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是佛说(四)

第11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要讲的子题是《阿含正义》—“大乘是佛说”(四)。

今天我们在一开始要提到一位法师,有一位法师他有一些见解实际上是触挠了佛法,然而他自己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许多的见解是来自于国外人士的一些学术研究,这学术研究本身不具备修行,所以顶多是一些闻、熏以及思惟,没有经过修证。那当然透过一些考古的资讯,也没办法知道这样是不是究竟的、了知的、究竟了义的?然后就把它说出来。这位法师他几乎——我们看到了,就是选择对佛法不利的,或是选择对大乘佛法具备攻击性以及否定性的,把它记录下来,而成为他以为的真正佛法的原貌。

那我们来看到他是怎么作的呢?在他的著作里面的《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他先说:【日本学者的研究,大概来说,是重视巴利语圣典,而又不忘固有的汉译圣典。】(《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4。)他那样说来的话呢,听起来好像这样的学术研究是很严谨的、很详实的,然而这样的话却禁不起我们等一下的考验。我们再看到他另外一段话,在同样的一本书里面,他开始举到一个日本人,他说:【宇井伯寿以为:阿育王时,还没有“五部”,“四含”。】(《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好!这意思是什么呢?他认为在阿育王的时候,实际上《阿含经》—四部阿含—还没有出现。可是这样的说法,跟汉传的典籍里面所记载的是完全不同的。可是他就相信这日本人所说的,这位法师就觉得日本人说的就应该是对的,然后他就直接舍弃了汉传这么多的书籍的说明。

我们来看到汉传有哪些经典说到这件事,尤其是属于阿含部的典籍;也就是说,他只相信《阿含经》,只相信二乘经典的这个部分。在《佛般泥洹经》上面写道:【大迦叶贤圣众,选罗汉得四十人,从阿难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素,写经未竟……】(《佛般泥洹经》卷2)好!我们先说到这里。也就是说,那时候大迦叶尊者他找了四十位阿罗汉,然后这四十位阿罗汉就帮忙从阿难尊者这地方来记录这样的圣典,帮忙把它抄写,然后用了六十疋这样的数量的文字——因为以前就是用贝叶来记载,然后把这文字记载下来,记载非常多;而且那时候就把四阿含集结下来了。

那我们再看另外一部《般泥洹经》:

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长阿含,三、增一阿含,四、杂阿含。此四文者,一为贪淫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四为不孝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佛般泥洹经》卷2)

所以这个经典实际上已经明文记载了四阿含是 佛示现灭度之后(如来在那一年示现般涅槃,并不是真正像阿罗汉这样入涅槃,只是示现),示现的时候,那年的夏天,然后这些阿罗汉就听阿难尊者把那个佛道讲出来,把二乘的这个法记录下来;记录下来以后,就成为我们今日所知道的四阿含。

当然中间有经过一些辗转,但我们可以透过这样的过程,就知道法是很早就有了,而且是不能够被现代的这个学术考古来否定的,因为这个数据是早于非常非常的时间就已经出现了。所以,现在即使日本人说“你们说的都不对”,可是我们要说“如果《阿含经》在那时候的阿罗汉不去记载”,那请问:那时候的阿罗汉到底要做些什么?如果说不听阿难的话来说出来,既然阿难是侍者,后来侍奉 佛陀20几年的时间,他了知 如来所说的这些法,而且 如来又允诺他,把以前他没有听过的法为他而宣说,所以他一定是知道这些法的。

这样对二乘法还会有人有疑惑?还会怀疑二乘的经典是有问题的,认为是后人凑出来的!这样我们来请问:那到底谁可以凑出来啊?他们都不在 如来当时候存在的现场,难道他们的耳朵、记忆力会越来与时俱进,活得越老记忆越清楚,然后越来越没有差讹?最后只剩下他的时候,赶紧把一个经典写出来,就说这是四阿含!显然这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阿育王的时候有两位,一个是在考古的时候有说大概是有人认为他是在佛世以后百年,然后有说有一位就更久;那不管这日本人所说的是哪一位好了,经过这么久才要去集结这样的经典,实际上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啊!大众应该有对于经典的需求,哪里要拖到一百年,或是两三百年或等等,或是更久的时间才会出现阿含呢?所以这样的说法,只是代表说日本人不相信 如来,他不相信 如来是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所以所说的话,当然是以没有修证的凡夫而轻易地随说出口!

