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崔密教(五)

第130集
由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讲“常见外道法——广论”。密教对于金刚和莲华的这个义理是说得很清楚,它的义理就是男女性爱所必要的各自的性器官,但是不是只有我们在这个研讨中这样讲呢?实际上,包括当初从西藏地方翻译过来两部《广论》的原作者(应该说是翻译者)法尊法师也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是这样呢?这就可以看到当时候帮他润饰两部《广论》的印顺的说法,印顺他说到:

有些术语,我不能了解,就请问法尊法师;从前阅读大藏秘密部,如金刚,莲华等术语,也就能了解是什么。(《平凡的一生》(重订本),正闻出版社,页27。)

在印顺写的这个著作里面,他表示当初他是不了解的(这个末学在《广论三部曲》的时候,当初还是有点误会,那这地方的话是很明显、说得清楚了),就是说他当初并不懂得什么叫金刚和莲华,所以他拿这些术语(它为什么叫术语呢?等一下印顺还会再说明),他说这个术语他听不懂、也看不懂,他不知道,经过法尊法师跟他说清楚以后,他就懂了;因为法尊法师他当时候去西藏把一切都弄清楚了,所以才把宗喀巴两部《广论》带回来。

印顺他弄清楚的内涵是什么呢?请看《印度之佛教》:

金刚以表雄猛折伏,莲华以表慈和摄引,亦一转而为生殖器之别名。(《印度之佛教》,正闻出版社,页323。)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印顺就直接说得很明白,那不懂金刚、莲华的话,就跟他以前所学的、所看的,虽然《大藏经》有收录,可是实际上这些法不是真正的佛法,因为《大藏经》收录的这些法,实际上是因为当时候唐朝皇帝接受这些密教的翻译者、这个传法者,所以把他们称为国师,受到国家的皇帝尊重,因此后代的人就把他们所翻译的这些书册卷宗等等,变成了要收录的经典,可是实际上这并不是真正的佛法。

而且我们之前所说的灌顶,是不是透过印顺也可以说明呢?虽然印顺对于大乘佛法非常非常的质疑,终生都采取敌对的方式,可是他对于密教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好感。好,他怎么说:

凡学密者必先经灌顶,其中有“密灌顶”、“慧灌顶”,即授受此法者也。其法,为弟子者,先得一清净之明妃,引至坛场,弟子以布遮目,以裸体明妃供养于师长。(《印度之佛教》,正闻出版社,页323-324。)

这意思说,这位清净就是指世间所说的处女,然后她就是和这位上师一起交合,最后还要再轮到弟子去交合;就是说,这个中间就种种的灌顶的名目出来。而且有一位在台湾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这一位日常法师,他说到,有个行是很珍贵的,就是很特别的,这个行就是要特别注意的,叫作“明禁行”;明禁行就是明白的明,禁止的禁,行为的行,就是说这个行很值得赞叹。那一般人看了还是不明白,什么叫明禁行?明禁行就是受完灌顶以后,要跟这一位明妃一直守着这样的法门不得违背,每天都要实践,这样叫作明禁行。如果违背了,一天没有作这灌顶的事情、灌顶仪式仪轨里面所有的行为,就是犯了禁戒,所以他这个“明”,不是真正教大家明白,而是大家维持这个欲界爱、维持这个欲界行、维持欲界男女的这个和合,所以这样的行有值得赞叹吗?有值得说这样的行很好吗?当然,从密教的观点,他认为闭精不出、不泄精,这样的交合不是一般人办得到的,可是办得到又如何呢?办得到的话,就能够提升自己的修学品位吗?就能让自己超越欲界吗?被欲界爱所捆缚的人,真的有办法超越欲界,而自己说“因为我大贪以后,最后会反转”?实际上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看到许多吸毒的人,他越吸越猛,他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离开毒品的束缚,贪淫的人也是;所以这样的完全背离生理上的事实,而自己说自己修行会变好,这样都是自己自家之言。

金刚和莲华这样的法,在密续中大部分都用隐喻隐含之语,不是所有人看得明白,可是有一部密续,它还是忍不住了,它决心把它说到很清楚,那我们来看一下《佛说秘密相经》:

金刚手!汝今当知,彼金刚杵住莲华上者,为欲利乐广大饶益,施作诸佛最胜事业。是故,于彼清净莲华之中,而金刚杵住于其上,乃入彼中,发起金刚真实持诵。(《佛说秘密相经》卷3)

