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离观与安隐观(八)

第22集
由 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阿含正义》来加以说明。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出离观与安隐观”。

前两集所说的出离观,乃是二乘人所修的法,观察蕴处界虚妄而断了三缚结乃至五上分结,证得初果乃至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时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入无余涅槃,永不再三界现身意,从此在三界消失了。前一集所说的安隐观,乃是菩萨所修的法,是依照 释迦世尊所施设的菩萨五十二阶位而修行,从七住位亲证法界实相明心见性,而成为真实义菩萨以后,转依法界实相寂灭的体性如法修行,最后断除了两种生死,也就是分段生死、变易生死所含摄的烦恼障与所知障,而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

从出离观与安隐观所分析的结果,归纳下面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释迦世尊确实有出离观与安隐观三时说法的开示。世尊最先开始转法轮,就在阐述二乘的解脱道,也就是阐述声闻缘觉的出离观,让二乘人得以现前观察自他有情的蕴处界虚妄,因而断了我见、疑见、戒禁取见之三缚结,而成为初果,乃至断了五上分结而成为四果,于舍寿时入无余涅槃,永不再三界现身意。这也是佛弟子们众所周知,佛初转法轮的阿含时,待二乘人有能力出三界以后,对 佛的开示言听计从,释迦世尊观察阿罗汉亲证法界实相的因缘渐渐成熟,因此开始讲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也就是 释迦世尊开始阐述佛菩提道的安隐观,将生灭不已的蕴处界摄归于不生不灭的如来藏,蕴处界也就不生不灭了。迥异于初转法轮阿含时,蕴处界等法都是生灭法的出离观,这也是佛弟子们众所周知 佛转第二次法轮的般若时。

此外,释迦世尊为了帮助回小向大的二乘人证悟法界实相而成为真实义菩萨,因此扮尽了神头鬼脸,使用了种种的机锋,让二乘人证悟明心;乃至让菩萨得以成就慧解脱阿罗汉的证境,因而发十无尽愿,愿意留一分思惑润未来生,而转入地上阶位继续修行。当菩萨们转入地上阶位,而在佛菩提道的安隐观继续修行时,释迦世尊观察菩萨们,熏习种智的因缘成熟,于是宣讲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让地上菩萨得以熏习及实证而有道种智的智慧,最后得以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这也是佛弟子们众所周知,佛第三次转法轮的方等时。

所以说,释迦世尊有三次转法轮,那就是初转法轮的阿含时、二转法轮的般若时、三转法轮的方等时。也就是说,释迦世尊观察娑婆世界众生的根性,因而施设了出离观与安隐观之三时说法,让声闻、缘觉、菩萨们得以修学,因而分别成就二乘的解脱道与菩萨的佛菩提道。不仅如此,过去诸佛也视众生的根性,而有出离观与安隐观的三时说法出现,不是仅仅只有今时的 释迦世尊才有三时说法。

譬如《长阿含经》卷1 释迦世尊曾开示:

“毗婆尸佛初成道时,多修二观:一曰安隐观,二曰出离观。”佛于是颂曰:“如来无等等,多修于二观:安隐及出离,仙人度彼岸。其心得自在,断除众结使;登山观四方,故号毗婆尸。大智光除冥,如以镜自照;为世除忧恼,尽生老死苦。”(《长阿含经》卷1)

释迦世尊已经很清楚开示,如同 毗婆尸佛一样,释迦世尊阐述出离观与安隐观而有三次转法轮,让二乘人修出离观得以出离三界生死;菩萨则修安隐观,让菩萨不仅能够出离三界生死,而且还证得不住生死也不住涅槃的佛地无住处涅槃。过去诸佛既如是,今时的 释迦世尊、未来诸佛亦复如是。依照当时众生的根性而有三时说法出现。从这里可以证明:

一者、释迦世尊说法是有次第性的,是有关连性的,以及说法有深浅广狭的不同。首先阐述阿含而说蕴处界虚妄,之后阐述般若及唯识,将生灭不已的蕴处界及诸法摄归于不生不灭的如来藏,蕴处界及诸法也就不生不灭了。绝不会如应成派中观的达赖喇嘛,在书中妄说 释迦世尊三次转法轮互相矛盾如下:【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

