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自设之三昧耶戒(下)

第75集
由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这集我们继续来谈:《广论》自设之三昧耶戒,希望与您结下良善殊胜的法缘。

上一集谈到与上师合修的明妃,下场命运又是如何呢?由于明妃也同样必须遵从三昧耶戒,不得吐露双身修法的秘密,因此我们往往更不容易得知,但是也有勇敢记载披露于书中的。又譬如另一位苏格兰哲学家坎贝尔,她曾经是卡卢仁波切的随身翻译,有一天卡卢仁波切要求坎贝尔作他的明妃,并且得发下三昧耶毒誓,如果她违背秘密誓言,她就会遭遇灾难,疯狂而死并下千年地狱。卡卢仁波切还恐吓坎贝尔说,他上辈子曾经将一个泄密的明妃,用咒术让她生病最后死去。

据坎贝尔说:“喇嘛们用利诱、欺骗、恐吓的手法来操控明妃,的确是相当有效的。首先利诱明妃,让明妃相信上师是神圣不凡的,成为明妃将会为自己带来好运,并且受到信众的崇拜与得到物质的享受。其次,欺骗明妃,让明妃误以为上师只与特别神圣的她双修,其实同时可能与多位明妃合修,最后始乱而终弃,并且还要明妃发下三昧耶毒誓,恐吓明妃不得泄密,否则不得好死。”坎贝尔叙述:她从刚开始甘心服从,到精神受到严重的惊吓,最后她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而成为大喇嘛们的性奴隶。坎贝尔在一次英国知名报社采访中,述说离开卡卢仁波切后,才醒悟到原来当时所被侵犯与被利用的程度,早已构成性剥削与糟蹋。她整整花了18年的时间才平复创伤,勇敢地出版《空行母》,将她个人活生生的经历与观察到的事实揭发出来,并且质疑所谓上师这个观念,是否根本就已经有问题?整个密宗思想是否根本就是个大妄想?而密宗无上瑜伽的男女双修,与一般男女作爱是否真的有差别?

实际上,坎贝尔针对密宗的这些理性质疑都是非常正确的。所谓上师这个观念,正像一个强大的魔咒,紧箍着弟子们不敢进一步质疑探究。密宗的法教,使得他们原有的理性思考判断力,在完全信受上师、在不得违犯三昧耶戒的魔咒紧箍下,完全丧失作用而无法明了密宗真正的底细。整个密宗的核心要义就是一场大妄想,整个密宗喇嘛教都躲藏在自行施设虚假妄想的观想假相境界里,而自以为可以究竟证得乐空双运即身成佛境界。而这个密宗无上瑜伽的男女双修,确实也只是世间男女床笫作爱淫乐之法,顶多套用一点佛法名相,加上自身妄想错解的境界,来作为装饰掩护,而自推超胜于三乘菩提佛法。

他们宣称在男女交合境界中,领受这个淫乐的体性空无形色,所以称为空性;于这个男女交合身触淫乐中的觉知心,也不是物质色法,所以也是空性。而这个淫乐的触觉快乐,以及受这个淫乐快乐的觉知心,其实并非二个,是同一个觉知心所成就者,所以称为乐空不二。这样以性高潮之一心不乱、不泄精液,称为证得空性。以男女淫行当作是禅定的正修行,与佛所说外道以及菩萨修证的四禅八定相违,也与佛所说的解脱道相违,更与佛所说的佛菩提道,完全抵触、背道而驰,本质正是印度性力派外道所说世间淫乐之法,与一般男女作爱无有差别,只是多了一些佛法名相大妄想,以及练气闭精不泄罢了,完全不能使人解脱与成佛。

而这些喇嘛上师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寻找明妃,以及和明妃合修的机会,因为宗喀巴祖师说,不应舍离明妃,称为“明禁行”。宗喀巴说:

此中授三禁行,授明妃禁行者,谓第四灌顶后,将明妃手置弟子手,以自左手执彼二手,以右手持金刚置弟子顶。教云:“诸佛为此证,我将伊授汝。”谓以诸佛作证。“非他法成佛,此能净三趣,是故汝与伊,终不应舍离。此是一切佛。无上明禁行,若愚者违越,不得上悉地。”授与明妃禁行。(《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

