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从大悲心生

第107集
由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

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乗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接下来,我们继续请圣 弥勒菩萨为我们开示“如何才是菩萨的大悲愿行”,同时也将举出《广论》中,以小缘小悲取代为大乘佛法的大悲心邪见。

《瑜伽师地论》卷44:

于所缘猛利作意而发起故,谓诸菩萨由是作意悲所执持,为息有情众苦因缘,尚能弃舍百千身命,况一身命及以资财?于一切种治罚大苦,为诸有情悉能堪忍。

圣 弥勒菩萨为我们开示说,由于菩萨从明心证悟的第七住位开始,他观察有情的诸苦都是缘于他所证的这个甚深微细难了的第八识心所生所显,由于这样的智慧,所以生起了悲心,想要救护众生远远地离开种种的苦痛,而且要经由长劫不断地熏习长养发起了猛利的悲心这样的作意。由于菩萨被这样的猛利的“作意悲”所执持的缘故,所以菩萨可以不求名利;也不是为了求名利、只是为了息灭有情的种种痛苦生起的因缘,所以作了对众生种种有利益的事情,而且这种利益众生的事情,菩萨是一世又一世地去作。在这过程中,菩萨不断地舍弃世世所获得的种种资财,乃至舍身舍命也都会去作这些利益众生的事。在这个救护利益众生远离诸苦的过程中,往往还会被众生恶口毁谤乃至喊打、喊杀,这些都是因为众生的无明、邪见、贪爱等烦恼所生起的种种恶心恶行,而加诸于菩萨身上的一切种治罚大苦,菩萨都能够堪忍啊!因为菩萨能够行于这种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菩萨行。

所以从上述圣 弥勒菩萨为我们开示的菩萨大悲愿行中,我们就应该知道,真正有大悲心的菩萨,不会看到众生被邪见误导,却眼睁睁地视而不见、不管、不顾,就这么放任着众生随着邪见去造下种种下堕三途的恶业;悲心菩萨反而会因为这个作意悲所执持的缘故,如果看到众生被邪见所误导,将来会下堕到三恶道中,就会很努力地去救护众生远离邪见,将导众生回归佛法的正路。这就如同 平实导师一本又一本的佛法正论书籍不断地问世,至今已经超过一百本了,座下的弟子们追随学习 平实导师的慈悲心,也有数十本的佛法正知见书籍出版。但是因为众生的第八识心中还是含藏着无量无边的佛法邪知邪见,这些众生心中错误的佛法知见,不仅会让众生一世学佛徒劳无功、毫无所获,其中严重者,譬如宗喀巴所写的《广论》,更会让人误入假藏传佛教,随着论中的邪说造下邪淫、大妄语等大恶业,来世不免下堕三恶道中,求出无期啊!

菩萨由于心中的作意悲所执持的缘故,为了息灭有情未来生起下堕三恶道等众苦的因缘,因此不休息的为众生不断地说明佛法的正论、正知见,很努力地去救护众生远离邪见,导护众生回归佛法的正道,这个救护众生的作意是非常猛利的。譬如宗喀巴说:

无上瑜伽正所化机,谓如前说已修共道净治相续大乘种性。是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由大悲心发动意故,成就猛利欲乐急愿成佛,欲入无上瑜伽法门速疾成佛,必须无倒了知续义,善学二种次第及诸密行。(《密宗道次第广论》卷6)

平实导师为了让大众明白宗喀巴隐含在这其中的邪说,所以在《狂密与真密》中开示说:

密宗说:若人闻此男女合修之淫乐修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不生怀疑、立即信受奉行者,即是无上瑜伽法门之“正所化机”,说如是人为“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是故唯有“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方能信受及修学此双身法,是故此男女交合之无上瑜伽淫乐修法,乃是密宗等“大根性者”之修学法门。(《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559。)

所以日常法师广论班中的学人,若是被宗喀巴《广论》中的邪说所误导,误以为男女双修的淫乐修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不生怀疑、信受奉行者,就会成为无上瑜伽法门的“正所化机”之人;这个无上瑜伽“正所化机”之人,就是喇嘛教中的“大根性者”。说浅白一点,就是原本广论班的学人,本来不是修习无上瑜伽的大根性者,但是因为熏习了《广论》中的邪说,就会被《广论》中的邪见所转变,成为修习喇嘛教中无上瑜伽邪淫法的大根性者。

对于这类无上瑜伽的大根性者,不论今世是否去修习邪淫的无上瑜伽,佛早就已经授记说:快的话九世,最慢也就一百世,一定会去实修无上瑜伽的双身邪淫之法,最后只能下堕到无间地狱。如《楞严经》卷9中,佛云:

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觉知;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9)

所以菩萨为了救护众生,免于被喇嘛教邪说所误导,以息灭有情未来下堕地狱等众苦因缘,就会不断地向大众说明喇嘛教无上瑜伽的实质内容,就是佛在《楞严经》中开示的:“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却自言成就无上道的邪说,最后必将堕入无间地狱。藉以将导众生回归佛法正路,让众生知道要以 世尊的三宝为依归,以息灭有情生起未来下堕三途的众苦因缘。