众所周知,观世音菩萨早已成佛,名曰正法明如来,倒驾慈航化为菩萨来辅佐 阿弥陀佛。号称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所说的法应该与 释迦世尊相同才是,因为佛佛道同,所开示法一定是相同的,都是在阐述难修难证的如来藏法,而不会有所差别。可是达赖喇嘛却说,释迦世尊三次转法轮前后互相矛盾,显然达赖喇嘛自称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说法是假的,不是真的。也因为这样的缘故,自己没有这样的实质,却说自己有这样实质的人,名为大妄语人。像这样前后说法颠倒,不诚实的大妄语人,其所说的话还能信吗?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是吗?可见达赖喇嘛说法非常不诚实,那是在欺骗众生,误导众生相信他就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然而还是有很多的众生相信达赖喇嘛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像这样荒唐离谱的说法,还有一大堆人相信不疑,只能说是末法的众生无明非常重啊!

二者、既然小乘的出离观所阐述的内涵,都是在指陈蕴处界等法的虚妄,表示小乘法的出离观所说的法,乃是最基本的佛法,并未牵涉到安隐观的法界实相的种种内涵,所以佛教界称小乘法为原始佛法。佛在小乘法当中最经典的开示,就是三法印当中的涅槃寂静,乃是二乘人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了,独留无余涅槃的本际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又譬如说意识,不论祂是粗意识、细意识、还是极细意识,都是意根、法尘相接触而出生的法,是被生的法,所以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又譬如说这个意识有见闻觉知性,是愦闹不寂静的。

然而就有大法师、大居士、喇嘛们不相信 释迦世尊在《阿含经》的开示,提出与 释迦世尊相违背的说法。譬如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被称为至尊的宗喀巴,不仅否定了无余涅槃的本际,而且还主张意识就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迥异于 释迦世尊主张无余涅槃还有本际存在,以及世出世间所有的法都是从本际藉着种种缘而出生。所以宗喀巴成为 释迦世尊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常见外道。又譬如跟随宗喀巴之后的达赖喇嘛,主张意识极细心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还说这个意识极细心,不仅可以享受男女二根交合之淫乐,而且还可以独立于身体之外的虚空,迥异于 释迦世尊主张真心不会六尘,及真心在一切有情身中的开示,成为 释迦世尊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常见外道、邪淫外道、虚空外道,是为所有外道当中最大的外道,再也没有比他更外道了。又譬如追随宗喀巴、达赖喇嘛之后,而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不仅主张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还主张意识细心就是真心,而这个意识细心就是直觉,有见闻觉知性,迥异于 释迦世尊主张真心离见闻觉知的开示,成为 释迦世尊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常见外道。又譬如佛门有大法师、大居士们,主张有念灵知心、无念灵知心的意识心就是真心,要以此心入涅槃、住涅槃,迥异于 释迦世尊主张涅槃寂静无有一法存在的开示,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常见外道。

像这些人否定了无余涅槃本际的存在,以及主张意识心是常住法,就是不承认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以及不承认意识心就是生灭法,所以才会否定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以及主张意识心是常住法,可以来往三世而不灭;也就是主张意识能来往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这表示他们根本不相信 释迦世尊在《阿含经》所开示的原始佛法。所以喇嘛教行者都不敢公开主讲:原始佛法中的意识心是生灭法,以免破坏他们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男女邪淫境界;以及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才会主张:要亲闻 佛的开示的根本佛法才是佛法。

然而喇嘛教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淫乐境界能领受六尘境,不离见闻觉知性,显然他们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淫乐境界,都不是 释迦世尊所开示不会六尘极寂静的境界。又这位被学术界尊崇为导师者,忽略了他自己是现代人,而不是生于佛陀时代的人,他自己所谓的佛法又是从迦叶等人所集结的《阿含经》而建立的,他自己又如何能够回到佛陀时代,而亲闻 佛陀的开示呢?那都是他们否定了无余涅槃的本际以后,不得不主张意识是常住法所衍生的过失,像这样每一个过失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导致了过失有无量无边,使他们堕入无法挽回的局面,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心外求法”的外道。

三者、既然安隐观所说的内容是菩萨成佛的法道,也就是在讲菩萨藉着 佛所开示的菩萨五十二阶位而修行,而成就佛道。既然如此,安隐观当然是 释迦世尊亲口所开示的大乘法,而且还可以让菩萨成就佛道,不是吗?当菩萨亲证此安隐观的法界实相以后,心得安隐,当然不会像二乘人一样,每走一步都是虚虚的,心里非常不踏实也不安隐;当然也不是某一位被学术界尊崇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以及一小部分的学者所说,大乘法是佛弟子们为了缅怀 世尊而长期结集出来的。他们的意思是说,大乘法不是 佛亲口开示的,而是后来的佛弟子们长期结集出来的,所以才会提出“大乘非佛说”的主张。

