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阴的缘起

第39集
由 正娴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经过前面依序概略介绍“五阴略说”,我们今天再论说五阴的缘起——以内色法的五根及外色法、意根、无明为缘,加上本识—入胎识—如来藏为因就出生了识阴等六识,一切凡夫都是如此;识阴出生了,就依色阴及识阴而出生了受、想、行三阴。阿含部经典的《中阿含经》卷7第30经〈象迹喻经〉如是说:

“诸贤!世尊亦如是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所以者何?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诸贤!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诸贤!内意处及法、意识,知外色法,是属色阴;若有觉,是觉阴;若有想,是想阴;若有思,是思阴;若有识,是识阴。如是观阴合会。诸贤!世尊亦如是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所以者何?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彼厌此过去、未来、现在五盛阴,厌已,便无欲;无欲已,便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诸贤!是谓比丘一切大学。”尊者舍梨子所说如是,彼诸比丘闻尊者舍梨子所说,欢喜奉行。“眼根与眼识”已经在此段经文之前说过了,故此段经文中只说所剩余的“五根与五识”。

我们再继续论述如下:想要看见真实的缘起,其实是很困难的,因为二乘圣人也只能看见部分的缘起,不能具足看见缘起法的真实相;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所谓二乘圣人只能看见缘起法的表相,识阴所摄的六识都是因为有五色根、意处与法尘为缘,才能够在人间生起;而这六识全部,也都必须有五色根、意处与法尘作为运作时的所依缘,必须有五色根、意处及法尘同时运转,识阴六识才能够运作。所以二乘圣人,因为这种现观而断我见乃至断除我执,不再执著识阴六识为常住不坏的真我。可是,五根与意处为何能够存在呢?内六入的六尘指的是含定境法尘,又为何能够生起及存在呢?五根、意处及内六入的内六尘,又是从何处而生起的呢?意处与法尘为缘而生的意识,在依五根、意根及法尘二法为缘而出生时,意识自身又是从哪里出生的?是由谁藉意处与法尘而出生了意识?

这都不是二乘圣人所能观见的,他们看不见这个很深入的缘起,他们只看见表相上的“意、法为缘生意识”的缘起,所以二乘人的智慧是不很好的,他们所见的缘起法只是缘起法的表相;也因此故,阿难尊者回入大乘以前,尚在初转法轮的小乘法时期,有一天思惟了十二缘起法以后去向 佛禀告说:十二缘起很浅,很容易了知;因此就被 佛当面诃责:十二缘起法甚深,不是你所能知道的。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这段经文和解说,在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第623页有更详细说明)。

所以“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同样的听到这一段 佛的开示时,菩萨因这一段提示而看见的缘起法,是从如来藏法的功德上面来现观:如来藏本识出生了五色根,然后再依意、法为缘而再出生意识等识阴,因此而有十二因缘法的流转生死。所以菩萨看见的缘起法是从如来藏真义来看十二缘起的。但是声闻、缘觉则只能从意处与法尘为缘而出生识阴六识的事相上面来现观的;他们都看不见理相,不能看见识阴六识是如何从如来藏中藉着意处与法尘为缘而出生的。所以同样的一句佛语:“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菩萨与声闻、缘觉听了之后所看见的“缘起”,在领会与现观上面是绝对不同的;所以声闻圣人对这一句佛语中的法字,都会解释成为世俗谛的缘起法,但是菩萨们却一定会将这个法字解释为胜义谛的如来藏。

世尊演说十因缘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用意就在于此;这也是大乘法中《维摩诘不可思议解脱经》所说的:“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维摩诘不可思议解脱经》卷1)的具体代表,这也是大乘经典被声闻罗汉结集以后,就变成二乘解脱道经典的原因所在。证得如来藏之后、也了知解脱道了,这才会懂得 平实导师这样子说法的真正意趣;懂了以后对于 平实导师所说的:

大乘法义被小乘人听闻以后可以证得阿罗汉果位,但是被大乘证悟者听了以后,却可以证得无生法忍而入诸地;二乘圣人将他们所听到的大乘法义结集以后,由于对经中的大乘法没有生起胜解及念心所的功德,一定会结集成为二乘解脱道的经典;但是大乘菩萨将他们所听到的大乘法义结集以后,一定会保持大乘法原有的法味而成为大乘经典。(《阿含正义》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375-376。)只要是真悟的菩萨们,听了 平实导师这一段话都会认同的。

因为缘起法绝对不是无因唯缘而生起的,必定有因、有缘才能生起的。万法生起的根本因就是本识——如来藏,即是因,其他的助缘——譬如山河大地、地水火风四大物质、无明、以及外缘的父精母血,全都只是缘;而助缘或外缘也都是先已从自、他有情的第一因中出生了,然后成为助缘而间接或辗转出生其余诸法,所以一切缘也都是从第一因中出生的。世间万法若无第一因的本识而只须助缘就能出生,那么世间因果将产生错乱的情况——将不会符合因果律的。

所以主张唯缘无因而能出生万法的应成派中观,都是无因论的心外求法的外道。譬如像认定上帝为诸法第一因是一神教信徒的揣测臆想,真正第一因是本识如来藏。一切法的生起都必须有因、有缘才能生起,独因而无缘、或者独缘而无因,则不能生起任何一法。但“缘”是生灭有为的虚妄法性,“因”才是从来无生、后亦不灭的真实法性。这里讲的因,不是讲因缘法中的所缘因,因缘法中的“缘因”是将前一法作为后一法出生的助因:缘于前一法才会有后一法的出生,所以后法缘于前法而生起,前法是后法所缘的因,简称为缘因,其实仍属于缘法;但因为是后法出生的缘,所以前法成为后法的“所缘因”。