授明妃禁行的意思,是第四灌顶后,上师将明妃女人交付给弟子说:诸佛作证,我将她授与你,没有任何其他法可以成佛,只有男女乐空双运双身修可以使人即身成佛,而且可以净化恶业,免于下堕三恶趣,因此永远不应舍离女人。这是一切诸佛无上明禁行,若有愚人舍离男女双身法,永远得不到大成就。又说:【禁行之义,谓为得一切如来悉地,故决定应作。】(《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禁行对密宗的定义是:为了成佛必须一定要作的,便是持续不断与明妃行双身修法,若是舍离明妃,也是违犯三昧耶戒。

宗喀巴又说:“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其中的乐空双运妙智出生以后,必须持此男女淫乐长时间领受,如是一次要八时,这样经过日月年劫,如是至于千劫,都要日日八时。又说:

此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

可见无上瑜伽四灌顶,自始至终都是环绕着男女双身法打转,而有各各灌顶所对应的三昧耶戒,甚至针对第四灌顶“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所立下的三昧耶戒更是告诉受灌者,为了要成佛、为了长时乐空双运,领受不中断的胜义第四喜——身触淫乐境界,以便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若一日舍离明妃未修双身法就是犯戒。如果找不到明妃,就可以杀害其他的有情,受用其他人的女性亲缘眷属,如果对方不愿意奉献,不须要经过对方的同意,就可以强取豪夺,并且可以说种种的妄语来达到这个目的,这样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反而是遵守了三昧耶戒,而没有犯戒。

如果有人要为宗喀巴辩解说,此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是指不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这句话就如同菩萨戒中说“食肉戒”,是禁止食肉、不得食肉一样的道理,所以不要诬蔑密宗的三昧耶戒。这完全是强词夺理,因为明明论中说“汝可杀有情”,如何可以辩解成“不可杀有情”,而后文一字不改呢?这是完全不了解宗喀巴背后想法,不知密宗底细的人而有的推托之词。其实只要顺着前面四灌顶与三昧耶戒的理路来看,就可以了解宗喀巴二部《广论》的逻辑。只要受了灌顶,就得遵守三昧耶戒,就必须修男女双身修法,明妃绝不可舍弃,如果没有明妃,为了修练成佛则“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这样才没有违犯三昧耶戒。宗喀巴所说这种严重违犯 世尊圣教杀、盗、淫、妄四根本重戒的大恶业,却正是密宗引以为自豪的翻转法则;认为如果对一条戒律反其道而行,反而是大彻大悟的遵守了密宗的三昧耶戒。因此一般的行者必须遵守色戒,不得邪淫乱伦;但是一个高僧,却是可以反其道而行,达到最高境界。

譬如达赖十四说:

以一个瑜伽行者来说的话,他的定力要强到什么程度才可以修此法呢?他必须以定力看苹果树,能使树上的苹果掉下来,又能够再以定力使苹果回到原来的树枝上,也就是说,他必须要能够有自在控制的能力,才可修双身法。如果你只是刚好幸运的看到苹果掉下来,但却无法再使它回到原来的树枝上的话,那就不可以再依靠双身法了!佛父依佛母,佛母依佛父,这是要有特殊的能力,要有这些基础之后,才有办法把烦恼转为菩提道用,才有办法行菩萨道、行菩萨行啊!除此之外,则是堕落三恶道的因,这在密里面讲的非常清楚。(达赖喇嘛和中国佛教访问团之问答 纪录/理成)

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见到达赖十四以及哪一位密宗行者,可以让苹果掉下再接回到苹果树枝上的这种能力,我们倒很乐于见到达赖十四法王亲身表演一番,但如果连达赖法王都作不到,那么其他的密宗行者就更难作到了。然而就算真的有人能这样作,无论是以外道定力展现神通力,等而下之,或是以现代魔术障眼法来表演,但这都与佛法无关,还是没有佛法智慧。更何况达赖十四以及密宗行者,连外道初禅定力都未证得,比外道证初禅者远远还不如;因为外道证初禅的人,早已远离舍弃极为粗重的欲界男女欲,根本不需要再依靠欲界中最粗重的男女双身法来修学。

如果有人要为密宗辩解说,“让苹果掉下再接回到苹果树枝上的这股能力,是要证得空性智慧的人才作得到,所以智慧低,没有证悟空性的人,不要去说证悟空性者的言行违背戒律之类的话,否则就如同小学生以加减法去判断大学教授所教微积分的错误一般。已经证悟空性,能够盯着苹果上下树的成就者,只会为了成佛度化众生而修行,绝不会追求感官的快乐”。然而,密宗这种借助男女双修来达到证悟空性,乃至即身成佛的修行方法并非佛法,因为他们所谓证悟空性的智慧,是意识生灭境界;他们所说的即身成佛境界,是淫乐触遍身的色阴境界;所说乐空双运即身成佛境界,不脱五阴我见、我执、我所执,根本是印度性力派外道邪淫之法。就如同小学生自称所学加减法是大学微积分一般,完全不懂佛法实证的道理。

