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无密(五)谤无赖耶—毁中道

第115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延续上一个单元,我们继续引用八十卷本《华严经》卷38,关于八地菩萨在入地之后,他念念所证、剎那剎那所证,远胜过于七地满心之前两大阿僧祇劫所有的一切修证,是一剎那之间就已经远胜过两大阿僧祇劫的,这样的一个倍数增长;也正因为八地菩萨,有这样子无量无边的化身,能够遍满一切佛国去礼拜、供养,去这样子的请佛住世、请转法轮 ,那样子顺便的度众生,常随佛学、成就种智,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功德,于相于土自在,八地菩萨才终于能够在一大阿僧祇劫—成佛所须的三大阿僧祇劫的最后一大阿僧祇劫—能够成就佛地的果位的功德。

我们延续这一部八十卷本《华严经》卷38后面的经文,我们再来解释看看:当一个八地菩萨——成为八地菩萨之后,他会具有了关于这一个神通威德的部分,他是到达如何不可思议的境界。再拿这样子的一个还远远没有成佛的,还须要一大阿僧祇劫才成佛的八地菩萨,他的神通威德,我们来比较看看一切藏密这一些喇嘛教的法王活佛,我们来看看两者之间的境界,差别到底是多少?而来很清楚地验证,这一些喇嘛教,所有胆敢依于这个世俗的君主,封给他这些所谓的自欺欺人的圣号,而产生了种种的活佛转世认证的制度,这些所有的活佛法王,全部都只是自欺欺人的大妄语,既不是佛、于法更不能称王。

好,我们来看一看,八十卷本《华严经》卷38的经文,看看八地菩萨有一个很特别的威德。经文里说:

菩萨住此第八地,……随何世界中,所有地水火风界各若干微尘,所有宝物若干微尘,众生身若干微尘,国土身若干微尘,皆如实知;知众生大身、小身各若干微尘成……。(《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8)

后面的话我们先省略掉,用现代白话来讲,八地菩萨他具备了一样威德神通,我们把它转换成现代白话,比较容易让观众菩萨们理解;换句话说,眼前这一个人,或眼前是一个物质、一个色法,八地菩萨可以完全如实了知它是几个原子所组成,它是哪一些碳氢化合物、它是蛋白质、它占比例多少;这个地方(国土身)的话,这个分子、原子的构造是如何。这是用现代白话,来作一个简单的翻译。然后,经文里面又有提到了这样的八地菩萨,他还具足了十自在,其中的话,有包括了业自在、受用自在,还有这个寿命自在;换句话说,八地已经入地的菩萨,他能够随他自己的愿,以他的威德神通示现于要住世多久就多久,他可以选择他要投胎的、要示现的地方,基本上,八地菩萨是不投胎啦!这纯粹是意生身的一个示现。

我们以刚刚经文所说的,这两样的一个现象我们来检验,很清楚的,我们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单单以达赖喇嘛来说,他的九世活了12岁,他的十世、十一世,乃至到十二世,都只是活了18、19岁、22二岁,这算是有八地菩萨该具足的寿命自在、受用自在,有心自在吗?很清楚的,连自己的小命,都会因为政治的斗争而暴毙、而夭折、而身亡,这样子的假活佛、假法王,连离成佛尚且有一大阿僧祇劫的八地菩萨都还远远不及,凭什么敢自称自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自己是阿弥陀佛,或是不动佛的化身呢?另外一个,我们无妨再提起一下的达赖喇嘛十四世,达赖喇嘛自己在他所写的《流亡中的自在》,这一本类似自传的文章里面他讲到了,他原先是吃素食的,结果因为吃得营养不太好,产生了类似一种黄疸的疾病,然后去看医生,医生告诉他:“你不可以再吃素,你必须要吃肉。”达赖喇嘛是以这样的理由,来为他自己的吃肉来圆谎。那很简单的,我们单单以常识而论,一个八地菩萨尚且不需要吃肉,一个八地菩萨,甚至不用到八地菩萨,三地满心四地的,这样子的三地满心,四禅八定、五神通具足的菩萨,都不可能于五明当中的医方明有所欠缺了,何况是八地满心的菩萨!一个连自己要吃素,都没办法吃得健康,而必须要听世俗凡夫的医生的医嘱,而来吃肉的达赖喇嘛,有可能会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吗?这真是荒天下之大稽。乃至我们刚刚讲的八地菩萨,要具足的十自在里面的业自在、还有寿命自在,很清楚的,九世到十二世这些达赖喇嘛,各个都只是死于这个政治角力当中,每一个都是暴毙早夭身亡,佛菩萨会有这么样子倒霉的神迹示现吗?这简直是只能欺骗那一些爱乐于欲界有为法,根器最下劣的,才会相应于喇嘛藏密的这样子的一个无上瑜伽成佛大法。

