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教密宗的修色身庄严

第105集
由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这一集我们要来谈谈,喇嘛教密宗的修色身庄严。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明,在台湾被称为广论团体的一家里仁公司,以及在大陆代理他们的悦意、里德等公司,在海峡两岸开设许多广论班,他们使用的教材,就是喇嘛教密宗至尊宗喀巴所编撰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书中把大乘佛法分为二种,一个是波罗蜜多大乘,另一个是密咒大乘。宗喀巴并且说:密咒大乘是金刚乘,它的修证是远远超过显教波罗蜜多大乘。波罗蜜多大乘行者,如果正修菩提心尚未圆满,就不能让他看见金刚乘修行的内涵,不能显示密咒让他知道,只有当他行菩萨行,直到正修菩提心也圆满了,才能引他进入金刚乘中让他行密咒行。此外宗喀巴在他编撰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又举出波罗蜜多大乘与密咒大乘的另一项差异所在,他说:

波罗蜜多乘人,所修诸法真实离诸戏论,即修随顺法身行相之道,然无修习随顺色身相好庄严行相之道,咒则有之。由是成办利他色身方便,道体上有最大不同,故分二乘。(《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

并且说:

分二大乘,非就通达甚深空慧须以方便分别。方便之主是就成办色身而言。成办色身方便,即修随顺色身行相天瑜伽法,此即胜出余乘之方便故。(《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

宗喀巴的意思是说,显教与密教二乘之间的差异,并不是以修空性慧的方法来分别,波罗蜜多大乘行者只修法身及修随顺法身的种种法,不修色身;若要修色身的相好庄严,就只有密咒大乘才有,而密咒大乘就是修随顺色身行相天瑜伽,以观想的方法来成办胜妙色身,只有这一种更胜于小乘和波罗蜜多大乘的方便法,才能成办利他色身方便。

宗喀巴既然说天瑜伽是胜出余乘之方便,我们就来看看什么是天瑜伽。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最后诱引密宗行者要转入密咒乘中来修学密法,所以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举出〈金刚幕续〉内文,【〈金刚幕续初〉品明显说云:“……故曼陀罗轮,方便安乐律,由佛慢瑜伽,成佛非遥远。”】(《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宗喀巴进一步解释说:

若唯修空性,方便非圆满,何者是为胜方便耶?胜方便谓是曼陀罗轮。〈幕续释〉中作〈方便谓乐律〉此译妥善。此中显示方便胜波罗蜜多乘。由说唯修空性非能圆满方便,及说于修空上所增方便,谓天瑜伽。故知修习曼陀罗轮,即是色身主要之因。此方便中具二差别:一者安乐,谓不待诸苦行。二者律仪,……。(《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

又说,

安乐如前,律义,谓受二根和合之乐。佛慢者,谓离庸常慢;非遥远者谓即此生可得。……说色身因,决定须修天瑜伽者,〈幕续〉此说最为明显,……。(《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

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如果只修显教的般若空性智慧,虽说是方便法门但不能圆满,如何是圆满的殊胜法门?这个殊胜的方便法门,就是曼陀罗轮的天瑜伽。密宗的《金刚幕续释论》解释曼陀罗轮的意思是乐律,宗喀巴认为这样的翻译很妥善,他并且引〈金刚幕续初〉品解释说,曼陀罗轮的法门是安乐与律仪;安乐的意思就是不必经历种种苦行的修习,而律仪的意思则是男女两根和合相触生出了淫乐。

宗喀巴说:透过修习不同于一般慢心的大慢心,也就是佛慢,知道显教中没有这种乐空双运的遍身受乐境界,于是生起大慢心时,即身就可以成佛。他说:修密宗的曼陀罗轮就胜过显教的波罗蜜多,修习曼陀罗轮的男女双身修法就是色身圆满之因。他强调修天瑜伽为速疾道,因为证佛果不必像波罗蜜多乘那样,须历经久远的三大阿僧祇劫,可见这个天瑜伽是多殊胜啊!宗喀巴又说:

