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二)

第122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有关假藏传佛教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它的说法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根本不是佛法。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藏密的三昧耶戒是伪戒”。

前一集已谈到假藏传佛教行者宗喀巴用张冠李戴、李代桃僵的方式,将男女双身邪淫法套用在佛法名相之下,让世人误以为假藏传佛教是佛教的一支,误以为假藏传佛教所说的法就是真实的佛法,因而修学假藏传佛教的假佛法,非但无法证得三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而且还堕入男女邪淫的外道法中,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这一集将继续谈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遂行男女双身邪淫的外道法,以及不受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萨戒的约束,因此舍弃了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十重四十八轻的菩萨戒,另外施设了与菩萨戒完全无关的三昧耶戒,也就是伪戒、假戒。一者,以此来约束修学者,以此来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而不被公诸于世。也就是说,假藏传佛教喇嘛或者代表者所说的持戒清净,就是持三昧耶戒,每天就要与女信徒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世人不知假藏传佛教邪淫的本质,被假藏传佛教行者骗了而不知,误以为这就是佛教中所谓的持戒清净者,其实持戒者根本不清净,而且是污秽不净的。二者,如果修学者不遵守他们的规定,就用三昧耶戒来威胁、来恐吓修学者要下堕他们所施设的金刚地狱。然而法界根本不存在藏密所谓的金刚地狱,而是假藏传佛教宗喀巴藉此来危言耸听,来威胁女信徒,让女信徒不得不听从上师的规定,而与之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说明白一点,藏密的三昧耶戒,其实就是上师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的护身符,以此来遮掩男女双身邪淫法的本质,而不被公诸于世,这样就可以广行男女双身邪淫法,继续广收供养而为其所用。

又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中,就已经很清楚记载藏密的本质,就是男女双身邪淫法,只是宗喀巴用很隐讳的方法来阐述,很多人不知道他背后所说的真实意思,唯有局内人才知道宗喀巴背后所说的意思是什么。宗喀巴说:

其中初者,如五十颂云:“恒以诸难施,妻子自命根,事自三昧师,况诸动资财。”又云:“此供施即成,恒供一切佛,此是福资粮,从粮得成就。”复如拉梭瓦云:“如有上妙供下恶者,犯三昧耶,若是尊长喜乐于彼,或是唯有下劣供物,则无违犯。”

宗喀巴所谓的布施,就是布施自己的妻子给上师,让自己的妻子与上师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能够这样布施,上师就会觉得很高兴,而说修学者不仅福德资粮已经修集完成,而且也不违犯三昧耶戒。如果不布施自己的妻子给上师合修男女双身法,上师就不会高兴,就犯了假藏传佛教的三昧耶戒,未来要下堕假藏传佛教所施设的金刚地狱。由此可知,假藏传佛教所谓的三昧耶戒,其实就是上师与女信徒合修男女双身邪淫的护身符,以此来遮掩男女邪淫的本质;也难怪假藏传佛教行者在行男女邪淫的灌顶前,会用三昧耶戒来恐吓、来威胁女信徒,让女信徒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而与之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如果女信徒不顺从,或者将行淫的事实说出去,就要下堕他们所施设而法界根本不存在的金刚地狱。

此外,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1更露骨地指出,也证明了宗喀巴本身就是邪淫很重的人,他说:

修曼陀罗时生三昧耶曼陀罗,与入智坛之规,如〈鬘论〉云:“所绘之曼陀罗,剎那空后,观成所修之曼陀罗,俱守护轮钉魔碍等,眷属仪轨,如云明妃颜殊妙,年可十五六,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谓与外印入等至定,若无外印,应与智印入定,以正行欢喜声,召请智轮,供养浴足阏伽为先,入自身内,欲火熔化,由金刚路至莲华中,放出智轮,入于三昧耶轮。”

