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三)

第123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有关假藏传佛教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他的说法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根本不是佛法!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

上一集已谈到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有别于 释迦世尊所制定十重四十八轻的菩萨戒,另外施设了三昧耶戒以此来取代 释迦世尊的菩萨戒,然而假藏传佛教的三昧耶戒,完全违背菩萨戒的内涵。譬如菩萨戒第一个戒律就是不杀,也就是不能杀人,凡是杀害人类有情就是违犯菩萨戒“不杀”的重罪,乃至因此起瞋而杀害人类有情,也违背了菩萨戒“故瞋”的重罪。譬如假藏传佛教行者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被人揭穿了,或者其荒唐离谱的说法被真善知识拆穿了,因而起了瞋心,想透过“诛法”召请鬼神来诛杀有情或者真善知识,有了杀人动机的“根本”,并透过诛法来召请低层次的山精鬼魅诛杀有情的“方便”,来成就杀人这件事的“成已”,亦即假藏传佛教诛法具足了佛法中所说的“根本、方便、成已”三个条件,当然违犯了菩萨戒“不杀”及“故瞋”的戒律,而且还成就了这两个戒律的最重罪。又,假藏传佛教行者所召请低层次的山精鬼魅,完全靠近不了护持正法菩萨的身边,因为这些山精鬼魅远远地看到护法神在菩萨身边保护着,还有可能靠近菩萨乃至诛杀菩萨吗?用膝盖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所以说,假藏传佛教的诛法对于一般人或许还有效,可是对于护持正法的菩萨们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是行诛法的人要担心这些山精鬼魅若无法执行诛法时会反咬一口,如果行诛法的人没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措施,他可就要倒大楣了。既然假藏传佛教有诛法这件事,还会是讲慈悲的佛弟子们所应有的行为吗?会是 释迦世尊所开示的佛法吗?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就可以很清楚判断,假藏传佛教到底是不是佛教的一支,其所说的法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佛法,不是吗?

又,假藏传佛教行者也违背了菩萨戒其他的戒律,譬如菩萨戒的第二个戒律就是不偷盗,然而假藏传佛教从本以来就不是佛教的一支,其所说的法也不是佛法,而是外道团体在说男女双身邪淫的外道法,也是最早期的陀罗尼密教依附在佛教之下,它本来就不是佛教的一支,却混合了民间的禁咒和《吠陀》的明咒而寄生在佛教里,自此之后就被后人错认为是佛教的一支,一直到现在。又陀罗尼密教也经历了种种的演变,它经历了持明密教、真言密教、瑜伽密教以及目前的无上瑜伽密教,其中更参杂了古印度性力派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西藏当地苯教的巫术等等,其本质就是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却被后人误认为是佛教的一支,被误认为其所说的法就是佛法,乃至现代的人一想到佛教,认为藏密就是佛教的代表。假藏传佛教行者如是用偷天换日的方法,不仅以男女邪淫的外道法来取代 释迦世尊的正法,以此来误导众生走上邪淫的外道法,让众生不断地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而且还大剌剌地接受佛弟子们的供养,难道没有违犯菩萨戒的“不偷盗”吗?又假藏传佛教行者接受弟子们广大的供养以后,还故意刁难及吝于法的布施,不也违犯了菩萨戒当中的“故悭”吗?此外,国内有一位日常法师假借出家的表相,在国内大力的推展广论班,他为了遮盖《广论》男女淫秽的事实,仅讲《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前半部,不讲后半部,因为他知道《广论》的后半部,其实就是宗喀巴用奢摩他、毘钵舍那的止与观来遮掩男女双身邪淫法的种种内涵。由于日常法师刻意遮掩及不说《广论》后半部的内涵,藉此来招收无知的公务人员、老师、教授等高级知识分子为其所用,以此来经营世间的事业及广收供养以后,再来资助达赖喇嘛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像这样假借佛法之名而盗取佛弟子们的供养(盗取了三宝物)来资助达赖喇嘛秽乱佛门,以及吝于法的布施,乃是严重违背菩萨戒“不偷盗”及“故悭”的重罪,下一世只有下堕三涂而不在人间了。然而,假藏传佛教行者及日常法师等人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违犯菩萨戒“不偷盗”及“故悭”的严重性,若不是极度无明又何能至此?

