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阴的概略内涵(三)

第38集
由 正娴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我们再继续上集所谈论的“五阴略说”内涵。一般学佛人初学佛时、或是久学而被未悟的大法师误导了,知见如同世俗人一样的执著意识觉知心自我,对于入涅槃就是灭尽十八界自我这个真实义当然无法接受、当然会大加反对。怪不得平实导师出版了《邪见与佛法》在书中详细揭示解脱道的真实道理以后,一直得不到诸大法师、诸大居士的信受与认同;甚至当年大陆还有大法师向徒众们说平实导师的说法是邪见、是邪魔化身为平实来破坏佛法的,所以指使徒众收集了不少《邪见与佛法》去烧掉;可见这些大法师们是连我见都断不了的凡夫,所以受不了“把自己灭掉而入无余涅槃”的正见。但是后来 平实导师已在论中找到了大菩萨们同样开示的证据,如今于此举证 佛陀在四阿含中的开示确实的如理作意的语译以后,已经足以说明 佛陀的解脱道本怀了;证明当年 平实导师依照自己亲证的大乘般若与二乘解脱智现观境界,而说出来的解脱道法理是完全正确的。如今再以阿含圣教量来证明:当年在《邪见与佛法》书中所说的佛法才是正见;间接地证明:那一些想要以离念灵知心,进入无余涅槃中安住的大法师、居士们都是不肯断除我见的人,证实他们想以意识觉知心进入无余涅槃中的说法,都是误会阿含解脱道的邪说,都是未断我见、未断三缚结的凡夫。

有智慧的南传佛法学人与法师们,如今都该清醒了,不该再妄想意识觉知心可以进住于无余涅槃中。因为觉知心意识,不论是有念灵知或离念灵知,不论是清修梵行的意识、或密宗喇嘛贪爱淫乐的意识,不论是粗心、细心、极细心,都永远是意识心;一切粗细意识都是缘生缘灭的生灭法,是依靠意根与色身五根,及六尘为缘才可能在人间生起的;意识生起后,必须依靠所缘、所依的意根、法尘才能存在。然而意根及意识所依的身根及六尘,尚且都是依缘而生的,入涅槃时也都必须灭尽,何况是依意根等法才能生起的意识?何况是识阴所摄的依他起性的缘生法、常断法的意识?在意根与诸根、六尘灭除时,如何能单独存在呢?如何能舍弃所缘法而单独住于无余涅槃呢?所以,有智慧的南传佛法法师与学人们,现在都该清醒了!不要再于意识觉知心上广作文章了!是到了应该在五阴中观行意识、意根虚妄的时候。若能依照 平实导师书中的教导,确实而如理作意地将每一阴的缘生性质如实观行以后,不久的将来一定可以取证声闻初果的;到那时,自己可以确认是否已断身见,可以自己确认是否已断三缚结而证初果。若断结证智,未来二乘菩提的弘传可就有福了!到时,我见的断除是否已经全面具足,而能引生我执的断除呢?当必再作其他更深入观行的。

今已了知色阴的定义及色阴的生起,接着是该了知识阴与受、想、行阴的时候了,否则是无法断我见的。《增一阿含经》卷28第五经,佛陀如是开示:

当于尔时,诸神妙尊天,七日之中皆来听法;尔时世尊与数千万众前后围遶而为说法,说五盛阴苦:“云何为五?所谓色、痛、想、行、识。云何为色阴?所谓此四大身,是四大所造色,是谓名为色阴也。彼云何名为痛(受)阴?所谓苦痛、乐痛、不苦不乐痛,是谓名为痛(受)阴。彼云何名想阴?所谓三世共会,是谓名为想阴。彼云何名为行阴?所谓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阴。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六识),此名识阴。彼云何名为色?所谓色者:寒亦是色,热亦是色,饥亦是色,渴亦是色。云何名为痛(受)?所谓痛(受)者,痛(受)者名觉;为觉何物?觉苦、觉乐、觉不苦不乐,故名为觉也。云何名为想?所谓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云何名为行?所谓行者:能有所成,故名为行;为成何等?或成恶行、或成善行,故名为行。云何名为识?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为识也。诸天子!当知此五盛阴,知三恶道、天道、人道。此五盛阴灭,便知有涅槃之道。”(《增一阿含经》卷28)

