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无密(二)即身成佛—房中术

第112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

我们延续上一个单元,要继续来演说关于密宗之所以称为“密”,它主要就两个密:第一个转世活佛,第二个即身成佛。关于转世成佛,因为篇幅所限,我们上一次讲得有一些匆促,不过简单提醒菩萨们一下,所有的转世活佛这样子政治利益的纠葛,乃至这样子的九世到十二世喇嘛的早夭暴毙,乃至这个藏巴汗禁止了第四世达赖转世为五世达赖;从这些种种的事实,我们都可以知道这些所谓的活佛转世,都是世俗君主赐给这一些所谓的藏密喇嘛这些修行人的封号。达赖或是班禅,乃至随后其他各个宗派的活佛转世系统,全部都是世俗君主而来封诰,来赐给他们这样子的一个所谓的神圣的一个封号。问题是,这一些世俗的君主,他有任何佛法的证量吗?他有资格来认定谁是活佛?谁能转世吗?那这一种的认证的方式,其中很荒谬程度,应该是稍微具备一个普通常识的人,不需要所谓要修学密宗必须要很甚深的、很殊胜的根器才能够理解。

那我们再来继续这一个单元,我们说密宗之所以称为“密”:第一个,它是转世化身——转世的活佛;第二个,就是无上瑜伽,即身成佛。那藏密认为他们的无上瑜伽,可以让这一些密宗的修行人一世之间成就佛道;那我们先简单的一个总论来破斥这种讲法:简单来说,《广论》的作者宗喀巴,他有即身成佛吗?很显然的,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宗喀巴死了之后,还要往生兜率天去听闻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说法;而且呢,他以后才成佛,成佛的时候才叫作狮子吼佛,在那之前他都还要在这个 弥勒佛的座下,来听闻 弥勒尊佛所演说的唯识。可是最妙的是,宗喀巴这一脉相承的应成中观,上至宗喀巴之前的月称(写作《入中论》的月称论师),乃至月称之后的写作《入菩萨行论》的寂天论师,乃至宗喀巴自身所谓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乃至所谓的、他注解的、寂天的《入菩萨行论》,他们一脉相传的,都是在毁谤、否认唯识的正理。最可笑的就是,这样的宗喀巴却是死后,却要上生到 弥勒尊佛—当来下生弥勒尊佛—现在所处的兜率内院,去听闻 弥勒菩萨说法。那单单从这一点,我们很简单的就知道了,这个所谓的无上瑜伽,连最被推崇、被认为是藏密第二佛的宗喀巴,他都没有办法即身成佛了;宗喀巴以下,这个宗喀巴的弟子,号称转世化身的这一些,不管是达赖或者是班禅,又怎么可能能够即身成佛呢?

好,那一个总纲,我们先摆在这里。我们这一个单元,要依据把这一个无上瑜伽这样子的一个即身成佛,第一个依于显教的印顺法师,他的著作当中所描述的部分,我们来破斥、来验证说:所谓的“无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术”。这样一个名称很难听,不过很抱歉!这是印顺法师的一个定论,我们并没有添加任何的一个诬蔑。那印顺之后的话,我们直接就来举十四世达赖喇嘛,从他的著作与他的演说当中,来证明他们所谓的“即身成佛”、 “无上瑜伽”,确实就是男女性交成佛之术。在这之后的话,下一个单元我们再来破斥:为什么性交成佛术不能成佛?

好,我们现在先来引述印顺法师他关于这个藏密无上瑜伽的一个断定。我们根据的话,主要是根据印顺法师在他的两本著作,虽然都是同样的内容,不过这两本著作分别是:第一个,《以佛法研究佛法》的第四章〈密教之兴与佛教之灭〉;还有他另一部著作,《印度之佛教》第十七章〈密教之兴与佛教之灭〉,这个内容几乎是完全大同小异的。我们简单地看看,印顺他在这上面所引用的这两本著作里面,他清楚地指出来了:“无上瑜伽”其实就是“性交成佛术”这样的一个本质。

