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四)

第124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有关假藏传佛教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它的说法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根本不是佛法。

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前两集已谈到假藏传佛教行者都违犯了十重四十八轻的菩萨戒。今天将继续谈假藏传佛教行者高推上师的果德,乃至于大妄语,而说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可以成就他们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如果有人曾经读过假藏传佛教的书籍,不仅会发现假藏传佛教行者经常高推上师的德行,而且还说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可以成就佛道,他们这样的说法正确吗?如果不是正确的话,假藏传佛教行者当中比较直心的人就会知道,他们所说的法是错误的而且是离谱的,完全经不起佛教经典的开示,就会出来公开忏悔,忏悔自己所说的种种密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的邪淫法,从今以后不会再以此不清净的诸法来误导众生,而且永不复作;如果不是直心的人,明知道密教的法不是佛法,为了继续享受男女双身邪淫法的快乐,以及保有现在的名闻利养等事,必然会昧着良心而不敢出来公开忏悔,继续用不清净的法来误导众生,乃至于让众生同造大妄语业,未来无量世要下堕三涂、受苦无量。然而,这些不直心的人、不肯出来忏悔的人,连最基本应有的人格也没有,还有可能明心见性乃至成就报身佛境界吗?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

又,假藏传佛教行者经常高推上师的德行,譬如莲花生死后被人追捧为“第二佛”之称,又譬如藏密行者经常妄称:

不把上师看成普通人,而把他当作佛陀看待。(《西藏生死书》,张老师文化,页183。)

行者必须想其上师比任何佛高,恭敬供养无亏,久而久之得师欢心,自能得其口诀秘传,修之以成就焉。(《那洛六法深道门引导之次第具三信仰如是寓》,晨曦文化公司,页34。)

崇仰祖师的一根毫毛比崇拜三时(过去、现在和将来时)所有佛陀的功德还要大。(《西藏的文明》,中国藏学出版社,页185。)

想想你的上师,他比过去、现在及未来诸佛还要更加要慈悲。(《菩提道次第简明释论》,曼尼文化,页73。)

诸如等等,假藏传佛教行者经常高推上师的果德,妄称上师的果德超过于佛,然而有智慧的佛弟子们都知道,没有一位有情的成就超过于佛,所以经中有一首偈曾开示: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佛本行集经》卷4)

这首偈已经很清楚表达没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成就超过于佛,如果有人宣称上师的果德超过于佛,那一定是异生凡夫说的,绝不是佛菩萨说的。又,明明没有那样的果德,却高推上师的果德比佛还要高,都已经成就菩萨戒当中的大妄语业。

也因为假藏传佛教行者高推上师的果德,所以有一位意大利学者图齐,对于藏密红教的莲花生被人追捧为“第二佛”之称,抱着非常怀疑的态度,所以他在书上明白指出:

简单地说,所有关于莲花生的记载看起来都是模糊不清,甚至是相互矛盾的。关于莲花生个人德行的记载、关于赤松德赞以及佛教前弘期在西藏发生的故事,都披上了一层传奇色彩,其中的某些细节是在大约十四世纪时,由后人补充进去的,行文中运用了许多褒奖、歌颂性质的词语,带有很重的粉饰的痕迹……只有在佛教再次兴起之后,在人们的过分宣扬下,莲花生这位法师的形象才变得异常高大,几乎成了第二个佛陀,因此他也就遭到了格鲁派的强烈反对。(《西藏的宗教》,桂冠图书,页7。)

这位意大利学者图齐已经很清楚的告诉大众,莲花生是被后人追捧出来的假佛。其实他不仅没有佛的果德,而且还落入生灭不已的意识心为常的常见外道法中,连最基本的我见也未断,还是异生凡夫一个,怎么有可能是佛呢?

