家说,而是只能够提纲挈领地跟大家说里面的概要。

我们先跟大家说,在这个八项内容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正见,所以正见排在第一个,正思惟或是正志都是基于正见而来的。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事情,因为我们所有一切的行止都必须要先有一个清楚的知见,按照这个知见才可以说我们在修什么事情、我们在走上什么路;按照这个知见才能够来思惟说,我们在日常生活的修行,在我们的身口意的修行里面,我们应该要如何去把刚才的那个知见落实出来,所以正思惟的这件事情必然是基于正见。

接下来正语、正业、正命呢?正语可以说,我们从嘴巴讲出来的必然是正确的话语。正业表示的是说我们所做的事情,因为每一个业意思就是指的说在后世会导致什么样的业报,正业这部分内涵当然指的就是说该如何去导正我们的行为,让我们做出来的对于后世来讲,应该就是走在正道之上的业报,而不要像一般的凡夫一样落在不好的业报,甚至落在三恶道里面,这个是正业。正命指的就是我们在这一世,希望能够存续我们这一世的生命,我们自然要做一些事情,但是在做一些事情的当下,必须要考虑到所做的这个事情不能够违背于佛法、不能够违背于善行,甚至不能够由目前看起来似乎无害,但是对于未来众生的这个法身慧命是会有违背的状况;我们谨记这个原则的时候,比方说我们在谋生的时候,我们就会考虑到,职业上面该做的事情是正当不正当,这个都是正命。正精进当然就是说,如何去区分正精进跟邪精进呢?当然就是要依照正见来判定,你现在到底是正精进还是邪精进,只要不符合正见的,你按照那个方向拚命去努力,那就叫邪精进。当然就是说,我们前面讲的正语、正业、正命的话,如何判断它是正或是邪,一切都要回归正见来判断,如果正见所讲到的只是一个概略性的描述的话,那么要把这个概略性的描述,要来对应到细部的实施细则的时候,自然而然我们就要基于正见来加以正思惟,所以我们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的这些事情都必须要基于正见,乃至于基于正见加上正思惟而来。至于后面的正念,正念就表示说我们在修学的时候,什么样的法,我们应该要常念在心,要导正我们自己的每一个念头的流转,这些正或是邪的分际当然就是基于正见而来;同样的如果说,正见只是一个概略性的原则指示的话,那如何实施,当然就要透过正思惟把它深化,所以这是正念。正定那更是如此,因为一般人讲禅定的时候,都常常会落入在只注重定的境界,所以他就会讲求说我们坐的时候一定要怎么坐,然后面对境界的时候,那个境界有怎么样、怎么样的变化,甚至于说到最后,还会执著于那个定的境界,一坐上去四个小时不下座,在舒服地享受打坐的境界;如果是这样子的一个打坐的话,显然他就违背了我们在佛法修学上面的正定,因为这个正定,如果只在讲究定的境界,只是在贪着定的境界的话,显然就会违背了正见所开示的,甚至是违背了正见加上正思惟所含摄的范围。所以所有一切的,这些其他的六项内容可以说它们都是要正见与正思惟,而正思惟也仍然是必须基于正见;所以我们才说:八正道里面最关键、最关键就是在于正见。

现在大家从苦、集、灭、道,我们很快速的,在这个前面的几个讲次一路讲下来的话,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从苦、集这两个圣谛,一路讲下来的话,大家有没有发现,在所有的解脱道的修行里面,“我见”跟“我执”始终是解脱道修行的关键呢。是的,这个部分确实是如此,所以我们说在正见来讲,整个八正道的正见的内涵,它其实就是要让大家认清楚:我见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说佛法修学解脱道的正见,把它浓缩到最简单的,就是你要认清楚我见,并且进一步要知道我见的不如理作意之处,要能够进一步的断除我见,这个就是八正道里面,正见的最关键的内容-从我见跟断我见的这些关键的内容-演绎出来了,其他当然都还可以再进一步再演绎,不过它的最核心的仍然就是应该要断我见。正思惟呢,我们说过正思惟必须要基于正见,所以所有一切在解脱道方面的思惟,都是要基于这个断我见而来,我们前面有讲过,我们一切苦的根源都是我执,认知到我的虚妄性的这个认知,就是叫作断我见的清楚认知;所以我们说正思惟的这个事情,其实是要基于断我见的这个清楚的认知,然后进一步去思惟我们在历缘对境里面,应该要怎么样去把断我见这个功德发挥出来,在每一个历缘对境里面才能够帮助我们有效的能够离开我执,所以这个是正思惟的层次。换句话说,在二乘八正道的正见跟正思惟,从头到尾都是环绕着断我见、断我执,这个两个关键上面,要先断我见,然后透过断我见的清楚的认知之后,在历缘对境里面断我执,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