由于时处有量无量,安立名为大小。义谓若达诸法实性一味,依彼未染有法修天瑜伽,则诸如来色身等德,不为时处分量所限,普缘一切而修,故名广大。若无此天瑜伽,虽有甚深瑜伽,通达一切诸法无异真如,然就有法犹未能越限量,故为狭小。(《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9)

他的意思是说,显教中的修行人,虽然能修证诸法实性一味,然而因为不能修天瑜伽的缘故,就不能发起广大天身,那么成佛时的报身是狭劣的,不能超越人间肉身的身量,所以说显教所修的法门是有限量、是不广大的。这里可以看出他所谓的天瑜伽,就是要观想成就自己本尊是广大的天身。综合前面所引证宗喀巴自己的说法可知:他所说的成就色身方便,是密咒乘可以胜过波罗蜜多乘之因,原来就是在密咒乘特别修了所谓的天瑜伽;而天瑜伽的修法,却是要观想自己的本尊为广大天身,并观想这个天身如同欲界人间动物,低等境界的男女两根和合相触而得到的淫乐。

从这些修行法门可以看出:喇嘛教密宗乃是将假想观认作真实法的妄想宗派,这些绝非佛教的修行法门。譬如观想自己成就天身的天瑜伽,其实行者并未因为这种天身观想成功,而成就了广大天身。因此密宗以观想广大天身,作为将来双身修法中成佛的佛身,其实是以假为真的虚妄想;所观想的天身,也不过就是自己所观想而成的内相分法尘而已,并未真正成就广大天身。纵使将来修成双身法后,所应成就的天身也并不存在,只存在于自己观想的境界中,固然观想是一种练心的方法,但是观想的所得并不是真实成就,观想出来的影像跟定果色是不一样的。定果色是八地以上菩萨,用他的福德与无生法忍智慧去变现出来的,是能利益众生的;但密宗那种观想出来的影像,只是他脑袋里面的相分,他们打妄想说,如果要成佛时得要有天身才可以成佛,就观想自己有一个广大庄严的天身,说那个天身观想成就时,就是未来成佛时的庄严报身成就了,这叫作以假代真,并无实质啊!

再者密宗喇嘛教,行者的见、修、行、果等阶段,它所施设的观想、天瑜伽、宝瓶气、结缘灌顶、瓶灌顶、秘密灌顶、第四灌,以及最后依第四灌的口诀而付诸于实修的,也都是以男女双身修法的理论,前后贯串一气呵成,始终不离双身修法的本质。天瑜伽是密宗所称生起次第之一,它的修证目的也完全是为了将来实修双身法而作准备。正如宗喀巴这么说:

无上瑜伽正所化机,谓如前说已修共道净治相续大乘种性。是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由大悲心发动意故,成就猛利欲乐急愿成佛,欲入无上瑜伽法门速疾成佛,必须无倒了知续义,善学二种次第及诸密行。(《密宗道次第广论》卷6)。

他的意思是说:能修习真正而且完整的无上瑜伽密教法的人,必须是已经了知密续它的真实的义理而无所颠倒,也必须是已经把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这二种次第,以及第四灌后与异性合修双身法等种种隐密修行法门,都已修学完善而无所欠缺的人。他所说的无上瑜伽就是男女双身修法,这点我们已经在前集节目中,引述密宗白教上师陈健民在《曲肱斋全集》中的说法加以证实了。其实喇嘛教密宗,以无上瑜伽男女双身修法为最后必须修行之法门的主张,并非仅只古时有之啊!乃至一直延续到现在,那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喇嘛也在他书中强调:

密续提到在圆满次第的修行过程中,行者在到达某一境界时,就要寻找一位异性同修,作为进一步证道的冲力。在这些男女交合的情况中,如果有一方的证悟较高,就能够促成双方同时解脱或证果。(《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页56)。

可见密宗它法义的实质或者说核心,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双身修法的淫乐思想而运行。始从生起次第、圆满次第,以及最后每日八时精进勤修双身法,长住于淫乐的乐空双运中,在在都是以淫乐的乐空双运作为修证佛法的目的,然后说报身佛的常乐我净,就是永远住于双身法的淫乐境界中无有间断,说这样就是即生、即身成就报身佛的境界。像这样邪谬的法道,早就已经堕在邪淫破戒的不清净行中,却还空言浮夸密教法深奥广大,更胜于显教波罗蜜多大乘的真实了义佛法,真是荒诞至极啊!