好,先看到这里。这意思说,这金刚杵(就是金刚),他是要去找一位女子的莲华,然后要放在它上面,然后要开始便要进去这莲华里面;入就是进入,入彼中就是进入莲华中,然后要开始作金刚持诵。什么是金刚持诵?这个就是男女交合,这样的法就是在作密法的种种灌顶。那在下一段呢?他认为:

然后,金刚及彼莲华二事相击,成就二种清净乳相,一谓:金刚乳相,二谓:莲华乳相。(《佛说秘密相经》卷3)

也就是说,金刚持诵(它还称为金刚真实持诵),说只有这样透过实体明妃(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异性),这样才叫作修行,而且这两者不断地相击,相击就是相冲击,然后就会相接触,就是我们所说的细滑触,不断地这样的相触、相触以后,会出现像乳状的东西出来,一个从金刚出来,一个从莲华出来。

我们这样来设想好了:金刚杵如果说是一个金属的棍子,它为什么会有一个乳状的东西出来?所以这根本就是把这件事情把它说得更清楚,所以真的是世间上说,真的有点污秽不堪啊!这个他们称为“密续”。可是这一段它有说:“诸佛皆悉安住一切如来上首明妃秘密行已。”(《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卷7)也就是说,他认为这样的法才是他们所乐爱的真实法,所以不是说金刚和莲华“密续”没有写明白,因为这一些话任何人听了,只要是有经过男女事的,或是说长大一点的,就会明白是这样的,所以没有办法茍同“金刚莲华”这样的法算是佛法。您在收视这个节目,或是转闻到这样的讯息者,您有办法认为这样的法是佛法吗?尤其许许多多的出家法师,我们知道非常热爱密教密咒,那您会作这样的秘密行吗?这样是违背 佛陀所教导的啊!要慎思、要慎思啊!

那我们再来看到如来教导了这样的法以后,和密教走了另外一条路,他们说他们成佛以后,作了什么事呢?《金刚顶瑜伽青颈大悲王观自在念诵仪轨》:【行者己身为如来,复恐散乱而退失,次作加持秘密印。】这意思是说,密教成佛和如来所谓的成佛(真实如来所谓的成佛)完全不一样,因为密教成佛之后,他还怕自己会丧失佛位,就是说,他怕他自己成佛以后还会退转,这时候就要赶紧作什么呢?赶紧去结印,结印希望诸佛赶快来加持他,让他不要退转。请问,这样的成佛岂非是儿戏?成佛还要怕自己退转?已经成无上觉以后,还要赶快请诸佛来加持?不然一下子就又变成了不成佛了,所以这样即身成佛,实际上是有重大问题的!然而这并不是一般对于密教只有稍许涉猎的人他所能知道的,所以我们来看到这样的密续,就知道这样的法不是真实的法。

那我们再来看到说,我们前面有说到一切如来要能承认这金刚萨埵的地位,金刚萨埵是一切如来的大主宰,主宰一切诸佛如来,这样的密续的文字在哪里呢?我们看到《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

尔时,婆伽梵一切如来复作集会,……奉请婆伽梵一切如来主宰金刚萨埵无始无终大持金刚,以此一百八赞而请。(《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2)

中间有一段我们就直接跳过,这意思是说,一切婆伽梵,就是尊贵、至尊等等这个尊贵可尊敬的一切诸佛如来(就是说到了佛位),他们要认为谁呢?金刚萨埵是一切诸佛的主宰,就是说这个金刚萨埵所说的话就像是国王,而一切诸佛就像臣子必须要接受。你想这样主宰的观念到底是从哪里来呢?主宰观念就是从婆罗门教梵天的思想而演变的,所以梵天就会有个大梵天王,然后来说一切众生都他出生的,从这样的法,然后来管制管辖,然后主宰一切众生,所以一切众生就要信梵天,那这是婆罗门教里一个错误的思想。所以我们看到 如来就依这样来破斥大梵天王,大梵天王最后只能承认:“那是人家硬要这样说,实际上他没有办法来出生这些种种法。”因此依止印度婆罗门教的教义的密教,在此就把主宰地方用过来,然后放在诸佛如来之上,来架构他自以为的密教上师金刚萨埵来管理佛教,所以你想这样可能是佛法吗?可能是 佛陀所说的真正的佛法吗?显然不是如此。