然而这一位法师,对于这样的道理却是非常喜欢,所以他著作里面,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是对佛法不恭敬,对 如来不恭敬,对中国证得大乘法的贤圣不恭敬,他就把它写下来。实际上这样说法,也是对二乘的贤圣都不恭敬啊!那我们再看到下一段这样的说明,同样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这一位法师赞叹这一位日本人,因为他觉得他表现出佛教的真实,所以他说了:“在这里,表达了他的卓见,称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

然而我们今天来看啊,根本佛教到底是什么?根本佛教要符合因果吧!根本佛教要符合真正有法可以说得出来,到底是哪一个法可以出生三界种种法?佛既然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哪会不知道是哪一个法来出生三界一切诸法呢?不能说这就是因缘生,这样说法是很糊里笼统的。因为因缘生是要亲证的,不是说因缘生,然后这样生就是透过三个字,语文、透过名言就可以生得出来。譬如我们说:“唉!这样就是因缘生。”请问:那到底有没有出生?没有啊!还是要有一个法,有祂的作用、有祂的功德才会生啊!不可能你透过一个学说理论,然后透过一个学术思想,那个法就能够去驱动这世间能够生。没有这样的道理!

而且因缘生,我们来看到十二缘起支,十二缘起支每一支的法,如果不回到第八识如来藏心来说的话,全部都是三界法,全部都是被出生的法,没有一支是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是这样,每一个法都是属于有作有为、有生有灭的,所以都不是常住之法;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说这些法是根本呢?虚妄的法不能作为一切的根本,所以一切有情在修学佛法的时候,会去学二乘解脱法的涅槃—二乘涅槃—然后来成就二乘涅槃,因为有涅槃这个果可得,所以他就修四圣谛、十二缘起支的法;然后,想要成佛的菩萨,就修佛菩提道的菩萨法来成就佛果。所以两种涅槃不同,所以我们从这地方可以知道根本到底是什么,显然不是这位日本人所知道的!这样一味地接受日本人这样的观点,而没有进入修行位,然后这样而触挠三宝,这样的行为是很令人遗憾的。

而且我们再看到,这日本人的根据到底是什么呢?在同样一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有说到,【宇井伯寿……他从巴利学者的传说中,接受了“九分教”为原始圣典,阿育王时的圣典。参照觉音Buddhaghoṣa的解说,……】(《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

那我们要知道觉音到底是谁?觉音的修行是怎么样?在他解说完以后,使得宇井伯寿接受了他的观点,而说这时候阿含是还没有建立的。那我们来看到觉音他写的《清净道论》,我们来看他在末后的时候是怎么说?觉音论师他有说到,他在最后一卷的时候,他写:我写这本书希望能够如何呢?【成就[此书写]我生其他之福依此福业于次(来世)之身体,喜悦三十三天,乐戒行之德,不悬着五欲,得证初果……】(《汉译南传大藏经》第69册《清净道论》(第14~23卷)卷23)意思是什么呢?也就是说,他自己知道他还没有得证初果,也就是说他连初果都还不清楚,或是说他对于初果——他写完这本书以后,还没有亲证初果,所以他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可以成就初果,因此就写了这本书—《清净道论》—来回向他可以成就初果。你想,这个日本人去相信这样还没有成为初果的人,却不相信阿难尊者以及众多位阿罗汉这样结集而成的这个圣典,这样的行为是可取的吗!