菩萨为何能够如此不畏诸苦地救护众生?圣 弥勒菩萨开示说,都是由于这样的悲心菩萨:“于所缘猛利作意而发起故,谓诸菩萨由是作意悲所执持。”(《瑜伽师地论》卷44)这就是说,由于悲心菩萨救护众生的作意是非常猛利的,所以当他看到众生被《广论》等邪说所误导,就一定会出来破邪显正、救护众生;虽然明知在这破邪显正的过程中,一定会面临来自众生的一切种类的反抗治罚,譬如 平实导师曾被人无根毁谤,乃至有人希望透过司法的方式,抵制及治罚 平实导师破邪显正的菩萨正行。所以说菩萨看到众生被邪见所误导,即将有今世及未来世的各种苦痛生起,悲心菩萨因为缘于这众生的苦,就会发起猛利的菩萨悲心而来破邪显正、救护众生;虽然在这救护众生的过程中,明明知道种种加诸于菩萨自身上的痛苦会很多,但菩萨不会因为这些艰难苦楚就遭受到打击而退缩,这都是因为菩萨看到众生的种种苦,发起猛利的菩萨悲所执持的缘故。

接下来,圣 弥勒菩萨更为我们开示说,悲心菩萨又是如何行于菩萨的大悲愿行呢?《瑜伽师地论》卷44:【为息有情众苦因缘,尚能弃舍百千身命,况一身命及以资财?于一切种治罚大苦,为诸有情悉能堪忍。】这就是说,菩萨对于所缘的众生苦,由于被猛利的菩萨悲所执持的缘故,尚且能够弃舍百千世的身命,更何况只有一世的身命以及资财呢?而在这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菩萨行中,毁谤伤害菩萨的一切种治罚大苦,菩萨为了利益有情,都能够因为悲心的缘故而能够忍受下来。换句话说,当菩萨生起了救护众生远离诸苦的悲心,而被猛利的菩萨悲所执持的时候,不会只有百世、千世,而是会长劫不断地为息除有情的众苦因缘,而能够忍受于种种乃至于众生的治罚大苦;菩萨这样尽未来际的为了息除有情众苦的悲心,这样才能说是真正的大悲啊!

因此,依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菩萨证悟第八识如来藏后,以如是的般若智慧发起了息除有情众苦的悲心,而且经过百千劫不断地熏习增长,然后能够被这猛利的菩萨悲所执持的缘故,所以能够长劫地行于“为息除有情众苦因缘,而能够堪忍一切种种的治罚大苦”这样的菩萨慈悲愿行之中,这样才是佛法中所说的大慈大悲。因此,佛法中所说的大悲心,并不是一般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萨,把感念母恩而应知恩报恩的世间善心,转而扩大对于其他众生同样生起这种有“我爱执著”的世间善心爱心就可以称为大;更不是假藏传佛教中,追求与一切异性合修双身邪淫之法,却自称是慈悲的无上瑜伽,最后却害人下堕无间地狱的邪淫法、邪淫心这种佛在《楞严经》中开示的“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却自言成就无上道的邪说。

所以说,大悲心被凡夫外道说成是世俗爱心,乃至被喇嘛教以无上瑜伽的邪淫心来取代,这些都不是佛法中所说的大悲心啊!大悲心如圣 弥勒菩萨所开示的“是极清净”的正论,也就是说菩萨找到第八识如来藏之后,有了般若的总相智,依着这个般若智慧,缘于有情众苦发起了悲心,为了息除这有情众苦的因缘,而被这猛利的作意悲所执持的缘故,悲心菩萨对于一切种种的治罚大苦,为了让有情离开众苦因缘,所以皆能够堪忍下来。在这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菩萨大悲愿行中,菩萨才能够渐渐通达别相智、道种智,地地增上而断除烦恼障、所知障,清净菩萨自心如来藏中的二种无明烦恼,最后才能够断尽二障烦恼随眠,到达究竟清净的佛地,成就佛地究极清净的佛地大悲,这就是圣 弥勒菩萨所开示的“谓诸菩萨已到究竟菩萨清净,若诸如来已到佛地如来清净”。这样的菩萨大悲由于极为清净的缘故,不是世间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萨之所能为,证悟的悲心菩萨以此为志,为了息灭众生诸苦,悉令趣入佛地的大解脱、大智慧境界中,所以菩萨才能够不畏诸苦,在已经能够入无余涅槃的修证下,却仍然愿意生生世世不离众生而救拔一切众生的生死大苦。

证悟的悲心菩萨这样的大悲愿行,有别于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萨的悲心,譬如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页221中说:

其悲生量者。修次初篇云:“若时犹如可意爱子,身不安乐,如是亦于一切有情,欲净其苦,此悲行相任运而转,性相应转。尔时即是悲心圆满,得大悲名。”(《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

宗喀巴引莲花戒所造的《修次初篇》中的例子说:母亲对于最心爱的幼子受到痛苦时,母亲生起对于幼子呵护疼爱的悲心,将这个母亲呵护疼爱子女的世俗悲心,转而扩大到对一切众生的苦,都能够生起同样的世俗悲心,这样就算是悲心圆满了,这个就是大悲的心量。综观宗喀巴所说的大悲,还是离不开母爱的世俗相,以及一神教上帝对世人博爱的“我爱执著”烦恼之中,也不能令人趣入大乘胜义谛中的大悲,至于佛地最极清净的究竟大悲更无论矣!