又譬如菩萨戒的第三个戒律是“不淫戒”,其中出家人不淫、在家人不邪淫,然而假藏传佛教都犯了不淫戒,因为他们自认都是佛门的出家人,可是心里所想的、所说的及所行的,都不离男女双身邪淫法,所以假藏传佛教行者心里一直想要与女人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也难怪会有女众觉得喇嘛的眼神怪怪的,都是用色瞇瞇的眼神在注意她们,让她们觉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这也难怪!因为喇嘛们心里想着以及会用色瞇瞇眼神看着,无非是在观察这位女众适不适合与他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所以才会用色瞇瞇的眼神来注视女众。这些喇嘛们,包括黄教被称为至尊的宗喀巴以及达赖喇嘛、仁波切、堪布等,也包括一些修藏密的出家法师们,暗中都在搞男女双身邪淫法,心心念念当然想要与女众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以及用色瞇瞇的眼神来注视女众,像这样不清净的行为不都违犯了菩萨戒的不淫吗?就算这些人现的是出家相,其声闻戒体、菩萨戒体早已经失去了,本质已经不是出家人,徒具出家表相而已,却假借没有实质的出家表相,以此来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以此来接受佛弟子们的礼拜及供养,完全违背菩萨戒当中的不淫戒,未来无量劫无量世只能在三恶道受苦,以及多生多劫做牛做马来偿还众生的债了。所以说,假藏传佛教行者及这些法师们无明真的很重,为了贪图一世的享受,却造作了未来无量劫、无量世下堕三涂受苦无量,以及多生多劫做牛做马来偿还众生的债,就算是再怎么精打细算的人也都会觉得很不划算,不是吗?

又,菩萨戒第四个戒律“不妄语”,也就是不能大妄语,而假藏传佛教行者都违犯了,为什么?因为假藏传佛教行者,藉着男女交合达到性高潮而引生快乐的觉受出现时,然后观察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而说他已证得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然而假藏传佛教的报身佛境界,都落在受阴与识阴当中、都落在五阴当中,连我见都没有断,都还在异生凡夫位中,还有可能成就报身佛的境界吗?当然不可能!既然是妄语而且还是特大号的妄语,当然符合 释迦世尊在《楞严经》卷6的开示:

若大妄语,即三摩提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萨。”求彼禮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羅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復知見;沈三苦海,不成三昧。

佛已经很清楚开示,未得谓得、未证言证而大妄语的人,乃至大妄语后贪其供养等等,那都是一颠迦的一阐提人,佛种已经消灭了,并且从开始大妄语以后,无量劫以前所修集的种种善根,都消失不见了,未来只有下堕三涂而受苦无量了!然而,那些修男女双身邪淫法而妄称已成就报身佛境界的假藏传佛教行者们,难道没有成就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业吗?难道他们对自己的大妄语都不会感到惊惶恐怖吗?难道都不畏惧未来要受无量苦果吗?如果不惊惶恐怖、也不畏惧、更不懂得要忏悔,岂不是成为麻木不仁无以复加的愚痴人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到了开始执行因果律而要算总账时,就算他们再来呼天抢地求救命都已经来不及了!再回头,那已经是百劫以后的事了,都已经不堪回首了。

又,菩萨戒的第五个戒律就是“不酤酒”(也就是不买酒、不卖酒),因为酒能乱性而毁戒,既然不能买酒也不能卖酒,还有可能允许喝酒吗?除了佛所允许的特例以外,如果佛弟子们喝酒了,就是违犯了菩萨戒“不酤酒”的重罪。然而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使性高潮能够持久,当然要喝酒来助兴,所以有一位假藏传佛教行者才会这么说:

酒为魔女之溺,以前亦曾讲过;但颅器中所盛之酒则不然,因其曾经法师加持,已成为无上之甘露,不可复以酒视之也。(《那洛六法深道门引导之次第具三信仰如是寓》,晨曦文化公司,页290)

