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無密(四)活佛法王

第114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

延续上一个单元,我们说密宗有两个密:第一个是活佛转世,第二个是无上瑜伽即身成佛。上一个单元,我们已经根据无上瑜伽不能成佛,先把真正的成佛的入门的部分,简单来讲,单单以入门三归五戒,还有四种修,乃至依于四念处而来断我见,就已经足够把密宗的乐空双运无上瑜伽破斥了;那再下来的话,我们要再进一步地引用三乘菩提,乃至这个三转法轮,每一转法轮:从阿含,从般若,从这一个唯识如来藏,分别都来破斥、来证明无上瑜伽性交成佛术绝对不可能成佛。

这个单元一开始,我们要先来证成这一个大乘真的是佛所说。之所以要先证成这一点,是因为就如同《摄大乘论》,藏密自己也很推崇的世亲菩萨、无着菩萨兄弟,一个写论本、一个注解,在这个《摄大乘论》里面清楚地讲到:阿赖耶识是大王路;换句话说,声闻、缘觉是没有办法证知、证见这个阿赖耶识。以这个阿赖耶识,这个所谓的一切种子识,这个相应佛地要来一切种智具足的这一个一切种子识;因为二乘人没有实证,乃至对钝根的二乘人,他是定性的来讲的话,他连阿赖耶识这个名称未必都有听闻过。而《摄大乘论》里面清楚地告诉我们,大小乘的主要差别就在这一个阿赖耶识的证知不证知,乃至证知之后依之而转依于祂,而来修除烦恼障现行、习气种子;乃至来断除所知障,以至相应于法我执的这些无量无边一切种子的功能智慧——所谓的道种智,或是玄奘大师《大般若经》翻译的道相智,能够在诸地菩萨从初地到十地,地地之间证得;乃至到佛地具足圆满,对于这个一切种子识阿赖耶识所有功能的运作都能够圆满究竟了知,才叫作四智圆明、成就一切种智。

既然阿赖耶识的证知这么重要,阿赖耶识也是我们上一个单元所说的三自性里面的圆成实性心,这是真实、具足存在的不生不灭法。这个单元里面,我们就是要引用诸多的经典,包括藏密本身他们也信受、也承认是真经的《密严经》,有时候翻译成《厚严经》、《楞伽经》还有《华严经》,我们主要就依据这一个唯识里面有讲到的、引用的,来证成阿赖耶识的这个六经十一论。这里面的三部经是藏密,特别是喇嘛教格鲁派宗喀巴这一脉也承认的;我们就依据这样子的经典,乃至包括阿含部,阿含初转法轮部分的,还有般若的部分,我们再来破斥:为什么无上瑜伽性交术不能成佛!

首先,我们用最简单的来证成,为什么这个大乘佛经、大乘法必定是佛所说;要证明大乘是佛说很简单,我们只要在《阿含》里面举几个实际的例子:第一个,如果《阿含》就是全部的佛法,阿罗汉就是佛,那么在佛示现涅槃之后,不应该还需要结集经典。这个我们说过,因为阿罗汉就是佛啊!他所说的佛语就是佛经,还集结经典干嘛?这一点很清楚地破斥:阿罗汉不是佛!

我们也另外简单讲过了:《阿含经》里面清楚地记载有五事女人不能成就,包括世间的转轮圣王,包括欲界天的这个天帝释——所谓的玉皇上帝,包括他化自在天的魔王,乃至包括这一个大梵天王,乃至最重要的包括佛。这是《阿含经》清楚记载的:女人不能成佛。可是反过来讲,佛世的时侯,有没有阿罗汉比丘尼?有没有女众的阿罗汉?清楚是有。单单这么简单的,我们就可以破斥阿罗汉绝对不是佛!然后再加上去,我们之前又引用过,迦叶因为对于佛的制戒心有不满,结果事后还好,总算是阿罗汉,还是真实的圣人,托钵回来以后,洗钵手足之后,佛前顶礼;记得顶礼,阿罗汉必须向佛顶礼,很清楚地有尊、有卑。阿罗汉迦叶尊者跟佛顶礼之后,他自己说什么了?请记得,这是《阿含经》清楚记载的:“我愚、我痴。”迦叶尊者自称,跟佛说我自己很愚痴。请问有佛会自称自己愚痴吗?有佛还要跪着跟另外一尊佛忏悔道歉说“我很愚痴,犯了对您的过失”吗?

