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無密(三)正信佛教—四種修

第113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广论”。

延续着上一个单元,我们说过了密宗之所以自认为密高于显教,他把它分成两个密:第一个密就是转世活佛、转世化身;第二个就是无上瑜伽,他们可以即身成佛或是即生成佛。我们上个单元,已经引用了印顺,还有达赖他为他的弟子写的序,乃至他自己的著作《修行的第一堂课》,我们先在无上瑜伽这一个部分,可以即身成佛的部分,我们已经把这个所谓无上瑜伽,其实就是性交成佛术,这个已经把它盖棺论定了。那当然有一些对于密宗有一些情执,特别是一些对于欲界的五欲,对于财色名食睡比较有贪爱,换句话说,对于这些有为法比较割舍不下的一些修行者,他会比较相应密宗这样子的一个下劣的法门;可是又会自诩为自己是根器比较好,他会引用我们上个单元最后达赖喇嘛自己说的“是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能够来修行无上瑜伽”,所以他们的无上瑜伽不是所谓的性交成佛;他们不是性交,他们的无上瑜伽、他们的乐空双运,它只是一个手段而已,不能把它们视如凡夫的房中术啦!所谓类似黄帝那个《素女经》这种御女之术,道家都斥为荒唐的这样子的一个男女阴阳的和合,来为解脱的一个法门;然而事实又是如何呢?我们这个单元就要来揭发他们这一些不如理的辩解。

换句话说,上个单元是要来证明所谓的即身成佛—密宗的第二个密—真的就是“性交成佛术”。这个名词很不好听,不过很抱歉!我们上个单元也为菩萨们证明了,这是印顺法师所说;而印顺法师虽然是显教法师,可是他对于密宗的盖棺论定,因为他是从法尊法师,也就是翻译两部《广论》的法尊法师,那一边直接亲口问来、亲耳听来,所以他绝对也有权威性。除非您质疑法尊所翻译的这两本《广论》,要不然的话,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推翻,印顺确实有资格去作这样子的一个论定。

好,那回来我们这个单元主要的部分,我们要如何证成无上瑜伽这种性交成佛术,绝对不可能是成佛之道。我们简单先把正真的、真正正确无误的成佛之道,我们简单地来花一点点时间,来作一个简单的说明。一个众生要成佛必须遵循诸佛如来都是这样的施设,换句话说,你一定是三归、五戒,然后来修学戒、定、慧,所谓的四种修,然后再来断我见,再来明心,乃至来见性、过牢关,乃至在总相智、别相智具足之后,成为地上菩萨修学道种智或是道相智,然后在佛地的时候,四智圆明具足一切种智。

换句话说,我们在以前的单元,也曾经演说过真正的三归五戒,是必须要从您信受轮回,而且有正确地简择佛法当中确实是把轮回的原因、把解脱轮回的法门完全都解说正确无误,所以我才对佛法当中的三宝作真正的、正心诚意的、深心的、至诚心的一个三归依。我们之前曾经说过这其实是对于三自性,三自性这一个法门,其实已经完全贯穿您我从刚开始学佛乃至到成佛,都完全不离这个三自性;三自性:遍计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我们说遍计执性就是《金刚经》里面所说的“人、我、众生、寿者相”;那依他起性就是《金刚经》所说的: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我们又说过圆成实性心或者圆成实性,就是《金刚经》里面所说的: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在这一点,菩萨们应该很容易联想到,我们说过很多次的,禅宗六祖慧能就是依于这一个《金刚经》,而听闻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来证悟。他证悟之后所说的自性偈,所谓的: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他这样子的一首四句偈。他又在他的《六祖坛经》,在他即将要辞世的时候,我们这时候不说圆寂,因为圆寂其实是指佛,或是说至少是小乘的无学要证入涅槃的时候,圆满寂灭才能够说;对于一般来讲的话,这个圆寂两个字,是不应该随便使用的。就譬如上人,又譬如什么法王,这些名称其实我们使用上,都要非常小心,要不然是会犯上大妄语的嫌疑。