我们来念念印顺这个著作里面,他是怎么样来描述的,在《以佛法研究佛法》第四章〈密教之兴与佛教之灭〉在第148页,这是一个提纲挈领的总要,印顺法师说:“然以性交为成佛之妙方便,则唯密乘有之。”(《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页148)刚刚我们说过了,我们把这个无上瑜伽定义为性交成佛术,并不是我们的独创,而是印顺法师在他的著作当中,就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了:“以性交为成佛之妙方便,唯密乘有之。”他在相邻的149页,又有说到了:

无上瑜伽者以欲乐为妙道,既以金刚莲华美生殖器,又以女子为明妃,女阴为婆伽曼陀罗,以性交为入定,以男精女血为赤白二菩提心,以精且出而久持不出所生之乐触为大乐。

重点来了:

外眩佛教之名,内实与御女术同。凡学密者必先经灌顶,其中有“密灌顶”、“慧灌顶”,即授受此法者也。其法,为弟子者,先得一清净之明妃,引至坛场。弟子以布遮目,以裸体明妃供养于师长。师偕明妃至幕后,实行和合之大定,弟子在外静听之。毕,上师偕明妃至幕前,以男精女血(甘露)即所谓“菩提心”者,置弟子舌端。据谓弟子此时,触舌舌乐,及喉喉乐,能引生大乐云。以尝师长授与之秘密甘露,名“密灌顶”。

尝了这样子的密灌顶的男女,就是上师与明妃的分泌物之后:

尝甘露味已,去弟子之遮目布。为师者以明妃赐与弟子,指明妃之“婆伽”(也就是那个女人的性器)而训弟子曰:此汝成佛之道场,成佛应于此中求之。并剀切诲以一切,令其与明妃(智慧)入定,引生大乐,此即“慧灌顶”。《欢喜金刚》云:“智慧满十六,以手相抱持,铃、杵正和合,阿阇黎灌顶”,即此也。经此灌顶已,弟子乃得修无上瑜伽,其明妃可多至九人云。(《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页149-150)

请记得!我们上面所说的,并不是 平实导师《狂密与真密》的内容,纯粹是印顺—印顺这一个被尊称为在台湾四大山头共同尊称为佛法的导师—这一个印顺。那有人或许会质疑说:“印顺他是显教的法师啊!他讲的话,关于密宗的评论,怎么能够说得准呢?”我们这里要简单地说一下,印顺上面的对于密宗的评论,之所以有可信度,重点在于他跟这一个两部《广论》,把它从藏文翻译成汉文的这样一个汉译的法师,也就是法尊法师的关系;可以从这一点,我们来说印顺刚刚所谓的“无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术”,是绝对其来有自,而且有其绝对的权威性。因为很简单,这一个断定是从印顺法师那里写出来,可是却是印顺从法尊法师,也就是两部《广论》,包括《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这一个翻译者——法尊那里亲耳听闻。

我们来看一下,这一个印顺的著作,《平凡的一生》第五章,在〈最难得的八年〉里面,印顺有说到了:

最难得的八年(二十七年七月到三十五年三月),为我出家生活史中最有意义的八年,决定我未来一切的八年。(《平凡的一生》重订本,印顺文教基金会,页22)

在四川(二十七—三十五年),我有最殊胜的因缘:见到了法尊法师,遇到了几位学友。对我的思想,对我未来的一切,都有最重要的意义!(《平凡的一生》重订本,印顺文教基金会,页26)

这里其实就已经,印顺为我们证明了,平实导师一直评斥那个印顺的话:继承了宗喀巴的应成中观见。那从印顺自己的这个《平凡的一生》,自己的自传中这个第五章,这个〈最难得的八年〉,我们可以知道:他把他从法尊那里习得的这个宗喀巴应成中观邪见,从两部《广论》,特别是《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部分,应成中观这样子的缘起性空,六识论的缘起性空邪见,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一个应成中观派的修行者。