然后,乃至十大声闻弟子,各个有所谓的神通第一、智慧第一,所谓的戒律第一,所谓的密行第一……种种的第一;很清楚的弟子众这些阿罗汉,都是大阿罗汉之间彼此所证有高有低,然而诸佛所证同样都是无上,没有再比祂更上的无上究竟正等正觉,所谓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从这里有十大声闻弟子各个所证各有偏上,我们也可以知道:阿罗汉必定不是佛。然而清楚地翻遍《阿含经》,我们清楚地都知道根本没有告诉我们成佛之道,只告诉我们:如何依于三十七道品,乃至依于十因缘、十二因缘,而能够实证所谓的声闻阿罗汉或是说辟支佛。可是我们也可以在《阿含经》里面找到其他的证据,这后面会提到。我们就依于这样子的根基为一个基础,先来证成大乘必定是佛说,因为成佛之道没有在《阿含》之中演论,佛没有说;可是佛不可能说法不圆满,不可能说只有我能成佛,你们这些弟子、这些众生都只能当我的弟子,佛绝对没有像这个一神教那一些所谓的人格神,这一种我慢心,这样愚痴的一个想法。

既然大乘必定是佛所说,我们接下来再先从一个道理上来演证:我们刚刚说过大小乘最主要的差别,就在于如来藏阿赖耶识的证得与不证得。以这些应成中观派这些六识论者,他们最大的问题、执著,就在于他们否定不生不灭法阿赖耶识的存在;乃至于在这一个月称的《入中论》,寂天的《入菩萨行论》的第六地,乃至宗喀巴所针对这两部论所作的注解,很清楚地,他都专门在破当时的那一些唯识的论师。遗憾的是,当时的唯识论师,因为真正久学证悟的这些唯识论师已经逐渐凋零了,没有很清楚地留下记载,去破斥他们这一些微不足道,根本没有打中要害,因为也没有要害可以让他们去打中。他们在这所谓应成中观的这一个八难里面、八种问难里面,他清楚地:第一个就诽谤阿赖耶识,他们认为不需要阿赖耶识存在;换句话说,他们不认为需要建立一个不生不灭法。

然而以这样一个六识论者的一个观点,我们单单就理上来论证,如果一切法都只是有为法,不允许有一个不生不灭法,经典里面,包括他们所承认的《楞伽经》里面所说的“藏识海常住”,包括他们所承认的《厚严经》、《密严经》里面所说的“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祂是一个“自性清净心”,祂“同于涅槃”;这些他们承认的经典,佛语这么真实,他们却还可以诽谤说:第一个不需要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佛方便建立;然后他们又说:不需要有阿赖耶识能够受熏持种根身器,那个业力、这个业果的酬偿自然就能够成立。我们单单就阿含部分的这一个纯粹从道理上来论证,我们就可以破斥他们这一种诽谤不生不灭法的存在,完全是不如理、不如实的。

很简单,如果没有佛在这一个《阿含经》里面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这一个名色之外另外存立的一个识;这在《成唯识论》玄奘大师也有清楚地指出来:“识缘名色,名色缘识”这一个识,绝对不是七转识,因为七转识或是六识都已经含摄在名色的名里面了,这个当然也是引用《摄大乘论》,《摄大乘论释》里面世亲、无着菩萨,藏密也承认的这些大师的一个想法。然而,《阿含经》这么清楚的佛语,这一些应成中观的六识论者却还是要诽谤。那我们单单只根据说:如果是只有一切法只有生灭法;换句话说,只有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那么请问:“这一些二乘定性声闻人,他证入无余涅槃,把一切有为法,一切生灭法灭尽无余之后,证入无余涅槃了,所谓的【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大般涅槃经》卷3)那是不是阿罗汉就等同于断灭见外道?”