好,我们拉回来讲。六祖在要辞世之前,他对他的弟子众清楚地讲到,当初自五祖为他讲说《金刚经》的时候,所证悟的那一个自性这个清净心,这个不生灭心,能生万法的这一个本心自性,他说了:自性能含万法,名含藏识。那我们从《金刚经》把三自性讲清楚;又依于《金刚经》证悟的六祖,也为我们证明了他所悟的自性,也就是那个圆成实性心—这一个不可以色相见,不可以音声求的法身佛—真正的如来,所以“若以色见我,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的;不能依于五阴十二处十八界,而去指称、而去说祂就是十八界生灭法中,某一物的这个真实的法身佛,祂真的就是三转法轮唯识所说的如来藏,也是演说三自性的《解深密经》里面所说的圆成实性心。而依于这个圆成实性心,也就是不生不灭法,佛讲对了!佛把圆成实性心,把这一个不生不灭法讲对了!佛也告诉我们众生轮回的原因,就是在这一个圆成实性心,这一个涅槃如来藏真实心,祂具足能出生万法的功能,祂能出生万法的功能就是所谓的依他起性、五蕴十八界。

众生却在五蕴十八界“如梦幻泡影”的这些有为法,依他而起、有生有灭的这一个;本身严格来讲,若抛开跟这个贪瞋痴相应,这个有为法本身,它纯粹只是一个功能,是一个如来藏祂的功能;功能不能讲好或不好,就跟刀子可以杀人就不好,刀子可以来治病当手术刀那就好,纯粹就依他起性来讲,如果我们撇开众生在上面加上去的“人、我、众生、寿者相”,这个依他起性是非善、非恶的。然而 世尊告诉我们:【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在《密严经》里面也告诉我们: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之法,诸法之所依。这都告诉我们了这个含藏识,这个阿赖耶识,这个如来藏,这个圆成实性心,祂能够圆满成就诸法。就如同六祖在自性偈里面,所描述的前面四个无漏无为性,乃至最后一个能生万法的无漏有为性;具足无漏的有为性与无漏的无为性,这样一个圆成实性心,据祂的无漏有为性而建立了清净分的这个依他起性。

然而很不幸地,众生由于无始劫来的我执、法执,而在这一个依他起性的运作上面,必定马上跟着、就随着意根、意识的这个六七因中转,这两个相应人我执、法我执的“遍计执性”心上面,马上就建立了遍计执相:人、我、众生、寿者相。我们曾经举过一个例子,这个如来藏祂的妙真如性,犹如这一个麻绳,构成这一个麻绳,这个依他起性这个麻绳,祂内中就里的实质,这些麻的本质——依麻,依如来藏的众多的这一个功能性,而组成的五阴十八界,乃至种种法。绳子有大、有粗,可是绳子是绳子,是依圆成实性心—真如—妙真如性所呈现。可是,众生看到绳子却只看到蛇,马上建立了在五阴十八界上面,建立了遍计执性,落于人、我、众生、寿者相,这是众生轮回的根本。因为佛把这不生不灭法讲对了!祂不像一神教,建立它的不生不灭法——上帝是道路,阿拉是全知全能;可是这些一神教永远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全知全能而人世间还有这些灾乱?为什么众生各个有不同的遭遇?为什么有些人行善却早夭暴毙?为什么有些人造恶,却是能够活得福寿双全?那后来一些一神教的话,摘用了一些哲学里面的一个辩论,又冠上去了所谓的自由意志,认为说是上帝给的自由意志,而人类依于自由意志而造恶,所以不属于上帝的过失。现在问题来了,有一些疾病或是说战乱,根本不是人类的自由意志造成的。

譬如说一些天灾,这跟人类自由意志有何关系?更何况,如果上帝真的是他们所描述的全知全能,那上帝要给人类自由意志之前,应该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啦!上帝明明知道给了自由意志以后,人类会造恶,那为什么还要给人类自由意志呢?反过来讲,如果上帝给人类自由意志之前,他不知道人会造恶,而这些恶果必须人类来自己承担,不能责怪上帝;如果是这样子,那上帝很清楚的就不是全知啊!所以这些一神教,他们根本就把这个不生不灭法完全讲错,建立一个人格化的造物主,这一开始就已经是完全落入了这样子一个众生的遍计执性。