凡 世尊圣教所说,不外解脱道及佛菩提道,而解脱道函盖于佛菩提道中,解脱道的修证要依断我见及我执而证得。所谓“我见”就是以见闻觉知心为常不坏我,坚认意识心由往世转生而来,死后能去至后世,错误执著意识心作为轮回的主体识,称为我见。这样的我见,就是宗喀巴所主张的“意识为一切染净法根本”,就是宗喀巴所主张于男女双修,长时间保持于淫乐之觉受中,而生起“淫乐之觉受是空性”及“乐受中之觉知心是空性”;维持此二“空性见”不坏后,随即生起“觉知心与空性不二、淫乐与空性不二”,安住“乐空不二”之境界中,而继续保持性高潮于极长的时间。这样住在第四喜之乐空双运境界中,就是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之正修;能这样安住于性高潮第四喜,以及他们所谓“空性正见”中长时不退失,如果能继续精进用功,令乐触遍身、五轮具足大乐者,就称为“成就正遍知觉”,已成究竟佛道。密宗的“佛”以这样性高潮,第四喜乐触遍身的乐作为果报,自称所证的“佛果”是“报身佛、法身佛”,有这样大乐果报的缘故。这就是密宗一切宗派共有的无上瑜伽即身成佛法门。

密宗以及喇嘛、活佛、仁波切等,将常见外道法套用佛学名词而说是佛法,再将这样的外道法高推为更胜于佛教显教的法,称作即身成佛之妙道;然而实际上完全违背佛法。断我见后,还须要断除我执,我执断已,称为三界一切人天应供之阿罗汉或辟支佛,这是解脱道的正修行。密宗上自宗喀巴下至今时一切上师法王,悉以行淫至性高潮之乐空灵知心,以及静坐至一念不生之离念灵知心为佛地真如,全都堕入意识心中;又误认淫乐空无形色、受乐之觉知心空无形色,就是佛法所说的空性,误会般若经中佛意,因此名为未断我见凡夫,依此错误见解所弘之法都是常见外道法。又以性力派男女双身法为中心思想,完全不是佛法。有智慧的人应当审慎详细观察思惟,然后知所取舍,不应依止上师,而应依止佛菩提道的正修,才是依止 世尊圣教,以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为首要,然后依所证如来藏,而亲见现前领受如来藏的体性,因而发起般若慧的根本智及后得智,以实证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了知实相,以证第八识如来藏,故起后得智中之一切种智少分,名为道种智、名为初地菩萨,这样才是佛菩提道的正修。

因此,宗喀巴主张金刚乘行者要持戒,其实是要持密宗双身法的三昧耶戒,是要密宗行者受持三昧耶戒。如果有一天,没有与异性合修双身法就是犯戒,但是却假装在教导显教出家人戒淫的戒法,让众生误认为密宗是持戒清净的佛教徒。现见密宗喇嘛、活佛以双身法为究竟修法,根本就是违反邪淫戒,那是地狱业。而宗喀巴又说:毁戒者修咒难成,上中下地皆不能成就。那么宗喀巴的说法岂不是前后矛盾吗?那又何必强调要持显教的戒律,直接持密宗自创的三昧耶戒就可以了,何必要朋比于显教的戒律,而欺瞒佛教徒呢?因此援引显教教义而加以曲解,其实乃是密宗一贯的伎俩,他们只是拿显教的戒律当作掩护。事实上,密宗行者最后还是依照密教独有的三昧耶戒来每日八个时辰修双身法,以免违犯密宗的三昧耶戒,却显然违背显教的戒律。

《瑜伽师地论》卷29说:

依恶说法毘奈耶品有戒禁取,由此取故,虽已发趣而行邪僻,由是不能生起圣道。(《瑜伽师地论》卷29)

宗喀巴等喇嘛上师和追随者,他们的行为就是圣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所破斥的违正教者,他们乃是依戒禁取见所施设的三昧耶邪戒而修,是永远不可能证得圣道!最后提醒大家:密宗喇嘛或代表人所说的持戒清净,就是依三昧耶戒每天都与女信徒合修双身法,大家可别被骗了,误以为是佛教中说的持戒清净。

《广论》自设之三昧耶戒第二单元,为大家说明到这里为止。

敬祝大家,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156