那这底下,刚刚那一段的底下,这个部分的话,我们可以提醒菩萨们,您无妨可以把它跟这一个达赖喇嘛,也就是我们待会儿后面要来描述的、要来引用的,这一个达赖喇嘛他的,算是学生所写作的这一部叫作《六座上师瑜伽念修教授》,十四世达赖喇嘛有为他作序。这一本数据是从我们讲堂某位吕师兄那里得来,在这里面的话,达赖他也亲自在这一本书的第205页,我们可以简单念诵一下,来比对刚刚印顺他因为在注解,应该说是注解哦!印顺因为受法尊之托,他有帮他、替他所翻译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有帮他润稿、润色,让文章念起来比较通顺。那身为显教法师,印顺当然不太了解这些所谓的莲花啦、金刚啦,这些背后的真正的意义,所以他只要有疑问,就请教法尊法师;所以我们才说:刚刚印顺对于这个“无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术”的论定,绝对是有他的权威性,因为这是直接从法尊法师那里问来的、得来的。那印顺的部分,时间的关系,我们先简单把它这样子带过。

我们来讲第一个部分,直接引用达赖喇嘛所许可的,他的弟子所著作的,我们刚刚说的这一本《吉祥时轮六座上师瑜伽念修教授》,请观众菩萨们,无妨跟刚刚印顺的,我们念的那一大段的,来作一个比对。在这一本书的,请记得:虽然不是达赖(十四世达赖)亲手著作,可是他却有写序;而且作者,在这一个作者的自序当中,他自己也有承认他这个法是直接承袭自达赖喇嘛(十四世达赖喇嘛);换句话说,达赖喇嘛自己也有修这个法。

好,那我们看看这一本书的第205页,这个所谓的高上宝瓶灌顶。这个宝瓶灌顶,就是刚刚印顺法师的著作,我们念过有讲到“瓶灌”、“密灌”、“智慧灌”、 “名词灌”;这样一个瓶灌,这个宝瓶,可不是一般我们错误地以为的,这个印度古代的话,太子要来继承王位,有一个宝瓶来灌顶,来表达说是这样子的一个父子相承;并不是那样子一个真正的宝瓶,装载一个真正清净的水的,那样的一个仪式。达赖喇嘛为他写序的这一本书里面的这205页,它清楚地讲到了:

此时,行者以“金刚身”之相抚触明妃乳房,拥抱其身,由此引发大贪溶化白菩提,生起大乐。由行者由大乐转缘空性,缘此乐空觉受而得“宝瓶灌顶”。此位灌顶并未真实使用宝瓶授灌,然因明妃乳房犹如盛乳瓶器,故名“宝瓶灌顶”。(《吉祥时轮六座上师瑜伽念修教授》,盘逸有限公司,页205-206)

好,宝瓶灌顶之后,瓶灌之后所谓的密灌,那何谓密灌呢?“上师与明妃等入双运”,就是同时进入所谓的性高潮,然后:

上师先取一滴白菩提心置于弟子口中,然后明妃亦取一滴红菩提心置于弟子口中,行者由受用本尊父母密物,得见明妃的莲花(就是她的性器官),由此而引生大贪,由大贪喜乐,溶化白菩提心引发大乐专修空性,由此而得“秘密灌顶”。(《吉祥时轮六座上师瑜伽念修教授》,盘逸有限公司,页206)

换句话说,这里的秘密灌顶就是:上师与明妃的秘密的分泌物。那菩萨们如果对于白菩提、红菩提,它所谓的其实就是精液或是说女人分泌的淫液的话,有什么疑问的话,那您无妨直接也去参考这一本书的第378页,清清楚楚的证据就写在眼前。

好,那我们从这样子的印顺,还有这样子达赖喇嘛本身的著作,我们都可以清楚地知道,平实导师一直以来,有别于台湾的四大山头而清楚地指斥出:这一个密宗的双身修法绝对不是佛教。而应成中观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它不仅是引用了这一个印度派末流的这样的性力派轮座杂交为成佛之道;乃至达赖、宗喀巴之上的寂天,乃至月称他们全部都是六识论者,他们都是以乐空双运当中,住在于这一个快乐感受当中的意识心,它本身无形无相,所以既有空性又有乐触;而以这样子六识相应的境界,完全违背于佛所说的这样子的单单最基本的佛法。所谓的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连基本入门的这样的四念处,要来让这个三乘菩提最基本的断我见所需要要求的,对于身受心法四念处的观行,他们都已经远远地违背了,当然后面我们下一个单元会提到。