好,我们讲回来,真正的佛法的修学,是因为你信受轮回;又因为你简择之后,你正确地简择只有佛法,只有诸佛如来,把这一个不生不灭法,这一个离开五阴十八界,却又能够出生五阴十八界,这一个在《楞伽经》所谓的“藏识海常住”,而诸转识乃至诸多其他的生灭法,却如同这个常住的藏识大海所出现的波浪,浪不离海、海不离浪,可是波浪不等于是大海,大海不等于是波浪,我们时时刻刻所出生的一切生灭法,从来都没有离开如来藏的剎那的这样子的一个执受与出生。不像说一神教的话,有时候会说上帝出生了以后的话,那您问问看:您是你妈妈生的,还是上帝生的?很显然地,他们是没有办法解释这样子的一个现象。那如果您不是上帝生的,表示还有其他的法,有别于上帝而能够出生某一些法,那上帝怎么能说是全知全能呢?怎么能够说能够普遍的管到一切呢?可是如来藏呢,却是时时刻刻都支撑着我们五阴十八界一切法的剎那生、剎那灭,我们从来都没有离开受熏持种的这个如来藏。一个总结,因为佛把三自性讲对了!把不生不灭法讲对,当然也就把生灭法讲对。

反过来讲,如果一些宗教哲学把生灭法讲错,必定也把不生不灭法讲错;或是反过来讲,把不生不灭法讲错,譬如说刚刚所说的,建立一个人格化的造物主全知全能,讲错了!他必定也把这个轮回的因,众生轮回的因,乃至呈现的果报各个不同,为什么在这世看起来,这个善人是个好人却不长命,而这一世看起来这个祸害却能够活千年呢?这个道理以佛法来解释很简单:因为众生出生在这欲界的人,都是有善、有恶,善恶参半,依于因缘成熟前后不同,自然呈现果报不同;可是必定果报储存在如来藏当中,因缘成熟的时候,自然会如实的兑现。没有人能够离开这个以如来藏而说的这样子的因果律,因为正真的佛法,必定三自性讲对;而只有佛把三自性讲对,所以我们依佛所说的这个三自性,而来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我们不归依外道,并不是对于外道起了这样子轻蔑想,因为佛也说过一切众生,皆曾互为父母兄弟姊妹;我们对于外道的邪见,我们是绝对不接受,可是对于那些曾经互为父母兄弟姊妹,现在却是沦落到外道见,去修学这种外道法的过去世,乃至甚至是未来世有缘的父母兄弟姊妹,我们不能生起轻嫌之想。我们有说过:我们是灭外道见,可是我们不灭外道。

好,回来我们刚刚说的三自性。三自性之后,三归之后,我们说过了三归之后,为什么要五戒?因为信受轮回;轮回是在三界六道轮回——在欲界、色界、无色界。欲界的法,欲界的烦恼、的系缚、的解脱,必定是您我在找到真实的佛法—三乘菩提之后—第一个要入门的一个方向。因为就是要找,信受轮回,有轮回、信受轮回真的是苦;我找到轮回的法了,正确地找到了佛法,因为佛把三自性讲对,而其他任何有情都没有讲对,那我当然只跟从这一个正确的方向;跟从正确方向,别忘了你的本衷,你的初衷是为了要解除轮回的苦。轮回既然是在三界,三界当中一楼、二楼、三楼——欲界、色界、无色界,你当然要先从这个欲界,第一层楼入门而来修学;欲界的烦恼表现为财色名食睡,相对于财色名食睡,就是杀盗淫妄酒。这个以前的单元我们说过,节省时间我们就简单带过。

三归五戒之后,我们就要针对了由戒而来生定,由定而要来生慧。在这一个人、我、众生、寿者相上,烦恼众多的,还没有经过五停心观能够系缚住自己的心猿意马,初分的定力之前的修学佛法的众生,很简单地,必定一定要先在这个人、我、众生、寿者相上,从相上去能够遵守戒律;从最简单的五戒,乃至以后的这一个优婆塞戒、优婆夷的戒律,乃至出家的这个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尼、沙弥、沙弥尼戒,乃至至高无上的成佛的千佛大戒——菩萨戒,种种的增上都只是让我们先要在这一个根尘触的当下,在我们还习气很浊重的时候,还落于取相为真、执梦为实的时候,先要能够摄心为戒,不要往外缘,不要把外境当真,不要取人、我、众生、寿者相,而开始当起了这样子的导演、编剧,而一世又一世地堕落于这一个三界六道轮回的这个生死大海当中,没有办法出离。