然而密宗这个无上瑜伽,秘密灌顶的即身成佛修法,也有他们的理论基础。因为在方广唯识,一切种智甚深佛法中说色空不二,因为我们的色身,也是由我们的第八识如来藏——空性心—所出生的,由于第八识空性心的大种性自性,所以能够藉父母的因缘及四大种食物的因缘,使我们的色身可以长成为一个人,色身既然是由如来藏空性心造成的,就不能够说色身与如来藏空性心是二,所以说色空不二。密宗就是仿效佛法中说色空不二的理论,主张乐空不二。他们的理论是说:这个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可以使人即此肉身修成佛道,他们用这个法门去修行,在与上师进入密坛内,真刀实枪合修的过程之中,从男女根获得淫欲的乐触,他们称为俱生乐,因为是欲界有情与生俱有的淫乐乐触。他们认为运用上师所传授房中术的技巧,如果能练到乐触持久不退,而且能够遍身的话,那就是成就了佛法中所说的正遍知觉,也就是成佛了,这种引用佛法名相的理论和佛教中所说的正遍知觉完全不同。

佛所讲的正遍知觉是说:于法界一切法能够真正的,而且遍一切法都全部证知、全部觉悟,这才是正遍知觉;可是密宗的无上瑜伽说,在双身修法的过程中,使乐触遍身持久不退,在淫乐的一心享受之中心无妄念,这时的觉知心便是佛地的真如,不是意识。又在一心享受淫乐的过程中,去观察受乐时的觉知心,发觉这个觉知心是没有物质的,是空无所有的,所以名为空性心;说如果能够这样观察,就是已经证得空性,再从这个空性来返观色身无常,返观世间一切法都是无常必坏,这样观察之后,了解色身空、万法空,而一心受淫乐的觉知心真实是空性,就是已经证得般若空了,这样就已经即身成佛了,这就是喇嘛教密宗无上瑜伽的理论。然而密宗所说法义的这些理论,和了义佛法看似有些相似,但都是不对的。他们将显教经典援为密宗的佛典,并不是想要改变密宗的根本法义回归显教,只是想藉此让佛教界误以为密宗也是佛教,这就是密宗援引显教经典及理论,作为密宗经典及理论的主要目的所在。援引之后,又以密宗邪淫的见解及自续派中观常见外道见为主旨,来注释显教经典,使大家误认为显教经典符合密宗的常见外道见、符合密宗的双身修法,这就是密宗古今祖师、活佛、法王一贯的伎俩。

正如 平实导师开示:

检点密宗古今诸师、诸法王等人所造密经、密续之说,现见彼等诸人于佛法二主要道之解脱道与佛菩提道,完全未有修证。皆以外道法之明点、气功、拙火、双身法之修持,而将 佛所说之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修证之果位名目,套上彼等所修外道法之境界中,作为证得佛法之依据。(《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214)

平实导师说:

如是修证,皆非真正佛法之证量,与佛道修证无干也。然密宗为欲令人对彼生信,不疑有他,是故虽于佛法完全无有修证,却以佛法中之修证果位名相而互相推崇,令人以为彼等果真修证高超,以为皆是地上菩萨,乃至误以为皆是乘愿再来的大菩萨。如是而推广密宗,对真正佛法之显教,以此手段而蚕食鲸吞之;乃至最后取显教而代之,完成入篡正统、李代桃僵之大业。(《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214)

像这样移花接木的伎俩,我们身为佛教正法中的学人都应该清楚了知,也应审慎加以简别,以免密宗喇嘛教移花接木、李代桃僵的伎俩继续得逞,以免佛教再度灭于密宗喇嘛教之手。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解说到这边。阿弥陀佛!


点击数: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