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道神我梵我(四)

第47集
由 正贤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唯识中所说的真实我——如来藏,非是外道神我、梵我”第四讲。

在前一讲中,我们已经详细分别辨正了“将如来藏说为方便法,具有外道神我色彩的邪见”;接下来,我们要对外道神我、梵我,特别是梵我的部分,加以进一步地辨正。

外道梵我,主要是以大梵天为能创造世界、出生一切有情的神;而外道神我,层次更低,只是欲界天的天神而已。例如,一神教所称的上帝,上帝英文叫作God,God即是神的意思,最多只是忉利天的天主释提桓因,也就是道教所称的玉皇大帝;自己尚且必须轮回三界,不能出离生死,何能创造诸有情?所以一神教的上帝,只是人类虚妄想像的法,因为上帝是不可知、不可证的,不像如来藏是可现前验证、体验的。而佛是具足了知、圆满通达如来藏法门之后才成佛的,乃至于 世尊只要是对菩萨宣说智慧到彼岸,一定就会谈到住持一切有情身中的甚深理趣如来藏法门,怎可如某法师所说:如来藏是 佛为接引执我之外道所作的方便说,并且还具有外道神我的色彩。

请看《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78 佛的开示: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住持藏法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满甚深理趣胜藏法门:“谓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刚藏,以金刚藏所灌洒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随正语转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一切事业加行依故。”佛说如是有情住持甚深理趣胜藏法已,告金刚手菩萨等言:“若有得闻如是遍满般若理趣胜藏法门,信解、受持、读诵、修习,则能通达胜藏法性,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此将经文释义如下:“这时,世尊又依一切有情从无始来皆依如来藏而住止,而说如来藏住持于有情身中,为有情根本,亦能住持一切佛法所有种子。以此法相而为诸所有菩萨宣说智慧到彼岸,那就是如来藏遍满依住一切有情身心,能持一切佛法功德,即此一切殊胜如来藏法门有下面四种殊胜功德:‘所谓一切有情皆有染法在缠的如来藏,于此普贤身中,菩萨证此如来藏之后,所行三业一切贤善;一切有情皆有如金刚坚实不坏之如来藏,能有破除生死轮转之功德,而菩萨证此金刚藏理,能以般若金刚藏智慧灌洒身心悉得坚实,破灭生死刚强之业;一切有情皆是正法之库藏,以一切有情最后皆能随顺正语圣教运转的缘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因菩萨欲起诸善事业,皆为利益有情故,或为证彼有情本性,或欲拔彼生死苦恼发起加行,故有情是菩萨一切事业加行所依止者。’佛世尊说了如来藏是有情住持甚深理趣胜藏法门之后,告诉金刚手菩萨等说:‘若有得闻如是遍满般若理趣胜藏法门的如来藏,能够产生信解、加以受持、常常读诵、如实修习,则能通达殊胜的藏法性,快速地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从 佛世尊上面的开示,怎可将如来藏比为外道神我,将如来藏视同一神教的上帝,这样未免太没有智慧了。又怎可不信 世尊所说如来藏的四大殊胜功德:第一,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没有如来藏就没有诸一切有情。如来藏在凡夫有情身中又叫阿赖耶识,诚如《成唯识论》卷2所说:【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可见一切有情的八识种子,及色身乃至器世间皆是自己的如来藏所造,哪是上帝或大梵天所创;所以,普贤身即是如来藏身,一切菩萨普贤行的身口意三业皆在此身中,而且皆贤善故。第二,一切有情皆金刚藏,能破生死轮转故。因为有此金刚不坏的如来藏,有情修道所集的种子才能储存至未来世,因此才能解脱生死乃至成佛。第三,一切有情皆正法藏。菩萨信受正法,才能随顺运转佛之正法轮,如是正法便能永续流传于人间,菩萨才有成佛的因缘。第四,一切有情皆妙业藏。菩萨证得如来藏,才能利乐一切有情、摄受佛土、快速成就佛道。

因此,菩萨必须信受通达殊胜的如来藏法门。如果将如来藏谤为神我的外道,如是便舍弃了证道的因缘;何况《央掘魔罗经》卷2也说:一切诸佛世尊,于一切众生所,极方便求无如来藏不可得。

又说:……三世一切声闻、缘觉,有如来藏而眼不见。……如来之藏如是难入,安慰说者亦复甚难,谓于恶世极炽然时,不惜身命而为众生说如来藏,是故我说,诸菩萨摩诃萨人中之雄,即是如来。

又说:譬如鷍鸟从久远来无有惭愧,不报恩养,以宿习故,今犹不舍。彼诸众生亦复如是,过去世时无有惭愧,已无惭愧,今无惭愧、当无惭愧,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已不信乐,今不信乐、当不信乐。