既然我们这个单元,已经证明了“无上瑜伽”确实就是性交成佛术,依达赖本身的著作,乃至刚刚写的序,乃至依于印顺本身,他在这一个所谓的《印度的佛教》,还有在《以佛法研究佛法》这两个相同的章节〈密教之兴与佛教之灭〉,这些种种的证据都可以证明,虽然印顺他没有,他否定了无上瑜伽,可是很不幸的,印顺却继承了这样子的宗喀巴一脉相传下来的应成中观见。那最后的话,我们刚刚是引用了印顺,还有达赖写作的序,来为他的这一个弟子或是侍者,来证明他的权威性。

我们剩余的时间,无妨就以达赖自己本身的,所谓的《修行的第一堂课》,在这《修行的第一堂课》内容,更是非常赤裸裸的,直接地就以这样子的“以性做为道路”当作标题。在达赖的这一本《修行的第一堂课》的第177页,它的标题叫作〈以性做为道路〉,达赖喇嘛怎么说:

对于佛教徒来说,倘若修行者有着坚定的智慧和慈悲,则可以运用性交在修行的道上,因为这可以引发意识的强大专注力,目的是为了要彰显与延长心更深刻的层面,为的是要把力量用在强化空性领悟上。否则仅仅只是性交,与心灵修行完全无关。

他后面又说:

在修行道上已达到很高程度的瑜伽行者,是完全有资格进行双修,而具有这样能力的出家人是可以维持住他的戒律。

这是达赖自己的荒唐语,乃至他在其后又讲到了:

这样修行者不但能够将肉和美酒做为心灵用途,甚至能将人类的粪便和尿做为灵性的用途;瑜伽行者的禅定将这一切转化为真正的甘露。(《修行的第一堂课》,先觉出版股份有限公司,页177-178)

达赖荒荒唐唐地在他自己的著作,这样子的为他所修学的无上瑜伽,作这样子的一个保证。

这边也验证了一般世俗凡夫,很容易被这样子的一个冠冕堂皇讲法所迷惑,认为是根器甚深的密宗修行者,先要把显教的法都修行好了,才有资格修行密宗,或者说必须证量非常高了;乃至甚至有荒唐地来指说,我们是八地菩萨的话,才有资格来修学无上瑜伽。因为八地菩萨的话,证量很高了,根器很好了,所以修学无上瑜伽,他没有所谓的犯戒的问题。所以密宗的法,这样无上瑜伽的性交成佛术,并不是其他的修学佛法,特别是显教的法师或显教的居士,或是简单来讲,并不是正觉同修会 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当中所指斥的,是印度教的末流、不入流的那些以轮座杂交,来证得菩提、证得解脱的方法。

甚至最近的话,还有一些居士的话来演说:这一个其实在很早以前,早在印度教的性力派的末流之前,其实就有一些佛经存在,而可以证成说“无上瑜伽”这个性交成佛之术,其实是 释迦牟尼佛祂的法身佛所演说;所以一般学佛人,不应该对于“无上瑜伽”这个性交成佛术,把它直接指斥为是世俗凡夫贪爱肉欲,享受性高潮快乐的不入流的一个修行方式。对于他们密宗行者来讲,他们具备了所谓的种种的修炼,他们能够忍精不漏,因为他们修学拙火,他们修学九节佛风,他们有这样子的对于三脉七轮的观想;他们有所谓的这些藏密喇嘛教的气功,所以他们的无上瑜伽看似性交,实际上不是世俗凡夫的性交。这样子的辩词,是不是能够为他们来解脱这样子的一个恶名呢?我们无妨就到下一个单元,再针对这个部分来解说。

好,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解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