我们刚刚单独简单的,以用一个总纲的一个方式把它讲说过了,我们上个单元也说过了,我们无妨再以三乘菩提,比较有一个系列的方式,简单地把无上瑜伽为什么不能成佛,来稍微的依序演说一下。刚刚我们说初转法轮要来破除这样子的六识论者,以无上瑜伽而来要能够成佛,这样子的一个乐空双运,我们说以初转法轮,刚刚以道理来破。那现在简单地,我们也说过了《杂阿含经》卷5〈焰摩迦经〉,这个焰摩迦比丘诽谤漏尽阿罗汉命终无所有,被舍利弗所诃责;乃至也演说了、引用了(没有详细演说,因为时间上我们可能也来不及作这样子一个详细描述,不过菩萨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中阿含经》卷10第97经,跟《长阿含》卷10第13经,都有讲到入胎识;还有我们刚刚简单演述过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这个种种在这个初转法轮,阿含的这一个佛经里面就已经隐约而说了,有一个不生不灭法涅槃本际存在的证据;我们也说了,这个道理在《摄大乘论》、在《成唯识论》里面,玄奘大师、无着菩萨、世亲菩萨也都有比较进一步的、详细的描述。初转法轮的部分,我们就可以来破除这一个上自月称、再来寂天,乃至宗喀巴,乃至一脉相承到现在的—比较现代的—法尊,这些六识论者,诽谤不需要阿赖耶识受熏持种根身器,因缘果报一样可以缘起性空如实来酬偿。

我们底下的部分,初转法轮阿含的部分完,我们再来看看二转法轮如何来破斥这一些不许有阿赖耶识存在而说这个因缘果报业果自然就会酬偿——这一些应成中观的六识论者。二转法轮里面我们引用,刚刚前面的单元已经有提过了,我们只要以《金刚经》四句偈,我们之前引用四句偈,来显现说这就是圆成实性心,我们这里简单的(因为我们说过了,大家也都有这个常识)在二转法轮的般若系经典里面,最大部头的六百卷本《大般若经》是玄奘所翻译,有人说这四百八十几万字的《大般若经》浓缩起来,就变成六千多字的《金刚经》,再浓缩下去就变成二百六十字的《般若心经》。

我们就以前面的单元说过的,三自性里面的不生不灭法《金刚经》中的四句偈:【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我们就拿这个来破斥为什么无上瑜伽不可能成佛?如果无上瑜伽可以成佛,那二转法轮的般若系经典,包括他们这些应成中观所信受奉行的,所谓的龙树的中道、的般若,应该也都可以一并丢弃了。