在此段经文中 佛解说了五阴的内容以后,又举列说明五阴中每一阴的定义。所以说明了色阴之色是包括寒、热、饥饿、渴等触尘的,说一切内六入的六尘色法亦皆是色阴所摄的。又说明了受阴(痛阴)的内涵,包括觉知苦、乐、舍受的觉知与分别都是受阴。又说明想阴的“想”其实就是了知,由前五识所触知的苦、乐、舍受之中,再于意识觉知心中生起苦、乐受的了知,都是想阴的想;所以了知苦、乐受,而尚未生起语言文字妄想时的离念灵知,已经是属于想阴了。这是更进一步说明眼见色时,尚未生起苦乐受的了知性,即是想阴的想;同理,身触苦痛时的了知性,那时心中还没有生起瞋怒或语言文字,已经是想阴了;所以前五识的了知色、声、香、味、触等法,直接生起与苦、乐、舍受,同时存在的觉知性仍然是想阴所摄——只是识阴六识的心所法,不必等到意识依据五识而对五尘生起苦、乐、舍受的了知时,才说是想阴;而是五识及意识在了知六尘而尚未生起苦、乐、舍受之时,就已经是想阴了。所以 佛说:“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了知苦、乐,但还没有对苦、乐加以觉受时的了知,正是欲界最微细的想阴;对苦、乐加以领受时的离念灵知,已经是受阴了;若是因为苦、乐受而在心中生起语言文字妄想时,已经是极粗糙的想阴了。

至于识阴中的“识”,佛特别指明说:“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识也。”也就是说:专心一志而离语言文字时,仍然是了别苦乐是非的觉知心;能了别种种法味的觉知心,或如藏密能领受双身法中的乐触而无语言文字妄想时的觉知心,都是识阴所摄的识——离念灵知心正是如此,正是意识。离念灵知既可存在于清净梵行的静坐中,也能存在于离五尘的二禅等至位中,故藏密双身法贪淫之行的淫乐中当然是更低层次的意识。这些都只是粗、细意识的差别,同样是离念灵知,却有清净与不清净、粗与细的差别。由此可以实证一件事:离念灵知心正是识阴所摄的识,意识虽离语言文字,仍然以其心所法来了别苦乐及是非——都不出于识阴六识之外;这当然不可能是常住不灭而离苦乐的真实心、实相心,绝不可能存在于离六尘的涅槃境界中。也因为识阴所摄的六识心,不论是有念或离念,都是意、法为缘而从如来藏中出生的缘故,假使有人继续执著离念灵知心是常住心、不生灭心,这个人定是未断我见的凡夫。

世俗人及未悟菩提的修行者,同样存在有五阴实有不灭的我见,最常见的是存有识阴常住不灭的我见,却都会自以为已断我见了。但是这个我见极为难断的原因,都是由于不善了知识阴的内涵所致;不善了知识阴内涵的原因则是由于不懂得如何选择善知识。不能善选真正善知识的原因,则有别因:或因情执难断,是故明知所随之师是假名善知识,却宁可继续信受与追随;或因智慧不够,无法检查所随善知识的说法是否正确;或因封闭心态,不想进一步了知真善知识与假善知识的差别;或因过慢、增上慢,自认为修证高超,对任何善知识都不服气;或因为顾虑名闻、利养、眷属,诚恐修正原有邪见以后将使徒众了知自己先前所谓的悟都是错悟,导致名闻、利养、眷属的流失;或因爱乐面子,一切以维持面子为重,所以明知自法有误时仍然不肯改变,不乐重新观行而无法断我见。由此种种缘故,拒绝接受后出的真善知识开示的正法,继续落入识阴、想阴之中,难可出离。

五阴常住的见解就是“我见”——这是一切佛门修行人都想断除的;虽然口中及心中都想断除我见,然而等到真善知识说出正确的道理时,心中却不乐于接受,仍然认定识阴中的意识变相境界、或想阴了知性就是常住法,不肯确定这些都是缘生之法,不愿接受为生灭法,只愿接受色阴及有语言文字妄想时的意识心是生灭法;另外建立离言意识为不生灭法,而不知道自己仍然落在意识中,当今的南、北传佛门大师少有能外于此者。所以断除我见最困难处,其实正是对意识心的境界相不具足知——这是我见中最难断除的部分。若能具足了知意识心的种种变相就有希望断除我见;所以对意识内容的深入理解,正是当前修证二乘菩提解脱道的佛弟子们最应该正视及观行的地方。