由于宗喀巴用很隐晦的名相来遮掩男女双身邪淫法,因此有必要说明一下,他说:所谓的三昧耶曼荼罗,就是上师与女人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所谓的明妃,就是与上师行淫的女人,她的容颜不仅要漂亮而且要年轻,年龄大约在15岁到16岁之间,并用香花来庄严,然后上师与明妃在密坛中共相淫乐。其中外印就是指实体的明妃,也就是上师与真实女人合修男女双身法,并入于等至中;所谓的等至,就是上师与明妃同住于性高潮而一心不乱。如果没有外印之实体明妃,用智印也可以;也就是观想上师与明妃在一起行淫,而且同住于性高潮中而一心不乱。在行淫过程当中,如果双方发出快乐的淫荡声,那就是假藏传佛教所谓的正行欢喜声。如果上师要射出明点的精液时,先观想佛父佛母交合,产生大乐所放出的红白菩提心,自上师的顶轮进入,下降至上师的性器官中,这时上师与明妃同处于性高潮中,接着上师就开始射精,其精液经由上师的尿道,而射入明妃的阴户中。

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当你看到或者听到宗喀巴这样的说法时,你一定会觉得很惊讶!不是吗?为什么清净的佛法会变成如此污秽不堪的男女双身邪淫法呢?为什么宗喀巴所说的佛法,竟然与 释迦世尊所说的法完全颠倒?然而宗喀巴种种淫秽的说法,在他的所著的《广论》中可是白纸写黑字,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不是吗?这不是假藏传佛教行者矢口否认或者避左右而言他所能遮掩的。不仅证明宗喀巴所说的法就是男女双身邪淫法,那是污秽不净的说法,根本不是真实佛法,而且也证明宗喀巴本身是男女贪欲很重的人,其所说的法都不离种种男女邪淫的范围。像这种淫秽不净的男女双身邪淫法,根本就违背世间礼俗而见不得人的事,不是吗?也难怪假藏传佛教行者进行违背礼俗而且见不得人的时候,不仅要在隐密的地方进行,也就是要在密坛里进行,而且还要施设三昧耶戒,来威胁、来恐吓女信徒就范,以此来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由此可知,宗喀巴在他所著的《广论》中,不论是《菩提道次第广论》或者是《密宗道次第广论》,其所说的种种内涵都是假借佛法之名,而在谈男女交合之事,也就是现代所说的房中术,专门在讲一些男女交合的方法与技巧。此外,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使自己的性高潮能够持久而不泄,以此来成就他们所谓的报身佛境界,每天要练天瑜伽、拙火瑜伽,宝瓶气、九节佛风,喝酒吃肉乃至提肛等外道法。譬如练习天瑜伽,就是用观想的方法,来观想自己有广大的天身;于观想成就并于性高潮所产生快乐觉受时,观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而说他已证得空性,因而成就有广大天身,而且是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又譬如练习拙火瑜伽,其实就是练气的法门,观想自己脐下四指的丹田(也就是假藏传佛教行者所谓的生法宫)它有猛烈火出现,观想猛烈火一一通过脐轮、心轮、喉轮、眉间轮、顶轮,并辅之以宝瓶气、九节佛风等方法,来打通所观想出来的中脉、左脉及右脉;并透过观想脐轮有红明点,顶轮有白明点,来引生假藏传佛教所谓的四空、四喜出现,来引生红明点伴随着拙火从中脉的脐轮发起,一一经历心轮、喉轮、眉间轮在顶轮与白明点融合后,一一下降至上师性器官的密轮,使得上师的密轮得以坚挺,以此来遂行男女交合得以持久不泄,来成就假藏传佛教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也就是透过上述所说的天瑜伽、拙火瑜伽、宝瓶气、九节佛风等方法,来练习明点的升降,因而次第成就诸地乃至佛地的境界。又为了使性高潮能够持久不泄,得以享受较久的性高潮快乐,假藏传佛教行者不仅要喝酒吃红肉来助兴,而且还练习提肛来延后射精的时机。诸如等等的施设,假藏传佛教行者无非就是要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并且让性高潮得以持久不泄;如果泄精了,还要有办法将精液收回,乃至达赖喇嘛还妄称可以将精液收回到原处,得以成就假藏传佛教所谓的报身佛境界。

然而,假藏传佛教种种的施设,其实与真实佛法一点关系也没有,它的本质就是古印度性力派男女邪淫所传承的外道法,却被假藏传佛教行者假借佛法之名,以及透过假藏传佛教所施设的三昧耶戒混入佛门中,来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邪淫法,以及掠夺佛教种种资源广为他们所使用。世人不察,误以为假藏传佛教就是佛法的一支,误以为假藏传佛教所说法就是真实佛法,从而修学假藏传佛教的假佛法,因而欺骗女信徒与上师上床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使得社会有许多男人戴绿帽,女人红杏出墙,家庭破裂等社会新闻出现,造成社会不安,危害众生、危害社会非常严重。