所以《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大悲心,充其量只能说是世间人的爱心善心。佛法中所说的大悲心,是有情生起菩提的根本,所以大悲心的生起,绝对不会是扩大世俗母爱的小悲就可以称为大的。《华严经》卷53说:

佛子!菩萨摩诃萨以十种观众生而起大悲,何等为十?所谓观察众生无依无怙而起大悲,观察众生性不调顺而起大悲,观察众生贫无善根而起大悲,观察众生长夜睡眠而起大悲,观察众生行不善法而起大悲,观察众生欲缚所缚而起大悲,观察众生没生死海而起大悲,观察众生长婴疾苦而起大悲,观察众生无善法欲而起大悲,观察众生失诸佛法而起大悲。(《大方广佛华严经》卷53)

经中佛说菩萨摩诃萨乃是已经证悟的菩萨,对于这样的菩萨摩诃萨,佛说应恒观察一切众生的这十种苦来生起大悲心。又《瑜伽师地论》卷44说:

又诸菩萨于大苦蕴,缘十九苦发起大悲。何等名为十九种苦?一、愚痴异熟苦,二、行苦所摄苦,三、毕竟苦,四、因苦,五、生苦,六、自作逼恼苦,七、戒衰损苦,八、见衰损苦,九、宿因苦,十、广大苦,十一、那落迦苦,十二、善趣所摄苦,十三、一切邪行所生苦,十四、一切流转苦,十五、无智苦,十六、增长苦,十七、随逐苦,十八、受苦,十九、麁重苦。

圣 弥勒菩萨更于同卷说众生有一百一十种苦。

所以说菩萨大悲心的出生,是缘于经论中所说的广大众生诸苦而起的,这可不是宗喀巴所说的世俗中苦就可以含摄的了,因此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的大悲心,其实不符合大乘佛法中的大悲,都只能算是小缘小悲,但这只是客气的说法,例如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止与观,是极隐晦在教导假藏传佛教的信徒们要修学双身法,误导信徒们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造下师徒乱伦邪淫等诸多大恶业行,却自以为在修习成佛之道。所以《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止观邪见,不仅不能拔除众生苦,实际上是在陷害众生沦堕于无间地狱受长劫的大苦,这根本是无慈无悲,居心叵测,哪来的大悲可以说呢?

《瑜伽师地论》卷44:

菩萨如是以所修悲熏修心故,于内外事无有少分而不能舍,无戒律仪而不能学,无他怨害而不能忍,无有精进而不能起,无有静虑而不能证,无有妙慧而不能入。是故如来若有请问菩萨:“菩提谁所建立?”皆正答言:“菩萨菩提悲所建立。”

论中说菩萨先熏修了大悲心,就能够修学布施、持戒乃至般若等一切菩提,所以菩提是依大悲心来建立的。这就是说,菩萨要以观察众生诸苦所生起的悲心,来熏学佛法中的一切菩提以为菩提的实证,并且在这菩提的实证上,才能够来清净自心如来藏中的烦恼障与所知障这两种障碍,所以大悲心是菩萨生起菩提的根本。菩萨要先熏习这样的大悲心的正知见,依于大悲心来修学布施、持戒等一切菩提,才能够真正地实证真实的菩提,而有了真实的佛菩提的亲证,也才能够让菩萨真正地清净自心如来藏中的烦恼障、所知障的两种障碍及随眠,最后才能渐渐在这个大悲愿行中无量数劫,而成就了佛地清净的究竟大悲心。

所以从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中,我们可以知道,是因为先有了佛法大悲心的正知见,才不会被《广论》等邪知邪见所误导而自以为生起了大悲心,最后却落入了假藏传佛教的凡夫祖师所说的小悲小缘中,乃至邪见邪行中;而才能够藉此真正大悲心—缘于众生苦的真实大悲心正知见—来让菩萨能够渐渐地修证、实证大乘的菩提,最后生起了真正的佛地究竟清净的大悲心。而这些佛菩提的实证,都是缘于菩萨能够闻熏真实的大悲心正知见,依此大悲心,然后生起了求证佛菩提的真实的意乐;依这样的意乐,才能够让菩萨在生生世世的大悲愿行中,利乐众生而能够实证菩提,乃至于次第迈向佛地的究竟清净境界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