确实观行而证明意识的虚妄性以后,有的人可能取证初果,但是有些人却只能证得初果向,这都是因为仍然执著想阴的缘故。若能对想阴也有深入的理解与现观,实际证明而了知 佛陀所说的“想亦是知”,就可以断除想阴常住的我见,三缚结就一定可以断除。但是我见最难断的地方,正是识阴与想阴,这二阴都是名所含摄的六识心与心所法。以此缘故,断了色阴常住的身见以后,当然必须深入理解名中四阴的内涵,才能具足断除身见:识阴身、受阴身、想阴身、行阴身。

最难了知的想阴,佛如是说明:眼见色时尚未生起苦乐受的了知性,即是想阴的想。所以前五识的了知色、声、香、味、触等法,也是想阴所摄,不必等到意识依据五识的了知,而对五尘生起苦乐舍受才说是想阴;而是五识及意识在了知六尘而未生起苦、乐、舍受时,就已经是想阴了。所以 佛说:“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不知想阴的内容就直接参禅,往往落入想阴中而不自知,这是古今学习禅宗法门而参禅的人们,常常落入的错悟境界相。今时一切大法师所谓的开悟境界,都难自外于想阴,这正是离念灵知境界。离念灵知其实正是独头意识或五俱意识的心所法:住于离念境界,而对内外六尘了了分明。所以,想阴我见才是学人最难断除的我见。

识阴中的“识”,佛特别指明说:“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识也。”也就是说:能了别苦乐、是非的觉知心,能了别种种食物味道及艺术韵味、佛法义理的觉知心,都是识阴所摄的识,而离念灵知心也是如此的心。正当心无杂念而专心听法时,心中都无一言一语,远离一切妄念却已能分别法味,并无言语;这正是“识诸味”,与“诸法味”完全相应,正是意识心——正是识阴中的识。正当专心听闻大法师说世间法时,他的观念有时说错了,此时离念灵知心中虽然并无语言生起,但仍然能识别大法师说错——即是非颠倒,这正是识别是非的识阴所摄的识。所以离念灵知心正是意识——正是识阴所摄的虚妄法。

由此可以证实:离念灵知心是识阴所摄的识,不出于六识之外;而意识觉知心修成的离念灵知性,能离语言妄念而了知五尘,正是意识心的想阴所摄,正好属于意识心的心所法;正当我们离念而对外境六尘了了分明时,不论离念境界的时间有多么长久,仍然可以了了辨认六尘境界,不会因为离念就失去了了知性。所以动中定力修得很好的人,在路上行走时,虽然一直都离念而无任何妄想,或者一直保持无相念佛的忆佛净念相继不断、或一直看话头,但仍然可以了知路上的状况,绝不会失去了知性,绝不会全无分别地跌入水沟,或撞上路灯、车子;了知之时即已分别完成故。既然已经现观而证实了,当然知道离念灵知心及离念时的知觉性都不可能是常住不灭的真心、实相心;阿含圣教中已经说这是识阴及想阴所摄的缘故。离念灵知心是识阴,离念灵知性是识阴的心所法。

而且识阴所摄的六识心自体与六识心的自性,都是意、法为缘而从入胎识如来藏中出生的缘故,属于所生法;若是所生法,当然不可能是常住性的真实心、性。假使有人继续执著离念灵知心或离念的知觉性,坚持为常住心、不生灭心,这个人就是未断我见、我所见的凡夫。若想真断我见、我所见而预入声闻圣流中,当然应该赶快实际观行而确认祂的缘生性、可灭性、必灭性;进而现观离念的知觉性即是识阴的自性——属于识阴的心所法,是依附于识阴而存在的我所,若离识阴即无可能存在,若离色阴即无可能生起。由此认定的缘故,当然我见、我所见也就断除了;五阴实有不灭的我见,最难断的地方是识阴及受、想、行阴,这些都是名色的“名”所含摄的心与心所法。以此缘故,当然必须先深入理解名中四阴的内涵;若想要了解,应当先了解五阴的缘生相及次地生起的过程,才能实际理解名中四阴的真实内涵,我见及我所见就可以如理作意的灭除,正式成为预入圣流的初果人,随后才能进入解脱道的修道位中来修除我所的贪爱与执著,渐渐迈向四果的慧解脱境界。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再继续解说。在此祝愿各位: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