譬如因生而有老病死,生即是老病死的所缘因;以前若无“生”,则今便无老病死。因无明而有身口意行,前世若无“无明”,则不会入胎,则不会有此世的身口意行;由是故说无明为“行”的缘因,但无明只是身口意三行的缘,以无明为缘因而有此世的身口意三行;但身口意三行其实仍以能出生身口意的入胎识为根本因、第一因,无明只是身口意三行从入胎识出生的藉缘。然而若无无明,就不会有身口意三行的出生,身口意三行的出生仍以无明为缘因;虽为缘因,但仍只是前后相因的助缘而已,并非真正的因。

万法出生的根源才是万法出生的真正因;但若只是因——入胎识,而无其他的助缘——所指的是所缘因及所依缘,万法也无法具足出生。这样说明,可能仍然有些人无法理解真义;我们打个譬喻:像人们身口意三行的出生,必须以缘因为缘——缘因指的是无明,也必须有助缘、所依缘为缘——助缘、所依缘指的是山河大地、父母、有情、物资等,才可能有人们的身口意三行出现;但是若缺了真实因——万法的第一因、根本因的入胎识进入母胎中制造了色身,尚且不可能有此世的胎身,何况能有此世的识阴六识等?何况有此世的离念灵知心、性?更何况能有身口意三行的存在与运作?故说此因缘并不是真实因,只是助缘,所以称为缘因,或称为因缘——后法所缘的因。

只有能使众生出生的法,只有能藉众缘而出生离念灵知心、出生识阴六识(含意识)的心,才能说是万法的因。万法的因必定是永住法、常住法、不间断法、不生灭法、无间等法;若不是永住法而是生灭法,当这个因有时断灭——有时间断而非无间等法;正当暂时断灭时即无心可以持种,亦无心能持种种法,则所有法应当都将灭尽无余,则不该人会有眠熟之后醒来而能继续执持前一日所造业种、所熏诸法种子的功能,应该昨日所造一切善恶业种,所熏习的一切善不善法种、一切有漏有为法种、一切无漏有为法种,全都失去无余。

譬如离念灵知心,祂若是持种者,当祂夜晚眠熟而成断灭之后,祂所执持的一切法种,都将因为祂的断灭不在而成了丧失无余或者被遗失,而由尚在清醒位中的他人意识心所执持。然而现见祂断灭之后第二天重新出生之时,昨天熏习及造作的业种并未被他人所持有;原来所认识的家人也仍然认识,没有因为眠熟断灭之后而失去原有的记忆种子,显然一切法种都仍然存在而没有灭失或遗失。既然离念灵知心是夜夜都会眠熟而中断的,而祂熏习造作的一切种子又都仍存在,祂明天出生时继续持有,可见必定另有一心执持或熏诸法的法种及所造的善恶业种;那个能执持一切种子的心,当然必定是常心、永住性而永远不曾剎那断过的心。只有从来不曾间断过的无间等心才会是永远不曾出生的心;永远不曾出生的心才会是以后永远不会暂断、断灭的心,也只有这种心才可能出生万法,让人观察到万法的缘起,如此观察缘起法的人才是能如实看见真实法性的人。

当您有智慧能看见万法必定是从一个从来无生,而以后永远不会断灭的真心中生起的时候,您才是真正看见“缘起法”的人。若不知这个道理,根本就不可能看见缘起法的真义,他就是没有看见真实法性的人。二乘人只能看见“缘因”而不能看见“万法的根本因”,所以从大乘法的实相般若来说,他们只能方便说是懂得缘起法的人。因此,当阿难尊者尚在小乘法中——尚在阿含期时,有一天思惟过十二因缘观以后,心中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了解缘起法了,就去向 世尊说:我觉得缘起法是容易懂的,不像 世尊您说的难知、极难知的法。所以世尊就当场责备他说:缘起法甚深、极甚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真能了解缘起法的人都必须亲证万法缘起的正因——入胎识,才是真正亲见缘起法性的人。要能现观万法如何从入胎识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这是只有菩萨才能现观的,不是二乘人所能现观的;所以二乘人不懂般若,也不懂唯识增上慧学。由此缘故,二乘听闻了大乘法义的经典以后,若结集经典时,一定会结集成二乘解脱道的经典;虽然他们已经实证解脱的功德了,但仍然只能方便说是已经见法的人,因为诸法是从何处生起的?他们仍未实证而真实了知,只是信受 佛说由本识中出生的圣教。菩萨实证一切法的缘起:一切法都是从入胎识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的;所以菩萨才是真实亲见缘起的人。若无常住的真实法永住不易其性,就不可能会有种种法藉缘而起;现观此一事实时,就可以说他是真实亲证法性的人,所以世尊才会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由于六根和六尘相触,相触的结果,六识就在根与尘相触的地方出现,由阿赖耶识流注出六识心的种子,六识心的种子流注出来时就有六尘里面的种种分别相出现,这叫作“缘起自性”;因为这些都是因缘所生法,所以叫作缘起自性。如果有人对于这一个“缘起法”非常的体性不了解,产生了执著,那就是“妄想自性”,也就是遍计所执性——对缘起法不了解,所以执著依他起性的六识、六根、六尘,在这十八界法里面,意根对其余的十七界加以执著;执著的原因当然是从虚妄想而出生的,如果不是因为对于其“依他起性”有妄想——譬如误认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为真实常住心——就不会有这个执著。由于对依他起性产生错误的理解,所以产生了执著;有了这个执著就叫作遍计所执性,也就是在依他起性上面产生妄想,不知道缘起法的依他起性而误认依他起的法为实有不坏法,所以就有了执著,这样就不能出离生死。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亲教师再为各位继续解说。

在此祝愿: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