《金刚经》的这个四句偈,它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换句话说,以色能见的必定是生灭法、必定是有为法、必定不是真实法。然而很清楚的,我们可以看到藏密喇嘛以什么来行无上瑜伽呢?以上师的色身、以明妃的色身,乃至等而下之的,以明妃的婆迦、以上师的金刚杵。印顺很清楚的,依于他从法尊法师那边听来的,而了知这其实指的就是男女二根。换句话说,这个男女二根都属于色法。乃至刚刚所说过的,瓶灌、密灌乃至智慧灌,瓶灌其实指的就是明妃这个乳房,因为乳房是一个盛乳—装载这个乳汁—的密器;密灌是指男女—这个上师与明妃—的分泌物,一样是色法。如果无上瑜伽的这些瓶灌、密灌可以成立这是成佛之道,那么般若系里面的《金刚经》,乃至浓缩而成的《心经》,乃至从《大般若经》浓缩而来的这所有的般若系的经典,应该都可以丢弃了;乃至注解《大般若经》而写作《大智度论》,乃至依《大般若经》的中道义而来写作《中论》、《百论》的,乃至这个《十二门论》的这些龙树、提婆,应该他们的论著,也应该一并都可以烧毁,不需要存在了。好,这只是第一句“若以色见我”,我们再看第二句是什么?“以音声求我”。我们都知道密教、密乘这个西藏密宗,它有时候又叫作真言乘,他们有所谓的三密,他们的三密里面的口密,很清楚的就是口诵真言,密宗里面种种,譬如他们在护摩—就是火供珠—的时候,要唱诵的什么、本尊的什么、持什么咒,这种种的都必须要发出于音声,乃至密宗的所谓的金刚诵、所谓的百字明,以这样子为入门加行;而不是像显教这样地正确的以四念处而来观能取、所取,观这个五根身、观这三种受、观心无常,乃至最后观法无我。相较于这样子显教正确的四念处的法门,密宗的这一些不管是密咒乘或说真言乘,不管它的身密、口密、意密,特别是口密(持咒)的部分,就已经完全违背了《金刚经》这一个四句偈的第二句“以音声求我”;佛说了,既然是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那么佛已经预先为了密宗的藏传佛教的喇嘛教(实际上应该叫喇嘛教,没资格叫藏传佛教),已经为他们盖棺定论了,告诉我们说:这些是人行邪道,这些人必定不能见如来。这里的见如来,我们把它简单的来演绎,从最基本入门来说,至少要明心才能够叫作见这个法身佛——见这个如来藏。连明心尚且不能,乃至我们刚刚说过了,他连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都完全已经违背了,连三乘菩提断我见都没有;我们现在又证明,他连这一个大乘的真见道,他都没有办法成就;以这样子的一个修行方法——所谓的无上瑜伽男女性交成佛,它如果能够成立的话,那二转法轮就应该被、能够被反转过来,乃至应该被丢弃了。

好,二转法轮是这样子,我们再来看看三转法轮,三转法轮里面主要的就是《楞伽经》、《密严经》、《华严经》,我们引用《成唯识论》里面,也有引用而来证成阿赖耶识真实存在的所谓的六经十一论里面的三部经,这三部经我们之前说过,也是密宗宗喀巴他们所承认的。而同样一部佛经,他们所看到的结果却完全背离佛说;举例来说,《楞伽经》里面说:

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种种诸识浪,腾跃而转生。(《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

在《楞伽经》中,佛清楚的告诉我们:这一个阿赖耶识—藏识海—祂是一个常住的法,祂是一个不生不灭的心。可是宗喀巴、月称、寂天,却毁谤祂说“这是佛权宜施设的”,并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一个不生不灭法。《楞伽经》之外,不同版本的《大乘入楞伽经》,在卷5它也有说到:

大慧!此如来藏藏识本性清净,客尘所染而为不净,一切二乘及诸外道,臆度起见不能现证,如来于此分明现见,如观掌中庵摩勒果。

这里清楚地告诉我们,如来现见此——这一个如来藏识,如同掌上的庵摩勒果。以这样清楚的经文,而要能够毁谤说这一个阿赖耶识只是 佛方便而说,大概也只有这些应成中观派的论师,才会有造作这样子一个谤佛谤法的恶行。

好,那我们再引用他们也承认的《厚严经》(或是《密严经》)。《密严经》旧译的,地婆诃罗旧的翻译,卷2:

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譬如明月现众国土,世间之人见有亏盈,而月体性未尝增减;藏识亦尔,普现一切众生界中,性常圆洁不增不减。

然后后面又提到了:

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大乘密严经》卷2)

像这样子清楚的经文,怎么可能还有自称为佛弟子,却能够毁谤说这一个阿赖耶识是 佛的方便权宜之说,而不需要建立这个受熏持种根身器——能够为一切染净法之所依的阿赖耶识,就能够来演述清楚轮回,乃至来讲说解脱,证得涅槃之道呢?这是完全背离佛语,这是谤 佛之说。