又说:……若彼众生去、来、现在,于五趣中支节不具,轮转生死受一切苦,斯由轻慢如来藏故。若诸众生历事诸佛、亲近供养,乃能得闻如来之藏,信乐听受不起诽谤。若能如实安慰说者,当知是人即是如来。若诸众生多背诸佛者,闻如来藏则生诽谤,彼诸众生自烧种子。呜呼!苦哉!苦哉!不信之人,于三世中甚可哀愍。

从这些经文中可知,轻慢如来藏者,来生就会六根不具;诽谤者更是自我烧毁成佛的种子,断法身慧命,成为一阐提无根之人,将不免于长劫中在阿鼻地狱里受苦无间,诸学佛者岂可不慎!

至于外道梵我,或是《阿含经》中所说的大神妙天,外道认为这是创造世界、出生有情的大神,其实梵我,即是大梵天。佛在《长阿含经》卷14有开示说:或有是时,此劫始成,有余众生福尽、命尽、行尽,从光音天命终,生空梵天中,便于彼处生爱着心,复愿余众生共生此处。此众生既生爱着、愿已,复有余众生命、行、福尽,于光音天命终,来生空梵天中,其先生众生便作是念:“我于此处是梵、大梵,我自然有,无能造我者;我尽知诸义典,千世界于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为众生父,我独先有,余众生后来;后来众生,我所化成。”其后众生复作是念:“彼是大梵,彼能自造,无造彼者;尽知诸义典,千世界于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为众生父,彼独先有,后有我等,我等众生,彼所化成。”

现将经文语译如下:“或者,有时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劫刚开始形成时,有众生因为福尽、命尽、行尽的缘故,从光音天中命终,转生到空无一人的初禅天,便对那个初禅天的境界出生了爱着心,又发愿希望其余的众生也共同来出生在这个地方。这个众生既已产生了爱着心,又发愿他人也来出生,又有别的众生在光音天,因为寿命、诸行、福报享尽之后,就在光音天中命终,也来出生在空初禅梵天中。那个先前生于此处的众生便这样想:‘我在这个地方是梵行者,也是最大的梵行者。我是自然而有的,没有人能创造我;我对于种种的义理和典籍都了知,我于一个小千世界里得自在,在这个地方我最为尊贵;我能作种种的变化,微妙第一;我是其余众生的父亲,我是单独先有的,其余的众生是后来才有的,那些后来出生的众生是我变化所成的。’那些后来才出生于此的众生们也这样想:‘他是大梵天,他能创造自己,没有人能创造他;他全部都知道所有的义理和典籍,且于一小千世界中得自在,最为尊贵;他能作变化,出生了我们,微妙第一;他是众生之父,他是单独先有的,然后才有我们其余的众生,我们这些众生都是他变化所成的。’”这就是外道所说的梵我、大梵,是出生众生的父亲,因为后来出生的众生都认为自己是大梵天所造。可是这个大梵天是有染着的,不仅于初禅天的境界起爱着心,还发愿其余的众生共生此处,也具有眷属欲;而且自己还在轮回生死,因为福尽、命尽、行尽便会下堕;也能起念思惟自己尽知诸义理和典籍,自认最尊贵,能变化创造众生。这与一神教的上帝又有何差别?同样落在识阴的境界里。

可是真正创造一切有情的是如来藏,祂是寂灭不会六尘的,不像外道所说的神我、梵我,只是意识心第六识。大乘佛法所说的如来藏却是第八识,是《阿含经》里 佛所说的“名色因、名色本”的那个第八识。《中阿含经》卷24 佛是这么说的:【阿难!是故当知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名色缘者,谓此识也。】此第八识即是一切有情名色之因、五阴之本;而意识只是归在五阴中里的识阴,识阴不可能自己出生自己,必须由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才能出生五阴,所以怎么可以拿如来藏来跟外道梵我、神我的第六识相提并论呢?

佛在《楞严经》中也说: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虚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五阴等法是有生住异灭的,是被出生的法,将来必灭,是故是虚妄法;但不是无因无缘就能被出生,也不是自然就会有,而是要有妙真如性的如来藏,藉因缘才能出生五阴等法。而那些外道神我、梵我都是离不开五阴等虚妄法,绝无可能等同于如来藏;因此,怎可说如来藏富有外道神我的色彩?