一者,既然酒是假藏传佛教行者所谓魔女的尿所成,为何还要饮此不清净的东西呢?二者,假藏传佛教行者所谓的颅器就是嘎巴拉,乃是假藏传佛教行者供养他们所谓的佛菩萨所用的器具,而这些佛菩萨其实就是夜叉、罗剎等不善鬼神所化现的假佛、假菩萨,又此物乃是以死人的头骨除去毛发、皮肤及颅内等物,唯留骨头,及洗净后剖出天灵盖并雕刻及装饰宝物而成的器具,此乃不清净的器物,假藏传佛教行者以此不清净之物来供养佛菩萨,当然是不清净的行为。三者,就算密宗的上师对酒如何加持,也不论加持的密宗上师的法力如何高强,加持后的酒仍然是酒,仍然可以使人酒醉及乱性。如是之物,释迦世尊尚且遮止佛弟子们喝酒,假藏传佛教行者竟然违背 释迦世尊的告诫,而说酒是甘露,岂不是公然与 释迦世尊作对吗?如是之人还可以称为佛弟子吗?当然不可能!因为那都是外道弟子为了饮酒所说的推托之辞;也难怪假藏传佛教行者不会遵从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萨戒,另外施设了三昧耶戒,以此来约束假藏传佛教行者的行为,以此来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及持久用,所以说假藏传佛教行者才会主张喝酒来助兴,完全违背菩萨戒不酤酒的重罪。

又,菩萨戒当中的“不自赞毁他”,假藏传佛教行者也都犯了,为什么?一者,假藏传佛教行者自称密法是报身佛卢舍那佛所传,而显教的法是化身佛 释迦牟尼佛所传,认为报身佛的境界比化身佛的境界来得高,以此来高抬密教的法,以此来贬抑显教的法;所以假藏传佛教行者认为一定要先修学显教的法以后才能修学密法,将显教的法加以贬抑并高抬密法,以此来取代 释迦世尊的正法,如此称扬本来就不是佛法的密教,以此来贬抑真正佛法的显教,都已经成就了菩萨戒的“自赞毁他”的最重罪。二者,假藏传佛教行者主张一世即可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为什么?因为 释迦世尊曾开示,菩萨要经历三大无量数劫的修行,不仅断除了分段生死及变易生死,而且也累积了广大的福德,才能具足一切种智、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及八十种随形好的报身佛境界;而不是如假藏传佛教行者所说,在男女交合当中成就报身佛境界,因为这样的报身佛境界,其实就是男女抱在一起的“抱身佛”境界。三者,假藏传佛教行者还自创“四归依”,除了归依三宝之外还要归依上师,并且高抬上师的果德,说上师的成就远远超过于佛。可是佛弟子们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成就高过于佛;所以说,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高抬上师的果德而赞扬密法,以此来毁谤、贬抑显教的法,因而违背了菩萨戒“不自赞毁他”的最重罪,如果不赶快对众忏悔,未来只有下堕而已,果报真的难以善了!

又,菩萨戒当中的“谤三宝者”,假藏传佛教也都犯了,为什么?因为假藏传佛教行者认为他们的法是了义法,显教的法不是了义法,因而成就二说的重罪,也就是将 释迦世尊所开示的了义法贬抑为不了义法,因而造下谤佛、谤法、谤僧的重罪;如是诽谤佛、法、僧三宝的重罪,佛开示那是无间地狱的大恶业,未来要受非常不可爱、非常恐怖的异熟果报。不仅如此,更有愚痴者看见自己的密法被真善知识破斥了,为了挽回自己面子的难看,以及为了挽回名闻利养等事,竟然罗织了莫须有的罪名,乃至要挽回自己的落处,故意无根毁谤真善知识,以此来兴讼、来打击、来毁谤真善知识,以此来阻碍真善知识所弘传的正法,因而造下菩萨戒“说出家在家菩萨罪过”的大恶业,不仅未来要受苦无量,而且也成为经中所说的可怜悯人。

从上一集、这一集说明可知,假藏传佛教行者都违犯了菩萨戒的十重罪,所以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规避菩萨戒的约束,另外施设了与菩萨戒完全无关的三昧耶戒,以此来规范修密法的行者们。宗喀巴还规定,修密法的行者每天、每月、每年、每一劫、千劫不断地要与女众合修男女双身法,如果中断了,就要下堕他们所施设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金刚地狱;宗喀巴如此施设,无非就是要与女众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以此来成就他们所谓的报身佛境界。由此可以证明,假藏传佛教所传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双身邪淫的外道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千万不要被假藏传佛教夸大不实的外道法所欺骗,以免自己在佛菩提道中,走上与佛法完全无关的外道法上,那可是一件很悲哀的事,而且还是学佛人最大的悲哀。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