所以我们看到这样,就觉得非常地遗憾!所以对于大乘法是非常非常难信的。这一位法师又作了一些事情,他把大乘分为三系,其中对于第二转法轮,他说这叫“性空唯名”;可是,如果是只有性空的话,显然是有一些过失,因为如果性空就是代表体性是空无,不是真正的实际,那已经在二乘法就已经说明了,何必留到大乘法来说呢?所以这样说显然是不如理的,所以应当看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怎么说呢:“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也就是说直接破题,一切诸法都是真如生的,因为真如祂一切法中都不动摇,所以祂能够出生这一切诸法,所以一切诸法都是真如,因为都是这个真如所出生的。所以,我们就说:“贪也有真如,瞋也有真如,痴也有真如。”

所以你看整个《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中不断地说到真如,所以真如才是整个《般若经》的主旨。“真”者就是真实,“如”就是如如不动,显然祂有非常清楚的自性,不是世间那些喜欢无自性的人,这样来说大乘佛法应无自性,或是大乘佛法中二转法轮就是说无自性。如果说无自性,那为何还有涅槃可得?难道涅槃果也是无自性吗?涅槃果如果是无自性,就如同藏密的应成派所说,现在达赖喇嘛就说「涅槃也是没有自性的」;那如果涅槃也没有自性,就来一个大问题,涅槃没有自性就没有办法依自性而安住,这样涅槃势必会变异。没有自己的体性,如何称为涅槃?没有自己维持自己自住的体性,如何可以维系自己不灭呢?所以涅槃心绝对不是像不解佛法的人所能够理解的。

所以从这样来看,佛法非常非常的深奥,所以绝对不是叫作“性空唯名”。因为涅槃虽然施设这样的名字,真如施设这样的名字,可是涅槃还是有,因为这个真如心可以出生诸法的心而显示的;所以涅槃是依于真如而有,不是依于一个学术理论或是佛道,就必须要如何来满足这样的理论而施设的。不是!祂是一个真实而可以亲证的。所以透过这样来讲,第二转法轮就应该说成是真如;因为以真如来贯串诸法,所以应当说诸法真如。诸法真如就是有情的一切的真如,一切有情的真如就是如来的真如,也是菩萨的真如,也是凡夫的真如,也是地狱众生有情的真如,乃至于六道轮回一切众生的真如都是祂。因为这个真如必然是亘千古、亘万劫而不更易,所以称为是如。

因为祂真实,所以可以亲证,每一位有情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如。只要修学大乘佛法,在大乘佛法里面不要去毁谤三宝,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必然还没有满足三大阿僧祇劫的时候,就已经亲证真如;最后在满足三大阿僧祇劫以后,就可以成就无上佛果。所以真如才应该是这样来说第二转法轮之法,不能将第二转法轮所说的法,以后世来解释经典,来说这论,来提到了这些经典之上,如果这样说就不合理了。因为经典是佛说的啊!如果不相信是佛说,那请问:后世有这么样杰出的人,我们假设他是人好了,他写的法胜过于如来所宣说,这样的话,他又何必只有伪造这样的佛经,来令自己得罪,将来还要下地狱,还要自己来担负这业果;既然他可以写出这样子的经典,他就自成一派就可以了,既然古时候的佛没有宣说这样的法、这样的话,他又了解这样的法,那他是不是应该也成佛了?

所以,这样说错综复杂,说来说去,总而言之,就是因为不信佛有说大乘佛法,所以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过失,所以有无穷无尽的猜测,乃至于在这位法师的书中,他没有办法接受第三转法轮的阿赖耶识。可是,阿赖耶识实际上祂并不是虚妄唯识,祂是真实唯识,因为这个识就是将来如来成就佛陀果位的无垢识,祂是一样的;也是每一位菩萨因地的如来藏,也是一样与每一位有情没有学佛前也称为如来藏的这个心体,祂并没有变啊!所以凡夫、菩萨、佛都一样。这位法师不接受他在经典上所看到的,可是他又故意别立一支,把祂分为叫“真常唯心”,说如来藏心是另外一派;可是阿赖耶识明明就是依这个心体最后成就佛道,在中间灭除掉阿赖耶性,所以祂名字就叫作阿赖耶识,所以经典上说:“世间阿赖耶,如来清净藏。”这两者是一样的。只是经过修学以后,他汰换掉自己的一些种子,所以亲证了这一切种子的功德体性,最后成就佛果。所以应当相信大乘是佛说。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