讲到的最关键的内涵,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所有的一切三十七道品都必须要回归到这个核心的要义,为什么呢?因为所有一切的道圣谛,它的目的都是在引领大众能够趋向于灭的圣谛,引领趋向灭圣谛就是要离开苦跟集。然而因为苦跟集的两个圣谛,它的根源就是我见跟我执,所以所有一切道圣谛的关键都不能够离开断我见、断我执,以这个来看的时候,我们对于解脱道的修行的理路就会非常的清楚。比方说道圣谛,道圣谛里面有所谓的四念处的修行,这个四念处的修行,当您看坊间有许多人在解释四念处的修行的时候,您不妨用这个理路去看看;所有一切道圣谛,它的核心都是断我见跟断我执,所以您按照这个理路去检视,他在讲四念处的时候是不是完全按照这个方式去讲,如果他讲的这个四念处都是用不执著的方式去讲的话,那十之八九您可以判断这个不是正确的道圣谛的内涵,因为道圣谛必然不会离开断我见、断我执。虽然说这个三十七道品讲出来的文字相每一个品都不一样,可是实际上,每一个品都需要紧紧扣着“断我见”跟“断我执”这个核心的义理来述说,这样子的话才是真正的道圣谛。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里面,最关键的正见跟正思惟的道理,其他的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话,就请大家按照正见、正思惟里面的断我见跟断我执的内涵;请大家依照这个方式去思惟,应该就能够掌握到二乘八正道的这个义理了。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道圣谛既然是趣向于涅槃,而这个涅槃呢,在二乘人所了知的涅槃跟大乘人了知的涅槃是不太一样的,所以自然而然的,二乘的八正道跟大乘的八正道也有不同的内涵。那么它们中间的关键就在于说,二乘人他主要是力求自己的解脱,而大乘人呢,他主要修行的目标是将来要成佛的。那在成佛的过程中,第一个不能够离开一切有缘的众生;第二个始终都要紧扣着大乘里面所讲到的诸法实相,也就是我们的第八识如来藏。用这些观点去看的时候,您就可以比较能够了解大乘的八正道跟二乘八正道的差别。

比方说,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讲到的正语,谈到的一定是说,你的口说出来的话必须要远离四种过失,比方说妄语等等的过失,你要能够远离;这个是二乘人所讲到的正语的范围不过就是如此,但是到了大乘的八正道,就不完全是如此了,因为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这个正语的范围,往往现在有许多人把这个正语讲成说你一定要说好话,不能够说让众生不悦耳的话,这个叫正语。但是我们说,这个其实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或许能够讲得通,可是在大乘的八正道里面的正语呢,就不能够这样看;因为大乘的八正道,我们说其中一个条件是:不能够轻易地离开一切有缘的众生。换句话说,大乘的菩萨是要发心,要度尽所有一切的有情的,只要有缘莫不尽心尽力地去帮忙他;所以按照这个道理来说,当您看到众生误会了佛法的真义,走向了这个错误的道路,以至于说将来的修行可能会落入三恶道的时候,这个时候,只要您是菩萨种性的人的话,那您一定会想尽办法去规劝这个眼前走错路的修行人,其他的一切方法用尽的时候,甚至希望说能够用骂的把他骂醒也好。所以大乘八正道里面的这个正语呢,就不再只是离开了口业的四项过失而已,它还必须要再加上要基于为众生的法身慧命着想;所以你该说的,只要是在众生的法身慧命的这个大前提--为了让众生迈向正确的修行之路这个大前提之下,您该说的还是要说,这个才是大乘八正道里面正语的完整内涵。