同样的,《密严经》还有讲到更精确的提醒了我们,宗喀巴、月称、寂天所说毁谤不需要建立阿赖耶这样子的一个看法,那更是完全与佛法背离。《密严经》卷2:

佛与诸菩萨,皆是赖耶名。佛及诸佛子,已受当受记,广大阿赖耶,而成于正觉。(《大乘密严经》卷2)

连佛、连诸佛子——诸地菩萨,已经受记的、未来将受记的,都是依于这一个广大阿赖耶,才能够成就于这一个正觉。这里广大阿赖耶,因为我们知道:阿赖耶有执藏、有能藏、有所藏,我们一般讲说灭阿赖耶,只是灭掉阿赖耶性——这个我爱执藏性;这个广大阿赖耶,其实就是指整个从凡夫到成佛的第八识,用广大来讲、用其他的两种—能藏、所藏—而来解说这个阿赖耶识。

《密严经》又讲到一个很重要的:

十地花严等,大树与神通,胜鬘及余经,皆从此经出;如是密严经,一切经中胜。(《大乘密严经》卷1)

佛清楚地告诉我们:《十地经》乃至《华严经》,还有这一些种种的《胜鬘经》或其他的经典,都是从这一部经出来。当然,正确来讲,“这部经”指的并不是这一部有文有字、佛演说出来的《密严经》,而是《密严经》里面,佛所说的密严,指的就是阿赖耶识,“此经”就是指这一个真实心。好,这么清楚的经文,怎么可能是佛方便而说呢?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的八十卷本,同样的,约略在卷37。这样子的阿赖耶识的建立,不仅是可以解释成佛之道,这样子的阿赖耶识的建立,也是其他的,乃至初转法轮小乘缘起—十因缘、十二因缘—所得建立的根据;当然,缘起法不是只限于小乘法,大乘人一样是讲甚深缘起,因为真正能够了达缘起法的,只有佛才能够究竟通达。《八十华严》怎么说:

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如来于此分别演说十二有支,皆依一心,如是而立。(《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7)

那清楚地知道这里的一心,一定是十二有支之外的,不在流转生死当中的,《密严经》、《楞伽经》所说的这一个常住的藏识海,为一切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当中,清净、染污法之所依;乃至诸佛净土,都是依于这样子广大阿赖耶所修、所转依,而来熏习这个一切种子识的,一切种子功能是如何生成一切的三界六道乃至十法界的道理。这样子的清楚的《华严经》的经文、《楞伽经》的经文、《密严经》的经文,都告诉我们这一个阿赖耶识绝对不是方便施设,是真实之法,是必须要成佛实证的法。

那我们这里剩下最后时间,我们简单来讲,宗喀巴、月称、寂天他们在这一个应成中观对于唯识论师的八种问难里面,他们又说到了、他们也毁谤了,他们说小乘人也证得法无我;然而我们只要简单地引用刚刚同样是三部经里面的《楞伽经》,乃至《密严经》,我们就可以把他们破斥无疑。第一个《楞伽经》,《楞伽经》在魏译本里面,有讲到:“大慧!声闻辟支佛未证法无我。”这清清楚楚的经文;乃至唐译—实叉难陀所翻译—的《大乘入楞伽经》也讲到:【……声闻缘觉,无自般涅槃法故,我说一乘。……又彼未能除灭智障及业习气,未觉法无我……】(《大乘入楞伽经》卷3)然后再引用《密严经》,《密严经》有说到:【佛及诸佛子,能知法无我,……不知法无我,是说为声闻。】(《大乘密严经》卷3)这么清楚笃定的经文,而这一些《密严经》、《楞伽经》,也是他们所承认的,他们却是可以毁谤说:声闻人也可以知道法无我。

最后我们简单的用一句话来作结论,这一些论师——应成中观派论师,他们老是把龙树菩萨当为至高无上所依;然而龙树菩萨依于《楞伽经》所授记,不过是初地菩萨,初地菩萨所讲的,可能超过于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弥勒菩萨—所演说的唯识吗?从这个简单的例子,菩萨们应该可以了知,真正的成佛之道必定是三转法轮的唯识如来藏。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