既然连密教有名的莲花生都是被后人追捧出来的,那些假藏传佛教行者妄称上师的果德高过于佛,不也是如此吗?然而这些假藏传佛教行者在大妄语时,都是脸不红、气不喘地吹嘘着,就可以知道这些人的心性是不直心的、是歪曲的、是不诚实的,如果连自己都在骗了,还要骗其他的众生跟他一起大妄语,可谓心地非常不善啊!如是心地不善的人,不可能是佛弟子,而是外道的弟子。

为什么假藏传佛教行者会有吹嘘、夸大其辞的习性?这都源于密教最早期陀罗尼密教的缘故。最早期的陀罗尼密教以持陀罗尼为主,混合了民间的禁咒和《吠陀》的明咒,而依附在佛教之下,所说的根本不是佛法,却被后人误认为是佛教的一支。又由于陀罗尼密教后来与咒术相结合,因此出现了一种新的修持方法(即咒术陀罗尼),不仅使得陀罗尼密教得以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上,而且也发展出他们所谓的陀罗尼经,渐渐地形成有一定形态,而且具有教派体系的特征。由于当时的陀罗尼密教行者主张祛病消灾、解除苦难、求得平安,注重现实利益,具有浓厚的鬼神法术的色彩,以及当时陀罗尼密教的法师为了与来自各方强烈的反对,不得不据理力争,因而反映在他们的陀罗尼经中,不仅将横枉法师者与违反佛法及诋毁经典同罪,并且大力崇拜法师,把法师的地位捧得高高的,将诽谤法师者等同于毁谤如来,欲供养如来者当侍奉法师、欲恭敬如来者当随顺法师、欲礼拜如来者当礼拜法师,把尊奉法师与尊崇如来等量齐观,这一点被后来的密教行者所继承,一直到现在的无上瑜伽密教行者也秉持这样的观念继承着。

由于陀罗尼密教继承“法师等同如来”的观念以后,将法师的概念纳进密教体系里,不仅使得佛教原有的三归依,增加一项为归依上师,因而变成密教的四归依,而且还将上师置于三宝之前,上师的价值远远超过于佛教的佛法僧三宝之上。由于陀罗尼密教将法师、上师的地位大大提高与如来等量齐观,导致后来的密教行者(包括了持明密教、真言密教、瑜伽密教、无上瑜伽密教行者)经常有匪夷所思的说法出现,譬如妄称上师的果德高于佛。不仅如此,还另外施设了三昧耶戒,以此来取代 释迦世尊的菩萨戒,以此来遂行假藏传佛教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诸如等等,这都源于最早期的陀罗尼密教高推上师果德所导致的结果。

由此可知:一者,假藏传佛教行者高称上师的果德高于佛,那不仅是不如法的,而且还是大妄语,不仅害了自己而且也害了别人,那是损人又不利己的作法,有损自己的福德。二者,假藏传佛教自创了四归依,分明表示这是外道法而不是佛法,因为佛法只有三归依,没有四归依,更何况佛教经典都开示了:

决定一切智,以怜愍我故,是以说三归,不说有第四。为于三有故,而说三归依,若当第四者,我则无归依。(《大庄严论经》卷6)

经典已经很清楚开示只有三归依,没有四归依,若说有四归依,那一定是外道的归依,而不是佛教的归依。可悲的是,假藏传佛教行者却相信这样的说法,高推上师的证量高于佛,认为只有四归依,没有三归依,那是何等的愚痴啊!

不仅如此,国内有一位日常法师也认同他们的说法,他说:“这个法门是给出家众修的,在家人是没份的,只是让大家熏习种种善根而已,在家人就像是一壶烧不开的水。”日常法师的意思是说,这个法门(也就是《广论》)出家人可以学、可以证,在家人仅能熏习而已,所以才会说“在家人就像是一壶烧不开的水”。又,日常法师也明白表示他的证量很高,远远高过于在家人,所以才会说“在家人就像是一壶烧不开的水”。也因为如此,我们应该探讨日常法师所认为的《广论》到底有什么殊胜处?以及日常法师到底有什么证量?以免被邪师、邪法所误导,还误以为真的是佛法,真的是真善知识呢!

首先谈《广论》到底有什么殊胜处?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曾说:

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欲贪,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食五肉五露,亦护诸余誓;不应害众生,不应弃女宝,不应舍师长,三昧耶难违。由慧方便心,无少不应作;汝无罪莫畏,如如来所说。

宗喀巴的说法大略说明如下:“如果行者想要离开男女双身邪淫法的贪欲,那是不应该的,反而应该要受用男女贪欲,而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惧;除此之外,还要食五肉(也就是食象肉、马肉、人肉、猪肉、狗肉)以及食五甘露(也就是吃大便、小便、人的脑髓、精子、卵子),也应该护持学密所发的其余誓愿;你不应该害众生,不应弃舍男女双身法的明妃女宝,不应弃舍密宗师长,密宗男女双身法的三昧耶戒是难以违背的,违背的话,果报极为可怕。修学男女双身法的种种方便法门,乃至于一个小小的方便法门,都应该去作;修这个男女双身法是无罪的,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惧,就像密宗如来所说的那样,放心地去修男女双身法吧!”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当你听到宗喀巴说法时,你会不会觉得很惊讶?会不会觉得很龌龊?