然而这样子的四种修,依于这样的戒之后,而要来修五停心观。我们说过正觉讲堂就是以这个无相念佛来相对于五停心观。五停心观之后,因为您对于这样的基本上的话,能够不取这个人我众生寿者相,乐于守佛所制下的戒;然后您慢慢地要依于四念处,而来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而依于这样的顺序,能够在观身不净——观五根身不净;所以五根既然不净,五根触五尘产生的三种觉受,五俱意识相应的这样子的三种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也必定终归是苦。然后观身不净、观受是苦之后,然后再来前面都是意识的外所取与内所取;最后在观心无常的阶段,能够因为已经观身不净了,对于五根身不爱乐了,所以五根触五尘的当下,乐于往内缘,而住于清净的忆佛念。然后以这样子的观身不净来断身见,之后又以观受是苦来联络后面能取的意识心,乃至前面的往外攀缘五尘的五根身,这样子一个颠倒的贪爱执著;再灭掉诸受上面无始劫来习气,太过于攀缘的对于诸受的爱乐这样子的一个习气之后,最后你终于能够断了身见,断了对于这个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的颠倒,以苦为乐的颠倒。最后,你才能够在观心无常的阶段,反缘这一个能取的意识心,这个取五根身而建立身见,这个取种种的受而来建立它是快乐,而导致众生轮回、以苦为乐这样颠倒的这个能取的意识心,本身才正是我们要断除轮回的一个根本的入门;换句话说,三乘菩提皆以断我见为入门。

那延续到我们前面的单元跟这一个单元,我们简单地,虽然是简单可是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我们来比对一下而来作为下一个单元一个起始。佛法当中断我见,只不过是三乘菩提真正修学佛法,要来解脱三界六道轮回之苦的入门而已。然而,单单仅以这个最入门的四念处,来检验喇嘛的这一些无上瑜伽、性交成佛术,所谓的乐空双运,那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来证之:它连这最基本的检验都没有办法通过。佛说观身不净,虽然说菩萨观身不净,并不是要来跟声闻人一样,断绝自己五根身,要来舍弃这个色身;因为菩萨还是要一世又一世,取得这个五根身为道器,只是不依于五根身这上面的颠倒,而建立了对于五尘境界相的贪爱执著,所谓的落于人我众生寿者相。可是菩萨洗完小孩子身上的脏污,把脏污连洗澡水丢掉,菩萨是要留下这一个婴儿,好像一个菩提树的种子,要慢慢以福德、智慧资粮,以这个三无漏学戒、定、慧,来把这个小孩子养大而成为菩提树,这是一个正确的修学方式。

反过来讲,喇嘛的第一个观身不净,他却是落于《楞严经》里面,佛预先所破斥的,以男女二根为成佛的秘密。三十六相来观身不净,三十六相里面内相、中相、外相,很清楚地就已经告诉我们红、白菩提,也就是所谓的赤白、二痰,是污垢不净之物,喇嘛却把它们建立为清净的、成佛的所谓秘密灌顶,所要用的一个神圣的灌顶之物。除了这个五根身不净之外,那观受是苦,喇嘛们却要住于依上师有不净的五根身,依明妃有不净的五根身,而行这一个无上瑜伽、男女的性交成佛术,而来住于观受是苦——佛在四念处所破斥的观受是苦,而来缘于五根触五尘,来学习这些真实就是印顺所说的这一个房中术、御女术,即使他们再怎么样子的辩解,都没有办法摆脱这样子的一个盖棺论定。

“观身不净”,喇嘛们却是以这一个勇父啊、明妃这男女二根,为成佛菩提之路;“观受是苦”,可是喇嘛们却把无上瑜伽里面的意识心能够领受高潮的快乐,因为之前又修学过所谓的藏密的这些气功,能够忍精不漏,能够一直住在这一个男女的性高潮,美其名叫作等至。这简直是对于所谓禅定的等引、等持、等至最大的诬蔑,色界天人根本不行淫欲的,色界天人没有所谓男女二根相交而有的快乐感受。喇嘛们的无上瑜伽性交成佛术,时间的关系,我们简单的就只以四念处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这两项来检验;更不用提后面的观心无常,它还以意识为我而来取明妃相、勇父相,乃至以意识为我而来领受这样子的乐受,这完全都已经背离了最基本的三乘菩提入门的断我见、四念处。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