而这个主宰之说,并不是只有这地方有写,我们还可以看到《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

尔时,十方一切世界所来集会一切如来,……时诸如来咸共劝请具德“一切如来增上主宰”自金刚萨埵无始无终大持金刚者,以是一百八名劝请称赞。(《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4)

这意思是说到,一切诸佛如来就要像下属一样,大家排队列队来恭请金刚萨埵出现,因为金刚萨埵在密教中,认为是一切诸佛如来的上师,是主宰一切诸佛的一切一切,所以大家要开始念一百零八个赞诵,然后这样列队欢迎、列队恭请。你想这样子的密教,有尊重三宝、尊敬 如来的本质吗?显然没有!所以今天许许多多的密教者、或是这些传法者,他没有按照 佛陀所制定的仪轨、制定的戒律来持身,这样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只要透过密教灌顶、瑜伽灌顶以后,就跃居诸佛如来之上了,诸佛如来还要来礼拜他,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会有办法相信诸佛如来所说的法是他所要尊崇的呢?因此宗喀巴以及宗喀巴的传人等等,不论是现在所知道的一切的密教传法者,西藏密宗、西藏谭崔密教,乃至于称为藏传佛教者,都是秉持着这样的理念在传种种密教之法;那显然这样的理念是没有办法真正在佛教立足的,所以我们来澄清这个事实,是希望已经信受者(信受密教的人)应当要忏悔,因为这样不恭敬如来的说法,是没有办法让真正的佛菩萨接受的,这样的话可以忏悔自己的罪业。

那我们在后面再说一段,宗喀巴他当时候有针对西藏的一次僧众之间的法义的对决来作一些评论,他对于这个评论是非常看重的。那这是当时候中国有一位僧人,他叫摩诃衍,他来到西藏传法,那时候印度也来了莲华戒,那因此两边在辩论什么样的法是对的,而根据现在的文献知道说,那时候的摩诃衍他所说法是一个人,来对莲华戒带来的团体,而他是获胜;然后,最后莲华戒这个团体他回去去想,有一个次第,就是佛教修行的次第,最后西藏的国王他很高兴,他就判定莲华戒是赢的,大致上就是如此。可是这还有一些下文,这个西藏国王他还是对这件事情有所保留,所以他说摩诃衍所传的法实际上还是可以继续传,没有问题,因为是符合经典。

可是我们来看,其实上两边—不论是摩诃衍或是莲华戒—他们都不晓得真实的佛法。不能说摩诃衍是代表禅宗的,因为摩诃衍所修学的法门叫“看心观净”,看看自己的心祂是怎么样,然后要让这个心不要有动念、不要妄作,以此来修行;那他举了很多,就是说包括《华严经》所说,众生没有办法成佛,就是因为诸多妄想种种,所以不能成佛,然后包括说《维摩诘经》“不观是菩提”,所以他就不要动视听言行,然后在一个地方好好的坐下来,这样就无念无分别,就是可以成就诸法。可是实际上这样会成佛吗?这样会开悟吗?这样是真正的佛法吗?显然不是!因为六祖惠能大师就说,这样的看心观净的法实际上是错误的,因为无分别不是这样的法。

那我们今天禅门来说,大家证得这如来藏者就可以很清楚来分别,因为无分别这个法,不是叫大家灭掉了见闻觉知的分别,如果眼睛的眼识种种都灭掉,那就跟盲人是一样的,这样还能够作什么呢?可是大家看佛菩萨的眼睛都闭着吗?没有啊!祂一样在分别啊!难道祂那时候就离开菩提了吗?祂那时候的心就已经沉静而不再运作了吗?不是啊!祂意识心还是一直在了别、一直在运作,所以显然这无分别,就是像佛经所说的一直是无分别状态。因此宗喀巴在《广论》中所说的这一个无分别,他错解了佛意,所以他才会认为西藏是把中国的佛教压在下面,这是他一直宣传这样的目的。实际上并不是如此,因为无分别心永远无分别,祂不论过去、现在与未来,祂一样是无分别,祂永远不分别六尘,因为六尘的分别由前六识来作,第八识祂不需要来作这个事情,如果要的话就不用前六识,祂不需要功能重迭。因为每一个识有每一个识的功能,所以无分别不需要你去打坐,把自己意识心弄成无分别,而是要亲证这个本来就无分别的第八识,而这个第八识就是阿赖耶识,就是宗喀巴所没有办法接受的佛法,就是《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所说的一切的根本。

好,那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