在《阿含经》里面,有一个焰摩迦比丘他抱持着一个错误的邪见,然后,最后还被舍利弗尊者所呵责。他认为阿罗汉死后,命终一无所有,所有的法都灭掉了。从舍利弗的呵斥,从这样子一个经文,乃至从其他相关于佛为阿难尊者的一个开示,讲说有一个入胎识;如果这一个入胎识祂不住胎的话,那这一个胎儿的名色就没有办法增长,很清楚的这一个入胎识,绝对也不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当中的法。所以我们说,这一个应成中观六识论者,他单单就道理上来讲,他否定了阿赖耶识之后,否定有一个涅槃本际之后,他就已经让自己陷入了断灭空的一个困境。

这是纯粹就道理来讲,因为有一些学者老是喜欢引用:欸!梵文讲了什么,梵文的经典说了什么,藏文的经典说了什么。说的好像是说,我们要研究佛法,如果不研究这些语言文字的话,那就没有办法来证得真实的三乘菩提。对于这样子的一个我慢贡高的这种学者的一个偏见,我们很简单地、我们不需要修学任何的语言,我们单单以自己的语言,我们只要知道五蕴、十八界是什么,我们就简单地:第一个,知道是有轮回;第二个,知道生灭法的分际就是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然后知道以这两个来推演第三个,无余涅槃是要断灭掉第二点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我们就要请问这些人:“既然有轮回,轮回所造作的善恶业不见得马上酬偿;既然这一个没有酬偿的种子,不可能凭空消失或是凭空存在,那请问:这些已经造作却还没有酬偿业果的这些业种,要储存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哪里?”宗喀巴、月称、寂天,他们只能说缘起性空,有说根本跟没说一样!乃至这一个阿罗汉,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既然涅槃是无余灭尽一切生灭法,那你们这一些应成中观六识论者,又不承认有一个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你们如何来解答这一个阿罗汉死后一切有为法灭尽了,却不是断灭空呢?很显然这是一个他们绝对没有办法解决的难题。

从道理上讲完之后,我们再分别依据这个三乘菩提各个法门的经教,我们再来更进一步地深细解说,为什么这些六识论者的无上瑜伽绝对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第一个,我们从这一个神通的证得—虽然我们说过了“神通度俗人,智慧度学人”—可是既然这无上瑜伽可以成佛,成佛的话必定不可能神通方面有任何的缺失;所以请观众菩萨们记得:我们这边引用神通并不是在强调神通;而是说你们既然自称可以即身成佛,你们都是转世活佛、都是法王,那具足神通应该是最基本的一个条件;是依于这样的观点,而来以这个经典里面所说的,包括二乘圣人有神通的部分,包括八地菩萨神通的部分,来破斥无上瑜伽能够成佛。乃至顺便破斥之前的这一些转世活佛,根本都是肉眼凡胎,全部都只是世俗君主跟这一个宗教派系之间利益纠葛,互相争夺农奴主,抢着当农奴主人跟他相应的这一些利益,纯粹的一个不如理的世俗凡夫;如同罗马梵谛冈这样一个教宗的传承,差别只是在他们不承认这一个教宗是另外一个教宗的转世化身。除此之外,本质上在剥夺人民、农民、或者农奴利益上,完全是等无二致。

我们先来看一下,在《菩萨念佛三昧经》里面有记载:舍利弗、目犍连、迦叶尊者这些阿罗汉能够怎么样?经文说能够:

以此三千大千世界内置口中,无一众生生觉知相。复次,阿难!我游梵天,发言音响遍闻大千。如是,阿难!我在佛前作师子吼,能以须弥内置口中,若经一劫,若过一劫。(《菩萨念佛三昧经》卷2)

这是声闻阿罗汉,三明六通的这些舍利弗、目犍连尊者他的神通,他能够把一个佛世界,示现这样子一个银河系这样的佛世界,把它放到自己的口中。请问:历代的达赖、历代的班禅、一切的藏密法王,哪一个能够作到?可能连他眼前的这一张桌子都没有办法放到口中,连眼前的这个麦克风都不能纳到他的口中了,何况是这一些。那我们之前为什么要引用,因为这一个是大乘佛经,很多人对于这一个大乘菩萨所证得的这样子的一个神通,产生很大的怀疑;乃至等而下之,去怀疑佛能不能右胁入胎、能不能右胁出胎?乃至怀疑佛真的有那样子的神通威德吗?所以,我们刚刚必须先证成大乘经真是佛所演说。