原来宗喀巴的《广论》所谓的殊胜处,就是不断地行男女双身邪淫法,而且还要吃五肉、五甘露来助兴,来维持性高潮的持久;然而男女的贪欲是欲界法,尚且不出欲界,都还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还有可能成就报身佛境界吗?当然不可能!所以密教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其实就是男女交抱在一起的欲界法,是流转生死的法,也是三界当中最低层次的法,却被假藏传佛教行者谎称“行此男女双身法不仅可以远离三界生死,而且还可以成就报身佛境界”,如是让众生下堕三涂而流转生死的不净法,岂是身为佛弟子们所应为!如此可以证明,假藏传佛教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行男女贪欲的外道法,那是会让人下堕三涂,一直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的法,哪有可能成就佛道呢!

又,密宗所施设的三昧耶戒,就是要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所施设的戒,有别于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萨戒,并以此三昧耶戒来约束密宗行者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如果行者不遵从就要下堕他们所施设的金刚地狱。然而,翻遍所有的三藏十二部经,根本找不到密教所谓的金刚地狱,原来是密教行者自己创造出来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地狱,用来约束威胁恐吓女信徒之用,以免他们污秽且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公诸于世,因而坏了他们受用男女欲及名闻利养等事。

既然《广论》所谓的胜妙处离开不了男女贪欲,表示宗喀巴是我见未断的异生凡夫,当然不可能成佛,所以宗喀巴被密教行者称为“至尊”,显然是言过其实的说法,更证明了假藏传佛教行者经常吹嘘他们上师很有证量,根本经不起考验。然而日常法师大力推展宗喀巴的《广论》,认为他自己很有证量,远远超过于在家人,所以才会说“在家人就像是一壶烧不开的水”,更证明了日常法师的说法是言过其实的说法。想想看,在佛世,就已经有在家人成就沙门果。在末法时代的现在,正觉同修会很多的在家人证得佛门真正的沙门果。然而日常法师自己没有证量,却贬抑在家人的成就,不仅心地不善,而且也拿他自己的法身慧命来开玩笑,为什么?因为他已经成就毁谤如来的重罪。

佛在《阿含经》都已经开示:凡是说法与佛颠倒的人,就是在毁谤如来,未来要受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为什么说法与佛颠倒的人,就是在毁谤如来呢?因为佛没有这么说,而说法颠倒的人却说是佛亲口说的,而且是从佛那里听闻来的,自己所说的与佛所说的完全一样,没有差别;分明诬赖佛曾经这么说,陷佛于不义。像这样的行为,将佛所说的正法说成为非法,将非法说成为正法,都已成就二说之重罪,如是之人未来有殃在,他都还不知道呢!那不是很愚痴吗?因此后学在此呼吁,已修、当修、未修密法的人,千万不要再相信假藏传佛教行者所说的不善法,因为那都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修学那些外道法,非但无法证得三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反而将自己的法身慧命葬送在这些外道手里,未来要与他们一起受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那不是一件很冤枉的事吗!

最后综合前面三集及这一集所说的作个总结:假藏传佛教行者用张冠李戴的方式,将男女双身邪淫法套用在佛法名相之下,混入佛门中,以此来遂行男女双身邪淫的外道法。他们为了享受男女欲,以及蚕食鲸吞佛教的资源而为其所用,有别于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萨戒,另外施设了三昧耶戒以此来威胁女信徒就范,而与之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让男女双身邪淫法不被公诸于世;如果修学者不愿遵守,则用三昧耶戒来威胁、来恐吓,要下堕他们所施设的金刚地狱,然而法界根本没有藏密所谓的金刚地狱存在。并于遂行男女欲以后,谎称可以成就他们所谓的报身佛境界,其实那是欲界最低层次男女交抱在一起的“抱身佛”境界,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邪淫的外道法,以此来误导众生走上外道法,让众生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再被这些美丽的谎言所欺骗,不仅与佛菩提绝缘了,而且还让自己不断地在三界当中一直轮回生死,那可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