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说“大小乘所证空慧相同”之错谬

第101集
由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正觉教团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系列电视弘法节目,是针对假藏传佛教密宗,也就是喇嘛教中黄教至尊宗喀巴所著《广论》中的法义,进行详细的辨正。

宗喀巴的《广论》,一般人通常只知道《菩提道次第广论》,其实还有《密宗道次第广论》,而且对于宗喀巴而言,这两部《广论》是有着深浅及修学次第先后的关联性存在。也就是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它是次第在先的浅法,而《密宗道次第广论》,则是次第在后的深法;而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目的,正是为进一步修学《密宗道次第广论》作准备。因此正觉教团这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既然以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作为节目名称,为了讲述方便,虽然是以目前在台湾被称为广论团体的一家里仁公司,以及在大陆代理他们的悦意、里德等公司,在海峡两岸所开设的广论班所使用的教材《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我们依序评论辨正的基本教材。但是为了让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们,真正了解宗喀巴所建立修行成佛的法义错谬所在,对于他主张可以让人即身成佛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内容,当然就得要举出来一并加以辨正,才能究竟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功德。

这一集我们就要从《菩提道次第广论》第206页第7行“龙猛菩萨云”这个地方开始辨正。在这里宗喀巴首先说:

龙猛菩萨云:“诸佛辟支佛,诸声闻定依,解脱道唯汝,决定更无余。”(《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

然后他解释说:

此赞般若波罗蜜多,声闻独觉亦须依此,故说般若波罗蜜多为母,是大小乘二子之母,故证空慧,不能判别大乘小乘,以菩提心及广大行而分判之。……如是证空性慧,尚非大乘不共之道,况诸余道。(《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

意思是说,般若波罗蜜多的空性智慧,是十方三世如来修证佛菩提道,也是声闻、独觉的阿罗汉、辟支佛修证解脱道所共同依止的,所以般若波罗蜜多,就是出生小乘声闻、独觉和大乘诸佛诸菩萨之母。小乘声闻、独觉行者和大乘菩萨乃至诸如来,同样都证得了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智慧,可以说都是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智慧之子,因此空性智慧并不是大乘独有的不共之道。只以空性智慧并不能判别大乘和小乘的差别,而必须加上是否发了求证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心,以及是否履践菩萨六度的广大行愿,来判别大小乘的差异。宗喀巴这段论述,首先是他所引的龙猛菩萨(也就是龙树菩萨)的偈,我们在《大藏经电子佛典》中,并未搜寻到相同的偈文,因此无法判断这是否确实是龙树菩萨所说的偈,也无法比对前后文字,来对这首偈的真义作出正确的诠释。但我们可以依 释迦世尊三时说法的判教,来简别宗喀巴的这段说法。

在玄奘菩萨所翻译的《解深密经》中,圣教说 释迦世尊分三时为弟子们说教,经中说:

世尊!初于一时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惟为发趣声闻乘者,以四谛相转正法轮。虽是甚奇、甚为希有,一切世间诸天、人等,先无有能如法转者。而于彼时所转法轮,有上、有容,是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解深密经》卷2)

就是说 世尊最初说法,为只发趣向涅槃解脱的声闻乘行者,宣说四圣谛及因缘法,称为第一时教,就是初转法轮阿含诸经中所说解脱道的正理。由于在 世尊转四圣谛、十二因缘解脱道之前,一切世间的诸天和人等,都没有能如法宣说解脱道正法轮,而能让亟求涅槃解脱的修行人真正得到解脱的,直到 世尊宣说了四圣谛、十二因缘后,才让弟子们真正能够亲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的涅槃解脱境界。然而 世尊教导四圣谛、十二因缘的这些解脱道正法,因为观行与修学都不出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现象界有为有作之法,全然未触及实相法界无为无作的如来藏理体,因此并不是无上究竟的了义法。也因而引起在实相心外求法的外道们,对于涅槃解脱产生种种不如理的臆想,于是种种不实的诤论,就在这个地方产生了。

经文当中接着说:

世尊!在昔第二时中,唯为发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以隐密相转正法轮。虽更甚奇、甚为希有,而于彼时所转法轮,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犹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解深密经》卷2)

就是到了第二时,世尊则只为发趣向大乘无上正等正觉的佛菩提道修行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的众生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而施设种种名,例如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菩萨不念心,或空性,或真如等,而以隐密相转正法轮,也就是宣演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所说空性心真如的正理,让因缘成熟的弟子们,亲证万法根源的空性心如来藏。但是大品、小品般若诸经所说法义,就佛菩提道五十二阶位的修习来说,也只是十住、十行、十回向的三贤位菩萨所修的如来藏总相智和别相智,还不是成佛所必须具足的一切种智,因此说般若诸经的法义:【虽更甚奇、甚为希有,而于彼时所转法轮,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犹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解深密经》卷2)意思是说,这仍然不是无上究竟的了义法,也因而引起了在实相心外求法的外道,对于空性心如来藏产生种种不如理的臆想,于是就对这个空性心出现了种种不实的诤论。

那 世尊的第三时教,《解深密经》中圣教说:

世尊!于今第三时中,普为发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无自性性,以显了相转正法轮。(《解深密经》卷2)