至于外道的大梵天,自称能创造有情,可是《百喻经》中记载:连大梵天的弟子也说他可以创造万物,大梵天自知自己无能造万物,对于那句“大梵天创造有情众生”,只能承认那是众生自己说的,自己其实没有能力创造世界及有情;可是人间愚痴众生仍然坚持世界及众生是大梵天所造。请看《百喻经》卷3:

婆罗门众皆言:“大梵天王是世间父,能造万物。”造万物主者有弟子言:“我亦能造万物。”实是愚痴,自谓有智,语梵天言:“我欲造万物。”梵天王语言:“莫作此意,汝不能造。”不用天语,便欲造物。梵天见其弟子所造之物,即语之言:“汝作头太大,作项极小,作手太大,作臂极小,作脚极小,作踵极大,作如似毘舍阇鬼。”以此义当知,各各自业所造,非梵天能造。诸佛说法不着二边,亦不着断,亦不着常,如似八正道说法。诸外道见是断见常事已,便生执著,欺诳世间作法形像,所说实是非法。

这段经文的大意如下:外道婆罗门大众皆说:“大梵天王是世间有情的父亲,能创造万物。”这位大梵天王的弟子也说:“我也能创造万物。”这位弟子实是愚痴人,自认为有智慧,就告诉大梵天王说:“我想要造万物。”大梵天王告诉他的弟子说:“不要作这样的想法,你不能造万物。”他的弟子不听大梵天的话,便想创造万物。大梵天看到他的弟子所创造的人物就说:“你作的头太大,作的脖子又太小,作的手太大,作的手臂太小,作的脚太小,作的脚踵又太大,你作的人就像似啖精气鬼。”以这个道理应当知道,各各有情自业所造,非大梵天乃至其弟子能造。诸佛说法不着二边,不着断见,亦不着常见,就像是八正道说法。诸所有外道的见解不是落在断见,就是落在常见,以此便生执著,欺诳世间,便以大梵天或上帝为造物主,外道所说实是非法。

从上文可知,大梵天非是造物主,真正的造物主是各各有情的如来藏;真如依于有情自己所造之业为缘,有了后有之后,便轮转于三界六道之中,这是佛法的真实义理。如果修道之人,把出生一切有情的如来藏心当作富有外道神我色彩来修学,舍弃出生众生的根本实相心,便会落入外道见中;于心外求法的缘故,将永远不能真正地进入佛门,所学一切佛法也就唐捐其功。在《长阿含经》卷16也有这样的记载:

比丘又复告言:“我不问此,我自问四大何由永灭?”长者子!彼梵天王如是至三,不能报彼比丘“四大何由永灭”。时,大梵王即执比丘右手,将诣屏处,语言:“比丘!今诸梵王皆谓我为智慧第一,无不知见。是故我不得报汝,言不知不见此四大何由永灭。”又语比丘:“汝为大愚!乃舍如来,于诸天中推问此事。汝当于世尊所,问如此事。如佛所说,善受持之。”又告比丘:“今佛在舍卫国给孤独园,汝可往问。”

所以从上面的经文可知:大梵天对于比丘所提问的“此身四大地水火风是什么缘故永远灭除的”都无法回答,当然没有智慧知道自身的如来藏如何用四大创造有情的色身;又怎么知道自己如何创造众生呢?只是碍于诸所有梵王都说自己(大梵天)是智慧第一,没有不知不见之事,因此对于不能回答的问题保持缄默。其实,只有佛陀才是大智者,觉悟五阴苦空无常、生灭变异、虚伪无主,皆是众生自己的如来藏所造;乃至世界成住坏空,也是众生共业所成。诸菩萨们从佛受学而亲证如来藏,便能现观众生与世界的来处,这不是大梵天所能知道的。所以只好拉着比丘的右手,到屏风无人之处,劝那位愚痴的比丘回去舍卫国请问 佛陀。如果还有人将如来藏视为外道神我、梵我,那就比去向大梵天请法的比丘还要愚痴了!

总而言之,学佛必须依于圣教量,闻熏思惟后加以修习,最后还要能证得。如果只是自己随意揣测,乃至加以增伺,便会落入邪见稠林中,如此不仅自己误入歧途,还会断他人的法身慧命,那是魔业,不是正道。所以如能对外道神我、梵我、如来藏等法,依 佛在经中的开示深入理解,并将外道神我与 佛所说的真实如来藏详细地比对,乃至于亲证了如来藏,就不会说“如来藏具有外道神我的色彩”。如此便能真正进入佛门修学,地地增上,最后成就佛菩提果,证得如来一切种智、十力具足、四智圆明,圆满清净法身成等正觉。

各位菩萨!“唯识中所说的真实我——如来藏,非是外道神我、梵我”四讲,到此全部讲完,希望诸位菩萨听闻之后有所帮助,感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