所以从这个小小的区别,您就可以知道说,大乘的八正道跟二乘的八正道是不一样的,更何况大乘的八正道里面另外有一样重要的就是说:一切都要基于第八识如来藏,以这个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来演绎、来观行一切的法。所以所有在大乘八正道里面的正见,必然所有一切的正见都要是基于如来藏第八识而来,也是不能够须臾离开如来藏第八识而说所谓的大乘八正道的正见。所以依照这个来看的话,这跟二乘人的正见是有很大很大的差别的。

好!讲完道圣谛之后接下来我们来继续看看,平实导师在道圣谛讲完之后接下来有讲到了异生性的这件事情,那我们很快地来看看异生性这个部分,我们给大家引了论典里面的一句文字是这样,《显扬圣教论》里面说:

异生性者,此有二种:一、愚夫异生性,二、无闻异生性。愚夫异生性者,谓无始世来有情身中愚夫之性;无闻异生性者,谓如来法外诸邪道性。(《显扬圣教论》卷1)

好!在《显扬圣教论》里面讲的这个异生性,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办法细讲,但总的来说我们可以举例直接跟大家来讲。比方说:一切的愚夫众生如果还没有修行佛法的时候,只能够放任自己在三界里面载浮载沈的时候,那我们就说这样的人他具有了异生性,那这个异生性就是属于在《显扬圣教论》里面讲到的“愚夫异生性”。那“无闻异生性”讲的就是说在学的时候,有心想要修行了,可是却走错路了,没有遵循 世尊所开示的正确的方法去修行,以至于修行的努力,再怎么精进努力,结果越修行离正道越远,这个也叫作异生性。

所以我们在了解异生性这件事情来讲的话,我们不妨就用正见这个部分来看。比方说:以二乘的解脱道来说,我们前面花了许多时间来告诉大家,就是说四圣谛的关键,所有一切这些解脱道修行的关键,包含三十七道品的关键都是在断我见、断我执。所以如果能够建立这个正确的知见,能够基于这个正确的知见予以正确的思惟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走的修行路就不会离开了这个正道。二乘人一直到了证初果之后,证初果就是真的真的心得决定,对于 佛所开示的解脱的这个道理能够心得决定,从此之后,他就剩下二、三、四果要去证。那么基于这个立场,我们就说二乘的人在他证了初果--能够确定了 佛所开示的解脱正见,这些正确性之后,我们就说二乘的这个初果人已经离开了异生性;这个其实可以跟初果人证初果之后,最多七返人天就可以证阿罗汉果,并且初果所成就的四不坏净可以让初果人远离三恶道,并且是永远离开三恶道;这个事情来讲,可以相互的呼应去理解二乘的异生性。

那么接下来大乘的异生性呢?一样地,大乘的异生性仍然是要依照大乘八正道里面的正见,来确定说我们所知道的知见,以及我们基于正见而来的思惟,是一切都是符于大乘的佛法中所说,那这样子的话才可以说我们不落入大乘佛法所讲的异生性。换句话说,大乘佛法的异生性是基于大乘的正见跟正思惟来界定,然而什么时候大乘的菩萨开始真正离开了大乘异生性呢?那是在入初地的时候,所以刚好跟初果是对应的,二乘人是证了初果之后离开了二乘的异生性,大乘人是在证了初地之后才离开大乘的异生性。那中间一个是初果、一个是初地,中间的差别非常非常的大,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其实就是因为二乘的正见的范围其实就是断我见;所以这中间的义理非常地单纯,没有太多的歧异的地方。但是在大乘的部分,它的正见呢,虽然说它的关键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可是大家也知道,关于第八识如来藏呢,众生可以说对于这个部分的义理误会的人比比皆是,甚至真正破参明心了之后的人对于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祂的种种的功德性用是不是能够如实地现观、能够如实地掌握,那也还得要等待善知识的摄受才有办法。换句话说,即使是破参明心了,没有善知识的摄受而自己在盲修瞎练的话,那么从您破参明心之后,到了入地这么长远的路途的话,您是很有很有可能走错路了。这个就是说,大乘的异生性既深又广,远远不同于二乘的异生性,这也就是 平实导师在这个部分来跟大家讲述的内容。

我们也就演述到这里,今天就到此,谢谢大家的观赏。阿弥陀佛!


点击数: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