第一甚奇、最为希有,于今 世尊所转法轮,无上、无容,是真了义,非诸诤论安足处所。就是说,世尊这时是普为发趣向以一乘而含摄一切乘的佛菩提道修行者,除了同样依于般若诸经所说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的众生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外,更进一步依于遍计所执、依他起、圆成实三种自性,及对应的相无性、生无性、胜义无性三无性,显示第八识如来藏种种真实的体相性用,或者称祂为阿赖耶识,或者称为阿陀那识,或异熟识等来转正真的法轮。这也就是《解深密经》、《楞伽经》等方广唯识诸经所说五法、三自性、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二种无我法等一切种智正理。而一切种智唯有到达佛地才能圆满具足,因此经中说它是第一甚奇、最为希有,是无上无容的真正了义法。由于它不是外道凡夫乃至未入地的三贤位菩萨所可得思议,所以一切虚妄的诤论,在这个胜妙法中,就都无立足乃至置喙之处了。

前面所引证的《解深密经》圣教,很清楚告诉我们:释迦世尊三时说教,不论是它的对象或者是法义的内容,都有所不同。而其中第一时教的阿含期,说的是声闻缘觉解脱道的小乘教,第二时教的般若期和第三时教的方广唯识期,则都是属于佛菩提道的大乘教。从法义的内涵来看,阿含解脱道讲的是四圣谛、十二因缘,世尊教导声闻弟子观行修学的对象,都不出现象界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范围,就是所观察思惟的现象界这些法,全部都是缘生缘灭、生灭无常,无常故苦、无常故空,无常苦空,故非身、无我,由此而断我见、断我执,厌弃蕴处界诸法,于舍报后不再生起中阴,不再投胎受生,就解脱入涅槃。这整个过程,完全不触及实相法界,因此即使是证得解脱道极果的阿罗汉、辟支佛,对于法界实相空性心如来藏还是全然无所知啊!只是信受佛说蕴处界背后有本识、有入胎识,是常住法,是涅槃中的本际、实际,无余涅槃并非断灭。也就是说,小乘声闻缘觉解脱道的圣者,他们所证的空慧只是蕴处界缘起性空的空相智慧,并不是亲证法界实相空性心如来藏而生起的空性智慧。至于佛菩提道的般若期和唯识期,释迦世尊开示的大乘法义,却都是以亲证法界实相空性心如来藏为基础的空性智慧。这个差异,我们从《解深密经》明白地说 世尊在第二和第三时说法,都是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的实相心如来藏而说,但在第一时教说解脱道时却不这么说,就可以得到印证。因为蕴处界一切法都是本来空无,依因藉缘而有生有灭之法;而本来寂静必须是有一个法,它是本来寂静的,那自性涅槃也是有一个法,它的自性是本来涅槃的;既然蕴处界都是依因藉缘而有生有灭空无之法,而空无的本质其实就是无法、就是虚空,虚空无法,又何来本来寂静、自性涅槃?

由此可知,小乘声闻缘觉解脱道,经由四圣谛、十二因缘所修所证蕴处界空相的空慧,绝对不是大乘菩萨依 世尊于第二时教佛菩提道宣说般若空性所修证的空慧,这也证明了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大小乘所证空慧相同”,显然违背了 释迦世尊三时说教的事实。反之,大乘小乘所证空慧有着根本的不同,这不只是双证蕴处界空相和第八识如来藏空性的大乘贤圣菩萨已能如实现观这两者的差异,就是只证蕴处界空相的声闻缘觉圣者,也能推知二者是有差别的。因为大乘菩萨不管是不是先由观修蕴处界生灭虚幻而断我见入手,只要亲证了蕴处界背后恒不生灭,并且能出生蕴处界诸法的实相心如来藏,而能信解不退,有了如来藏空性的般若智慧时,就如同看到了明镜的人,都知道明镜表面的影像不是真实的一样,必定也能同时现观蕴处界生灭不实、如影幻现,而有了蕴处界空相的解脱智慧。但是声闻缘觉解脱道圣者,虽然信受佛语,知道灭尽蕴处界后的无余涅槃还有本际、实际存在,并不是断灭,然而对于本际到底何在?祂的体性如何?却一无所知。反观亲证涅槃本际空性心的菩萨们,却是个个智慧深利,自己阿罗汉所证蕴处界空相的智慧,连想对谈都开不得口,又如何相提并论?这样的事实不仅具体的记载于 释迦世尊第二时教的《维摩诘经》中,只要我们如实理解阿含解脱道和般若诸经圣教的真实意涵,也不难察觉其中的差异。而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主张大小乘共依般若波罗蜜多,认为证空慧尚非大乘不共之道,证空慧不能判别大乘小乘,这正可以证明他对于 释迦世尊所说阿含解脱道和般若诸经圣教的真实义,可以说所知不如实,并且是全然错谬的。

再者,我们要说声闻解脱道还有缘觉解脱道的修行人,虽然必须信受佛语,知道灭尽蕴处界后的无余涅槃不是断灭,还有本识——入胎识,也就是涅槃中的本际、实际常住不灭,因而于内无恐怖、于外无恐怖,这样才能够于解脱道有所实证。但他们对于般若空性智慧所依的第八识空性心如来藏却无所证,对于如来藏的体相性用,那就更无所知,必定是全无任何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智慧可言,却还是可以证得解脱道的声闻四果及缘觉辟支佛果,这就证明他们修证的解脱道,并不需要以亲证如来藏而生起的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智慧为基础。那么宗喀巴说“此赞般若波罗蜜多,声闻独觉亦须依此,故说般若波罗蜜多为母,是大小乘二子之母”,当然是错误的啦!

从以上的辨正,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可以确定:被称为假藏传佛教,就是喇嘛教密宗黄教至尊的宗喀巴,不仅于佛菩提道的般若实相空性心无所证,就连解脱道中声闻四果层次最低断三缚结的须陀洹,也是毫无所证的。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先为大家解说到此。

阿弥陀佛!


点击数: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