然后,这个大乘经的《菩萨念佛三昧经》之外,我们再来看看大家都很熟悉的《维摩诘所说经》卷2有说,维摩诘大士就是金粟如来,说了: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按:也就是等觉菩萨),断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轮着右掌中,掷过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众生不觉不知己之所往;又复还置本处,都不使人有往来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维摩诘所说经》卷2)

时间关系,我们不作深一步解释,其实也就跟刚刚的《菩萨念佛三昧经》所说的大意差不多。

这是一切达赖,所谓的能够虹光化身的,乃至生前也没有即身成佛,死后还要往生到兜率天内院,名称改名叫作吉祥藏以后才成佛,还要来听闻他们所诽谤的 弥勒菩萨来演说唯识,完全是颠倒想的宗喀巴;从上自宗喀巴,到他底下的弟子所转世化身的,美其名为转世活佛的,其实每一世都已经不是同一个有情众生了,这样子的达赖或班禅也好,就中有任何一个法王或活佛,能够作到这样境界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吗?很清楚都没有!可是请记得:这只是二乘声闻人的神通,这只是等觉菩萨的神通。连二乘声闻人、小乘的无学的神通,这样子的一个阿罗汉的神通都远远不及,而说他是即身成佛,而说他能够是转世的活佛,他是那个阿弥陀佛化身、是观世音菩萨化身、是不动佛的化身,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唐!

好,那我们再来讲到一个重要的一点:因为有一些修学藏密的人,他们认为这个无上瑜伽,不是一般根器的人,也不是一般所谓的喇嘛能够修学;他必须,譬如说有一种讲法,要具足八地菩萨以上的证量,他才能够修学无上瑜伽。问题来了!八地菩萨的证量到底是什么样的证量?一个八地菩萨,按照所有的显教经典来讲,我们都知道从初地到这一个七地满心,这是要成佛所要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第二个阿僧祇劫;第三个无量数劫,所谓的阿僧祇劫,是从八地满心一直到成佛为止。换句话说,八地菩萨离成佛还非常非常非常遥远。可是这样的八地菩萨,我们从经文里面来看看,他有怎么样子的一个神通威德智慧。我们再来比较看看,这个无上瑜伽,包括我们之前引用印顺所说的,达赖喇嘛为他的弟子作序所说的无上瑜伽的瓶灌、密灌、慧灌,乃至达赖喇嘛他自己所写的《修行的第一堂课》;再来跟宗喀巴,乃至跟所有的、不只是格鲁派的,这样子的一个所谓可以即身成佛的,所有的男女性交成佛术来作比对。请菩萨们以最简单的常识来想一想,请问:这一些境界,八地菩萨作不作得到?最简单的结论,八地菩萨不仅作得到,根本不屑于作!因为那根本是欲界凡夫的贪爱,相应于三界六道里面的三恶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的恶法。

八地菩萨的证量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简单地引用《八十华严经》来讲,在《八十华严经》的卷38有清楚的经文记载:八地菩萨在一念顷,他成为八地入地心之后,他一念之间所产生的智慧,还有这些能够造作的佛道所行的一个身口意业能够相应的功德,他所成就的,在一念之间,八地入地心之后,每一念之间所成就的这样子的一个功德,比照从初发心乃至到七地满心所修的种种的修行来作一个比较:八地菩萨入地心之后,与这一个从初发心修学到七地菩萨满心,两者相较,七地以前所修的所有的菩提道上的,不管是福德、智慧资粮,比诸于八地入地心之后每一剎那,菩萨们请记得,换句话说,前面两大阿僧祇劫所证得的,远不如你八地菩萨之后,一念念之间、剎那之间,所能够证得的;经文里面讲:百分不及一,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分亦不及一。佛有简单地解释:因为八地菩萨已经于相于土自在,他可以变化无量无边的化身,同时在无量佛国进行供养、听闻佛法,乃至度众生。这是为什么八地菩萨的殊胜远超过于七地之前的两大阿僧祇劫。

时间的关系,我们先演说到这里,下一个单元再继续从这个地方演说下去。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