然而有智慧的佛弟子们都知道,所有的佛弟子们都要仰赖 佛陀的摄受,未来才有可能成就佛道;从来没有一位佛弟子,不经过 佛陀的摄受而能成就佛道。而且所有的有情的智慧,永远都不可能超胜于 佛陀而有能力结集大乘法。所以他们主张“大乘非佛说”,乃是不如实的说法,是当面指责 佛陀只说过二乘法而没有说过大乘法,像这样的说法都已成就毁谤三宝的重罪,不是吗?

四者、出离观的小乘法,仅是 释迦世尊在安隐观当中所化现一个化城,仅是安隐观的一小部分而已,是让二乘人得以出离三界生死,而暂时止息的地方,待二乘人听闻大乘法得以回小向大,释迦世尊就将此化城化去,让二乘人可以迈向佛菩提道的安隐观,最后得以成就佛道。正如《妙法莲华经》卷3的开示:

诸比丘!如来亦复如是,今为汝等作大导师,知诸生死烦恼恶道险难长远,应去应度。若众生但闻一佛乘者,则不欲见佛,不欲亲近,便作是念:“佛道长远,久受懃苦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于中道为止息故,说二涅槃。若众生住于二地,如来尔时即便为说:“汝等所作未办,汝所住地近于佛慧,当观察筹量所得涅槃非真实也。但是如来方便之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如彼导师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宝处在近,此城非实,我化作耳。”(《妙法莲华经》卷3)

佛已经很清楚开示: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仅是 佛所化现的涅槃,是让二乘人暂时止息的地方,只有大乘法才是最究竟的法,才能让菩萨永远止息而广度众生。

第二、大乘法函盖了二乘法,二乘法仅是大乘法所含摄的一小部分。所以大乘法出生了小乘法,小乘法是大乘法的副产品,也唯有大乘法出现于世间,才能使二乘法在世间住持及弘扬,如果没有大乘法来住持及弘扬二乘法,二乘法就随着二乘行者舍寿以后而消失不见了。可见小乘法需要大乘法的辅佐,才能使二乘法在世间住持及弘扬。所以佛菩提道的安隐观比解脱道的出离观更为殊胜、更为胜妙。

可是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达赖喇嘛却颠倒其心,认为小乘法是大乘法的基础,所以才会在书上公开指称如下:【如果从小乘的观点,分析大乘的诠释,必然找不到矛盾或不合逻辑的地方。反之,如果从大乘的观点,检查小乘的诠释,必然发现许多不合逻辑的地方。】(《西藏佛教的修行道》,慧炬出版社,页23。)

达赖喇嘛认为小乘法函盖了大乘法,所以用小乘法来解释大乘法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用大乘法来解释小乘法,必然会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出现。既然达赖喇嘛认为小乘法是大乘法的基础,小乘法比大乘法更为殊胜,显然达赖喇嘛所说的法与 释迦世尊所开示的完全颠倒。这证明了达赖喇嘛所说的是错误的、是不正确的,不是吗?又达赖喇嘛认为小乘法比大乘法殊胜,应该很努力弘扬小乘法才是,可是他自己却是很努力在弘扬喇嘛教的大乘法,岂不是前后矛盾吗?如是前后说法颠倒的人,还会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吗?又譬如在学术界被尊崇为导师的徒众们,主张二乘法比大乘法更为殊胜、更为胜妙,显然那是不懂佛法的人所说的胡言乱语,与达赖喇嘛一样,都成就毁谤三宝的重罪。

最后,作个结论,过去、现在、未来诸佛都会依众生的根性,而有三时说法出现,先说阿含,次说般若,后说唯识,由浅入深、由狭而广,有次第性为众生说法。这证明了真的有出离观与安隐观的开示,也证明了大乘法真是 佛亲口开示的,更证明了那些主张“大乘非佛说”的人所说非分,是为破佛正法的大罪人。又小乘法仅于成就阿罗汉的证境,大乘法不仅可以成就二乘的境界,而且还能使菩萨实证法界实相,乃至最后成佛。显然大乘法远远超过二乘所行的境界,并不是二乘人所能知、所能证的境界,所以大乘法比小乘法殊胜,那是无庸置疑的。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还有一个重点尚未说明,留待下一集继续讲解,

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