为什么假藏传佛教会施设三昧耶戒来约束修学密法的人呢?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遂行假藏传佛教的男女双身邪淫法,一定会违背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十重四十八轻的菩萨戒;他们为了避重就轻,因而舍弃了 释迦世尊所制定的菩萨戒,另外施设三昧耶戒。一者,以此来躲避而违犯菩萨戒重罪之可能,然而法界不会因为他们假借佛法之名而行男女双身邪淫法之实,就不会违犯菩萨戒的重罪。二者,以此来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双身邪淫的事实。所以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曾规定:“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也就是每天十六小时或者每月、每年、每一劫、千劫都不能中断,一定要与女行男女双身邪淫法,如果没有这样作,就是违犯假藏传佛教所规范的三昧耶戒。

此外,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说:【汝可杀有情,受用他女人,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他的意思是说:可以杀害有情,然后将有情的女人占为己有而与之行淫;如果他人不同意,可以巧取豪夺而受用女人,就算妄语也没有关系。不仅如此,国内有一位日常法师在他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中,附和宗喀巴的说法,在公务人员、老师及教授等高级知识分子当中推行他的广论班,乃至在世间推行有机蔬菜之世间事业,利用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当志工来与民争利,使得附近的小商店无法与之竞争而纷纷关门。然而日常法师经营世间的事业,完全违背《四分律比丘戒本》的规定:【若比丘!种种贩卖者,尼萨耆波逸提。】声闻戒的尼萨耆波逸提名为“尽舍”,是指违犯此戒一切皆舍的意思;也就是说,出家人作了世间买卖的事业,就是违犯尼萨耆波逸提,其声闻戒体已经失去了,本质已不是出家人,仅具有出家表相而已,如果不赶快忏悔,未来只有下堕而已。

此外,达赖喇嘛也派人到日常法师的团体里,大力教导及推展广论班,让更多的众生进入广论班,以此来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双身邪淫法于不坠。然而假藏传佛教行者所作所为,都违犯了 释迦世尊所施设的菩萨戒,为什么?菩萨戒的第一个戒律就是不杀生,然而假藏传佛教行者却严重违犯不杀的重罪,为什么?因为假藏传佛教行者,会使用诛法来杀害众生,譬如在假藏传佛教的根本经典《大日经》就记载降伏法,也就是诛法,以此来诛杀有情。又譬如密续的《七俱胝佛母所说准提陀罗尼经》、《苏悉地羯罗经》等经都记载,如何召请阿毘遮噜迦来诛杀有情。又譬如有一位假藏传佛教行者,宣称要用诛法来诛杀后学。诸如等等证明了一件事,假藏传佛教确实有诛法,以及使用诛法来杀害有情。

然而,佛法讲的是慈悲,即使是非常恶劣的有情,诸佛菩萨尚且都会想尽办法来救度有情,怎么还会用诛法来杀害有情呢?由于诸佛菩萨看见每一位众生都有成佛之性、都是清净的,当然不会去杀害有情,反而会施设种种善巧方便,让众生有机会接触佛法,及培植应有的福德等等,未来就有因缘可以明心见性乃至成佛。既然诸佛菩萨都希望众生能够成佛,怎么会起了歹心而去杀害有情呢?反观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遂行他们所谓的男女双身邪淫法,就算对方不同意就会起瞋,及用不择手段来杀害有情,乃至强占他人的女人而受用之。像这样的法,怎么会是清净的佛法呢?像这样的法,又如何能够慈眼视众生呢?

由此可知,假藏传佛教行者为了达到邪淫的目的就会起瞋,及使用诛法来杀害有情,以此来受用他人的女人,当然就会违犯菩萨戒不杀生及故瞋的重罪,如此心地不善的团体,怎么会是佛教的一支呢?如此污秽不净的外道法,又怎么会是清净的佛法呢?所以说,假藏传佛教根本不是佛教的一支,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团体、外道法,危害众生非常严重。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远离这样的外道团体、外道法,以免自己的法身慧命,葬送在他们手里;因而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